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寄君一曲,未问曲终而离别。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壹公升的眼淚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此后,他便一直关注着她,以一个欣赏者的身份。

    可惜,造物弄人,如今他们的身份是他们之间不可逾越的一道鸿沟。

    依宫昇站在街的对面,看见路灯下侧影挺拔而孤寂的依皓哲,心里也是百感交杂。

    如果被一个人深深的关注着,自己又何尝不知,亦怎能无动于衷?

    那一年,那一天,

    她抱着厚厚的英文课本,和同学走在教学楼后面的羊肠小道上,她感觉到他的注视,回身看到的少年,靠

    坐在淡白色的梨花树下,静静地抱着画板,认真的描绘着什么,墨色的发随风轻拂着脸颊,遮掩住那深邃的眼眸。

    走过的男孩喊了他一声,距离太远,听不清晰,看着他抬起头,蔚蓝色的眼眸微微眯着。

    他匆匆把画板塞到大大的帆布包里面,就连遗落下一张画纸也不晓得。

    好奇心驱使她拾起那张画纸,画纸上很干净,只有寥寥几笔,却在她少女平静心湖中,投入一颗不大不小的石子,激起了阵阵涟漪。

    画纸上没有任何背景,只有少女的嫣然笑容,而那面容正是她。

    她在画纸上用娟秀的小字写着:

    寄君一曲,未问曲终而离别。

    她离开梨花树下,树下静静的摆放着用石头压着的画纸。

    也许年少轻狂,这种莫名的情感未成熟,但是年少的爱情,来得猛烈,来得迅速,是毫无顾忌的。

    可惜如今,寄君一曲,却不可问君渭谁。

    父亲给了她他的照片,告诉她这个是他的孩子,她的哥哥那一刻,

    她除了愤怒于父亲对于母亲的背叛,另外更多的是对命运的无奈,为何是他?为什么偏偏是他呢?

    也许是她对不起母亲,她对他,真真是恨不起来的。

    他们以兄妹身份初次见面时,她背过身那一刻,灼热的眼泪打湿了双手,转过身,仰面注视喊他兄长的那一霎那,心如刀割。

    回忆至此,依宫昇的脸上早已是湿润一片,用手背粗略的抹了下眼泪,走到街道的对面,抬眼看着处于呆楞之间的依皓哲,又难过又好笑,竟是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依皓哲回过神来,看着眼圈红红的依宫昇:“怎么回事儿?”

    依宫昇闪烁的别开目光,语气平静无澜:“好久没见到卓玛爷爷和卓玛奶奶了,好怀念。有种触景伤怀的悲伤。”

    说罢,有些心虚的挥了挥手,走进店中。

    身后的依皓哲挑挑眉,没有反驳,抬脚跟了上去。

    小店不大,却布置的甚是温馨,天蓝色的墙纸上映着雄伟的布达拉宫,桌椅板凳规规矩矩、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桌上放着调味剂。

    身材高大的卓玛爷爷在厨房里利落儿的忙活儿着,身形娇小的卓玛奶奶在收拾着上位客人使用过的碗筷。

    卓玛奶奶看到他们进屋,冲出厨房里喊着:“阿爸。阿言居宁和阿依袄玛一起来了。”

    卓玛爷爷系着温馨可爱的碎花围裙,随意的抹了抹手,从厨房里走出来:“阿依?那个以前经常来的漂亮袄玛吗?”充满磁性的浑厚声音,亲切的语气差点没让依宫昇掉出眼泪来。

    -----------------------------------------------------------------------------------

    一公升的眼泪,几公克凄美,要怎样衡量灵魂的伤悲?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