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你对小秦老师做了什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按照正常情况和逻辑,王庸是怎么都不可能和秦婉柔说那些该死的话的。但是,在重重误会。再加上两瓶黄酒,让他多少有些迷糊的作用下,王庸竟然一口气和她说了那么多不该说的话。还误会她是个身心寂寞空虚冷,需要男人来抚慰的少场……

    以他平常的脸皮,当然敢和任何女人说这种话而脸不变色心照跳。但是秦婉柔,在他心目之中,却是有着极为重要,无可替代的地位。那是代表着他过去,单纯而简单地年代。那时候,被他亲了一口的秦婉柔,能害羞而生气的一段时间不理自己。但是自己在亲她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心脏狂跳,紧张了好一阵吗?

    谁,都是从纯真的年代过来的。谁,也不是天生就是个老流氓。

    王庸苦笑着摇了摇头,拿了烫伤药膏给自己胸口随意抹了几把。这才拿起衬衣,到了她的房门口,极为轻微的敲了两下门,凑门缝里低声说:“那个婉,呃,秦老师。我先告辞了。”

    此时的秦婉柔,后背靠在了房门上,面色娇红而羞赧不已,呼吸,也是有些小急促。又哪里肯回他的话。

    不过王庸也是历来知道,她的个性就是这样的,如果生起闷气来,断则两三天,长则七八天都可以一句话不和你说。

    现在长大了也许会稍微好些,但本质上,却没有太大的变化。

    说完之后,王庸就耸了耸肩,蹑手蹑脚的直接开了大门,闪人了先他也是有些没脸继续再待下去了。

    秦婉柔的房门,微微开启了一冬缝,她那温婉如水的眸子静静地看着他出门。直到他静悄悄的把门关上后,她才仿佛一下子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无力的跌坐在地,眼眸之中,流露着微微伤感。更多的,却是对王庸身上的伤势,而感觉到异常的心疼。好半晌后,她才脚步有些浮虚的,坐到了床沿上。借着微黄昏暗却充满着温馨暖色调的床头灯。她怜惜的看着自己那睡得正酣,可爱而非常漂亮的女儿毛毛。伸出温柔的玉手,轻轻帮她整理了一下鬓角的头发,低声呢喃的说:“毛毛,我的宝贝女儿。你说妈妈该怎么办才好呢?”她温柔的眼睛之中流露出了一丝茫然而不知所措。

    话说王庸,肩膀上搭着衬衣光着膀子回到了家里。却见欧阳菲菲已经把沙发上的窝,给布置的很舒服了。修长的娇躯,窝在沙发里,抱着个抱枕,拿着杯热茶,正在津津有味的看着连戏剧。

    很自然而然的沙发沿上,还放着一盒纸中,以备不时之需。另有一些瓜果零食,随时享用。听得王庸回来时头也没抬一下,眼珠子继续盯着电脑屏幕。只是搭讪了一句:“回来了啊?”

    “嗯在看啥片子呢?”王庸也知道她平常闲暇时,喜欢看各种言情连续剧的习惯。那些东西,在王庸看来太假。可是,欧阳菲菲却看得投入,还时不时的会为男女主人公的悲惨命运而抽泣。

    王庸刚才也光顾着喝酒了,菜都没吃几口。就上去抓了把牛肉干吃了起来,眼睛扫着屏幕。

    “叫什么《老婆爱上我》,嗯,就是你上次推荐的那本小说,改编的。”欧阳菲菲搭腔之余,拿了个洗干净的苹果,双手捧着啃了起来。一双明媚的大眼睛,却依旧是一刻不停的盯着显示器,深怕错过了些精彩的瞬间。

    “哦?那本书还不错,就是有些地方太过做作了,不过总体还行。”王庸也是凑了上去,边吃牛肉干边看了起来:“我了个去,这女主角长得可真心一般,潜规则上去的吧?呃,有没有搞错啊,男主角不是应该是个像我一样英俊,一样帅的铁血硬汉吗,怎么会弄了个小白脸上去?真是晦气。”

    欧阳菲菲回头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说:“你看归看,吃归吃,能不能少说两句?咦,我给你买的衬衣呢?你怎么会光着身子回来?”

    “在肩膀上搭着呢,天热,加上又喝了酒。我怕出汗弄脏了你买的新衣服,就光着膀子回来了,顺便乘乘凉。”王庸见她眼神不善,就直接说了谎。毕竟是她帮买的衣服,这还没穿几个小时呢,就给弄脏了,怕她会生气。二来,被秦婉柔泼了茶水的事情,要解释起来很麻烦,也不好解释。

    他心情也不佳,更是懒得解释。说完之后,就直接打着哈欠说:“今天的酒喝得不少,有些困了。你慢慢看你的连续剧,我冲个澡就去睡觉了n……故意让脚步有些摇摇晃晃的,往洗手间走去。

    “等等。”欧阳菲菲能够得到老慕的信任,让她担任一家资产不菲的大型集团公司做总裁,自然有其独到的一面。例如,敏锐的观察力就是其中之一。

    尤其是在各种细节方面,她格外会注意。刚才王庸那番话,听起来似乎很随意,有些无懈可击的样子。但是今天外面下了暴雨,虽然雨停了,但风还不小挺凉爽的。他在屋子里洗菜做饭,喝酒的时候都没脱,凭啥一出门就脱?还美名其曰,怕弄脏了衣服。

    只要用脚趾头想想看,就知道这家伙,应该不是这种细致的人了。欧阳菲菲眉头一皱,眼神之中露出了狐疑之色,将笔记本一合。起身说:“王庸,把衣服拿给我看看?”

    “我的衣服有什么好看的?”王庸呵呵一笑,继续往洗手间走去:“刚才喝酒出了些汗,臭烘烘的,就不污染老总您的鼻子了。我去泡一下,明天洗。”

    欧阳菲菲是个多聪明的女人啊,一听到这个就本能的觉得有猫腻。拖着拖鞋,急急向前走了几步,挡住了他去路,俏眸直勾勾的注视着他的眼睛:“王庸,把衣服给我看看。另外,你刚才出门送秦老师,足足用了二十七分钟零三十五秒。按照正常的速度,你来回应该至多不会超过十分钟。剩下的十七分钟,你去哪里了?”

    “呵呵,老总你不会认为我这么挫吧?”王庸摸着鼻子,很认真的说。

    “……”欧阳菲菲听不懂这话,眼眸疑惑不解的看着他。

    “十七分钟。”王庸呵呵笑了起来:“脱衣服,穿衣服,再调**。就起码七八分钟过去了吧?你不会认为我掐头去尾的,连十分钟都坚持不住吧?就算你是我的老总,也不带这么埋汰人的。”王庸从裤兜里掏出了烟,歪着脑袋点上后,一副老流氓的腔调,眼神很猥琐,很吟邪的瞟着她,仿佛有些不怀好意一般。

    他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把多疑的欧阳菲菲臊跑了再说。毕竟自己虽然和秦婉柔没什么,但是有些事情一旦误会起来,还真是很难解释。

    欧阳菲菲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贝过猪跑。至少,电视剧里的男欢女爱场景,也是不少的。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却也晓得这反面的知识。顿即,被羞臊成了个大红脸,顿了顿脚,朝王庸狠狠盯去一个白眼:“下流。”红着脸就想跑,然而就在与王庸擦身而过的时候,却是很眼尖的看到了他抽烟的那只手,上面竟然有两啡牙印。

    顿即,让她的心头下意识的一突。本能的,探手抓住了王庸手中的衣服,一把抢了过来。

    王庸愕然不已,原本以为已经搞定了她,心下还没来得及一松呢,衣服就被抢了去。谁能料到,她竟然还懂声东击西了?但又不好去抢回来,罢了罢了,随她怎么去想吧。

    在灯光之下,欧阳菲菲红彤彤的脸一变,新买衣服的衣襟上,竟然多了一滩诡异的污渍。那色泽看起来,似乎是红茶茶水干洞后的样子。登时,她的心头就微微酸了起来。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她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给一个男人买衣服呢。他才穿了几个小时啊?就把身上弄得这么脏了?而且,这衬衣虽然不算顶好,却也仈激ǔ百块钱呢,是她这个月薪水扣完税和五金后的五分之一。

    以前的她,因为家里生活条件好,加上自己赚钱也容易。对于物价的贵贱,她没有太多的想法,喜欢的买就走了。可最近段时间,她走过了不少“拮据”的日子,渐渐地,对钱的概念也清晰了许多。

    给他全身这一套,差不多花了她两千多,买的时候也多多少少有些心疼的。倒不是说她小气。只是王庸那么不爱惜自己给买的衣服,让她心头颇有些小委屈0

    “王庸,你怎么能这样?”改阳菲菲有些小委屈的嗔声说。

    “呃,刚才秦老师招待喝茶,我那个不小心打翻在了身上。”王庸很无奈的继续说谎。

    “你,你说谎。”欧阳菲菲心中一酸楚,很是伤心:“王庸。你,老实交代。你对小秦老师,究竟做了什么?”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也算是千交代,万嘱咐了。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真的对小秦老师伸出魔爪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