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六章 边陲之狼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我还想问问你呢,脑子里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王庸见得她那副花容失色,脸颊上隐隐有些春潮涌动的样子,也是没好气的说:“你不会真的是把我当做色中饿鬼投胎转世吧?我带你到这里来,只不过是因为我把你当做了朋友,一个能够分享一些秘密的朋友而已。不会把你摁在这个石桌上强~暴的。”

    这话说的,不知道让她该是心中放心,还是应该觉得有些失望,心中倒是有些羞愧难当。刚想埋汰他几句,解解羞什么的时。

    王庸却是咦了一声:“这石凳和石桌,起来好像还挺干净,最近应该是经常有人来的了。”但即使如此,他还是脱下了保安服,露出了露肩背心,将衣服叠了几下。垫在了石凳上说:“大领导,别在那里脸红装纯洁了,快点坐吧。”

    “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她实在忍不住又白了他一眼,但是心下还是有些欢喜的。这家伙,嘴上说话不好听,爱挤兑人。但貌似还是很体贴,很会心疼人的。这石凳起来很干净,只不过现在四月份天气,女人就这么坐在阴凉的石凳上,会对身体不好的。

    等她坐下之后,再王庸的时候,芳心又是忍不住微微一突。眼神黏在了他的身上,似乎有些舍不得挪开了。只见他穿了一件军绿色的背心,露出了肩膀和双臂。

    他穿着外套,或是衬衫的时候还好些,遮住了许多东西。但是那件紧身露肩背心,却是一下子将他真正的身材展现了出来。手臂和肩膀上的肌肉,虽然不像健美冠军那样膨大鼓胀。却是线条流畅,棱角分明。尤其是手臂上的那些肌肉群,古铜色,一块块呈纺锤流线型,好似经过千锤百炼而成。上去不死实,活灵活现,充满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爆发力。

    令她有些触目惊心的是,他的双臂和肩膀上,充满了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老伤疤。手臂上,更是纹饰着一只惟妙惟肖的狼头,眼神幽寒,利齿森森。

    除了在私生活方面外,她也是个有着丰富阅历的女人。知道类似的纹身,一般不是黑社会会去纹的。而是一种标志,一群特殊集体的标志。更确切的说,是一些隐秘而特殊军队的传统。

    “你当过兵?”她忍不住就开口问了起来。

    “呵呵。”王庸了一下手臂上的纹身。她不是欧阳菲菲,有些事情根本无需去隐瞒。何况,和她在一起,王庸也是有种很奇妙的感觉。这是一个能够和自己分享秘密的女人。

    “边陲之狼。”他笑着点了点头说:“算是边境缉毒部队中,一个比较精锐的大队。你是体制内的人,还是个父母官。和你说这个,应该不算是泄露国家机密吧?”

    她的眼睛一亮,心下一下子就轻松了起来。其实她也隐约有些害怕,害怕王庸是那种真正的不二不三的人物。的确,她是体制内的人,比一般人懂得要多许多。虽然她没有听说过那支部队,但并不妨碍她知道,在自己国家中,还是有很多非常厉害,隐秘的特殊部队。这些特殊部队,往往都肩负着各自的特殊使命。因为是和平年代,进入普通部队,哪怕是精锐野战部队之类,也不会涉及到真枪实弹的战争。

    但是那些拥有特殊使命的特殊部队,就不同了。如果是在边境服役,还是缉毒部队的话。那么真枪实弹的较量,肯定少不了的。

    “你身上的那些伤……”她的眼神,似乎有些迷离的,在他手臂上扫来扫去,着那些有些触目惊心的伤疤。即是为他隐隐有些心疼,又是有些觉得异样的刺激性感,忍不住颤悸的问道:“是缉毒的时候受的伤?”

    “有些是的,有些是训练时候留下的。”王庸又是点了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说:“想必你也知道,我们的部队是要经常参加实战的。如果平常训练不对自己凶一点,狠一点。上了战场,也是个挨枪子,挨刀子的命。”

    她一激灵,幻想到了那枪声密集,诡诈凶狠的战场上,王庸正穿着迷彩服,和敌人搏杀的场景,就像是军旅连续剧里经常演的那些,

    越想的时候,眼神越是有些迷离。女人,天性上就对强大的男人有崇拜感。尤其是她和这个王庸之间,关系本身就已经不单纯了。他们两个之间做过的事情,比之直接上床,还要来得淫~靡而放荡。留给她的唯一遮羞布,仅仅是一些心理上的安慰而已。

    他身上流露出来的神秘而强大的气息,那充满了阳刚健壮的身材。让她忍不住伸出她绵软修长的葱白手指,轻轻的去触碰,抚摸了一下他肩膀上的那个狼头。以及他身上的那些伤疤,没有再多问,而是幻想着,他的那一块块伤疤之来历。

    即是他没有解释,她也能够想象得出,他曾经遭遇过多么危险而激烈的战斗。训练的时候,是何等的凶残和痛苦。甚至,她敢断言,很多东西,已经远超过了她的想象力。

    她那纤细而柔软的指尖,轻轻的在他的肱二头肌上,轻抚而撩拨着。如同一道道的弱电流,顺着他的皮肤,瞬间蔓延开来。素净的指甲,轻轻刮蹭着狼头下面的一个圆形伤疤,用几近在呢喃的低沉嗓音说道:“这个伤,当时一定很疼吧?”

    她的穿戴,非常严肃。条纹黑色的女士西装,将她除了脸,颈,手之外的皮肤全部遮挡了起来。厚重的色彩,外加盘起的头发和一副黑丝眼镜,让她上去即是成熟稳重,充满着知性美感,又有着本身的威严和气势。

    她傲人的身材,和这身打扮,颇为相得益彰。尤其是她修长的粉颈,以及那半俯下身子后,将纯白衬衣撑得鼓胀欲裂的酥胸,满满当当的,尽显了知性的美和性感。

    她的皮肤,也是保养的极好。肤若凝脂,水嫩柔滑之中,掐一把就像是要滴出水来。此时她的气质嫣然,美艳而不可方物的俏脸上,透着丝丝红润,娇艳欲滴。

    一双水润而目光深邃的美眸之中,此际有些迷离,有些柔软,又有丝丝勾人心魄的媚意交织着。原本代表着严肃和严厉的黑丝眼镜,却将那微微散发着春意的眼眸,衬托出了一种别样的魅惑性感。

    “呼!”王庸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在她那若有若无的勾引之下,也是不由得一阵心猿意马。他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个吃素的动物,只是在见多识广之后,对**已经有了些控制力。

    但即使如此,也不代表他能在如此成熟妩媚,气质高贵,又性感娇娆的人间尤物的面前,能有太大的克制力。在她越凑越近,那犹若兰花般清妍气息的微微香味下,一时间,气血开始加速流转,呼吸也渐渐粗重了起来。眼神之中,渐渐散发出了侵略性。

    十多年**的彻底压制,若是从未有过宣泄口,兴许她这辈子,就会这样犹若行尸走肉,浑浑噩噩的熬过去了。然而有些事情,一旦开了口子,再想堵住,耗费的力气怕是需要原来的十倍不止。

    就像是一只尝过腥的猫,它绝难忍住,再一次的去尝尝那种美妙滋味一个道理。

    何况她不是猫,她是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成熟性感,有血有肉的女人。她的身体年龄,也本身让她处在了**最为巅峰,旺盛的时候。那么多年来**的积攒,压制,以及那一直以来,都循规蹈矩,严肃而甚至有些压抑的生活。早已经烘得她这堆干柴,没有了半丝半毫的水分。

    也是由此,她自从和王庸在商场一别之后,会产生那么浓重的失落感,甚至会在只要稍微有些空闲的时候,就无时不刻的会想到和他的那些事情,让她承受着痛苦和煎熬。

    不管是意外还是缘分,既然已经和王庸有过了如此亲密的接触,这本身已经远远地超过了她心里的禁忌防线,再找一个的话,根本没有可能性。这才使得她,在车里见到王庸之后,毫不犹豫的就让车停下来的缘由。

    王庸那强壮而有力的手臂,轻舒一揽。就抱住了她那纤细而柔软的腰肢,毫不客气的将她抱起,以上次的那种“传统”姿势,岔开她双腿,将她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两人之间,瞬间就进入到了几乎贴身肉搏的境地。强烈的刺激感,让她顿时娇躯一阵僵硬,嘴里呢喃了一句:“不要~”但是双臂,却是已经紧紧箍住了他的脖子,翘臀,自然而然,非常娴熟的贴到了老位置上。

    鼓胀欲裂之处,紧凑而上,让王庸的脸,直接埋在了那所有男人,都垂涎欲滴之处。淡淡的**味道,夹杂着一丝空谷幽兰般的兰花气息,充斥在了他的鼻腔之中。巨大的柔软而弹性。如同一道烈火一般,瞬间将他的气血点燃。

    “呜呜~”她的喉咙里,发出了几声被压抑到了极致的吟叫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