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杀鸡用牛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还有,老娘是让你说这事吗?说这事吗?迟宝宝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抓住了他已经狠狠地摇着说:“我是在问你,为什么要冲上来和我打招呼,惊动了罪犯。还抱住我的大腿,不让我去抓嫌疑犯?”

    “呃,迟队,别冲动,有话好好说。”王庸举手投降,苦笑着说:“我是真不知道你在执行任务抓罪犯啊?我看你穿得浓妆艳抹的,很性感,就忍不住来打个招呼啊。至于抱你大腿,你推我一跤,我才下意识反应抱你大腿的。”

    “装,你再跟老娘装?”迟宝宝被他那无辜者嘴脸给气得不轻:“你知不知道?为了这一次的行动,我们动用了多少线人关系?我们的同事,调查取证了多久?你知不知道,我们付出了很大的辛苦和努力。这一下子,全给你毁了。说,你是不是共谋?”

    “共谋?”王庸瞪大的眼睛说:“迟警官,麻烦您说话要讲证据的。共谋,你开哪门子玩笑?再说了,你们警察抓捕到罪犯,却把结果原因推到我这个老百姓的头上。不对,我不是普通老百姓。我也是党员来着……”一脸我是党员我骄傲的模样。

    迟宝宝简直要被他那副无耻的嘴脸给气爆了,怒声说:“我管你是不是党员?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导致了整个行动的失败。给那些毒贩子跑了,他们会变得更加警觉,狡猾。以后再实施抓捕,难度就更大了?只要放任他们在社会上一天,就会多培养出一批瘾君子来。你不知道毒品的危害吗?轻则妻离子散,重则家破人亡。我不知道你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总之,你今天做的事情,也许就会多一个家庭陷入到黑暗之中。”

    见得她那一副义正词严,甚至有些悲愤的样子。王庸倒也不好意思再说她了,只是脸色有些沉重和严肃的看着她,叹了口气说:“迟警官,我为这件事情道歉。不过我相信,正义的力量,肯定会战胜邪恶的。你与其有空在这里和我说教,还不如赶紧干活去,说不定今晚就能逮到那些鱼。”

    听得他道歉,迟宝宝的脸色多少好看了些。正想说话时,耳麦里又传来呼叫声:“总台呼叫迟队,呼叫迟队。请到酒吧正门口去,李局找你。”

    “收到,马上就去。”迟宝宝脸色很不好的挂断后,回头又是恶狠狠地盯了王庸一眼:“这件事情还没结束,我会亲自调查这个案子的。如果被我发现你和那个毒贩网络有牵连,我一定亲手抓住你,把你送进监狱。”

    “呵呵,这个你放心。”王庸双手插着兜儿,抽着烟,笑呵呵的说:“我虽然不是个什么好人,但是和你一样,也非常厌恶毒贩子。去忙吧,注意些身体。今晚你恐怕会很辛苦,没机会睡觉了,有机会抽个空眯一下。”

    “我辛不辛苦关你什么事情?要你来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叫同事来给你做笔录。”迟宝宝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转身婀娜多姿的就往外走去。但是心情,却一下子好了许多。他刚才说他和毒贩子没关系,也厌恶毒贩子。虽然有些嬉皮笑脸的样子,但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内心的深处,就是在不知不觉间,下意识的相信了,并觉得很欣慰。尤其是那两句关心的话,听得人还是蛮温馨的。

    待得她走后,王庸那笑呵呵的脸,缓缓肃然了起来。变得沉默而无半丝表情,就像是大理石雕刻出来的一样冰冷,烟头上的火星,忽明忽暗着,湛蓝色的烟雾,缭绕不息。就在外面两个穿着黑色制服的警察走进来之前,他的身形一晃,钻入到了黑暗之中,消失不见了。

    ……

    “快,快,都准备好了没?快点,警察现在已经封住很多线路。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我们需要马上转移。”面色有些凶悍暴戾的光头,头上戴着帽子,身上的衣服早已经换掉了。浑身是汗的挎着个包冲进了一处汽配维修店,接连叫了几声后。几个身穿修车工制服的男女,都钻了出来,紧张的问道:“光头,钱和剩下的一些货,我们都已经装起来了。现在情况已经这么紧急了?我们这处汽配店也不能用了?”

    “汽配店应该还没暴露。”光头眼神之中也是透着一丝狡猾:“否则这个时候,警察早就上门把我们给端了。照我看,那帮警察盯得不是我们,而是上家大户。这一次,只不过是我们这种散户倒霉被牵连进来而已。走走,先停业歇两天,避避风头,小心驶得万年船。等风头过了,我找人探探消息再说。”

    看着光头一脸彪悍不是个善类的模样,心思倒是还很细腻,那么紧急混乱的情况下。竟然还能发现警察针对的不是他,抓他,不过是顺手一网打尽而已。

    其余人,也是纷纷松了口气,他们不是警察的主要打击目标就行。这种顺手抓和专案组来抓,是完全两个概念。按照惯例,前者只要先避避风头,等风声松了,自然会有人出来替他们摆平这事。

    二话不说,大家都上了一辆汽配维修的工程车,刚准备开卷帘门闪人的时候。一个穿着一套黑色薄皮风衣,戴着皮手套的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就那么依靠在屋内卷帘门上,环抱着双手,悠闲自得的模样。

    把那准备开卷帘门的一个黄毛小子给吓了一跳,不是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太差。而是眼前这个人,不但出现的诡异,连穿着打扮也十分的诡异。冷酷之中,好像透着浓浓的压抑。最可怕的是,他的脸上,还戴着一张古青铜色,阴森恐怖的獠牙恶鬼面具。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跑到了阴曹地府,见到了地府判官一样。

    “黄毛?还不开门?等着警察来抓啊?”副驾驶上的光头,开启了车窗,探出脑袋来,没好气的怒骂说。

    “光,光头哥。”那黄毛紧张的咽了下口水,颤声说道:“有,有人闯了进来。”

    “啪!”维修车大灯开启,两道强力的光束,照亮了前方的幽暗,直射中了他。所有人都看见了他,进他略显诡异而阴沉的造型,尽收在了眼底。

    “靠!还真有人进来了。”除了驾驶外,光头男和其余人都下了车。业务很熟练的在一旁捡了些撬棍,镀锌管之类的打架凶器。

    从这些人的眼神和表情中,一眼就能看出绝对都不是些什么善类。汽配汽修生意,估计也只是掩饰性的表皮。有了同伴撑腰,以及强烈的灯光作用下,黄毛的恐惧心理消散了许多。顺手也抓了根钢管,朝着面具男走了过去,嚣张的怒骂说:“擦那,哪里来的装逼犯?敢到我们兄弟的地盘上来搞事,还穿的够模狗样,戴着个鬼面具。装神弄鬼,你以为你是奥特曼啊?吓唬谁啊?”

    这些凶悍的叫嚣,似乎可以掩饰些他刚才觉得害怕而丢人的感觉。那个黄毛,一马当先的冲了上来,当头就是一棍子朝面具男脑袋上砸去,脸色狰狞,尽显小混混在打架时候的凶狠。

    面具男似乎以为不可察的动作摇了摇头,暗叹,原来只是一群小混混而已。幕后指使人是谁啊?这么没品位,没素质?找人做事,就不能找专业一些的犯罪团伙啊?

    他也很无语,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没有和小混混动手了。自己也是越混越回去了,苦逼到竟然要和一群不入档次的小流氓动手了。老慕啊老慕,你这个为老不修的东西,给我硬塞的好活啊。

    这要传了出去,不知道会笑掉多少人的大牙呢。思量间,手轻轻一抬,便无比轻松的抓住了钢管,随便一脚蹬出,正中黄毛小腹。巨大的冲击力,踹得他倒飞了出去,咣当一声,撞在了维修车车头上。拿着那根七八十公分长的六分镀锌管,双手一掰一拧,吱吱嘎嘎声中,就被拧成了个麻花。

    一群流氓们,见状,瞪得连眼珠子都要掉了下来。咣当咣当,钢管掉了一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