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鸳鸯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

    王庸一愕,暗道不是吧?仅凭一些茶渍,她就能推断出些端倪了?不对不对,她肯定是在故意诈自己。当即,他装出了一脸无辜的样子,愕然不迭:“老总,您这说的是什么话?我就是去送送她而已……好端端的,我怎么可能对她怎么样?”

    “你……”欧阳菲菲被气得不轻,娇躯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一下:“你,你竟然还撒谎?你要是没对秦老师做些不好的事情,凭什么人家要拿茶水泼你?还要在你手上咬一口?老实交代,你对她究竟做了什么?”

    如此显而易见的事情,让她很轻易的就能用逻辑推断,加些想象力,就能脑补出整个“过程”了。事情肯定是这样的,他送秦老师回家,一开始还安安分分的,随后将毛毛放到床上后,秦老师很客气的请他喝杯茶再走。而王庸这个老流氓,就把人客气当了真,坐下来喝茶。还没喝两口呢,他就开始借着酒劲,调戏起秦老师来,并且对秦老师毛手毛脚了起来。

    以秦老师的温婉的性格和脾气,肯定是多番警告和忍让。但是他却欺负秦老师脾气好,性格柔软,就开始得寸进尺,动作越来越过份。

    以欧阳菲菲对王庸平常的了解,以及这家伙说话时的流氓腔调和肆无忌惮。她脑海里,简直就能演算出这家伙当时那副yin~荡而猥琐的那副腔调嘴脸。

    到最后,肯定是秦老师实在忍无可忍了,在他的手上狠狠咬了一口,并抓起茶杯就泼到了他身上。并义正词严的赶他出去,如果不走,她就要报警了云云。

    不错不错,很完美,也很合理。欧阳菲菲觉得这应该就是事实,就算不一定完全和自己想的一样。也应该是大差不差,**不离十。这让她,越想越是气愤。人家秦老师老公在外留学两年没回了。她一个女人家,独自一个人带着女儿在国内生活着。已经非常不容易,非常难得了。她那样子,跟一个单亲妈妈,几乎没有区别。

    而她的性格也非常好,温温婉婉,恬静自然。说话温柔细语,永远是顾忌到别人的感受,让人觉得心中很温润舒服。

    就她这样的女人,王庸竟然还舍得去欺负?何况,若非实在欺负的狠了。以秦婉柔的性格,又怎么会咬他?

    可对王庸来说,里面的故事实在太复杂。一来那些事情,是自己和秦婉柔的**,不想告诉任何人。其实,就连许多熟人,都不知道自己当初和婉柔在谈恋爱。在外人眼里,顶多只能算是往来比较密切,有些两小无猜的样子。他不想他和婉柔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路人皆知。原本没有什么的事情,肯定会被三姑六婆的说成有。如此一来,会对她的婚姻,造成巨大的破坏性。

    二来,本质上而言。王庸的性格也是颇为倔强的,一旦认定的事情,同样犟得像头牛一样,倔起来,那也是相当可怕的。如果心情好,她好好和自己说话。说不定还对她东拉西扯的,哄骗一番。

    但是看她如此态度,王庸索性连解释都懒得解释了,直接冷声说:“老总,我对秦老师做了什么事情。用不着向你解释,更不用向你汇报。你不是我妈,也不是我老婆。”

    “你……”欧阳菲菲气得直颤,脸色都有些发白了,怒声说:“王庸,你,你这是什么态度?人家婉柔那么辛苦,独自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你竟然还忍心欺负她?我就是看不惯。”

    “看不惯就别看,我累了,要去洗澡了。”王庸脸色漠然的说:“你慢慢在这里耍你的大小姐脾气吧,当然,你想进来一起洗也没关系,这次不收你钱。还有,我警告你,今天我心情不好,别惹我。”瞥都不瞥她一眼,直接叼着烟就进了洗手间。哐当一声,把门关上。

    欧阳菲菲被他那种态度,冲愣了好半天后,才脸色煞白不已,气冲冲的走上去。对着浴室的门,狠狠拍了两下,怒骂说:“姓王的,你就是个混蛋。我不是在这里发大小姐脾气。你给我出来,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去向婉柔道歉。”

    啪~王庸在里面,直接把门打开。欧阳菲菲的纤手,直接拍在了他肩膀上。打得还不轻,“啪”的作响。

    此时的他,已经把裤子脱了,仅剩下了一条三角内裤。将他呈倒三角形,完美的爆发性肌肉群都彻底的展现出来。和平常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完全不一样。而是在冷漠之中,透着一丝难以言喻的桀骜不驯的眼神。回手一下子抓住了欧阳菲菲的胳膊,不待她反应,便将她往里面一拖。

    “喂喂,你,你想做什么?”欧阳菲菲心下一惊,慌乱的低呼,奋力挣扎了起来。刚才那一瞬间的感觉,就像是看动物世界时,一头可爱的小鹿在水塘边喝水时。突然窜出来一条庞然巨鳄,咬中了可怜巴巴的小鹿。并且一口气,直接将它拽入进了可怕的泥塘之中。

    “咣当”一声,浴室们又被关上。王庸抓住了她的两条胳膊,身形向前一顶,将她双手在了洗手间内的瓷砖墙上。冷漠的眼神,凑到了近在咫尺,她的那张堪称完美的俏脸前。

    “你,你干嘛?我,我警告你,你别乱来啊?”欧阳菲菲有些惊恐,但是她却是在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尽可能的冷静下来。但她却突然发现,这有些难。女人的力气,原本就不能和男人相比。尤其是王庸这家伙,好像力气大的惊人。任凭她双臂怎么用力挣扎,却被他的如同铁钳一般的双手钳住,钉在了墙壁上一样,纹丝不动。

    王庸嘴角露出了一丝冷傲的戏谑之色:“老总,看你这样子,是想来陪我洗个鸳鸯澡吗?”说着,他的眼神,有些肆无忌惮的开始从她的头看起,直往下去。他的眼神,可不仅仅是在看而已。而是在不断的起着微妙变化,时而有些欣赏,时而又惋惜。

    “你放开我,王庸,不然我就要叫了。”欧阳菲菲的眼神之中,有些害怕的惊慌失措。但同时,又觉得好羞愧不已。那家伙的眼神,和平常那副有些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样子有很大的不同。

    此时他的眼神,仿佛如同鹰隼的目光一样锐利,让人不敢直视。而且,又似乎具有一股难以言喻的穿透力。自己的白色衬衣,西装裙,在他眼睛里,好像是呈透明的一样。直接能穿透进去,直抵里面。

    好像,自己身材的每一处凹凸,都被他尽收在了眼里一样。目光扫到那一处,更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轻轻的抚摸到了哪里一般。这让她那些敏感的区域,隐隐有些像是电流般的涌过,丝丝麻麻的,颤悸不已。

    非但如此,他与她名对面的,近在咫尺。哪怕她没有刻意的去看他的身材,但是,眼角的余光,却能将他的身材看得清清楚楚。如果纯以女性出自本能的欣赏角度来看,那是一具几乎堪称完美的男人身材。全身上下的肌肉,就像是用大理石刀削斧凿出来一般,充满了男人阳刚气息十足的健美感。十分好看,也是极为性感。

    而他,身上那一道道狰狞可怖的伤疤,非但没有破坏掉整体的美感。反而是凭添了许多,神秘,危险,以及凶悍的气息。即使是欧阳菲菲这种心灵优势很强的女人,也是为之本能的,怦然心跳不已,被他强烈的气势给压制住了。

    近在咫尺处,她敏感的瑶鼻,也能嗅到他身上传来的一些汗味,和一些男人的气息。也许那不见得有多好闻。可是,对女人来说,那种味道无疑是一种烙印在基因深处的一种信号。就像人闻到臭味,本能的会厌恶。同样,在人类世世代代的繁衍生息之中,早已经把这种男性阳刚的气息味道,融入到了基因遗传之中,一种能够激发女性本能**的气息。

    这就好比,男人嗅到了漂亮女人身上的体香味道,同样会激发起**一样,同等的道理。异性的气味,本就是性~爱之中,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

    惊惶之余,她的娇躯受到了本能的驱使和刺激,微微发烫了起来。而因为一些酒精的作用,让她原本就有些酡红的脸颊,红晕阵阵泛起。

    “你想叫就叫。”王庸那线条非常刚硬的脸上,冷漠之中带着傲然之色。如同一只猛兽,在逮到了柔弱的猎物后,总是喜欢戏虐一番后,再将它处死一般。王庸单手将她双臂高高锁在了头顶上,腾出了一只手来。

    轻轻勾住了她柔滑细嫩,十分完美的下巴。将她的脸轻轻抬起,让她的眼睛,能够直视他。

    王庸嘴角露出了一丝玩味的冷笑:“老总,我刚才已经说过。我今天心情不好,别来惹我。你想要叫的话,尽管可以叫,如果你想要我用你的内裤,堵住你的小嘴的话。”说话间,故意用眼神向下瞄了一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