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五章 娶妻不慎,自取灭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种话,是她这辈子都没有听人和自己讲过的。只觉得很新鲜,很刺激。只是心中有些羞恼,环抱着双手,展露出了她身上那淡淡的威严说:“你知不知道,如果在旧社会里。我这身份,往高了说是知府,往低了说是县令。你敢这么埋汰我,就是藐视朝廷命官。就不怕我叫一声,来人,把这刁民打八十大板,关进死牢里,秋后问斩。”

    “哎哟哟,好大的官威啊!”王庸露出了一脸怕怕的样子:“八十大板?还要秋后问斩?这么严重?”

    “怕了吧?怕了就乖乖给我老实些。”她被他耍宝的样子,也是弄得心情很愉快。平常不论是生活,还是工作,都容不得她有半点行差踏错。已经让她太累,太疲倦了。

    “你就是这么对你的好炮友的?”王庸一脸委屈地说。

    “谁,谁是你的……”如此流氓而直接的话,顿时让她那张成熟,清妍的俏脸绷不住了。

    “喂喂,你可不能过河拆桥啊。那天我为了帮你打掩护,连色相都帮你牺牲了。”王庸一脸苦相的说:“你知不知道,我当时得有多大毅力,才没有一脚照着那个女人的脸上踹下去?”

    “噗嗤~”一想到这家伙一脸**样的和那个四十多岁的丑女人,讨价还价的样子,以及很多围观众那种惊异到极致的眼神,她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也亏得这家伙脸皮厚成那种程度,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都能使出那种招数来?

    她本就是个肤白貌美,气质嫣然的女人。这一笑起来,却也是犹若冬雪初晴,牡丹盛开的味道。俏眸媚意横生的白了他一眼:“我说,你不会就是干那一行的吧?要不,怎么会脸皮厚成这种程度呢?保安这个职业,平常是用来打掩护的?”

    “哎哟,蔡书记您老可真是火眼金睛,不愧是镇守一方的朝廷命官啊,直接就是透过现象穿了本质。”王庸眼神钦佩之极的竖着大拇指,随后又对她抛了个媚眼说:“既然身份都被你揭穿了,不如顺便做做我的生意吧。快餐一万,两万包夜。”

    类似的话,她这辈子也从不会有人敢和她这么说。虽然这家伙说起话来,还真是有些肆无忌惮,流氓的很。不过,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的人了。这还好些了,他在厕所里骂外面那几个女人的话,才叫真正的下流呢。不过,听着又解气,又刺激。

    在她这辈子,从小就在父母的严厉教导下,循规蹈矩。别说那些话了,便是连半句脏话都没有说过。

    当然,如果换做其他人敢在她面前说这些话,早就愤怒的拂袖而去了,接下来自然有那人倒霉的时候。可是听王庸说这些话的时候,反而让她内心有着极为异样的新鲜刺激感,甚至,让她娇躯隐隐有些发软,发烫了。

    面对王庸那几近**裸的眼神,她的芳心一荡,媚眼如丝的一横:“凭什么人家只要一万,我就得两万啊?”这种话,一说出口。她的心情,仿佛就有了一种放纵,宣泄般的感觉。一些长久以来,一直在积累,从未有宣泄渠道的负面情绪,正在以一种飞快的速度,远离自己。

    “凭什么?就凭你是父母官啊。”王庸一脸诧异的着她:“俗话说的好,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你们这些当官的,钱这种东西,岂不是要多少有多少?多付的钱,就当是接济一下穷人了。”

    “少在那里污蔑我,你当我是贪官吗?”她的俏眉一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呵呵,开个玩笑而已。”王庸点了支烟,笑了笑说:“我也是没想到,一个在商场里被几个暴发户老婆追得上蹿下跳的小三,竟然是个区委书记。这种桥段,怕是小说里又不会出现吧?啧啧,果然是应了那句话,现实,往往比小说更加离奇。我到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你不肯报警,不肯打电话叫朋友来了。原来是怕一旦闹出绯闻,就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什么叫上蹿下跳?麻烦你说话注意些,别把我说得跟个猴子似地。”她俏眸一白:“我都说过了,我不是什么小三,是那几个女人误会了。”

    “别怪我八卦啊,我倒是实在挺好奇的。那几个女人,凭啥别人不误会,却误会到你头上来了?”

    其实一说起这事,她就来火得很。脸色都有些气得发白了,恨恨的说:“在你救过我的份上,我就满足一下你的八卦好奇心吧。说起来都要怪一个姓黄的暴发户,门路倒还挺广,知道我新调来我们区担任区委书记。提前来拜山门,攀关系了。当然,那种善于钻营,又为富不仁的暴发户,我是不上眼的。严词拒绝了几次,没想到,那家伙脸皮极厚,和你有的一拼。竟然在一家女子会所门口碰到了我,当即是那个各种拍马屁啊,还想送一串钻石项链来贿赂我,直接被我拿起砸在了他的脸上。”

    “呃,钻石项链啊。起码也是好几十万的东西吧?”王庸一脸羡慕的说:“当官真是爽啊,不知道有多少人,眼巴巴的,求爷爷告奶奶的要来请客送礼。”

    “王庸,你不是体制内的人,只到了公务员体面光鲜的一面。实际上,这世界上最危险,凶险的地方,往往就是官场了。”她这次没有再笑,而是脸色有些严肃而郑重,叹了一口气说:“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情愿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整天快快乐乐的,也不用被无数双眼睛盯着,也不用和人勾心斗角,更不用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最信任的人背叛和出卖。当你在位子上的时候,风风光光,无数人来巴结你。可是一旦失势后,就会有无数人前仆后继的来踩你一脚。这些年来,类似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见过多少了。”

    说到这些,她的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浓浓的疲惫感。仿佛在她的内心深处,已经很累很累了。

    对于她的话,王庸倒也是有些理解,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当你处在一个个的漩涡之中时,想要退,已经很难了。但是对她,王庸也是不可能多说些什么的。

    两人边走边说话间,已经进入了操场边上的一片茂密树林里。

    王庸见她心累,遂立即转移话题道:“关于那个故事,接下来我猜肯定是过程被姓黄暴发户的老婆闺蜜到了,以为你是个嚣张的小三。结果一路跟踪,并呼朋唤友的把人都叫过来堵你了。呵呵,说起来你可真是够倒霉的。怎么说都是一个区委书记啊,竟然被人当做是一个暴发户的小三,简直是千古奇闻。”说着,也是不由得摇头笑了起来。

    “你还笑?当时我想跳楼的心思都有了,那件事情在商场里一旦被闹开了,知道会对我产生多大影响吗?”一想起那些后果,以她的心境,都忍不住有些后怕不已。

    “我猜,那个姓黄的暴发户,下场一定会很凄惨。”王庸笑着说:“我对那个姓黄的,深表同情。被猪一样的老婆和老婆闺蜜,葬送了一生。”

    “哼,你说的不错。原本他贿赂我,我虽然愤怒,却也不想和他计较。因为类似的事情,实在太多了。真要在这方面较真,我以后的工作也很难展开。”她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愤愤之色:“但是那个姓黄的,肯定不会便宜他了。我已经让反贿赂部门和公安分局对他扣押调查了,就仅仅是眼前掌握的一些资料来,他这辈子恐怕出不来了,还会牵连到一批人。也好,就当顺手为社会除掉些祸害吧。”

    换做平常,她肯定不会多话,但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王庸面前,她就是不想伪装,就是不想想太多。当然,这件事情也没她说得那么简单,她新官上任,也刚好可以借此事立一下下马威,被牵连的那些官员。她也可以施展手腕,打一批,拉一批,迅速树立起她的威信和建立班底。这些,她是不太愿意和王庸说的。深怕让他知道,其实自己的心计还是很深的。

    一到她眼神之中的那丝恨色,王庸就知道那个姓黄的这辈子算是彻底栽了,还栽的是莫名其妙。惹得他不由得好笑的总结道:“这件事情告诉我们男人一个道理,娶老婆一定要慎之又慎。娶丑一些的没关系,但是娶到了个自以为是的蠢货,就会自取灭亡了。对了,以前我在十九中念书的时候,有个地方是经常去的。如果心情不好的话,我就会逃课躲到那里去。就是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了。”

    王庸带着她,七绕八拐下。打开了一个小铁门的锁,穿过了个围墙中间的夹缝小弄堂,到了一处僻静无人的靠河小平台前。这里当真是一处幽静的地方,还有几个石凳和一个石桌。一棵高大的沿河大树,茂密的树冠刚好将这一处变得十分凉爽。

    如此偏僻的地方,一般人很难找到。这让原本就有些心怀不轨的她,小心肝又是加剧跳动了起来,颤声说:“喂喂,你带我到这种四下无人的地方来,究竟想做什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