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十八章 王庸,快,快把衣服脱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楼道里略显黯淡的灯光下,她的目光,显得格外温柔。只是,在眸子深处,却又掩藏不住着,一些慌乱,惊恐,甚至是害怕的情绪。她酡红的脸,似乎也因为紧张而慢慢变得白了起来,长长的眼睫毛,不断地颤抖着。

    这让王庸一下子想起了,五年前,自己狠狠伤害她的场景。那时候的她,也是那么的茫然,惊恐,不知所措,无法接受。就好像,一直以来支撑着她的信念,在那一瞬间全部崩塌了一般。

    一想起那事,王庸就硬生生的把想要吻她的**,给强自掐了回来。为她,而感到一阵阵心酸,心疼。哪怕自己当时有天大的理由,也无法改变,自己曾经伤害的她那么深的事实。

    他张了张嘴,想要道歉。却是话到嘴边,被他咽了回来。那种伤害,给她带去的那些痛苦,又岂是一句小小的道歉能弥补的?何况,自己道歉,是想乞求她原谅自己吗?

    就算她原谅了自己又如何?事情,已经演变而发展到,没有办法挽回的地步了。她现在,已经有了新的依靠,新的心灵寄托。如果,自己硬生生的再把她的心抢过来,只会给她带来更多的伤害。

    如果是那样的话,王庸宁愿不解释,不道歉。也免得她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会更伤心,会取得心理平衡后,原谅他。可是,一旦原谅了他之后。岂非更加悔恨,更加纠结?

    与其让她再度陷入痛苦,那些悔恨和心痛,还不如让自己来承担。王庸甚至有些不敢去想,那时候被自己狠狠伤害过的她,心到底有多痛?

    看到她对自己有些害怕和惶恐的样子,哪怕是到现在,还没真正走出阴影吧?

    虽然两人现在的姿态旖旎之极,加上秦婉柔又是微醺之中,王庸就算是恬不知耻的占占她便宜,也绝然没问题。可他,却绝对不会那么做。而是手臂一用力,轻柔的将她扶正后,就放开了。声音有些沙哑而低沉的说:“小心些,别摔着。”

    “谢,谢谢。”她紧绷的精神,微微一松,俏脸上的酡红更甚,低着头,柔柔的道谢。

    王庸一路送着她上了三楼,当她的手微微颤抖着,打开房门后,王庸是打心底不想进去。深怕见到了一些不该见到的东西,而让自己心情极度郁闷。可是,看她醉了有五六成帐的样子,莲步浮虚,双手无力,连开门都费了老大的劲。他又哪里敢放心把已经睡着了的毛毛,交到她手里?摔着了怎么办?

    由此,现在的王庸只有两个选择。很残忍的把毛毛叫醒,让那小丫头自己走进去。或者,就只能自己抱着她进去了。

    虽然结果,极有可能会让自己很不爽。但是,王庸实在不忍心弄醒已经睡得香香甜甜的毛毛,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心中很不情愿看到结婚照之类,但他,依旧是本能的,在客厅里扫了一下。这教师新村的房型格局,多半都差不多。王庸一扫之下,却是微微一愕。这里的装修非常简单,却整整洁洁,布置的有些小温馨。但是整个客厅里,他没有找到半张结婚照之类。

    “把,把孩子给我吧。你,你先坐会儿,我待会儿给你沏茶。”秦婉柔似乎有些紧张,低声颤说:“我去把毛,毛毛安顿好了。”羞红之色,已经布满了她的脸颊,直蔓延到了耳后根。

    看她那副样子,实在是信任不能。摇了摇头轻声说:“毛毛睡哪个房间?我来抱去吧,我真怕你摔着她。”

    秦婉柔娇躯又是紧绷了一下,没有直接答应。

    “呃,要是觉得不方便,我把眼睛闭着进去吧。”

    说真的,王庸也是非常喜欢毛毛这孩子。总觉得和她之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近感。也许,是她太萌,太可爱了。不止是自己,欧阳菲菲也是把她当个小宝贝一样的。

    要是害得她摔一跤,就心疼死了。

    “不,不是这样的。”秦婉柔一急,就又是紧张了几分,领着王庸往她房间走去,低声说:“我,我和毛毛睡一起的,你,你抱她进来吧。”一直以来,她都把闺房,当做自己最私密,也是最觉得有安全感的地方。那是属于她的一片小天地,属于她心灵深处,最柔软,最温暖的地方。能让她的疲倦,她的伤痛,得到恢复,疗养的地方。

    即使是以前和王庸在一起谈恋爱的时候,她都不肯向王庸敞开她的闺房,只有偶尔几次,被他趁着不注意时,硬闯了。

    还和以前一样啊,王庸见她那副样子,就知道了她的性格没有太多的变化。和小时候一样,喜欢把自己心藏起来,秘密也藏起来,即使是最亲近的人,她都不想说。

    王庸不想为难她,更不想见到她和老公那放在房间里的结婚照。走到房门口时,王庸很自觉的闭上了眼睛。单手摸索着,脚步探索着朝前走去。这对他来说,并不困难。毕竟,什么样的危险没经历过,什么样的困难没尝过?

    但是,他那副小心翼翼,摸摸索索的样子。落在了秦婉柔眼中,就不太一样了。感觉,他和以前年轻的时候,很不一样了。以前的他,虽然很爱很爱自己,但是,他很多时候都太过强硬了,偶尔会忽略掉自己的情绪和心灵。例如,他那时候会因为好奇,硬闯自己的闺房。会偷偷的亲自己一下,更会拉着自己的手,高呼说我爱你。

    但是现在的他,秦婉柔却是一下子觉得他成熟了许多。思考事情,更加周详,也更容易体贴自己,而不会勉强自己做有些不愿意的事情了。例如,刚才在楼梯上。按照他以前的个性,肯定会趁机偷偷亲自己脸蛋一下。但是他却没有任何异样的动作,以礼相待。

    这让她,既觉得这样很贴心,很舒服。又是隐隐有些心酸了起来,有些想要流泪的感觉。没有让他睁眼,而是颤巍巍的,伸出纤纤玉手,拉住了他衣袖,引着他走路,免得他摔倒。

    摸到了床,让她掀开被子。王庸就像是手捧了个稀世珍宝一般,小心而谨慎的,将毛毛放在了床上。随后,顺着原路,蹑手蹑脚的出去了。

    王庸在客厅里,略等了会儿后,没见秦婉柔出来。准备自行闪人时,秦婉柔也是轻手轻脚的从房里出来了,脸颊微红,柔声说:“王,王庸。喝杯茶再走吧?”

    虽然理智上,需要他马上离开。然而在他的内心深处,却是渴望着再待一会儿。哪怕,只是和她多多相处那么一小会儿,心灵也会舒服许多。

    “我自己来吧,你今天酒有些多了。”王庸心头苦笑了一下,终于还是说出了这句话,心头不住怨怪自己。王庸啊王庸,喝杯茶后,就赶紧走吧。说着,就走到了饮水机前,拿一次性杯子倒了两杯茶。

    两人分坐在沙发上,都是在默默的喝着茶。各自之间,一句话都没有。王庸不敢抬头看她,生怕多看了,自己就走不动道了。他自己十分清楚,这个外表温温柔柔,内心深处,却很坚强,很倔强的女人。在自己心目中,究竟占据着何等重要的位置。

    花了几分钟,王庸匆匆地喝完一杯茶后,起身说:“秦老师,我先告辞了。”

    “啊!”秦婉柔眼神一慌张,顺口说:“再,再坐会儿吧。”

    “呃,好吧。”王庸很听话的,再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喝了起来。两人的气氛,似乎有些太沉闷了。仿佛,各自都有千言万语想说。却又因为种种缘故,很多事情都不能说,或是不敢说。

    再喝了半杯茶后,王庸知道自己就算耐心再好十倍,在闷葫芦这项技能上,是远远及不上秦婉柔的。便主动开口说:“那个曹主任,情况怎么样了?”

    “他,他似乎被,被纪委,纪委带走了。说,说是有经济问题。”秦婉柔略一紧张,双手捧着茶,低着头说。其实,王庸已经从蔡慕云那里得到了这消息了。别说那个姓曹的,连吴校长都被带走了。

    根据蔡慕云暗中透露的话来说,他们两个似乎还牵扯了其他的一些问题。王庸的那个基金,只是一小部分而已。当然,他们的死活王庸才管不着。把钱吐出来,重新运转助学基金,才是王道。

    王庸起身说:“哦,那没事我先走了,你早些休息吧。”

    “我,我送你!”秦婉柔有些紧张的站起身来,谁料,今天酒太多了。她用力过猛,手中的茶水,直接泼到了王庸的胸口上。

    “啊!”秦婉柔顿即吓得脸色苍白不已,眼眸之中,紧张无比的跌撞了而去,颤声说:“王庸,快,快把衣服脱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