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和你是有可能相濡以沫一生的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壹公升的眼淚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依皓哲和依少辰因为衣服的事情,一直议论不断。

    依宫昇坐在马路边儿上,用手支撑着下巴,上眼皮和下眼皮一个劲儿kiss,不一会儿,就这个姿势,竟是睡着了。

    依皓哲吵着吵着也乏了,一回眸就看着女孩儿在夜晚的凉风中有些瑟瑟发抖,长长的睫毛紧闭着,在眼底下投下一片阴影儿。

    依皓哲轻声走过去,轻轻拍拍她的脸颊,依宫昇茫然睁开双眼:“怎么了?”

    依皓哲坐在她旁边:“你睡着了。”

    依少辰顺其自然地坐在另一边,开始挑事儿:“依依,你看看他,除了长的还凑合儿,一点儿风度都没有。你睡着了,就这么硬生生的叫醒你。”

    说完还挑衅的冲依皓哲一扬嘴角,依皓哲撇过头,沉默不语。

    依宫昇看看依皓哲,冲前方打了个哈欠儿,慵懒的伸伸懒腰:“少辰,他肩上还有伤,你脚还绑着纱布呢。你是打算买个担架,你们天残地缺的两个大男人抬着我回去?”

    依少辰尴尬的笑笑,依皓哲则侧过脸,不厚道地笑出声。

    依宫昇从背包里拿出电话:“流年,来接我呗。我在中学门口。”

    尹流年来的时候,看见一副奇异的画面,甚是好笑。

    依皓哲头靠在依宫昇的小脑袋上,手臂搂着依宫昇的肩膀,半眯着。

    依宫昇头靠在依皓哲肩上,小鸟依人,另一只手臂则被依少辰抱着。

    依少辰朦胧的靠在依宫昇肩上,拍着依皓哲的手,拍下来,依皓哲放上去。两人都坚持不懈的抗争着。

    尹流年看着三个孤零零的孩子,两个都是带着伤的,无奈的摇摇头,轻轻拍拍依宫昇的脸颊:“小依,醒醒,回家了。”

    依宫昇一直腰,揉揉眼睛:“回什么家?”

    尹流年又好笑又好气:“丫头,你叫我来接你。结果问我回哪儿?”

    依宫昇这才醒来,看看四周,揉揉头发:“对了,我要回家的。”伸手拍拍依皓哲的脸:“依皓哲,醒醒醒醒,流年来了。”转身又拍拍依少辰:“回家了,少辰。”

    虽然都还睡眼朦胧,依皓哲和依少辰还是会也不让谁,明明前面有位子,偏偏都要和依宫昇坐后座。

    依宫昇翻了翻白眼,走到副驾驶坐进去,一下子后面两个小孩子都安静了,幽怨的眼神不约而同地瞪着驾驶座的尹流年。

    尹流年无辜的看着依宫昇,依宫昇倒是没什么感觉,安全带都没系,靠在座位上接着睡。尹流年侧过身,帮她把安全带系上。

    “流年,还是你对我好,大半夜的,我一打电话,你就屁颠屁颠儿出来接我。”依宫昇闭着眼睛,搂搂尹流年的脖子。

    尹流年看着后面脸色发青的两个人,心中不免有些得意,摸摸依宫昇柔软的头发:“我和你是将来有可能相濡以沫一生的人。”

    依宫昇靠在他怀里,没心没肺的睡着,什么都没听到。

    依皓哲和依少辰心里都有点不是滋味,就算先不考虑血缘,法律上也不会允许他们在一起。二人相视一眼,竟有种同命相怜的感触。

    ------------------------------------------------------------------------------------------

    一公升的眼泪,几公克凄美,要怎样衡量灵魂的伤悲?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