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风信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壹公升的眼淚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整个下午依皓哲也没指使依宫昇端茶送水,安安静静的靠在沙发上睡觉,依宫昇听见身边平稳的呼吸声,去病床上找了一条毯子,给他盖上。

    这可真不能误会是依宫昇良心发现,也不是她善良,是看在这些试卷的份儿上,这些基本上都是专业知识的重点,也因为她对半夜偷偷溜出去充满了期待。

    天渐渐的黑了。

    依宫昇长长的睫毛眨了眨,伸了个懒腰,看看窗外的黑夜,大大的落地窗可以清晰的看见挂在夜空中的闪耀星星,哈欠儿还没打完,一回头看见一眨不眨看着她的依皓哲:“啊!”

    依皓哲拍拍胸脯:“依宫昇你吓不吓人?你注意点重点行吗?”

    “重点?重点?”依宫昇坐在地毯上,敲了敲脑袋,一拍额头:“几点了?”

    “北京时间九点十五分。”

    “咱们出去呗。”

    “现在?”依皓哲伸伸懒腰。

    “你不能不信守承诺!说好了我做完试卷就溜出去的!”依宫昇猛地站起身,愤愤的指着依皓哲。

    依皓哲放下杂志,抬起头一眨不眨的看着气鼓鼓的依宫昇,依宫昇被他看的发毛,揉揉胳膊,把手臂放下:“不去就不去!”

    “衣服在卫生间里。”

    依宫昇没有抬头,却可以清晰的看到笑弯的眼眸。

    依宫昇揉着僵硬的小腿,坐在校湖边的长椅上:“依皓哲,这就是有好吃的地方?”

    “恩。”

    “唉,还以为是哪里呢。我在这儿上了三年课,还不知道学校食堂里面有什么好吃的呢。”依宫昇撇着嘴,嘴角抽搐了几下。

    依皓哲挑挑眉,从长椅下拎出一个餐盒,摆在依宫昇的面前。

    依宫昇皱皱眉:“不仅来这,还要吃半夜露天宵夜。”

    把手伸向餐盒,有几许犹豫,看着里面的东西,依宫昇呆愣了许久。

    没有什么特别的,是学校门口那对来自西藏的卓玛爷爷卓玛奶奶的街边小吃,还有,母亲生前摆满了整个花房的紫色风信子。

    依宫昇抬起泪眼,朦胧的看向依皓哲:“你。。。。。。”

    天有不测风云,依宫昇的少女情怀还没来得及抒发,校警就过来了:“前面的两位同学,被我抓到了吧。”

    话说高中的恋情,不仅扑朔迷离,不仅要面临着高考后的天南地北,最主要的是要时刻防卫着没事就逮人的警卫。

    依皓哲看着渐近的警卫和教导主任,嘴角裹着一抹笑,拉起依宫昇就跑开。

    依宫昇及腰的海藻长发随风飘拂着,葱白色的小手中抓着一棵淡紫色的风信子。

    待警卫和教导主任来到长椅处,只在黑夜中朦胧的看见一抹长长的白色发带。

    依宫昇和依皓哲躲在教学楼后面,依宫昇一只手被依皓哲拉着,一只手举起淡紫色的风信子,樱唇弯起一抹温柔的笑意:“依皓哲,咱们的餐盒落在长椅上了,吃什么啊?”

    依皓哲松开她的手,径自从后门走出学校。

    依宫昇莫名的看着他,跟在身后,摆弄着风信子的花瓣,乖巧的像只猫咪。

    ---------------------------------------------------------------------------

    一公升的眼泪,几公克凄美,要怎样衡量灵魂的伤悲?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