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宝女王驾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就像是一道晴空霹雳一般,毫不留情的炸在了王庸身上,把他雷得是外焦里嫩,头皮发麻,浑身的寒毛孔都一粒粒的竖起了起来。嘴角装酷用,斜挂着的那支烟,自然下垂,尔后噗噜噜的掉了下去。

    她的眼神,就像是一道温柔的寒风,吹在人身上,好似不是太冷冽。可是,当那些风,钻入肌肤,钻入骨髓时,才会让人寒颤不断。

    秦婉柔搀着女儿,就那么默默地看着王庸,莹莹泪花,已经在她眼眶中打转了。等王庸看过来的时候,她仿佛是被吓到了,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

    眼神之中,多了一丝慌张。甚至,她还把毛毛往后藏了藏。

    见到了这一幕,原本想去解释解释的王庸,却是放下了这个心思。反正,两个人之间已经这样了。解释清楚了,又能如何?何况,王庸已经决定,坚决不能去破坏她好不容易得来的安宁生活。再说,他原本就不是个喜欢解释的人。难不成,还能跑过去对她说。婉柔,其实你刚才看到的不是真相。真相是,刚才我在学雷锋做好事来着呢。这种话,估计只能骗骗毛毛这种幼稚园的小女孩。

    与其让她对自己还有一丝念想,还不如痛痛快快的让她彻底厌恶自己来得好。这样,至少她的心,会好受许多吧?

    “我送你们回去。”王庸走过前去,声音有些冷漠的说。

    “不,不用了。”秦婉柔的眼神之中,掠过一丝惊慌,仿佛又有一些不知所措。面色煞白的低着头说:“我,我想再,再带毛毛逛一会儿。我,我们会坐公交车回去的。”

    “那好。”王庸轻松的笑了笑,耸了耸肩膀,很潇洒的对被她藏在身后,探出了一个小脑袋,有些好奇的看着王庸的毛毛挥了挥手说:“毛毛,再见。”

    “再,再见。枣泥糕叔叔。”毛毛奶声奶气的挥手告别。

    枣,枣泥糕叔叔?王庸一脸苦意,摇着头挥手道别。

    仅穿了一身白色衬衣的王庸,双手插着裤兜,脚步轻松的远离秦婉柔而去,嘴角挂着一丝轻松惬意的笑容。直至他越走越远,拐过两个弯后。脸上所有的表情,一点点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充满了冷漠,生人勿近的扑克脸。

    如果把他插在裤兜里的手拿出来,会发现他的手背上,布满了如同蚯蚓一般,暴起的青筋。就像是得了帕金森综合征一样,无法自控的,不断颤抖着。

    一些经过他身边的路人,仿佛是本能一般的,感受到了他身上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阴冷气息,让人顿时有些毛骨悚然感。下意识的,就躲得他远远的。

    溜达了一圈,买了些男士衣帽。又到了一家内衣店,这才让那女人装扮了一番后。两人一起坐电梯,一路无话的到了地下车库。直到她上了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后,仿佛才重重地舒了一口气。再次对王庸感谢了一下后,微微红着脸,把风衣还了他。

    驱车而去时,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还是真忘记了,她没有留下名片或电话号码。在这种以两千万计的超级大都市里,要想再碰面,几率不是太高。因为非但没有联系方式,整个过程中。大家都很默契的,互相连名字都没有留。

    似乎也代表着,这不过是一段萍水相逢的小缘分而已。就像是在生命的湖泊之中,丢下了一块小石头,在当时激起了一阵波纹涟漪。但过了,就是过了。不多会儿,湖面就会再次恢复平静。

    事实上对王庸就是如此,在他的生命经历之中,这也不过是一个香艳小插曲而已。以后偶尔回想起来,只会莞尔一笑。也算是一段小有趣的经历了。

    ……

    稍前些的时候。

    一家并不接待散客的会员制搏击俱乐部里,这里的装修并不奢华。可却是华海市喜欢搏击,爱好格斗之人的圣地。在这家俱乐部里,不乏有玩散打,拳击,跆拳道等等的专业运动员。也有一些警察,特警,军队军官之类。当然,也不乏从事各行各业,业余的格斗爱好者。

    因为这家俱乐部风格之故,诸如什么黑社会啊之类的人,和这里是绝缘的。

    轰轰~嗡嗡嗡~

    一连串摩托车大排量引擎的轰鸣声,直接从街道的一头,以风驰电掣的速度,呼啸而来。车轮一摆,后刹车一踩。一个潇洒的青龙摆尾,那辆经过改装,被擦拭的铮光贼亮的摩托车,以甩尾的方式,精准无比的停在了狭小的停车位上。

    身材高挑,足足有一米七五的迟宝宝。上身穿着一件紧身的军绿色体恤衫,而下半身,则是一条磨砂感很强的宽松迷彩裤,脚下踩的是牛皮重靴。再加上一副墨镜。又冷又酷,火爆**到了极致。

    她的一出现,就引来了无数目光。但泰半不敢多正眼打量着她,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实在太强势了。

    曾经以极为优秀的成绩从华东某警校毕业的迟宝宝,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就从一名普通的警察,升职到了重案三组的组长。凭得不是关系人脉,而是以惊人的破案率,以及时常冲在第一线,敢打敢拼的强悍作风,赢得的地位和职务。

    很多时候,都是在追捕那些胆敢反抗的嫌疑犯时,把人打得是满地找牙,经常会惹出不大不小的麻烦。若非她本身后台很硬,加上李局长十分欣赏重视她,才能继续在重案三组组长的位置上待下去。

    可昨晚,她却是很凄惨的苦逼了一把。好不容易拼着命追上了嫌疑犯,结果,就直接被人轻松KO了,等同于秒杀。胃部遭受的那一击,让她足足吐足了十分钟,连苦胆水都吐了出来。

    这让她简直郁闷到了极点。她不是说不能被人以近身搏击的方式打败,毕竟这世界上厉害的人还有很多。可是,以这么一种方式,直接被人很屈辱的秒杀了。即使是她有一颗很强壮的大心脏,也是觉得很吃不消。

    更让她郁闷的是,李局以她因公受伤的理由,硬是不准她继续待在局里加班,给她下了必须回家休息的命令。可是,她性格好动。才在家休息了一个上午,就觉得浑身不得劲,心情益发的郁闷了,就索性跑来俱乐部玩了,纯粹想发泄一下很不爽的心情。

    迟宝宝是这个俱乐部的会员,平常工作不忙,闲暇休息之时,有很多时间都是花在这里的。她一进俱乐部,就引来了一片热情的招呼声。也是难怪,自由搏击这种对抗性极强的运动,很少会有女性去喜欢,并擅长。

    俱乐部上千名会员里,女性会员不足一百个。能经常出现的,不足二三十个。而其中,长得又好看,身材火爆,实力还非常强的。也唯有迟宝宝一个了。

    这种女人,在这俱乐部里,稀罕的就像是只大熊猫一般。加上她性格爽快,不拘小节,一副纯爷们的性格。让她在俱乐部里,人缘极好。

    “迟警官啊。”好几个或光着上身,或穿着背心,体格健壮的男子,纷纷笑嘻嘻的迎了上来:“最近局里工作那么忙啊?有一段时间没见你了啊?”

    “宝姐,啥时候升局长啊?”

    “宝女王驾到,孩儿们还不快快前来迎接?”

    “宝女王,您可算来了。求虐~求糟蹋~”

    好言好声打招呼的,迟宝宝也一一回应。对于那种皮痒求虐的,迟宝宝直接就是无视掉的。在被一大群臭烘烘的男人围在中间,迟宝宝倒也不太在意。毕竟从小到大,接触的人多是男性。警察局里,也是男人的数量,远超女人。

    “咣当。”迟宝宝将长包丢在地上,拉开拉链,在众目睽睽之下,抽出了一根米把长的六分水管。

    这举动,倒是把大伙儿给吓了一跳。都说,哎哟,迟大警官您今天不会是心情不好,跑来砸场子吧?

    “宝女王!”一个身材壮实,却眼神极度猥琐的家伙,也是装出了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您要撒气,用脚踩我几下就行了。这么粗的棍子,我怕口味太重,吃不消啊。”

    “喂喂,小徐你今儿个别招我啊?”迟宝宝狠狠瞪去了一记白眼:“老娘今天心情很郁闷,别弄不好给我抽断了骨头。”

    “迟警官,出什么事情了?”俱乐部的老板,一个面色正气,大约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虽然他的年龄已经不小,但精气神却十分充足,龙行虎步的,气质很是不错。

    迟宝宝拿着六分管,朝周围人说:“谁来试试,能把它拧成根麻花的。我请吃饭。时间地点吃啥随便你挑。”

    “麻花?”呃,开,开玩笑的吧?这话把人可吓得不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