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一二章 大叔,你泡妞的方式很特别嘛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大家都抑制不住的身形向前一冲,欧阳菲菲抬头见前方,好像没有丝毫异样。顿时,有些后怕而羞恼的想对王庸说两句,你怎么开车的之类。但是,她刚一瞥到了王庸的那张脸时,就把埋汰的话都咽了回去。

    只见他原本有些黝黑的脸色,似乎变得和平常很不一样,有些发白,脸颊上的肌肉,也是在一牵,一牵的抖动着。他仿佛是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好像在刚才,见到了无比惊骇的一幕。

    “王,王庸。”欧阳菲菲用手指头捅了捅他的胳脖,低声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王庸深深地呼吸了两口,尽力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一些,也让自己的表情,显得不是那么生硬和可怕后。才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说:“呵呵,没什么,刚才眼睛一花,以为车头前有人就急刹车了。王惜晰?呵呵,挺好听的一个名字啊。秦,秦老师你很有取名的天份嘛。”说话间,眼神却是不自觉的向秦婉柔盯去,死死的看着她的眼睛,似乎想从她眼睛中,判断出一些东西。

    但是秦婉柔,却是低着头,紧紧抓住了毛毛的小手。眼神不肯与王庸对视,尽力让自己平静一些,颤声说:“谢,谢谢,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而已。”

    “那么,我想请问一下。秦老师的老公叫什么名字啊?竟然和我一个姓?”王庸的眼神,显得有些咄咄逼人:“另外,他出国留学几年了啊?”

    欧阳菲菲见得王庸,就像是一头饿了好几天的狼一般,死死盯住了有些害怕的瑟瑟发扦的秦婉柔。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的用肘子顶了他一下,低声斥道:“王庸,你在做什么?”眼神有些愤怒的盯着他之前还和他反复交代过,不准打人家秦老师的主意,人家是有老公的。这才多久啊就像是许久没吃到肉的狼一样,两眼冒金光了。

    刚刚对他生出来的一些好感,顿即是消散的无影无踪。真是恨不得一脚把他踹下车去,一了百了。

    王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也知道现在不是问这个事情的时候。只是,心中压抑着一股说不出的愤怒感,很想一把抓住秦婉柔的胳膊,好好地问清楚她为什么,为什么要亵读两人美好而单纯的过去?

    惜珪,呵呵口王庸重新启动了车子往超市开去,脸上的肌肉忍不住有些抽搐口记得那年,还是在高三的时候。就在两个人的秘密基地里脸上长着几粒青春痘,远比现在年轻青涩了无数的王庸。拉着梳着一条麻花辫,白裙子,身材略显单薄的秦婉柔的小手口对她说婉柔,我会爱你,永远的爱着你。你去念大学,我去当兵。等我当兵退伍回来,我们就结婚。然后我们生一个孩子,我陪你安安静静的过完这辈子。

    如果生个儿子呢就叫王霸气。生个女儿呢,就叫王美丽口

    王霸气王美丽?跟现在一样清纯,却是带着少女特有娇羞,青涩的秦婉柔口原来脸颊还有些红彤彤的,羞涩不已口但是,一听到这两个名字,秦婉柔就险些晕了过去。很少会反对王庸的她,顿足发出了无比强烈的抗议。

    “好吧好吧。”青少年时代的王庸,一脸惋惜的说:“多有个性的两个名字啊?你竟然不要。这次听你的,你说取什么名宇?”王庸知道,秦婉柔很少会拗自己。但是一旦她拗了起来,自己是绝然斗不过她的,最后输的,肯定是自己。

    “谁,谁说过一,一定要嫁给你的呀?”秦婉柔似手还在生他的气,纯洁如雪的眼眸之中,洋溢着羞涩不已,脸蛋白里透着羞红,极是好看口却偏生要扭过娇躯,不肯看王庸。

    “啵!”王庸趁着她扭头之际,飞快的在她脸上啄了一口。不待她反应,就紧紧抓住了她的小手,很认真,很霸气的说:“我亲了你,你这辈子就是我的人了。”

    一阵笑闹之后。

    她才轻轻偎依在他肩膀上,看着河面上,渐渐落下的凄美夕阳。用仿佛只有她,才听得见的蚊音细语呢喃道:“王惜晰。”

    “什么?”王庸讶然。

    “你,你没听见就,就算了。”秦婉柔那柔美的瓜子脸上,浮上了羞涩的红晕,扭过头去,紧张万分的说。

    “王惜啸是吧?呵呵,其实我听到了。好名字,是代表永远爱我,珍惜我的意思吗?”王庸青涩的而兴奋的紧紧的抓住了她的小手:“婉柔,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愿意嫁给我的。你等我,五年之后,正好是你大学怏毕业了。到时候,我们就结婚。我们不管生个儿子,还是女儿,都叫王惜啸。”

    陷入到了回忆中的王庸,脸色冷漠的就像是个死人一般。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方,沉默无比的开到了超市里。因为当初是自己的错,是自己没有办法履行承诺,等她大学一毕业,娶她做妻子的承诺。

    所以,王庸要怪,也只会怪自己。她嫁给了别人,自己虽然心中像是刀割一般的疼痛难受口却还是会笑着祝福她,也是由衷的希望她真的能够幸福。只是,他实在有些无法容忍,她竟然把女儿名字取成了王惜M。

    那个也许这辈子,从未曾出世,埋藏在自己内心最深处的名宅

    车子停到了超市的地下车库里,王庸的脸色微微有些阴沉,下了车后。直接点了支烟,深深地吸了起来。

    “王庸,你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好看。”欧阳菲菲脸色有些担忧,微微关心的说:“是不是着凉了?”

    “呵呵,还好还好。”王庸嘴角勉强露出了丝难看的笑容:“你放心,我身体壮得很。刚才烟憋久了,抽支烟就行了。”

    “叫你别撑着死扛你不听。”欧阳菲菲皱着眉头斥声说:“去,到车里去把衣服脱了,开着热空调等我们,我先给你去买些药。”

    “不用了吧………”

    “所脱不脱?”

    “我抽完这灵………”

    话还未说完,才抽了两口的烟,就被欧阳菲菲以很霸道的姿态,抢去丢在了地上,高跟鞋狠狠地将其碾碎。那副恶狠狠霸气的模样,看得王庸是心头一颤口

    “我说。进车里,把衣服脱了,开着热空调等我回来。

    ,—欧阳菲菲眼神执着而认真的看着王庸,一字一句的说:“我不想再说第三遍了。”

    那副模样,倒是看得王庸头皮直发麻,心中阴霓气息,也是被她的阴煞霸气吹散了许多。一激灵,就飞快的拉开车门钻了进去,老老实实的启动车子,开热空调,把潮了大半边的衣服脱了。

    “哆哆。”欧阳菲菲板着脸,像是附上了一层冰霜一般,敲了一下车窗口

    “老总,啥事?”王庸双手抱着胸,开了半拉窗户说。

    “裤子。”欧阳菲菲指了指下面。

    “呃,这个不用了吧?”王庸忐忑的看了一眼秦婉柔,似乎想要求助一下口但是秦婉柔,却是把头歪到了一边,没理他。

    “王庸,平常看你一副流氓样,好像脱光了在大街上溜达脸都不会红一下的。”欧阳菲菲嘴角挂上了一抹冷笑着说:“现在装什么害羞啊?难不成,你还想在秦老师面前把你的狼尾巴藏起来吗?婉柔,我和你说啊,千万别被这家伙的外表给迷惑了。平常离他远一些,我怕他对你不安什么好心口看你的眼神,总是有些不对劲。”

    “知,知道了。”秦婉柔脸微微一红,猛点头。

    你点头个屁啊?你擅自动用了王惜鼎的名字,老子还没找你算账呢?王庸对秦婉柔,现在是怨念十足,没好气的腹诽不已。

    不过,在欧阳菲菲眼神的威逼之下。王庸只好飞快的脱下了裤子,摸了一把内裤,然后开始很庆幸自己的内裤没被雨淋湿。好在虽然下暴雨,但总体气温还挺高,又开着热空调,在车里不会着凉。不过,一个赤~裸得仅穿了一条内裤的大男人,就这么蹲着一辆红色的女性宝马车里,不管怎么想,都是一件极其猥琐的事情口

    等两大一小,三个女人走后。王庸这才开了半拉车窗,趴在那里抽烟了起来口着凉?感冒?开玩笑?在西伯利亚的冰天雪地中,哥可是仅穿一条内裤,什么工具都没有,就能生存十五天的主口

    等他百般无聊的抽完两支烟后,旁边车位进来了一辆粉色而可爱的MU,车子里走出来一个打扮时尚的小美女。一看到王庸,先是一怔。就在王庸以为她会尖叫一声,然后飞快的跑开时。

    那个把自己搞得浓妆艳抹的小美女,却是很惊奇的走了过来,啧啧称奇的朝王庸左瞅又瞧的说:“大叔,你泡妞的方式很特别嘛!啧啧,的确是挺吸引人的。”

    王庸看都不多看她一眼,继续很淡定的抽着烟。

    “很酷嘛,大叔。”浓妆艳抹的小美女,瞅见了他架在车窗胳膊上的纹身和伤疤,眼神有些惊疑不定的说:“这是不是真的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