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外柔内刚的女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他,这个畜生这么欺负你,你还想保护他?”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仿佛是从喉咙最深处,挤出了这么句话。眼神,如同利刃一般的向了她。

    一想到五年前的那一天,王庸那几乎早已经麻木的心,又是像被刀割一般的难受和疼痛。他必须让她不再深爱自己,让她彻头彻尾的忘记掉自己。他不得不忍着巨大的痛苦,去选择狠狠的伤害她。

    “我,我是不想让你出事。”仿佛是不敢直视着王庸的眼神,她低着头躲了开去,低声弱弱的颤声说:“不要再冲动了,好吗?”她温润的小手,仿佛是下意识的,紧紧在他手背上一握。好像是想要把她的温柔,清澈的心灵正能量,通过这种方式,传递给他一般。

    那种犹若阳光明媚山涧的一条清澈而毫无杂质的涓涓细流,缓缓地注入到了他的心中,洗涤着他心中那浓郁到极致的阴郁和黑暗。让他那被无尽负面因素所控制的情绪,一下子就好了许多。

    本能的,反手将她的小手,紧紧握在了手中。眼神有些颤抖而悸动,深深地凝望着她。他的意识,不算太清醒。眼前的场面,好像让他一下子回到了以前,张了张手臂,想将她拥入到怀中,轻轻的抱一下,呵护她一下。

    秦婉柔一颤,脸色发白的挣扎了一下,虽然以她的力量,是不可能从王庸手中挣脱的。但是她释放的那么明显的信号,却是让王庸的身体一紧,有些迷乱的意识,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眼神之中对她的柔爱之意,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丝歉然。声音有些沙哑,正色的说:“对不起,我刚才有些失态,忘记你有老公的人了。”虽然他想竭力让自己表现的潇洒些,竭力控制着情绪。但是,那声音依旧有些在颤抖。让人听起来,有些不真实。

    “不,不是这样的……我,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到他脸上,那有些失望,更多的却好像是很难受,很落寞的表情。秦婉柔也是禁不住为他感到一阵心疼,又有些惊慌失措,摇着手,慌慌张张的说:“我,我只是一时本,本能……谢,谢谢你刚才救我。”

    见王庸,似乎在那个女老师的帮助下,恢复了些理智。紧紧抱住王庸腰的蔡慕云,也是由心底松了一口气。以她身为女人的直觉和敏锐的天性,她能感觉的出来。刚才王庸是真的想要杀人,而且是他似乎有些控制不住心中的杀意的迹象。

    这让蔡慕云,有些心惊胆颤的同时,却是忍不住为王庸隐隐有些担忧。但与此同时,她内心,又是不可抑制的,偷偷摸摸的关注着秦婉柔和王庸的对话与反应。

    从王庸那过激至极的反应来,他似乎对这个小秦老师,极度呵护。为了她,哪怕是杀人也在所不惜。可是,之前那一幕尴尬的相遇中。他似乎又表现出了一副完全无所谓的态度来?

    蔡慕云已经可以完全肯定,王庸和那个气质很温婉,长得漂亮动人的小秦老师之间,肯定有很深厚很深厚的过去,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也许,为了某些原因,两人分手了,小秦老师还结了婚。

    但是,从两人各自在对方有难关头的表现来,都是极度关心着对方。这个发现,让蔡慕云不知不觉间,心中竟然隐隐有些酸意。虽说,她也想和王庸之间的关系单纯些。并不想在互相之间,有过多的情感纠葛。可是,心头依旧有些不是滋味。她可以清楚的感知到,自己在王庸心目中的地位,恐怕连这个小秦老师的十分之一,不,甚至是百分之一都没有。

    “呵呵。”王庸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尽可能的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恢复到了“平常”状态:“秦老师,我没有任何责怪你的意思,你不用为了这种事情而为难。对了,忘记和你说了。就像五年前你祝福过我要幸福一样。其实,我也想祝福一下你,希望你过得很幸福。”王庸这话,倒是没有半点虚假。既然已经错过了,当初的决定,也是自己做的。她结婚了,生孩子了,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责怪她?何况,从王庸真正的内心深处的感觉来说,虽然觉得很不舒服,很心疼。但如果她能幸福,还是值得庆幸的。

    其实王庸自己也知道,虽然自己伤害她,伤得很深。但是,凭着她对自己的感情。如果自己真想要做的话,好好地哄哄她,她肯回到自己身边的几率很高。最低,也能让她心甘情愿的当自己的情人。

    但是,他坚决不能这么做。现在的她,有了家,有了孩子。又怎么能为了自己的私欲,去再次让她受到伤害呢?王庸很清楚她要的是什么,不是什么轰轰烈烈的爱情,也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浪漫。而是稳定和踏实,简简单单而安安静静的生活。这一切,原来以为自己可以给她的。可事实上,终究还是没有做到。

    秦婉柔低着头,偷偷的着王庸的脸,张了张檀唇,想说话,却是又咽了回去。苍白的眸子,闪烁着一丝颤悸,低声说:“谢谢。”

    “呼!”王庸仿佛是如释重负吐了一口气,点了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任由烟雾在他的肺部,循环了一圈后。才感觉整个人,似乎轻松了些许。神色有些凶恶而不善的,死死地盯住如同一只死猪般躺在地上的曹主任,沙哑地说:“听着,一次,只要再骚扰秦老师一次。你就等着给自己准备后事吧。”

    曹主任满嘴是血,整个人已经蜷缩成了一团,眼神之中露出了无比惊惧之色。他或了这辈子,从来没有遇到过王庸这种狠角色,一句话都不说,直接把他打成这样的。

    “我也欢迎你来报复。”王庸的声音,仿佛从骨子里透着股冷漠:“报警也好,或者从你人脉中找找混混流氓也罢,我都随时恭候。不过也请你记住,我不过是个小小的保安而已。掂量掂量我们的命谁值钱?”

    曹主任又是一下寒颤,王庸的话,正是他心中暗自想着的。现在的他,打不过这个保安,就好汉不吃眼前亏了。等脱了身,就要想办法让他好了。可被王庸这么一威胁。心中却是犹豫了,开玩笑,自己可是有着大好前程的未来校长,想要弄死这个姓王的破保安,显然是不现实的。可是,打蛇不死,反受其害。以这家伙的狠劲,说不定真的会对自己下狠手。

    蔡慕云到王庸如此处理问题,皱了皱眉头,欲言又止。

    等做完了这一切后,王庸才深深地了秦婉柔一眼,又是皱眉问:“你老公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出国留学那么久没回来过了?”刚才曹主任的话,王庸在外面也是听到了。

    秦婉柔香肩微微一颤,眼神之中有些惊慌失措,低着头,小手紧紧抓着衣角,颤声说:“为,为了省点钱。空,空余时间,他,他要多,多打打工。”

    唉~王庸心头轻轻叹了一口气,声音里却是有些发怒道:“这算个什么破事?为了省点钱,为了念书,就能把老婆孩子丢在家里不闻不顾吗?”心头禁不住有些光火,若是那个男人在他眼前的话,保不定会一拳揍上去。

    “他,他也是为,为了家好。”秦婉柔面色有些苍白,眼神躲躲闪闪的,不敢抬头王庸:“他,他经常会打电话回来的,很,很爱我和毛毛。他,他说,等他站,站稳脚跟后。就,就会想办法把我,我们都接过去的。”

    王庸还是有些忿忿不平,怒气冲冲的刚想说话时。却被蔡慕云轻轻的拉了拉衣袖阻止了,对他微不可觉察的摇了摇头。

    蔡慕云的意思,王庸也懂。不管两人之前,相爱多深,那也是过去的事情了,她早已经结婚了。如果自己插手太深,反而会给她造成困扰,甚至会造成他们夫妻不合,给她产生家庭矛盾。

    “今天你别上课了,回家好好休息休息吧。如果……”王庸顿了一下后,还是说了出来:“有什么困难,就打我电话吧!”

    秦婉柔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低声说:“好,好的。谢,谢谢。”

    王庸见她如此,表面上上去和自己客客气气的,却让他觉得有一道巨大鸿沟,横卧在了两人面前。这让他也是颇为无可奈何。他清楚秦婉柔的性格,外表似柔弱,却是实则外柔内刚。她一直都会很少和人表露自己真正的心思,一旦有任何问题,她都会自己默默地,用她自己的方式去解决和承受。很多时候,别人都以为王庸个性很倔强。但只有极少数对他们两个了解都很深的人才知道,秦婉柔,骨子里是个比他还倔,认定了的事情,哪怕是死都不肯回头的女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