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悲恸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高倍战术望远镜中,那辆破旧的中巴车上。两名全副武装的恐怖分子,挟持着一个跌跌撞撞的白裙中年女子下了车。她那白色的裙子和衬衣上,还沾着些鲜血。

    砰~

    就像是一只拳头,狠狠的打在了王庸的心口上一般。让他全身僵硬如铁,脸上的血丝,刹那间褪得干干净净。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她,她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年轻的王庸,眼神之中充满了无比震惊,恐惧,害怕。强健的身躯,抑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脑子中,也像是被一道闷雷打中,昏昏沉沉的。

    清晰的高倍望远镜下,她的脸有些苍白,有些害怕,更多的,却是茫然,有些不明所以。只是在枪口的威逼下,脚步蹒跚着走下了车。

    “天蝎!”

    王庸狂怒的嘶吼了起来:“你麻痹的畜生,我操~你全家十八代的祖宗。”他的心,仿佛被利爪探了进去,撕裂着一般的疼痛。他暗恨这望远镜,怎么会那么清晰,清晰到可以看见她的表情。

    “老大!”一旁的观察手,急忙轻轻扶住了王庸,低声问:“出,出什么事情了?”

    “呵呵。”天蝎很无所谓的笑了起来:“学弟,刚才我就告诉过你,你还嫩,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对普通人来说,亲情也许在习以为常下,显得似乎很平淡。可是对于你,还有我这种人来说。亲情的力量往往很强大。因为,那是支撑我们坚持下去的心灵支柱。”

    “天蝎,把我妈放了。”王庸的声音,有些沙哑而低沉。一股莫名悲痛,而狂暴的情绪,正在他的胸腔之内压抑着,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性。

    “什么?”一帮分散埋伏在各狙击点,突击位的边陲之狼兄弟们,也是在频道中惊呼了起来。

    望远镜里出现的那个气质温婉,身穿白色朴素裙子的女人。竟,竟然是老大的妈?这,这怎么可能?他妈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天蝎。你麻痹,把伯母放了。”

    “操你~娘咧,伯母要有三长两短,天蝎我杀你全家。”

    “狗日的,拿我们老大的妈来威胁他,算个什么男人?你狗日的还有鸡~巴吗?吼,老子这就过来,你有种和我单挑。”

    一个个愤怒而压抑着狂暴的声音,在频道之中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对于这些兄弟,整天一起训练。执行任务。出生入死,荣辱与共的兄弟们来说。兄弟的母亲,就是自己的母亲一样。天蝎那么做,毫无疑问的挑起了每个人愤怒无比的情绪。

    “头狼,如果你不想母亲。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叫你的小狼崽子们都安静些。”天蝎那懒洋洋而阴鸷的声音响起。

    不用王庸吩咐,频道之中刹那间安静了起来。

    王庸的呼吸很粗重,用望远镜。死死的盯住了母亲的脸。在这一瞬间,他禁不住有些想要流泪的感觉。从十八岁高中毕业后来当兵,到现在,已经足足四年了。

    他依旧还清晰的记得,四年前,自己和母亲吵架,吵得很厉害。

    通常而言,母亲对自己还是很宠溺的。一般只要自己坚持的事情,她到最后,总是会妥协,总是会让步。但是在当兵,还是继续上个普通大学这件事情上,她却是前所未有的坚持,死都不肯让他来当兵,哪怕是王庸哄她,说只是当个普通的义务兵,她都绝对不肯。

    因为她很清楚,也很了解自己儿子的个性。只要是他想做的事情,无论是什么事情,他都会很努力的做到最好,虽然儿子从来没有提及过他为什么要去当兵。

    但是即便他不说,她也是十分清楚了解他的想法和目标。他,从小就默默的把父亲当做偶像一般的崇拜。他肯定是想要去追寻,追寻着父亲的脚步。

    而对她来说,在极早的失去了丈夫后,儿子已经成为了她唯一的心灵支柱。她更加不想自己牺牲了一个丈夫后,还要再牺牲儿子。

    母子之间,第一次吵得那么厉害,接连吵了好几个月。最后,王庸直接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撕掉,拒绝却上大学,沉默的等待招兵日期。

    为了那次吵架,王庸心中也是有气。发起脾气来,四年之间,只回去了一趟。而且,还和母亲避而不见面,只是在暗地里,看了她一个小时。

    直到这这一刻,王庸才知道自己错得离谱。他不应该的,不应该发脾气,执拗着不回家和她见面的,她已经消瘦了许多,脸色也非常的不好。他知道,自己在母亲心目中,究竟是何等的重要。自己,怎么能用这种她对自己的爱,来狠狠地伤害她呢?就算吵得再凶,期间说过多少狠话。但母子,毕竟是母子。

    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王庸拼命控制住了自己的即将要爆炸的情绪,年轻的身躯颤抖着,声音低沉压抑着说:“天蝎,把我妈放了。我为我刚才说过的话,道歉。”他现在,已经深刻的了解到了,天蝎刚才说过的那句话。

    只要能救她,哪怕是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是在所不惜。

    “哈哈哈,学弟。”天蝎疯狂的大笑了起来:“我不需要听到道歉的话,但是,我可以感受到你心中的愿望。大家对亲情的理解,都一致的不是吗?和你部队的最高领导通话,立即释放我的父亲,否则,你的母亲,和那十几个平民都会死。”

    “天蝎!”王庸低沉的咆哮着说:“你明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不是我不愿意,是有纪律……”

    “住嘴,我不想听到不可能三个字,更不想听到什么纪律,很多事情,我比你了解的更清楚。头狼,你还是太年轻了。”天蝎也狰狞的说道:“如果你们部队的领导,为了些许功劳,连自家部队中最精锐的头狼的母亲都不肯救的话,你们边陲之狼存在,还有什么意义?你还不如带着母亲,带着兄弟你,跑过来和我一起干。为了那种人卖命,值得吗?头狼,你别妄图发动武力袭击来救你的母亲,我天蝎可不是吃素的。我可以保证,只要你们敢轻举妄动一下,你的母亲,和那十几个平民都会死掉。另外,我相信你也听过我的信誉,只要你们能保证我父亲的安全,我就能保证你母亲的安全。”

    “什么?”王庸双眸之中,充满了震惊。

    就在王庸准备呼叫狼巢,拼着命也要向领导求情。王庸可以敢和领导保证,这一次先把独眼将军放了,只要母亲安全了,他会再度实施对独眼将军的抓捕,哪怕是付出生命作为代价,也在所不惜。

    最起码的,也要延缓一下独眼将军执行枪决的时间。让事情,有些宛转的余地。

    其余边陲之狼的兄弟们,也都开始纷纷暗忖,到时候,一定要和老大一起求情。

    “狼巢呼叫头狼,听到请回答。”

    “头狼听到,头狼请求与师部通话,完毕。”

    “头狼,立即发动武力营救人质行动,立即发动武力营救人质行动,完毕。”

    “什么?放你妈的屁,我的母亲还在天蝎手中。”

    “这是命令。”

    “我要和师部通话,我要和师长通话。”王庸惊慌失措的叫了起来:“狼巢,听到没有?我要和老领导通话。”

    狼巢那边犹豫了一下,却还是继续说:“立即发动武力营救人质行动,这是个命令,完毕。”

    “完毕你骂了隔壁,我妈还在人质当中,什么狗屁命令,老子不干。”王庸就像是只受惊了的公牛,狂怒之极,打开队伍频道,嘶哑的吼叫了起来:“兄弟们,我是头狼。没有我的命令……”

    “砰~”

    一声清脆而沉闷的枪响声,从密林的深处响了起来。

    “谁都不准开枪!”王庸嘶吼的后半句话还没出来,枪就响了。

    那辆敞篷吉普车中,那个叼着雪茄烟,拿着卫星电话正在讲话的白西装墨镜男,轰得一下,脑袋被炸了开来。

    “谁他妈的开的枪,那是个假目标,假目标。”王庸的心脏,就像是拳头伸进去,直接打中了一般。面色惊慌失措到了极致,眼神之中充满了无比的害怕和惶恐,咆哮不迭。

    “头狼,你找……”天蝎在通讯频道中,也是怒吼了一句,但旋即,就卡住了。

    “天蝎,求求你,那是个误会,误会。”王庸拿着高倍望远镜,看着那一切。然后在通讯频道中,不顾一切的哀求了起来:“放过我……”

    轰~

    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在中巴车上响起。炽热的火焰,刹那间吞没了整辆中巴车。

    爆炸时,产生的冲击波,将那个白裙女子,震飞了出去。

    “妈!”王庸眼神惊怖的,嘶吼了起来。望远镜中,他仿佛能清晰的看到,她的身躯,被冲击波震死的场面。

    ……

    “妈~”浴室中,赤身**的王庸,也是无力的跪倒在地。痛苦的呻吟了起来:“儿子对不起你,呜呜~”冰冷的水,不断冲刷着他的头,让人分不清,那是水,还是泪。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