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五年前的王庸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她双眸渐渐迷离,但很快,她却是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羞愧的对自己骂,菲菲啊菲菲。你脑子里都胡思乱想些什么?怎么能这么淫~荡。被那坏蛋强吻了,竟然还能那么舒服,竟然还想要。呜呜……王庸,你真是个混蛋。

    ……

    浴室里的王庸,任由冷水从莲蓬头中喷洒在了自己脑袋上,喷洒在了身上。想凭借着冰冷的刺痛感,而减轻他心中被勾起的痛苦。

    时间,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五年多前。

    在潮湿而丛林密布的边境之地。

    一辆中巴客运车,正歪歪扭扭的停靠在了坑坑洼洼的路边。车上小二十名男女老少的乘客,已经被一群全副武装的恐怖分子控制住了。一名在当地做客运的司机,右腿被打了一枪,躺在车内过道上,正在抽搐着呻吟不已。

    那几个头戴黑套,标准恐怖分子打扮的匪徒们,非常专业的借着平民人质的掩护,不断的换着方位,以防止被狙击手狙杀。边陲之狼的狙击手,可是非常厉害的。

    边陲之狼。也许在国内几乎没有名气。但是在这毒~品横行的边境,却是赫赫有名。尤其是在所有的毒贩子那里,名声更大。很多从事那个行业的人,往往一听到边陲之狼的名字,就会害怕的发抖。

    任由那个司机在地上躺着,不断的失血。但是一整车厢人,却是没人敢上去救他,帮他止血。因为那些恐怖分子,凶悍之极。非但持着枪械对准大家,腰上还绑着大量的炸弹。

    显然,那是一群真正的亡命之徒。绝非那些游荡在城市之中,把头发染成各种颜色。满嘴都是牛皮,一旦遇到真刀真枪,却立马怂了的小混混可以相提并论的。

    真正的亡命之徒,哪一个身上没有背着几条人命?他们非但敢杀人。在关键时刻,还敢杀自己。试想,一个连自己都敢杀的亡命之徒,又有什么样可怕的事情做不出来?

    人。泰半都是自私的。除非是关系很亲近的人,否则,在危难关头,往往首先想到的就是保护自己。在这种时候。出头,做好人,是需要付出巨大代价的。

    当然。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他们只是一群普通人。老老少少,男男女女而已。被那群悍匪吓破了胆子,也是实属正常。

    从中巴车窗向外望去,或是各种甘蔗地,原野,亦或是山林。横扫一圈,也看不到半个敌人。可是。那群悍匪却知道,大名鼎鼎的边陲之狼,早已经来了。说不定他们每一个人,都有几支狙击枪,同时瞄准了他们的脑袋。

    身穿着丛林迷彩服,脸上涂满了灰绿色彩泥的王庸,正距离那辆中巴车不足三百米远。拿着望远镜,正在观察着那一切。放下望远镜后,可以看得出来,此时的他,眼神之中充满了压抑的愤怒,眉头紧紧皱起。

    很显然,这不是一次简单的劫持事件。对方已经摆出了车马炮,亮明了旗号。

    天蝎大队。这是一支活跃在国际上,各种战争流血事件之中的佣兵团队,人马来着各个国家,成员复杂,实力非常强悍。而其名声,也是非常的响亮。因为他们非但厉害,而且手段非常残忍恶毒,为了达到目的,无所不用其极。已经有数度扮演劫匪,劫持平民,以达到他们的战略战术目的。

    王庸对这个天蝎大队的资料,也是仔细研究过的。

    原因也是非常简单,那是因为天蝎大队的创始人,兼大队长,乃是独眼将军的儿子。而独眼将军,却是金三角一个非常著名的大毒枭。控制着一大块地盘,手底下号称有一个军的人马。每年从他手中流传出来,最后抵达世界各地的货,通常都是要以数十吨来计算。

    这个独眼将军,乃是华人。据说还是国内某特种部队出身,退伍之后,就偷渡出去,开始做起了那门生意,至今为止已经二十余年了,非常警惕而狡猾。

    但是,他最近却是很倒霉的被抓了。

    抓到他的,当然是边陲之狼了。其中过程,也是有一番精心布置的。当前,就不再赘述了。

    能抓到独眼将军,自然是一件非常值得庆贺的大功劳。但是,麻烦也是会接踵而至的。例如他麾下的那些兵马,会疯狂的报复。其中,最最难缠而可怕的,要数天蝎了。天蝎这人也是非常奇怪,好端端的土太子爷不当,非要出去当佣兵来寻求刺激。而且,在老爹从小的熏陶和训练下,他的实力非常强大。在短短的数年内,就打下了偌大的名头。国际刑警组织,几次三番的想要对他抓捕,都无可奈何。

    身为人子,天蝎绝对没有理由在老爹被解放军抓了后,无动于衷的。由此,在领导层中。在边陲之狼大队,抓获到了独眼将军那条巨鳄后,就展开了一系列的预案布置。

    对于天蝎和他的天蝎大队,是重点的研究和防范对象,对他的手法和风格,也是分析的十分透彻。

    但是,再透彻,再防范,也是不可能没有漏洞的。天蝎选择了足足蛰伏了三个月之久,在他父亲因为国籍还是国人的缘故,接受了死刑宣判,即将执行枪决的当天,他才行动。

    显然,他是抱着殊死一搏的打算,并不想有太多的拉锯战,这也显现出了他的决心。据说,天蝎是个孝子,是父亲一手带大的。以他的个性,一旦准备出手,肯定是致命一击。

    中巴车边上,还大大咧咧的停着一辆敞篷越野车,车内一个穿着白色西装,戴着墨镜的二十七八岁的,面目黝黑彪悍的年轻男子,正在悠闲的抽着雪茄。从望远镜上来看,这人正是天蝎,他长得很像情报照片上的那个人。

    可王庸却是半点不信,从他的情报分析和研究来看。天蝎那人,个性就真的有些像是蝎子,阴毒而狡诈。喜欢伏击,喜欢致命一击。任何行动,往往都会把自己保护的非常好。这也是为什么,国际刑警组织,以及几个与他有仇的国家,至今都没能将他抓捕归案的理由之一。

    他更知道,天蝎那恶毒的家伙,从来不打无把握的仗。他要出手,往往会发动致命一击。

    王庸有些想象不出,他的把握,究竟在什么地方?他不会天真到以为,凭着挟持了十几个平民。就能要挟部队,把他的毒枭老爹放了吧?他的布置,究竟会在什么地方?这似乎,有些不合情理。

    虽然王庸个人觉得,十几个平民,也是一条条的生命,也是一个个的家庭。但是,他同情是没有用的。领导层,是绝对不会肯妥协的。到最后,肯定是武装强攻,能救一个是一个。

    时间,似乎在一分一秒的过去。王庸率领着边陲之狼大队,已经将敌人包围在了里面。算了算时间,天蝎的毒枭老爹,还有一个小时就要执行枪决了。枪决地点,是连王庸都不知道的地方。

    但是,身为军人,就是这样。没有接到上峰命令时,不得擅自妄动。

    正在此时,车上那个抽着雪茄烟的“天蝎”,拿起了一个卫星电话,开始拨通了起来。两分钟后,王庸的通讯频道里出现总台的呼叫,狼巢呼叫头狼,狼巢呼叫头狼,听到请回答。

    “头狼收到。”王庸冷漠的回应说:“请指示,完毕。”他的精神,也是微微紧绷了起来,暗忖可能是要发动营救人质的强攻行动了。

    “天蝎要求与你通话,完毕。”

    “头狼收到,请接入队伍频道,让兄弟们都听到,完毕。”王庸也是出自谨慎。不想和天蝎单独通话,否则一旦有什么差错,很多时候就解释不清楚了。

    “狼巢收到,完毕。”

    王庸转入到了队伍频道,说道:“天蝎的通讯要接进来,兄弟们都只听不说话,保持频道静默。”

    一阵滋滋的电波杂音后,队伍频道中传来了天蝎那听起来爽朗,却有些阴鸷的声音说:“边陲之狼的头狼,听说你担任头狼才一年是吧?很了不起,才第一年上位,就抓住了我的父亲,立了大功啊,兄弟。”

    “天蝎,我是兵,你是贼。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不是兄弟,是敌人,你也没资格当我的兄弟。”王庸那正气凛然的眼神之中,充满了对他的不屑。爱憎分明,性格尖锐,沉声说:“不过,你怎么说也是个鼎鼎大名的人物,又何必要为难一群手无寸铁的平民呢?不如,我来做你的人质,你放了那群平民如何?”

    “幼稚!”天蝎冷笑着说:“听说你拿过国际侦察兵学校年度最佳学员奖?怎么会这么幼稚?想表现一下你的怜悯之心,亦或是想展示一下你的热血?顺便告诉你一下,我也拿过那个奖,只不过比拟大了五届而已,学弟,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

    “少废话,别来拉关系。”王庸有些压抑着的愤怒说:“你不会是在怕我吧?你放心,我会脱光了,手无寸铁的过来。”王庸开始实施起了战术策略。

    “头,不行,我去”“不,我去。”

    原本应该静默的频道里,传来了几个兄弟争先恐后的声音。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