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是不是在想秦老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王庸抽着烟,默默地往校门外走去。而蔡慕云,似乎隐约有些担心他的情绪,一路送着他走。走了好几分钟,王庸都没有说半句话。

    “中午了,我请你吃饭吧。也算是谢谢你,带着我一起参观了校园。”蔡慕云知道有些情绪,如果憋久了的话,会出病。而且之前王庸,似乎明显有控制不住情绪的迹象。何况,她心中也有些疑问,需要弄清楚。

    不待他答应,蔡慕云就拨通了陆秘书的电话,通知他自行解决午饭。而她,则是带着王庸,直接到了学校附近的一家不大,却挺干净的饭店。要了个包厢,点了七八道菜,还特地给王庸要了些啤酒。而自己,却开了瓶还算不错的红酒,浅尝辄止的陪陪他。

    酒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有些时候,却能让人忘却掉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呵呵,你用不着这样陪我的。”王庸喝了半杯啤酒,淡然一笑着说:“我又不是什么毛头小伙子,这点点事故和打击,还是能经受得住的。自我消化一下就行了。你堂堂一个区委书记,日理万机,一秒钟几十万上下什么的,没必要浪费时间来安慰我。”

    蔡慕云姿态优雅的嘬了一口红酒,横了他一眼说:“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在办公室里的样子,有多吓人?我差点以为你会打死那个曹主任,你还敢说你没事?我可不想到任没两天,辖区内发现一起恶性凶杀案,这会让我很难堪的。”

    “那种人,杀了他都嫌手脏。”王庸嘴角一撇,微微有些冷漠和不屑:“我原本只打算打得他半身不遂。”

    蔡慕云被他这话,噎的不轻,俏眸之中闪过一丝怒容:“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很没必要?扇他一个耳光就够了,回头我自然有办法让他付出代价。王庸,这里不是你那个王牌部队里了。不对,就算是在部队里,也不能动不动就用武力来解决问题啊。王庸,我想知道,你是怎么被部队里开除的?”蔡慕云是体制内的人,很多事情她懂。像他那样的王牌部队里的超级精锐,如果没犯事的话,多半会继续留在部队里。少数转业的,也会被各单位当做宝贝争来抢去的,决不至于会混成个保安那么惨。

    蔡慕云她也必须考虑一些问题,虽然她似乎很需要王庸。可如果他身上存在太大问题的话,她也必须要考虑清楚,是否和他划清一些界线了。以她的身份地位,绝对不能和一个犯罪分子,哪怕是曾经犯罪过的分子有太多过深的接触。

    王庸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喝着啤酒,声音之中有些冷漠:“蔡女士,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绝对不是个什么好人。如果你想划清界线,请自便。”

    “你……”蔡慕云一口气噎了一下,但终究还是将情绪控制了下来。漂亮而气质不俗的她,黑丝眼镜下的眸子,一闪不烁的盯着他:“你应该清楚,我有很多种办法,来弄清楚你的底细。最直接的,就是打个电话给李局长,相信他会很乐意告诉我一些你的过去。”

    “呵呵,你是在威胁我?”王庸轻笑了起来,眼神开始渐渐有些涣散了起来,嘴角逸过一抹冷笑。将杯中啤酒,一口喝尽。倒立在了桌子上,起身说:“蔡书记,你想怎么做,随你的便。还有,谢谢你的招待,再见。”

    拎起椅背上的保安外套,就准备离开。

    “等等!”蔡慕云见他这幅样子,心中不由下意识的一慌,站起来,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叹了一口气,柔声说:“王庸,别这样好吗?刚才是我太激动了,我向你道歉。如果你不想说,就别说了,我也不会去调查你,我们有话好好说。”

    王庸回头看着蔡慕云,声音有些冷淡地说:“我被开除的原因是,无视上峰命令,带着九个自愿跟随的兄弟追击一个毒枭大头目至邻国境内,把他在那个国家的老巢给扫平了。”

    蔡慕云娇躯一颤,眼神有些迷离了起来。王庸虽然说得简单,但是她却清楚,仅仅是十个人去扫平一个毒枭老巢,是何等凶险惨烈的事情?但她,更加知道国家的对外政治策略,这绝对是严重违纪的事情。

    “还有,那一次。”王庸的声音更加冷漠了起来,声音之中蕴含着一丝压抑到极致的颤抖:“我们站着回来的,只剩下了五个,人人带着重伤,其中一个,两条腿没了。这一下,蔡书记你可满意了。”

    五,五个?剩下的,剩下的也那么惨?蔡慕云一怔,娇躯微微有些发寒。她凝望着王庸的眼睛,在他眼神之中,她没有找到痛苦。但是,拉着他手腕的蔡慕云。却是能从他无法控制而颤抖的手臂上,清晰的感受到了他心中,那浓郁而被他死死压制住的痛苦和伤心。

    突然之间,蔡慕云发现自己好残忍。为了自己的一些私心,一些私欲,竟然逼迫着他要剥开心中埋藏很深的痛苦伤口。那些他不愿意再去回忆的伤痛。

    她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柔软的歉意,眼波微微有些颤抖。死死地抓住了他的胳膊,面色有些发白的道歉说:“对不起。王庸,我不知道事情竟然是这样的。如果你心里难受,不痛快,就打我几下出出气吧。”

    “不用道歉的,事情已经过去五年多了。”王庸眼神如旧冷漠的说:“该伤心的早已经伤心过了,该痛苦的也早就痛苦过了。我是一个男人,不会像一个女人那样哭哭啼啼。更加不需要,靠打女人来出气。我只是说过,我不喜欢别人威胁我。别说你,就算是市委书记来了都不行。”

    手腕一抖,便将她的手震开,大步向外走去。

    “王庸!”蔡慕云急急追了过去,在他离开包厢之前,从后抱住了他的腰。将鼓胀的酥胸,紧紧地贴在了他后背上。粉颈向前倾去,嘴唇吻在了他的耳垂上,吹息若兰的低声说:“是是,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威胁你的。念在我是初犯,你就原谅我一次好吗?”

    蔡慕云至此,也总算可以彻底的肯定了。这家伙,真的是对自己的权势,没有半点念想。她很喜欢这样的感觉,纯纯粹粹,简简单单。和他相处时,不必再去想,他会不会借机利用自己。

    她不是三岁小女孩了,作为一个成熟的女人,下意识的保护自己也是出自本能。

    王庸给她柔软而性感的嘴唇,吻得是一激灵,但还是忍住没有回头。

    “好吧,好吧。”蔡慕云在他耳朵里吹着气,抱着他腰的双手,开始有些不安分了起来,在他的小腹,若有若无的撩着圈。整齐而洁白的贝齿轻轻咬着嘴唇,低声的半呢喃,半呻吟着说:“那你说,要怎么样才肯原谅我一次?不然,我,我在这里帮你那个一次?”

    王庸也是被她逗乐了,一巴掌拍开了她往下伸的贼手:“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看你的外表,撑死了也就是三十出头吧?怎么跟憋了多少年的猛兽一样?”

    “你是在试探我的年龄么?”蔡慕云见他笑了,心头也是微微一舒服,一股莫名成就感油然而生。有些狡黠而俏皮的眨了眨眼睛说:“这是女人的秘密,我是绝对不会说的。而且,也不是一个绅士应该问的事情。”一双拥有着修长而纤细手指,软绵又洁白无瑕的玉手。隔着背心,轻轻在王庸健壮的胸膛上,摩挲了起来。

    “别逗了,你还真当我是铁打的身子骨啊?”王庸被那若有若无的,如轻微电流涌过的感觉麻得是一阵颤悸。更可怕的是,她性感的玉唇,不断在他脖子上似触非触,带着芝兰香味的气息,若渐若隐的撩拨着他的心。让他的气血,腾地一下升了起来。压制着苦笑说:“行了行了,这里可是饭店,咱做下来继续吃饭行吗?肚子饿得不行了。”

    “王大保安你刚才不是挺牛的?一言不合,甩甩屁股就准备走人。”蔡慕云感受着他渐渐粗重的呼吸,又有些隐隐告饶的意思,心中成就感更甚,她娇颜媚红如花,动作更是火辣大胆了起来。贝齿直接在他耳垂上,轻轻撕咬了一下,几缕头发丝贴在了她的脸上,更显十足的魅惑妖娆:“怎么?这才三两下就不行了?”

    此刻的蔡慕云,妩媚至极。将他推搡到了椅子上,俯下身子,黑丝眼镜后面的媚眼,向上抬起,妖艳至极的看着他。纤纤玉手,慢慢地解开了他的皮带。螓首,缓缓埋下。

    “喔~”如此强烈的刺激感,让王庸忍不住低声呻吟了起来。而她,就像是被激励到了一样,更加卖力。故意低声呢喃了一句:“王庸,在想谁呢?是不是在想秦老师?”

    王庸被她带有强烈暗示力的低沉磁音,脑海里不可抑制的浮现了秦婉柔那我见犹怜,楚楚动人的模样。喔~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