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八章 雌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小迟。小心些,对方不是善茬。”李逸风窜到了窗户口,喊了一声。低头一看,却见穿着一身红色紧身吊带的迟宝宝,已经凭着落水管和二楼的防盗窗,身手矫健的窜到了门栋上方的平台上,灵敏的就像是一只猫。抬头回了一句:“知道了,李局你赶紧指挥合围。”

    说着,又是一个翻身,掰着平台沿檐,身躯自然下荡,手一放,就下了地。前前后后,不过七八秒钟。双腿一曲,便爆发出了速度,向前面那栋楼拼命跑去。

    这让李局长一汗,这丫头,穿着高跟鞋呢,还真是拼命。不过他也是个果敢之人,表情沉着的拿起了对讲机,开始调兵遣将,准备一举将那危险人物一举拿下。

    ……

    “警察,站住,不然我就开枪了。”高跟鞋,紧身吊带裙的迟宝宝,终于领先了一步,在楼道口堵住了他。黑色的薄皮风衣,有些冷冽的背影。

    短时间内,爆发了大量体力的她,喘息有些剧烈。

    双手插着兜的他,缓缓转身。隔着那个古青铜色的狰狞面具,对她微微一笑,颔了颔首:“小姑娘速度不错,竟然能赶上。”声音之中,浓浓的低沉而沙哑,即使是在夸赞,仿佛透着一丝难以言喻的漠然。

    虽然之前她已经从被抓捕的毒贩子口里,大抵了解到了这人的形象。但乍一见到他脸上的面具,也是忍不住被那份凶厉给微微吓了一跳。一想到这人能把六分管拧成麻花,这让她神情微微有些紧张,又是紧紧握了握手中的枪,冷厉地说:“少废话,双手抱……”

    她话未说完,那人就动了,一把摁向她的手枪,动作快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迟宝宝也是反映极快,下意识的将枪口往下一低,准备开枪打他腿时。手腕已经被他捉住,半条手臂一麻间,五指忍不住张开。

    枪械自然下落,被他接住。只听得他笑声有些沉重而沙哑:“小姑娘,下次面对危险分子时,要提前打开枪的保险。”

    “闭嘴。”迟宝宝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被人用这种屈辱无比的方式夺去了佩枪。虽然明知道眼前之人,实力非常的强大,自己恐怕不是对手。但是,她那骄傲而不服输的心,岂容她向犯罪分子低头?

    身形如蛇般的一扭一翻,挣脱了他的擒扣。她的娇躯在这一刻,展现出了惊人的柔韧性。以极不自然的动作,美腿自下而上朝他下巴上蹬去,高跟鞋鞋底,就像是一把利刃一般,透着凶狠的危险。要是给她踹实了,绝对是受伤不浅。

    只不过这么做,她的整条修长而匀称之极的美腿,已经完全暴露了出来,连打底裤在内,也都是让人一览无遗。

    但是他,却是古井不波一般的,将带着黑色皮质手套的手,轻轻一扣,就抓住了她光洁如莹的脚腕。漫不经心的,就硬碰硬的,完全阻挡住了她这一下凌厉的杀招。她那强大的冲击力,在他的腕力封锁下,竟然直接硬生生的被挡住,连再前进半寸都不行。

    如此恐怖的力量,让迟宝宝心头一寒的同时,没有再敢有半丝奢望能战胜他了。当机立断,娇躯向侧方倒去。借着被他抓住的那条腿为轴心,旋转了小半圈。这个身体贴了上去,柔韧性极佳的她,如一条美女蛇一般,准备以倒立的姿势,缠绕在他身上。只要把他缠倒在地,锁住他的行动。不出半分钟,就会有同事前来支援了。

    “巴西柔术?”他也是微微一惊讶,暗叹了一句,这丫头还真是拼命,身手也好。什么时候华海市的刑警,竟然拥有这种强大的身手了?前面已经隐约传来警察的呼叫声了。

    在不想杀人的情况下,他也是不愿意再纠缠下去了,拎着她的腿,轻轻往上一抬,随后动作幅度很小的屈膝撞去。这一下膝撞虽然不重,但位置却十分的精准,力量直接透过小腹,打在了胃上。

    噗得一声。还没来得及缠住他的迟宝宝,顿觉自己的胃就像是被一股刁钻的力量毫无阻挡的狠狠撞了一下。一股强烈的痉挛感,顿时袭遍了她的全身,四肢一阵乏力。

    放下了迟宝宝后,他又是不疾不徐的向暗夜之中走去。完全无视了,正在那里狼狈的狂吐苦胆水的迟宝宝。待得十来秒钟后,迟宝宝的同事们纷纷围拢上来时,那人早已经消失在了浓浓的夜色之中了,哪里还能再找得到?

    “迟队,迟队你怎么样了?”几个同事,急忙扶起了胃痉挛不休,吐个不停,狼狈到了极点的迟宝宝。他们的脸色,都骇然之极。迟队的厉害,是局里所有人都清楚的。纯以搏击而言,在偌大的市局里,起码能排进前三。

    很多同事在她手中,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住。但是,迟队也仅仅是比他们早到一小会儿吧?仅仅是这一小会儿,迟队就被那人ko了?可怕,那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接下来,果然如王庸对迟宝宝说的那句话一样,今晚你有的忙了。整整一夜,迟宝宝就像是疯了一样的,带着同事们,疯狂的查阅着所有监控录像。脾气极度暴躁的审讯着那些被抓捕到的嫌疑犯,找寻着一切的一切。从小到大,她不是没输过。但是,没有一次输得这么惨。她感觉到自己在那人面前,就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

    又像是一只无助而可怜的小鸡仔一样,被他提着腿,拎来拎去的。想怎么玩弄,就怎么玩弄。这让她很不爽,不爽到就像是个随时会爆炸的火药桶。

    输了,就一定要想办法赢回来,这就是她的座右铭,也是她一次次变得更强的源泉和动力。

    “说!”迟宝宝没空换衣服,大大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一巴掌狠狠地拍在了审讯桌上,凶神恶煞的审讯道:“那个人为什么要审讯折磨你?究竟问了些什么问题,你是怎么回答的?你要再不老实交代,今晚我就立即放你出去。”

    “警,警官。”那个平常很是凶狠的光头男,此刻就像是个被十几条壮汉反复蹂躏糟蹋了一整晚的可怜小姑娘。团曲着身子,很委屈很委屈的说:“该说的,我都说了。他问的都是些杂七杂八的问题,我好怕,好怕啊。他太凶残了,他简直就不是人类,是个恶魔。求求您,千万别放我出去。我需要保护,需要人民警察的保护。”也不知道他遭遇了些什么事情,竟然恐惧成这样子。

    “我们警察是用来保护你这种社会败类,人渣的吗?”迟宝宝很冲动的准备上去狠狠地踹他几脚泄愤:“我最恨的人之一,就是你这种贩毒的人渣。你知不知道,你害死了多少人?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像你这种人,就不应该活在这世界上,下地狱去吧。”

    陪同审讯的同事,急忙拉住了迟宝宝说:“迟队,你今天的情绪很不稳定,不适合再审讯下去了。不如去休息休息,明天我把口供和资料给你看。”

    “迟,迟队。”审讯室门被推开,女刑警小陈脸色紧张的走了进来说:“酒吧里的摄像头监控系统中的影像,都是空白的……应该是被人破坏了。”

    “什么?”迟宝宝猛地起身,脸色愤怒之极。

    ……

    几乎是与此同时,王庸穿着一身出门时候的灰色风衣回家了。眼神之中,仿佛透着一抹浓浓的疲惫感。脚步,亦有些说不出来的沉重感。呃,又忘记问欧阳老总要把钥匙了。无奈之下,只好再一次用铁丝拨片开门。

    打开门,见客厅里的灯还亮着。茶几上的笔记本中,还在放着吱吱喳喳的韩剧。而欧阳菲菲,则是裹着条毯子,似乎很舒服的窝在沙发里看电视。

    当王庸走过去后,才发现她原来已经睡着了。睡得很恬静,那张近乎于完美无瑕,堪比女神般的脸上。显得很平静,很自然。

    蓦然,当王庸扫到了茶几上的一个长方形相框。而相框里,镶嵌着一张黑白色的照片。他的脸色微微一滞,手,有些颤抖的伸向了那个相框,轻轻将它拿在手里的时候,心中那难以克制的剧烈疼痛,油然而起。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