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说,你把枪藏哪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

    要说王庸,也是憋了好几天了。加上今天受到的诱惑不少,还在戚财主的蛊惑下,吃了将近半打生蚝,本就是处在精力非常充沛的状态之中。窥得迟宝宝那霸气无双的身材后,又被她以极暧昧狂野的姿态,骑乘在了身上。

    雄性的本能冲动,油然而起。

    “唔?”正在狂暴之中的迟宝宝,突然之间骑乘得有些不舒服,被什么东西咯得慌。嗯,好像是长管状的东西。暗道不好,顿时警觉了起来,莫非这家伙竟然是和毒贩子一伙的?裤裆里藏的是武器?

    只是,依旧有些不敢确定。只因为双手要用来擒拿锁住他,没空,越是怀疑他的时候,越是不肯放开他的手。由此,她很聪明,也很本能的抬了抬翘臀,接着往下坐去,压住了那武器。然后,极妩媚的扭了一圈。

    “喔~”她身体的柔韧性极好,哪怕比之专业的舞蹈演员也是丝毫不逊色。如此动作,浑圆自然,让王庸一阵颤悸,顿觉**,忍不住的叫了起来。

    只是王庸就算是做梦也想不到,迟宝宝竟然会对自己做出这种事情来。难不成,刚才是被自己摸得兴起了,想要找自己寻欢作乐一番?只是因为性格太火爆,不好意思开口。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和不好意思,她还特地用了很暴力的手法,把自己强行制住?

    王庸有些明白了,原来她的目的,竟然是把自己摁在这里,肆意妄为的侵犯玩弄一番。

    可惜,迟宝宝不会读心术。否则一定会二话不说,撩开裙子,拔出枪来抵在他的额头上。好好地问问,什么叫你明白了?你这明白的都是些什么东西?究竟要经历了多少邪恶龌龊的生活,才能形成如此奇葩的人生观,世界观啊?

    “闭嘴,喔什么喔?”迟宝宝正皱着眉头,感受着那东西的形状,弹性,甚至还有些热度。心中满是疑惑,那是个什么玩意?不像是常用的手枪啊,难道是新式武器?很想伸手去拿出来看看,可是深度警觉下的她,生怕自己的擒拿手一松开,这家伙就会暴起伤人。迟宝宝越想越不对,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凑巧的事情。一连三个晚上遇到了这混蛋……而且,刚才还抱住了自己大腿,破坏了这次收网抓捕行动。

    王庸一脸委屈的看着她,暗道老子身为一个男人,都已经放弃了些自尊心,配合着让你玩弄发泄了。连舒服的呻吟一下的权力也没有了吗?王庸也算是见识过些拥有独特癖好的女人,经历过些风浪的。但是这迟大警官这么扭曲而稀奇的癖好,还真没见识过。连老子叫一下都不行,你丫还不如去磨桌子腿呢?喂喂,你姑奶奶别正圈磨了,又翻圈啊。老子扛不住的……

    “看什么看?老实交代,你裤裆里藏的是什么武器?哪种型号的?”迟宝宝驱着翘臀,又前后蹭了蹭,始终没办法判断出究竟是什么武器?这让她很苦恼,按理说,因为职业和天性之故,她是个狂热的枪械爱好者。利用职务便利和一些特殊的关系,把能玩的,能见识的都见识过了。就是没见过她豹腰翘臀胯下的那种。只要很无奈的凶巴巴的问了起来。

    我了个去,你这姑奶奶的癖好要扭曲到什么样的程度,才会问出这么奇葩的话啊?王庸原本是舒适的一阵颤悸,这种感觉,当真是很刺激,很**啊。只不过,迟宝宝的话,实在让他很无语。

    算了算了,看在还算蛮爽的份上,就配合一下她吧。王庸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说:“枪,你没见过啊?“

    “枪老娘玩得多了,但是没见过你这样的枪,奇形怪状的。”迟宝宝闻言,心中一惊。暗道,果然是枪。不好,这家伙,真的是个危险分子。娇躯不由得一紧,下意识的紧紧夹住了那把枪。免得王庸挣脱了她的手后,迅速拔枪。

    “喔~”王庸又是忍不住低吟了起来。但是,被她的话,刺激的是很委屈,眼泪都快掉了下来。暗道,怎么了?我的枪,明明长得很正常啊,哪有奇形怪状了?

    不过,倒是这位迟大警官,让王庸有些刮目相看了。虽然其身材火辣,但气质还算干净和清纯。没想到,那看似正义的外表下,竟然还藏着这么一颗淫~荡的心。

    而且,她竟然还对自己丝毫不加掩饰,说什么枪,老娘玩得多了。真是够豪放,挺放得开的。好在放得开的女人,王庸也见的多了。尤其是常年出入酒吧夜场里女人,的确有一部分比男人还放得开。前几天,他就在酒吧里弄上了这么一对出来寻求刺激的女白领同事。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各有各的活法,玩得开些也实属正常。王庸从来不是个道德君子,对此,他向来持着中立态度。饮食男女,各取所需而已。一夜之后,大家形同陌路。几天之后,就会连对方长什么样都忘记了,也是挺好的。

    迟宝宝倒是看得他那副略显沮丧的表情,心中了然的暗想。这混蛋,被自己抓住了把柄了吧?哼,嚣张,实在是太嚣张了。竟然还敢带着枪出来做坏事,这下被本姑奶奶逮住了吧?

    他们这对男女,又哪里知道,两人脑海里的各自所想,竟然是如此的天差地别,完全就不是在同一条平行线上。竟然还能顺利对话,还各自认为对方是难得的奇葩,简直就是一对奇葩。

    就这么平静了两三分钟后,整个夜场里,所有人都跑了出去。只剩下了这么两个人,以及刺耳的火警声呜呜响着。保持如此强力姿势和力量下,迟宝宝很明显渐渐地有些肌肉酸疼,体力不支了。毕竟全力以赴的施展着擒拿,也是非常累人的,尤其是以这种奇怪的姿势。

    迟宝宝暗想,这么下去可不行啊?自己要是体力不够,稍微松懈了一下,这家伙暴起闪人怎么办?他身上可是携带着凶器呢?略一琢磨后,迟宝宝决定冒险一搏。

    说时迟,那时快。在王庸瞠目结舌之下,迟宝宝先是松开了王庸,然后手飞快的伸进了自己的裙子里。就在他以闪电般的速度推测着,不是吧?难道她终于抵熬不住,想脱掉打底裤来一场真枪实弹的鏖战了?在这种地方,其他警察随时会冲进来场面里,是不是刺激的有些过了头?

    蓦然,迟宝宝已经手掣警用手枪,黑赤赤的枪口,已经抵在了他的额头上。

    又是一件出乎王庸意料之外的事情,在此情此景之下,王庸的确是做梦都想不到。她拽出来的竟然不是内裤,而是一把手枪。虽然此刻的他,双手貌似已经自由了,但出于情况不明,也是不好轻举妄动。

    的确,迟宝宝的手法很快,拿枪的姿势也极为标准。可在王庸看来,自己还是有着不下于十种的方式,可以在瞬间将她反制。只不过那样做的后果,恐怕会让自己彻底成为警察日后紧盯的目标,与自己所期待的,未来普通人的生活,有着太大出入。

    看着她的脸,似乎有些兴奋般的潮红,眼神之中掠过一丝妩媚的得意。王庸心下苦笑着呻吟不已,暗道,不是吧?这迟大警官的癖好已经扭曲到了极度特殊的程度了?到了这种时刻,竟然还想着用枪抵着脑袋来助兴?自己这算不算是羊入狼口啊?

    迟宝宝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忘记开保险了。咔的一声,迅速把保险打开。

    “迟,迟警官?您这是玩得哪一出啊?”王庸开始后背冒冷汗了,老实说,他的思想也不算太老古板。一些为了追求更大的刺激,来点情调花样,也是能够接受。可是,用枪指着脑袋做那档子事,已经很让他心中发寒了。更加别说,她姑奶奶竟然还把保险给打开了。

    “哼,少废话。”迟宝宝见终于能够放松一下紧绷的肌肉了,略作放松的继续骑压着他,俏眉一挑,凶神恶煞的盯着他说:“你给老娘我乖乖的别动,否则,老娘的子弹可不长眼睛。”

    这,这口味也太重了吧?迟大警官您的心灵得扭曲到什么样的程度啊?王庸的脸色,有些如丧考妣一般,我不想玩了……我要回家。不过,现在一把开着保险的枪,就这么抵在他额头上。若是那姑奶奶一被刺激到,手一抖……越想越觉得心中发虚。

    “咦?”迟宝宝又惊又疑的说:“刚才还在的,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她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刚才她明明是用翘臀死死压住来着。

    就在此时,迟宝宝的左手,开始向后撇去。翘臀微抬,解开了王庸的皮带头子,修长而有些冰凉的手指,“粗暴”的探入到了他的胯下,一通乱摸着,搜索起失踪的武器来。

    “你这个可恶的混蛋,说,你把枪藏哪了?”迟宝宝又惊又怒,就在自己屁股底下,他竟然还有本事把枪给变没了?这家伙,难道是江洋大盗中的江洋大盗?

    ……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