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初吻的诱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就在她痴醉于这个吻之下,仿佛整个灵魂都开始飘飘然了起来。在他猛烈地攻势下,就像是熊熊燃烧起了一把烈火,让她的娇躯酥软,融化。就在她渐渐沉迷在了这种欢愉之下,在那欲醉欲仙的感觉中,笨拙的想要索取更多的时候。

    王庸却是猛地一回身,将脸离得她有二十公分远,嘴角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张殷红一片,娇艳如花的完美脸庞。酒精的作用和吻的刺激,让她显得格外妩媚,性感。

    呜?那种醉醉然,持续不断的愉悦感觉一下子消失了。让她在突然之间,感觉到很不适应。迷迷糊糊间,睁开双眸,有些疑惑,茫然的看着王庸。那副表情,倒是有些天然萌的感觉。就好像婴儿用肥嘟嘟的小手捧着奶瓶在喝,突然之间把奶瓶拔走。无疑,这是一种很残忍的行为。

    “不够?还要?”王庸轻笑了起来,有些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酡红一片的俏脸说:“还想要的话,可以求我继续吻你嘛。”

    这话刺激的欧阳菲菲一颤,被他突如其来的吻,给弄得有些小迷糊的她。顿即一下子清醒了许多,强烈的自尊心让她的羞臊感油然而生,绯红满面紧张的娇斥着说:“谁,谁会求你亲,亲我?放,放开我,你这流氓。”心头,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小失落的。虽然是被他强吻了去,可是那种感觉,还真是让她这辈子从未体验过。

    天呐。欧阳菲菲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第一次,对,就是第一次。

    她摇摇欲坠,有些想要晕了过去的感觉。不敢相信,更不敢想象。自己的初吻,竟然是在洗手间里,被王庸这个老流氓用强硬的方式给夺了去。虽然那种感觉,的确很美妙,可是,可是那是自己的初吻啊……保持了二十几年的初吻,一下子就没了。

    今晚吃饭的时候,毛毛还在说了。女孩子的初吻是很宝贵的,要给自己最喜欢的男孩子。虽然那个什么被人亲了,就是谁的人了,这种话有些夸张了说。现在社会,又不是在古代封建时期。一般而言,能把第一夜留给丈夫,已经是极为保守,非常少数了。

    但不可否认,女孩子的初吻的确非常宝贵。而欧阳菲菲,也向来不是个随随便便的女人,而是一个外表时尚,内心传统而保守的女人。

    对于初吻,她同样看得极重。而且,还是在没有谈恋爱的情况下,初吻就这么没了。这让欧阳菲菲,心头羞愧之余,又是羞恼成怒了起来,王庸这,这家伙,竟,竟然夺去了自己的初吻。

    “好吧好吧,既然你已经满足了,我就这放开你。”王庸的那冷漠的表情,似乎有些松弛了下来。似乎他通过这一吻,也是让他紧绷的情绪,一下子松懈了许多。内心深处的焦躁和暴躁,也是舒缓了些。挥手说:“行了,你出去吧,我要洗澡了。”

    “?”欧阳菲菲俏眸圆睁,黑白分明的眸子,眼巴巴的盯着他。心头的怒火,油然而起,熊熊燃烧着。好像要把王庸烧死一样,声音,仿佛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般:“姓王的,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王庸微微愕然的看着她说:“难道你还不够啊?真想在这里陪着我洗澡?来个鸳鸯浴?”

    鸳鸯,鸳鸯浴?欧阳菲菲脑子一晕,不可抑制的,联想到了自己脱得光光的,然后和王庸这个混蛋一起很旖旎的洗澡?一想到这个场景,她的心就狂跳了起来。这种事情,她,她怎么可能会接受?怎么可能会去期待?

    羞恼之中,欧阳菲菲把**一护,绯红的俏脸,眸子中开始蕴含着一丝寒煞之气:“谁,谁会想要陪,陪你那个?王庸,你,你少装蒜?我问你,你,你怎么可以这,这样吻我?”

    “呃,想亲就亲了呗。”王庸一脸无所谓的态度,放开了她,伸着懒腰说:“刚才你不也是挺享受的?”

    被他一松开后,欧阳菲菲原本无力的娇躯,差点就因为脚下发软而摔倒了。她只得很艰难的将后背依靠在瓷砖墙上,白色蕾丝边的衬衣下,那坚挺的**,正在一起一伏,显得很激动,情绪也是有些难以控制,羞愧不已地说:”那,那是你硬来的,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初吻被夺,已经让她的心很受伤了。如果王庸现在搂着她,好好地安慰一番,哄哄。还能让她温馨些,怕也是不太再会计较被夺的初吻了。毕竟,失去已经是失去了。就算是拿把刀杀了他,也拿不回自己的初吻了。

    可是,偏生那家伙,却是一点也不放在心上的样子。对欧阳菲菲来说,如此宝贵的初吻。他就这么不经意间的摘了去,那副无所谓中带着点惬意的模样,就像是随手拿了块西瓜在吃,顶多就是在吃完之后,说一句,嗯,这西瓜还不错,挺甜的。

    这点,让欧阳菲菲的心里很难接受,那可是自己的初吻,初吻啊?

    “哦,硬来啊?”王庸呵呵一笑,饶有兴致的看着她说:“这么说来,我要对你硬来的话,你根本反抗不了是吧?亦或者是,你在半推半就?”

    “这,这叫什么话?谁,谁是半推半就啊?都,都是你硬来的。”欧阳菲菲羞愤不已,如果手上有把枪的话,肯定会一枪崩掉这个可恶的混蛋。

    “这就对了嘛。”王庸呵呵说了一句:“刚才你不是问,我对秦老师做了什么吗?为什么我手上有牙齿印。我这人不善言语,口拙嘴笨。所以只好用实际行动来向你解释那个问题了。”

    什么?这,这叫什么逻辑?欧阳菲菲被气得不轻,强吻了自己还不算?竟然还敢说那是在像自己解释……她那殷红的俏脸,已经开始微微发白:“王庸,我没发现你用这种方式解释了什么。”

    “秦老师和你一样,也是个柔弱女子。”王庸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很认真的说:“如果我对她硬来的话,她和你一样,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所以,我再额外向你解释一句。我绝对没有对她做什么,请你不要污蔑她和我之间的清白,这样对她不好。”

    “啊?”他,他竟然用强吻自己的这种实际行动,来证明他对秦老师没有做什么坏事?欧阳菲菲怔住了,自己的初吻,竟然成为了证明实验的牺牲品,炮灰?

    不过话又说了回来,以这家伙发起蛮劲来,还真不是自己这种弱女子能够抵挡得住的?也就是说,他也许真的没有对秦老师,做过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这个结果,让欧阳菲菲心头莫名的一松。怪,怪不得他这么愤怒呢,原,原来是自己冤枉了他。可是,就算是冤枉。他,他也不能就这么轻易的夺去自己的初吻啊?难道他就没长嘴吗?不能好好地用说话来解释清楚吗?

    还有,他肯定有事情瞒着自己。否则他身上的茶渍,以及牙齿印,又是哪里来的?

    就在欧阳菲菲满脑子胡思乱想之余。王庸开始***了起来。

    “喂喂,你,你干什么?”欧阳菲菲捂着脸,急忙转过身去。

    “洗澡啊。”王庸没好气的说。

    “我,我还在这里呢。你,你怎么能脱裤子?”

    “喂,欧阳菲菲我麻烦你讲讲道理好伐?谁洗澡还穿着内裤的?”王庸没有理她,直接脱了裤子。走进了淋浴间,哗啦啦的冲了起来,边说:“你要是想继续杵在那里,或是想偷偷摸摸看两下,我也不会介意。”

    “你你你,实在太下流了。”欧阳菲菲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急急忙忙向外跑去,脚步浮现间,有些跌跌撞撞的,还顺便帮他把浴室门关好。一路羞愧万分,芳心狂跳的,跑进了自己的小房间,反锁了门,把头闷在了被子下。

    天呐,今天晚上,究竟都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啊?自己保持了二十多年的初吻,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呜呜……

    稍微值得庆幸的是,那家伙还算理智,只是用亲嘴来报复自己冤枉他的事情。而没有做出些更过分的举动来,例如,强拉自己陪他洗澡,帮他搓背之类的恐怖事情。此外,几乎也可以确认了,他对秦婉柔真的没做什么,这让欧阳菲菲有些欣慰和窃喜。唔?菲菲你欣慰归欣慰,窃喜做什么?你不会是对那家伙……不是,这绝对不可能。肯定是为楚楚可怜的婉柔窃喜,窃喜她没有遭到那家伙的魔爪毒手。

    王庸,你这个混蛋,流氓,下流家伙,欧阳菲菲捂在了被子下,开始羞红着脸,恶狠狠地骂了起来。不过她骂人的词汇量储备不够,而且很多话也骂不出口。

    她最后,她只得狠狠地暗自腹诽王庸那坏蛋,为什么夺了自己初吻后,也不晓得要好好地安慰安慰的。呜呜,不过,那就是接吻的滋味吗?似乎,真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