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神一般的逻辑推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

    相片上是一个瓜子脸女人,长得很好看,清秀而贤惠。眼神很柔和,清澈如一汪秋水。当王庸看着她那双眼睛时,她仿佛也是在看着他,默默而关切。

    她不太爱说话,也从来不责备王庸。只是每当他闯了祸后,她总是会偷偷的掉眼泪,很伤心。这对王庸来说,简直比把他吊起来狠狠的抽一顿还难受。

    所以,那时候的王庸为了不让她伤心和哭泣。闯祸的技艺是越来越高超,清扫痕迹,掩埋事实的手法也越来越多。到最后,竟然有些做坏事做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哪怕相片上很干净,王庸也是用袖子,轻轻的擦了擦。并踩着椅子,将她重新挂到了墙上。然后默默地注视着,也不知道他脑海里在想些什么。

    “王庸?”不知道过了多久,欧阳菲菲幽幽醒来,有些慵惫的伸了伸懒腰。也许是刚睡醒,声音之中透着一丝难以言喻的娇媚感:“你回来了啊?”

    “嗯。”王庸没有回头,淡淡的应了一句。收回了注视着照片的目光,侧着身子,声音有些沙哑而有些疲惫的说:“醒了就回房间去睡,窝在沙发上睡对身体不好,我去洗澡了。”

    谁料,等王庸冲过澡。穿着条大裤衩准备回房间睡觉时,欧阳菲菲却依旧在客厅里,身上披着棉睡袍,环抱着双手在看墙上那照片:“王庸,你母亲长得蛮漂亮的。看上去很知性,也很温柔。”

    王庸神色一滞,朝她点头说:“谢谢。”抬腿边走。

    “等等!”欧阳菲菲叫住了他,深深地吸了两口气说:“王庸,你出去溜达的时候,是赵老师把相片送过来的。她想再次向你表达一下歉意,一些水果什么的,我放在冰箱里了。至于一些钱,我让她拿回去了。如果你介意那些钱的话,我给你签个单。等我拿了钱后,一次性给你。”

    “嗯,我知道了,钱就算了。”王庸轻轻颔首说:“还有。”顿了一下说:“老总,有劳你了。”

    “?”欧阳菲菲微微发愣,暗道这个家伙出去闲逛了一圈,一回来怎么会心情大变样了?莫非,是跑去泡妞了,结果遭到了打击?

    事实上,欧阳菲菲今晚被他几次三番的捉弄之后,的确是被气得不轻。连刷碗的时候,也是满脑子都在琢磨,如何才能扳回这一城?甚至,她还上网搜索了整人**。

    只是之后李老师上门拜访,还回了他妈妈的相片,又和她闲聊了会儿。倒是让她探听到了一些这家伙过去的事情。原来,他的过去也是蛮苦的。从小到大,都是靠母亲含辛茹苦的带大的。没有父亲的孩子,保不齐会被人欺负吧?和母亲相依为命,着实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更加可悲的是,在他当兵的时候,母亲去部队探望他的时候,中途竟然出车祸死了。

    即使是自己感想一下,欧阳菲菲也能稍微想象一下,那究竟是多么心碎痛苦的一件事情。也是难怪,这家伙会在办完母亲丧事后,就远赴国外打工去了,直到前些日子才回来。恐怕,他是不想留在这个伤心地?整日里触景生情,徒生悲伤吧?

    唉,没想到这个嬉皮笑脸的家伙,竟然还有这么悲催的过去。难怪,他不愿意将这个房子租出去,会那么强烈的抵制自己住进来。

    当然,些微的同情心,只是让欧阳菲菲对他的气消了些,暂时中止了报复计划。诸如什么因为同情而生出怜意,甚至之好感来,那是绝然不可能的事情。

    顶多,就是让她不计前嫌的安慰他一番而已。毕竟从根子上来说,是自己不好,哪怕是被他三番四次的拒绝,自己也是犟劲发作,硬要住进来的。

    看到王庸往房间走去,欧阳菲菲再次叫住了他。眨着清澈而水汪汪的星眸说:“王庸,我为之前对你的无礼而道歉。”

    “嗯?”王庸回头,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她那张脸,又瞅了瞅母亲那张照片。嘴角露出了笑容说:“看来赵老师多嘴了。欧阳老总,你不会对我产生同情心了吧?”

    穿着棉睡衣的欧阳菲菲,完全没有了身穿职业女性装束时候,身为总裁时候的气势,而是略显居家女性般的柔美。走上两步,很认真的看着王庸说:“我学过些心理学。我知道在你和母亲相依为命的情况下,遭受了那么大的打击,很有可能会造成精神创伤。最典型的,就是不敢接受事实,会产生逃避的行为。例如,你出去五年打黑工,一直没回来,就是一种最典型的因为精神创伤太大而逃避现实。”

    王庸摸了摸鼻子,嘴角带着笑意看着她说:“喔唷,没想到老总您还是个心理专家啊?怎么,经过您的一番坚定,看出我有精神病了?”

    “王庸,我不是这个意思。”欧阳菲菲皱了皱眉头,声音放得柔缓了一些说:“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在公司是同事,在家里又是室友,你可以把我当做朋友。如果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呢,可以和我说一下,我可以帮你做一下心理辅导。有些创伤,的确可以通过时间来愈合。但还有一些创伤,如果不治疗的话,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严重。”

    “有意思。”王庸披着条浴巾,笑眯眯的坐在了沙发上说:“既然欧阳老总您准备给属下兼室友发些福利,那我就受用一下吧。说吧,老总您准备怎么个帮我治疗法子?是催眠术呢,还是物理治疗?”一脸不怀好意的笑着。

    欧阳菲菲略一犹豫,还真是拉了一条凳子坐在了王庸的对面,轻声闲言的说:“性格的大幅度变化,扭曲。以另外一种人格来掩饰自己内心的痛苦,同样也是病症的表象。我听赵老师说了,你以前的性格可不是现在这样子的。”

    王庸的脸色,渐渐沉重了起来,很忧伤,很悲哀的看着她,声音嘶哑地说:“老总,您的意思是,我的病没治了?”但是眼神的焦点,却是落在了她又白又美的光溜溜小腿上。

    女人的直觉向来是非常敏锐的,哪怕是再隐蔽的窥视,也很难逃得过她们精细的感知。欧阳菲菲好悬没给他气死,急忙整了整睡衣下襟,将裸露出来的美腿藏了起来。俏眸寒煞的瞪了过去,暗道若不是本小姐看着你过去挺悲惨可怜的,也顺便想改善一下两人的室友关系,才懒得理你呢。

    他倒好,还敢趁机装模作样的看自己的腿。尤其是他那副很忧郁,很忧伤的模样,直惹得欧阳菲菲很有些想要一腿踹飞他的冲动。

    “王庸,麻烦你正经些。”欧阳菲菲捋了捋上了护发素后,有些乌黑而秀丽的长发,星眸俏生生的对他一白:“你要再这样,可就真的没治了。”

    “没治就没治吧。”王庸呵呵一笑,点了支烟抽了起来,眯着眼睛说:“老总啊,是你太正经了,别拿学校里学的那些理论知识来往我头上套。要知道,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讳疾忌医,其实很多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心理疾病。”欧阳菲菲正色地说:“也就是我们国人,好像对精神疾病畏之如虎。其实在国外,心里有什么不痛快的事情,找个心理医生吐吐槽,让着帮忙疏导疏导,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好吧好吧,看样子老总您的强迫症又发作了,我就满足一下你想要学以致用的心愿。”王庸无所谓的呵呵一笑:“来吧,尽情的施展一下你的手段吧。不过,老总,我得提醒您一句。想要攻破我的心理防线,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色诱~”说着,给自己顺手倒了杯水喝了起来。

    “谁会……色……”欧阳菲菲俏眸一横,刚想反唇相讥的时候。却仿佛是领悟到了些什么东西。微微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说:“王庸,我觉得有些奇怪。按照正常逻辑来推算,我们是男女室友。你就算是真的好色到了极点,想要对我动些邪心什么的。也不至于要整天把自己很好色写在脸上吧?这会让我心生反感的。如果按照目的论来推断你的行为逻辑,就只有两种可能,一,你是想反其道而行,用这种方式来展现你的与众不同,增加对我的吸引力。二,你是有意无意的,一直在暗示我你是个色狼,从而让我警惕你,对你保持距离。”

    欧阳菲菲突然饶有深意的盯着王庸,直把他盯得浑身不自在,有些发毛的同时。她嘴里冒出了一句话:“你是在真正向我暗示,其实你喜欢的是男人吗?”

    “噗!”正在好整以暇喝着水的王庸,直接就喷了出来。这,这简直就是神一般的逻辑推论。

    ……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