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十九章 婉柔,你,你别乱来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王庸也是被烫得一激灵,虽说他长久以来的训练,让他抗击打能力上,远超普通人很多倍。但在火抗性上,比之普通人强不了太多。只是,他对身体疼痛的忍耐力很强,这点点痛楚,对他来说还真的不算什么。

    “没关系,没关系。”王庸见她脸色紧张到苍白的地步,也是心中有所于心不忍。连声安慰说:“放心,不烫的。”

    烫不烫,秦婉柔还能不清楚吗?虽然那杯茶已经喝了几分钟了,但温度还是很高的,最后她才啄了一口,烫烫的。一想到自己被一滴油溅在了脖子上,都疼得要直掉眼泪。他的胸口上,几乎泼上了半杯烫茶,能不疼吗?

    尤其是,他在说不烫的时候,嘴角抽搐了一下。眼眸之中,掠过一丝紧色。显然,他是在故意说谎宽慰自己,不想自己愧疚和难受。

    纷乱的念头,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不管他分说,葱白玉手颤抖着伸了过去,解他衬衣的扣子,已经有些眼泪汪汪了:“王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被热水烫到了,衣服一定要快些脱下来。”

    “真,真的没事,我皮厚。”王庸干笑了一下,想伸手去阻止她,他不想让她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啪!”秦婉柔轻轻拍开了他的手,习惯性的颤声说:“你要再调皮,我,我就告诉苏老……”原本想说的是,告诉苏老师。但是陡然一想到,他的母亲苏老师,已经出车祸死了五年多了。

    也正是那一次的车祸,改变了许多东西,甚至。改变了他们这对两小无猜,纯挚之极情侣的命运走向。

    王庸也是一怔,眼神不可抑制的有些恍惚了起来。以前和秦婉柔在一起的时候,自己虽然要比她大两岁。但实际上,秦婉柔远比自己懂事乖巧了许多。每每要去和人打架,或是做些调皮捣蛋事情的时候。她总是会用她的方式来阻止自己,先是默默抗议,若是自己不睬,她就会威胁说要去告诉苏老师。

    如果那一招还不行的话。那么,她就会施展出杀手锏来,那就是哭。不是嚎啕大哭那种,而是一脸凄苦而委屈,楚楚可怜的默默抽泣。就像是个受尽了无数委屈和受气包的小媳妇。好像自己就是那种十恶不赦,强抢民女的恶霸一样。

    通常而言,她杀手锏出来的时候,自己一般只能承受五分钟就会投降,偶尔如果犟在那里能支撑十分钟。但是,从来就没有赢过她一次。因为,那副柔弱外表下。却藏着一个看似柔弱,却无比韧性的灵魂。

    一旦她要是执拗起来,比王庸可是厉害得多。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秦婉柔温柔无比的,一个纽扣一个纽扣的,小心翼翼的。帮他解开衬衣。眼神之中,充满着柔柔的歉然。

    “没事。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我早已经不再介意了。”王庸那线条坚毅的脸庞上,微微有些抽搐着说:“婉柔,我真的没事的。”

    “别动。”秦婉柔的动作格外小心,微微酡红的脸,就像是盛开的花朵一般娇艳欲滴。俏脸,几乎是贴到了他的胸膛上,轻轻吹着柔气,边心疼的说:“如果不脱掉衣服,会让你持续烫伤,而且容易把皮沾掉,发炎化脓。”

    他健壮而微微有些黝黑的胸膛上,果然被烫红了一片,也许是茶水温度不是太高了。也许是他的确是皮厚肉糙,火抗性还是比较出众。烫红的面积虽大,整体却只是微红,应该不会起泡。

    但即使如此,秦婉柔依旧是心疼的眼泪都快掉了下来,眸子里满是愧疚和懊恼。嘟起香唇,轻柔的吹了两下气,从包包里去拿烫伤膏了。说起来,这东西还是王庸之前去买的。

    洗干净了纤手,就开始帮他涂抹了起来,动作温柔而专注。但是,还没涂得几下。她的娇躯便陡然一僵硬,在那一片微红的烫伤区域之中,藏着一个呈不规则鸡蛋大小的一个可怕伤疤。

    非但如此,在红斑不远处的肋下,有一条小指粗细的长长疤痕,若隐若现。她手指颤抖着,轻轻撩开了他自然下垂的衬衣,露出了他的左肋。那一道伤疤,足足延伸出去了二十多公分,狰狞可怖。

    她的瞳孔一阵紧缩,露出了无比震惊之色。即是她不是医生。也是知道,这两道伤口,任何一道,都是致命伤。只要稍有差池,他的命就没了。秦婉柔无法相信,他的身上,怎么会出现这么可怕的伤疤?

    她,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的,轻轻用手指头,去触碰那伤疤。粗糙的凹凸感,顿时让她的手指头如同触电般的一阵僵硬。心中一酸痛,压抑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忍不住的哗啦啦的流淌了下,顺着她柔嫩的脸颊,一滴一滴的,滑落到了她的裙摆上。

    王庸健壮的身躯,也是为之一僵。早就知道,她看到自己的伤疤,肯定会哭的。只是,他又实在没办法阻止内心执拗而柔韧无比的她。见她一抽一泣的落泪,孕润着眼泪的眸子之中,充满了酸楚和痛惜。

    “呵呵。”王庸的嘴角一抽搐,柔声说:“婉,秦老师。你没有被吓着吧?这些伤疤,都是五年前,在部队里当兵的时候留下的。早就过去很久很久了。”

    可是秦婉柔,却并没有为之谎言所动。甚至,她看都不看王庸的脸一下。而是边抽泣着哭,边开始颤抖的脱起他的衬衣来了。

    “不,不用这么严肃吧?”王庸勉强的干笑着,有些心虚,想要阻止她动作:“不就是几个伤疤嘛,这,这可是男人光……唔!”

    她柔软而微微冰冷的小手,直接捂住了他的嘴唇,那充满着心痛的眼神,含着泪水,静静的盯着他的眼睛,直盯得王庸浑身发毛,别看秦婉柔外表是一副柔弱的软妹子样,又从不喜欢和人争执,斗争,容易忍让,退让,好似谁都可以来欺负她一把。

    但是,只有极少数的人才会真正的了解她。一旦她要是倔强起来,身体之内蕴含的力量是非常可怕的。她就像是水一样,温柔,沁人心脾,能滋润生命,洗涤污秽。但是,水一旦发威起来,那真是巨浪滔天,无人可挡。

    当然,那种机会,少之又少。可她一旦真正发怒起来,王庸肯定是退避三舍,要多怂就会有多怂。因为洪水这种东西,一旦真正宣泄而来,可不是他这种凡人能抵挡的。

    王庸知道自己,肯定是搞不过她。只得任由着她,用颤抖而冰冷的小手,将自己的衬衣剥了下来,露出了他非常精壮的上半身,肌肉群,一簇簇的。和健美人士的夸张的块状肌肉不同。他的身躯,仿佛更加有弹性。每一丝肌肉纤维下,都藏着令人恐怖的爆炸力。

    但这些,都不是秦婉柔所关注的。她缓缓地,绕着王庸转了一圈,每看到一个大大小小,形状不同的伤疤,便微微一颤,眼中的心疼感,又是加剧了一分。她足足几分钟后,才回到了王庸面前,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香肩耸动不已,眼泪扑簌簌的流个不停。

    在她的眼泪攻势下,王庸很快败下阵来。飞快的,从茶几上拿了盒纸巾。抽了几张,勉强的笑着说:“秦老师,别哭了行吗?你这哭得我心里头慌慌张张的。”

    说着,动作很温柔,很仔细的帮她脸颊上擦了起来。她虽然没反抗,却是对王庸的话和动作,视若无睹,继续轻轻的抽泣不已。娇躯微微侧着,眼睛不看他,也不肯理他。

    “我的姑奶奶,求求您能不能别哭了?你要想咋样,你说行不行?”王庸整张脸都呈苦瓜样了,幸亏这里没人。欧阳菲菲也没在。否则,会指不定把自己冤枉到十八层地狱中去呢。

    “我,我这真没事。”王庸原本想去抱她香肩,好好的哄一番。但知道那不对,只得强忍着自我控制住了。无奈之下,点了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叹息着说:“都是以前在老部队里,留下的伤疤,真的,不骗你。”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秦婉柔对他这话,丝毫不信。非但没理他,反而是哭得更伤心了。双手捂着脸,缓缓蹲下身子,哭泣个不停了起来。

    “行了,我服了。”王庸哭丧着脸说:“实话和你说吧,这些年我在外打工,在工地上受了些工伤。

    秦婉柔缓缓停止住了抽泣,慢慢的收住了眼泪。站起身来,眼泪汪汪的看着王庸,满是心疼。忽而,她深处双臂,扶着王庸**的双肩,将他压坐在了沙发上,让他背靠半躺着。

    “喂喂,你,你想干什么?”王庸微微一惊。

    但是,在她柔弱,却静静的眼神注视之下,王庸几乎没有反抗的力气。任由她那没有太多力气的小手,把他压住。随即,她又是在王庸满眼睛都是惊疑不定之下,缓缓地,蹲下了娇躯,她的那长长的眼睫毛,不知道是因为羞涩还是害怕,不住的颤抖着。

    王庸见状,倒吸了一口冷气,颤声说:“婉柔,你,你别乱来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