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百零九 少年的‘种族歧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巨虫尸巫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蒂娜,现在你可以说打算怎么帮我扩大屠宰场了吧?”

    “当然,首先我要问你,黎生,你培养出了那些‘小宠物’后,现在可以消化多少被屠宰的牲畜的下脚料了?”

    “保守估计最大量的话,是以前的十倍。”

    “以后还能增加吗?”

    “应该可以。”

    “那你就必须要离开凯西兰镇了。”

    “理由?”

    “很简单,那里的位置虽然离纽约够近,但交通太不便利,而且屠宰场四周的土地,都在私人业主手中,要把它们一块一块的买下来,凑成大片可不容易…”蒂娜语气变得很自信的说道。

    “买私人业主的土地不容易,那你是说我应该买米国政府的公共土地?”

    “不是买米国政府的公共土地,而是买纽约市政府的公共土地。

    但这还不是你应该最先做的事,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应该是成立一家生物科学公司…”

    蒂娜正说着,突然张黎生的手机‘啾啾啾’的响了起来。

    “我明白你的意思蒂娜,事实上我原来的打算也是假托自己掌握了一种分解‘生态垃圾’的新技术,来解释屠宰场那些‘牲畜下脚料’处理的事。

    谁知道EPA的人一直都没找过我…”张黎生边说边接通了电话。

    “先生,EPA的人在屠宰场,他们要见你。”手机里传来威利木讷的声音。

    “有没有那么邪门,我才刚说EPA的人从没找过我,现在屠宰场的雇工就来电话来,EPA的人在等我,”张黎生捂着话筒错愕的说了一句,然后松开手,“威利,你对EPA的人说我现在人在纽约…”

    “张黎生先生,我是EPA高级事务官约瑟夫.乔伟纳,关于您在纽约城附近扩建屠宰场的事,我和我的同事需要跟你谈谈。”电话里传出的声音突然变得陌生。

    “扩建屠宰场?”

    “是的,你通过网络提出了申请不是吗?”

    张黎生看了看对面的蒂娜,发现女孩露出得意的笑容,“噢,是的约瑟夫先生,可我现在人在纽约城吃午餐,可能要晚一点才能去见你。”

    “这没关系,我们刚好可以在你的屠宰场里转转,顺便等你,如果你允许的话。”

    EPA权利很大,只要发现任何企业或个人有违反联邦法律,严重污染生态环境的行为,都能做出严厉处罚。

    但在米国,国家行政机关行使权力的先决条件就是发现违法行为,或者发现即将产生违法行为的征兆。

    张黎生名下的LS屠宰场虽然没有聘请专业的垃圾处理公司处理垃圾,自身也没有任何生态垃圾处理装置,但运营以来从未产生过任何违反环境保护法的迹象,因此即便约瑟夫代表着国家公权力,也只能在张黎生允许的情况下,才能随意在他的私人产业里‘转转’。

    “当然可以,你随意。”

    “十分感谢张先生,我们会一直等你的,再见。”

    “再见。”张黎生挂断电话,对蒂娜说“EPA的人说会一直在屠宰场等我。”

    “那等一会我和你一起过去。”

    “对付米国公务员我没有什么经验,你觉得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麻烦,现在当然没有。

    我刚才说成立‘生物科学公司’只是未雨绸缪,是为了等你名下的屠宰场足够大时,对公众能有个交代。

    至于EPA的公职人员,他们只是例行公事而已,在你没有任何‘痛脚’被抓住的情况下,他们什么都不能做。

    不要忘了,你背后可还站着凯西兰镇的‘农户联合会’,还有翠茜的老爸豪威格先生。”

    “豪威格先生,他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我去医院探望谢莉娅时遇见了豪威格先生,和他谈到你时,无意间透露了你经营着一家名叫LS屠宰场的工坊,而且近期打算扩大规模的消息。

    不知为什么,对你的事他好像很放在心上,专门和我谈了一会,这就表明他有心想要帮你疏通关系。

    他的人脉可是非常广博,认识许多‘华府’有力人士。”

    “是吗。

    蒂娜,我发现认识你之后,做生意好像变成了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张黎生说话时,食草动物餐厅的服务生恰好推着餐车来布餐。

    “谢谢。”朝服务生道谢一声,蒂娜用勺子挖起一满勺松露炖饭,得意洋洋的说:“黎生,这就叫‘术业有专攻’。

    在丛林里,或者某些‘特殊时刻’,一百、一千、一万个我可能都没你有用。

    但在纽约这座钢铁丛林的商场上,我却可能比一百、一千个你加在一起都更有用。

    等下我和你一起去屠宰场见EPA的事务官,然后你写一份授权,明天我去帮你注册公司,拿到贷款,选好土地…总之,你就等着新工场开工吧。”

    张黎生愣了一下,“蒂娜,谢谢。”

    “黎生,如果要说谢谢的话,在亚马逊时,我可要对你说上一整天。

    我们是好朋友,相互帮忙是应该的,不是吗?”

    张黎生无声的笑笑,点点头。

    “知道吗黎生,如果我不是十八岁,而是像我堂姐那种二十八岁想要结婚的年纪,可能会找你当我的男朋友。

    可惜,我现在才十八岁,而且老实说,做你的女朋友实在有点危险…”看着张黎生脸上浅浅的笑意,蒂娜突然脱口而出说。

    “蒂娜,不管你是十八岁、二十八岁对我都没什么区别,我从没想过要交一个白种女孩做女朋友。

    而且我现在正是‘修行’的关键时刻,也根本没有恋爱的打算…”张黎生愣了一下,脸色有点发红的说道。

    “白人女孩怎么了,凭什么种族歧视我们?”听少年这么讲,本来应该因为张黎生的想法和自己暗合而高兴的蒂娜,反而本起脸生气的质问道。

    “这不是种族歧视,只是单纯的不能接受。

    好了蒂娜,我们还是聊点正事吧,你觉得多长时间新工坊能正式开工?”

    “至少也要三个月。

    黎生,白人女孩到底怎么了,我们比起和你一样皮肤的黄种女孩,身材更高挑,胸脯更大,屁股更翘…

    算了,反正你是个不解风情的怪人,也许根本就还没发育,嘻嘻…”蒂娜像是报仇一样,笑着声来。

    张黎生可没心情和女孩斗嘴,他无意看到窗外街道上汇集起来的更庞大的巡逻队伍,足有三辆真枪实弹的武装装甲车和七八两警车,眉头不自觉的深深皱起。

    “怎么了黎生?”蒂娜笑了一会发现张黎生根本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而是皱眉沉思,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看到街头竟然出现军方的武装装甲车巡逻,感到很不适应。”

    “我也这样觉得,这里是纽约又不是阿富汗,”蒂娜认同的点点头说:“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中东的恐怖分子袭击了我们的纽约港,如果不加强警戒的话,纽约恐怕会重现‘九一一’的惨剧,那就…

    “怎么又成了中东恐怖分子袭击了纽约港,不是说是巨兽、外星人干的吗?”

    “巨兽或者外星人?

    别傻了黎生,这种事情当然是恐怖分子干的,我爸爸说网上传的那些谣言根本就是政府为了掩饰他们打击恐怖分子不利,又随意发动战争,引来报复而故意散播的虚假消息。

    这样的事在米国历史上,不是出现一次两次了,下届选举,他不会再给民族党一分钱的政治捐助。”蒂娜用很笃定的语气说道,根本没有一丝一毫想到就是自己对面的少年,一手造成了皇后港的灾难。

    “你这样说也很有道理。”听了女孩的话,张黎生楞了一下,心情放松很多的点点头说。

    对于自己无法理解的突发事件,一千个人可能就有一千个不同的理解,事情也许并不像少年想的那样严重。

    两人谈笑着吃完午餐,蒂娜紧接便马不停蹄的拉着张黎生赶往凯西兰镇外的LS屠宰场。

    女孩开车比起张黎生来算是飞快,不到一小时,两人已经拐上了直通屠宰场的小路。

    道路狭隘,只能容纳两辆车并行,蒂娜驾驶的休旅车被一辆后斗拉着一车牲畜,慢悠悠前进的货车死死拦住。

    “你看,这就是我不支持直接扩建SL屠宰场的原因。”女孩坐在驾驶位上,狂按喇叭。

    “你可以拐上旁边的土石头路,我试过其实没你想的那么颠簸。”

    少女没做声,一打方向盘转上了公路旁的土石路,加速很快冲进了道路尽头的屠宰场。

    圣诞假期已经过去半个月,屠宰场早就恢复了正常的运营,生意虽然没有新年来临时那么火爆,可也算是络绎不绝。

    自从那次惊险的交易之后,还是第一次重临这里的蒂娜神情恍惚一下,远远望着几个穿着耐磨耐造的厚重牛仔工装把牲畜赶进工坊的农人一边说:“黎生,看起来你的生意做得还真不错。”,一边把车停在了改装成休息室的工房前。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