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一起晒太阳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其实,王庸在这方面的忍耐力还是蛮强的。除了正常的生理,甚至是心理宣泄之外,通常还是挺有克制力的。就像是那天被身材如此火爆**的迟宝宝那么压在身子底下,他也能克制住自己的**。

    可是面对她,王庸总是能感受到她那略带冷艳的外表下,隐藏着的巨大**火焰,仿佛是能轻易感染到了他一般。总是能轻易的将他的**,也是彻底的燃烧了起来。

    如果用心去感受的话,可以轻易的感知到,她那些伪装的外表之下,潜藏着的**是如同烈火一般的。她那成熟到娇艳欲滴的**,充满着诱人的芳香,垂涎的甜美和无尽的魅惑。

    原始的**,已经侵吞掉了她很多的理性和知性。她不想,也无需在王庸面前有任何的掩饰,早就有过一次亲密接触的他们。做起这些勾当来,可以省略了许多矜持啊,客套,羞涩,欲拒还迎之类的桥段。

    她只需要,尽情的在这个幽谧私隐的地方,尽情的展现出她的本性,和内心深处最真挚的**。她不担心有人会突然闯进来。刚才王庸在打开那道铁门的时候,顺手将锁锁住了。她有些贪婪的,凑在他脖子上,深深地呼吸着,嗅着他身上那充满阳刚而男人的气息,甚至,那些淡淡的汗味,都似乎是点燃她**的催~情剂。

    腰肢,已经在本能的驱使下,很熟练的扭动了起来。只是,那隔着好几层布的感觉,让她觉得有些好不舒服。这让她不禁暗暗有些后悔不已,早知道今天会碰到他,就穿裙子出来了,穿什么西装裤啊?

    王庸好像能读懂她的心思一般,边是贪婪的嗅着她酥胸上那些美妙而诱人的气味。调整了角度,边是将她双腿往后一架,让她如同只八爪鱼一般,缠绕在自己腰上。

    很娴熟的解开了她的皮带扣子,裤子拉链。连带着她的蕾丝边底裤在内,顺着她光滑柔嫩的翘臀一扯,直接将她裤子全部撩到了大腿根部。

    一阵春风吹拂而过,让她顿觉下体一阵凉飕飕的。强烈无比的羞耻感,让她的芳心几欲崩溃。各种身份之故,让她这辈子,都没有在大白天外加野外,露出过极其私隐的地方。

    强烈的羞耻感夹杂着异常刺激的兴奋感,让她涨得俏脸通红,紧紧抱住了王庸的脖子,双眸紧闭,不敢有半点睁开,任由他施为的同时。他也很快就以巧妙的方式,脱掉了自己的裤子。随后托着她翘臀的双手,轻轻放下。

    “呜呜~”她紧紧的按着他的脑袋,摁在了她的胸口上,嘴里发出了一连串的美妙声音。就在王庸准备提枪上马的时候,她顿觉异样。急忙身子一提,躲了开去。

    “怎么了?”王庸的声音,有些嘶哑,又似乎充满着原始的野**望。

    “不,不行。”她紧张万分,娇喘吁吁的在他耳边低语。

    王庸一下子有些想要晕倒的冲动,开什么玩笑?你要是不行的话,不能早点说?现在都已经**,都熊熊燃烧了起来,就差最后临门一脚了。她却才说不行?这不是瞎整人吗?

    好在他不是那种毛头小子了,即使是在这种关头,依旧还是能控制得住。他也就从来不喜欢勉强别人,这种事情,本就是讲究的你情我愿,各取所需,连半推半就他都不喜欢。

    既然她不行,王庸自然也不会去勉强她。只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往后仰了仰身子,从那积毁销骨之地,抬起了脸,无所谓的说道:“好吧,我帮你穿上。不过,下次请你准备好了再挑逗我,我不是每次都能克制得住的。”

    就在王庸准备帮她穿上裤子的时候,她却又是紧抱住了他的脑袋,脸红耳赤的说:“不,不,不要穿。”

    王庸差点一口老血喷出,开,开什么玩笑?两个人现在都脱成这样子了,准备就绪,随时进入正题了。你要说不行,那就不行倒也行。但是你说了不行,又不让穿裤子算个什么回事?大白天的,两个人摆出这种很淫~荡的姿势,脱了裤子后一起晒太阳吗?

    仿佛是感受到了王庸有些被她出尔反尔后的恼怒,她也是有些愧疚,低声妩媚的说:“能,能不能和,和上次一样?不,不是我不想,只,只是,我过不了心理这关。求,求求你,你想对我怎么样都,都可以,就,就是不能那个……我,我可以用,用手,帮,帮你上次一样。”

    “不行。”王庸却是义正词严的拒绝了,就在她一愣神间。却是嘿嘿一笑,凑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什么?”她被他的话给吓了一跳,又羞又臊的,全身已经发烫颤抖不迭。他的要求,已经严重的超过了她的心理底线,甚至是想象力,心理挣扎着抗拒道:“不,不行,我,我不能做那,那样的事情。”

    “你刚才还说,只要不做那种事情,我想对你怎么样都可以?你那个随便怎么样,到底包涵了多少不可以啊?”王庸低声着埋汰说:“你堂堂一个区委书记,说话就是这么不算话的啊?”

    她一阵挣扎和羞愧,本能的**,已经被燃烧到了极致。但是和王庸做那种事情,已经是她目前所能承受的心理极限所在,最后一道防线不能突破,是她多少年来的心理防线积累。

    王庸那略显粗糙的大手,已经在她滑嫩而弹性十足的翘臀上,轻轻爱抚了起来。和她耳鬓厮磨的低声魅惑说:“那是我最底线的条件,不然,我现在就算强行进去,你拿我也没办法。”

    “不,不能进去。”她在他的玩弄之下,娇吟了两声。威逼利诱之下,她只得贝齿咬着嘴唇,低声说:“我帮,帮你那个。可,可我不会。”

    “放心,我会教你的。”他的声音之中,充满着淫邪之意。轻轻的,托着她翘臀,将她放了下去。

    “你,你穿上内裤~啊~呜呜……”

    “你难道不觉得这样,会更加舒服和刺激吗?”王庸用坏坏的声音,凑在她耳边低语着说:“自己小心些,滑进去了,可别怪我啊!”

    “呜呜~”她娇躯颤抖连连,身子都弯了下去。恨这坏家伙欺负自己,贝齿狠狠地咬在了他肩膀上。但是,她那细柳腰,却是不可控制的,缓缓移动了起来,而且她还必须极其的小心。

    ……

    大约二十来分钟之后,小树林里出现了一道倩影。她上半身穿着白色衬衣,套了件米黄色的薄羊绒衫。下半身,却是穿着浅灰色格子过膝长裙。长长而乌黑的秀发,柔顺的披散在了肩膀上。大大而清澈的眼睛,长长的眼睫毛,晶莹的瑶鼻和樱桃般的小嘴。让这个女人,起来有些柔柔弱弱,充满了江南水乡女子的如水一般的温柔娴淑,气质恬静而自然,婉约如玉。

    怀中,抱着几本书和一些教案,又给她凭添了几分书卷气和知性柔美。只是,她的脚步之中,似乎有些沉重。曾几何时,在那个秘密地点,她总是会和他一起度过。午休时间,课间时间,都会安安静静的在那里单独相处。

    当然,也不是没有其他人知道那个地方。只不过,那人那时候,向来很霸道。不但在那隐秘的地方,弄了铁栅栏门。哪个男生敢硬闯的话,通常都会被饱以老拳,久而久之,就成了他的私人领地。

    钥匙,只有两个人有。

    她身上的,正是其中一把。等她在这里当了老师之后,也是偷偷摸摸的把这里当做了私人领地。每次,她备课,准备教案或者是闲暇时书,都喜欢安安静静的一个人到这里来,锁上门,享受一番难得的安宁。

    但是,其实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在这里的时候,她仿佛就像是回到了中学时代,和他一起,在这里安安静静的书,学习。每次她来到这里,总是会会把他的座位,也好好地擦拭一遍,就好像他依旧是在这里一样。

    在她内心深处,藏着一丝连她自己都知道,极其渺茫的希望。希望有朝一日,她在这里读书,备课时。那扇铁门上的锁,会被另外一把钥匙打开。

    但是奢望也只是奢望,这么多年来。从未发生过那种事情。

    动作,轻柔的打开了锁。进去之后,又把锁锁上。就和往常一样,她的动作又轻,又柔。低着头,默默地走了去,走向她内心深处的圣地。

    穿过了墙间走廊,直至走到了距离石桌仅有几米远的时候。她才感觉到不对劲,好像有人。一抬头,却是见到了一幕让她即震惊,又觉得羞愧无比的场面。

    只见得一个穿着打扮很得体,戴着黑丝眼镜的女子,敞开着一半酥胸,正半蹲半跪在了一个男人面前,娇艳欲滴的被他玩弄着。与此同时,她还将螓首,埋在了某处,做着让秦婉柔几欲崩溃的羞人事情。

    就在她以为只是撞破了一对男女的偷情,想悄悄走人时。那个背对着自己的男人,仿佛感应到了身后有人,一回头。

    当她到了那个男人的那张脸时。

    娇躯,顿时如遭雷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