正文 第六十二章 手段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南朝春色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寻思了一会,张绮微笑的,安静地回道:“此身虽是柳絮,却不愿意随春风摆荡。 看小说就到八一中文~”

    她抬眸睨了袁教习一眼,轻声说道:“可否借琴一用?”

    她这一睨,极空灵。

    袁教习一怔。

    这个看起来总是卑微的小姑子,在骨子里,真有着一种说不了的从容。仿佛她的卑微只是装出来的,仿佛她的知进退,守规矩也是装出来的。她像是一个看把戏的人,不过别人看的把戏,是外人演的。她是自己在出演。

    蓦地,袁教习想到第一堂课时,她那进退从容的态度。

    袁教习把身前的琴放在了张绮面前。

    张绮低眉敛目,食指慢慢一勾,一阵悠扬的琴声便飘荡而出。

    袁教习开始只是听着。

    可是,越听,他的腰背便越挺得端直,脸上含着的笑容,也变得端凝。

    缓缓的,张绮右手一抹,琴音止息。

    琴声刚止,袁教习便急急地说道:“怎么不奏了?”他蓦地伸手按在琴上,盯着她认真地命令道:“奏下去!”

    张绮抬眸。

    她嘴角荡着笑,脆声问道:“真要听?”

    袁教习哈哈一笑,道:“自然想听。 看小说就到八一中文~”

    张绮摇头,“没了。”

    她把琴推到他面前,慢慢站起,歪过头,她调皮地看着他,道:“真没了。”说得煞有介事。

    袁教习盯着她。

    他哼了哼,“这首从上古传来的《扈游》之曲,你弹得不但深得其中三昧,还恰恰比传下来的,最全的密谱还多了那么一段。这样你还说没了?张氏阿绮,你不是想用这曲谱跟我谈条件吧?”

    张绮挑眸,眸光从她密密的睫毛下投来,令得那一瞬间,袁教习有种她很令人惊艳,很媚的错觉,这种风情从她尚且稚嫩灵透的脸上折出,非常罕见。

    在他不错眼看来时,她垂下眸光,袁教习终于认定,刚才确实是他的错觉。

    张绮抿唇笑道:“是真没了。若是还有,阿绮一定会请教习帮一个忙。”

    在袁教习地盯视中,她自顾自的语笑嫣然,“阿绮一定会要教习帮我在寒门中挑一个人品好的毓秀。”

    她朝他福了福,软软地说道:“阿绮呆得太久了,得告退了。”她笑得端秀,语气中也是大家闺秀的派头,“今日晨时,母亲便训了阿绮,说是男女不可私相授受,阿绮不想被人指责,先告退了。”

    说罢,她转身便走。

    走着走着,她突然停下脚步,回头一睨一笑,“《扈游》于琴之一道,终是失之铿锵,与《鬼诺》和奏,方能显出琴之大道阴阳。”

    说罢,她提步离去。

    目送着她的背影,袁教习几次想要唤住她,最后还是强行忍住:她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自己要是强行留她,没的跌了份!

    被一个小姑子逗成这样,实是不好看!

    直到张绮走了,他才拿起几上的酒壶,仰头一饮而尽。

    把酒斟朝着几上重重一放,袁教习突然有点恼火:这个可恶的小姑子,明明知道他痴迷琴画美酒,还这么故意挑衅。她一方面说自己不曾有〈扈游〉的残谱,一方面却奏出那么一段不为世人所知的曲音,最后,连〈鬼诺〉都说出来了。看来,自己不给她挑一个良人,她那谱子就真不给了。

    最可气的是,便是自己真的给她挑了良人,说不定她手头上还真没有那乐谱。到时她一赖,自己还没了办法!

    如他这样的大家嫡子,平生要什么有什么,想得到的,别人会双手捧着放在他面前。生平罕见的,袁教习感觉到心痒难耐起来。

    他站在那里,一时皱眉,一时眺望,一时寻思。似乎有五根手指在他的心脏上不时抓挠,真真恨不得把张绮扯来,把那两个上古琴谱强行逼出来。

    张绮走出了院落。

    一出现在阳光下,她刚才还灵动含笑的容颜,马上又变回了原来乖巧普通的模样。

    她径朝朝新搬的院落走去。

    此时,院落的另一侧嘻笑声不断传来。那些笑声中,有几个熟悉的,看来与她同位一院的庶女们都跑到那边玩耍去了。

    来到自己的房门外,看着半合的门扉,张绮一边走一边唤道:“阿绿?”

    里面没人应合,想来那家伙又在偷懒睡觉吧?只是,怎么那几个刚派来的婢女也不在?

    张绮一边寻思,一边拉开房门走了进去。

    刚刚跨入,她的手臂便是一疼,接着,一股大力把她朝里面重重一扯。张绮大惊,张嘴便要叫唤时,一只大手捂上了她的嘴,同时,房门“砰”的一声重重关上!

    张绮唔唔叫了一阵,身子扭了一阵,终于在来人地盯视中,慢慢安静下来。

    缓缓放下捂着她嘴的大手,来人低沉地说道:“不想叫了?”

    张绮含着泪,乖巧地点了点头,轻应道:“萧郎,你怎么在这里?”

    这人,正是萧莫!

    萧莫负着双手,沉静地盯着她,闻言嘴角扯了扯,回道:“阿绮不愿意来见我,我只好自己过来了。”

    他大步走到一侧,在塌上坐下后,命令道:“备酒,焚香!”

    张绮没有动。她低着头,怯生生地说道:“没有。”

    萧莫一怔。

    他慢慢向后一仰。

    仰视着她,好一会后,他温声说道:“过来。”拍着自个的大腿,他的声音如水般温柔,“过来让我抱一抱。”

    张绮自是不动。

    她低着头,喃喃说道:“我们,我们不可私相授受。”

    这是逼他聘她了。

    萧莫嘴角一扯,冷笑一声,道:“不可私相授受?阿绮不是不愿跟我么?又何必在这里假惺惺地装模作样?”

    张绮脸色一白,头却越发低了。她咬着唇倔强地转过脸去看着窗外,眼中隐有泪光闪动。

    浮日阳光下,她那小脸虽被额发挡了一半。剩下的一半细细看来,也是小巧明秀的。这样的半边脸,配上如珍珠般闪耀的泪光,真真说不出的可人。

    萧莫的心蓦地一软。

    他长叹一声,道:“说吧,你为什么要勾引陈邑,令他向你父母求娶?”见张绮睁大眼向自己看来,他冷冷说道:“别以为可以骗过我。你那九兄和陈邑一道,心心念念想阻了我们,还劝得你父母都意动了。这些,我一清二楚!”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