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一章 你以为你是太子爷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哎哟,哎哟~开开玩笑而已,你不用玩这么狠吧?”王庸的龙爪手・改,已经完全告破,双手被她反剪在了背后。

    “抱歉,抱歉。一时自然反应而已。”迟宝宝被他这么一闹,阴霾而沉重的心情,顿时消散了许多。嘴角露出了洋洋得意的微笑,嘴上说着是自然反应,但很明显,她是故意的。眼角微微翘着:“你这不是传承自少林寺七十二绝技之一,经过改良而成的龙爪手・改吗?怎么,一碰到我这擒龙,不,擒狼手就不行了?”

    “明明是你死乞白赖的求着我摸来着……”王庸一脸苦瓜的甩了甩手:“我这不过是被你逼着,不得不摸而已。”

    “我改主意了不行吗?”迟宝宝俏眸一瞪,颇有风情的说:“你不是说过,如果我父亲在天之灵。肯定想见到我做一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小女人吗?随时改变主意,不就是女人的专利吗?怎么,刚才装深沉,装好人,装知心大叔叔。结果半点便宜没占到,肠子都悔青了吧?”

    “嘶!”王庸扭了扭胳膊,满脸遗憾的说:“这倒也是啊,早知道刚才就不装了。有啥实惠,还是先吃到嘴里再说。算了算了,看你这样子,估计也没啥事了。好好休息,我真得回去做晚饭了。”

    等王庸走到门口的时候。

    “谢谢你。”迟宝宝低声说。

    “想谢的话,不如以身相许吧。”

    “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呃……朋友?”王庸嘿嘿一笑着说:“嗯,一个重案组组长做朋友,貌似还不错。是不是以后我就能在华海市横着走了?谁敢惹我,我就砍谁。砍不过,我就报你的名字。”

    “你要敢这样,我就第一个抓你进去。”迟宝宝眉头一轩,没好气的说。

    “那,帮忙消消红灯啊之类的总行吧?”

    “老娘是刑警,不是交警。”

    “那,**被抓,你总能帮得上忙了吧?”

    迟宝宝汗水都流了下来,自己这他娘的交的是什么朋友啊?没好气的瞪眼说:“我再重申一遍,我是刑警队重案组的。重案,你知道啥叫重案吗?”

    “那你这朋友有什么用啊?还不如多交几个保安兄弟呢,至少,打架的时候,还能叫着一起来。”王庸背对着她,潇洒的挥了挥手说:“再见。”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迟宝宝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才淡淡的笑了起来。

    ……

    话说王庸这边,一路驱车回家,犹豫时间还早,没人查酒驾。买了菜,做了饭。又和欧阳菲菲吃了一顿饭后,就各自散场,她看她的连续剧。而王庸,则是自由活动。

    时日匆匆,几天的时间一晃而过,这几日和欧阳菲菲和平共处,倒也没惹出什么麻烦来。到了周三这一日。王庸接到赵老师的电话密报,吴校长现在正在办公室里,似乎准备迎接什么重要客人,暂时不会离开。

    王庸遂和自己的顶头上司老江打了个招呼请了个假,直接打车去了十九中。现在的这帮领导,都很忙的。哪怕是个芝麻大小的官,也都是破事极多,看起来忙忙碌碌的。

    原本王庸是准备周一就去处理助学基金事情,但是接连两天,那个吴校长都不在,说是外出公干了。你说你一个学校的校长,不在学校里好好的管理学校,整天在外面瞎晃荡算个什么事情?

    到了学校后,王庸一路直奔到了校长室。运气还不错,那个头发已经秃了大半,戴着副金边眼镜的吴校长还在。以前王庸把助学基金账号给学校的时候,这吴校长还只是个办公室主任呢,这区区五年,嗯,官倒是升的挺快。

    早有内线通风报信下,王庸哪里肯信校长助理的什么吴校长不在,开会去了之类的鬼话。直接强闯了进去,眼神有些锐利的盯着面色有些愤怒的吴校长。

    “吴校长,贵人多忘事啊,不记得我是谁了?”来时没换衣服,直接穿着公司的保安服就来了,虽然看起来显得很英气。但是熟悉制度的人,一眼就能看出只是保安服,而不是什么军队体系之类的制服。

    何况,这套制服的肩臂上,明明白白的写着保安两字。

    吴校长一愣,仔细的打量起王庸来了。看了一会儿,也是没看出名堂。他和王庸本就不熟,而这五年的时间里,王庸的变化也是极大的。认不出来,到也实属正常。

    “先生,请你出去。不然我要叫保安,或者直接报警了。”一个三十余岁,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西装男人,脸上有些怒容道。他就是吴校长的助理,拦了王庸几次,压根就拦不住。

    看着吴校长实在想不起来的样子,王庸也懒得和他磨叽。老神在在的掏出了支烟,点上后深深地吸了一口说:“吴校长,还记得小苏老师吧?我是她的儿子,王庸。”

    “小苏老师?王庸?”吴校长眼神一凝,似乎总算想起是谁来了。眼睛之中,一丝慌乱,一闪而过。但是,很快就恢复了镇定。那张红光满面的脸上,瞬即堆满了笑容,站起身来说:“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小王啊。来来来,快快请坐。吴助理,还不快快给小王倒杯茶。”

    小吴?呵呵,莫非还是裙带关系?当然,王庸对此也是没兴趣。懒洋洋的走上前去,眼神有些凌厉的在吴校长身上一扫:“喝茶就不必了,我来这里,也不是为了喝茶的。当初,我用我母亲的抚恤金,投资了一个基金,每年的收益,一部分是作为助学基金发给合格学生的,另一部分是继续追加投资用的。当初,这件事情我就是拜托给了吴校长你的。关于这个,你不会忘记吧?”

    王庸不是不懂圆滑,更不是不懂办事的方式。可这一次,他不是来求人的,而是来弄清楚一个事实。一旦这个事实确认,他有的是办法解决此事,而且还不可能让他轻轻松松的度过这一关。他是绝对不会和一个胆敢亵渎他内心深处,仅有的一些神圣东西的人虚与委蛇的。

    吴校长一愕,没想到王庸这么直接。但是,他作为一个能风风火火,混到今时今日校长职位的人,自然是个颇有些手段的人。先是故意思考了一番,装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哦,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好像,还是我以前做主任的时候,经手的事情。”心中却是冷笑不迭,就你这么一个毛毛躁躁,做事半点规矩都不懂的年轻人,呵呵,也想来查这件事情?光一个拖字诀,加个推字诀,就能把你弄得晕头转向,不厌其烦。

    “既然吴校长还记得,那就最好了。”王庸笑了起来:“根据当初的约定,我可是有查账权的,而且可以随时突击检查。这样吧,麻烦吴校长把助学基金的账目给我一下,我想仔细看看。

    对吴校长这种经历了二三十年勾心斗角的老江湖而言,根本是丝毫不把王庸放在眼里,他有着无数种办法可以让他折戟而归。但是一上来,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了。

    凡事都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能用一些太极推手手段,让王庸这小子知难而退,能把他忽悠过去。自然是最好不过。

    “呵呵,你拥有查账权的,当然没问题。”吴校长摆出了一副积极配合,笑容满面的样子。但旋即又是脸色一变,微微有些沉吟而为难的说:“不过,这件事情自打我担任了校长之后,就再没管过。现在负责这件事情的,应该是曹主任。这样吧,你到曹主任那里去,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把账目给你检查检查。”

    哦?看来,暂时想玩一下太极推手?王庸也不是那种刚出道的毛头小子,对于这种套路,自然是懂的。他今天来,其实也是走个过场而已。如果这个吴校长本身没有问题,积极配合,自然是相安无事。若是他在其中弄猫腻,侵吞了那七八十万基金,可就不是单单让他吐出来那么简单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在这里等一下吧。”王庸一屁股直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半闭着眼睛说:“一事不烦二主,还请吴校长打电话给曹主任,让他把账目拿过来汇报一下吧。我检查过账目没问题后,还要赶着去上班呢。”

    汇报?你以为你小子是谁啊?不就是一个小小的保安吗?吴校长满面笑容之际,心中忍不住骂了起来。嘴上却说:“小王啊,不是我不招待你。只不过,实在分身乏术啊。一会儿区领导要来检查工作,我得在办公室里接待。你看?不如先去曹主任办公室里坐坐?”

    “区领导?”王庸摸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笑了起来:“那正好啊,我们那个助学基金,也可以作为一笔政绩,给区领导汇报一下嘛?然后我再帮你跟区领导说说好话,说不定领导一高兴,就又给你升官了。”

    吴校长一晕,这叫什么话啊?你以为你是太子爷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