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天亮之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王庸回了家中,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却见到茶几上,和走的时候一模一样。估计欧阳菲菲,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

    但他也不以为意,刚才心中积郁的一些火气,在捅揍了一顿某人后,已经好了许多。吹着口哨,将小菜热热,翻炒一下后,就开始边看电视,边美滋滋的吃起宵夜来,顺便,还能喝点点小酒。

    话说欧阳菲菲,气鼓鼓的抱着笔记本上网到了九点多,想着明天还要上班呢,就洗洗准备早些睡觉。谁料,因为心情极度糟糕。钻床上半天,怎么着也睡不着,满脑子想的都是王庸那家伙的各种可恶,欺负人。越想越觉得委屈,越想越觉得窝火。

    听到王庸那家伙好不容易回来了,她也是不理。可憋了半晌,那家伙竟然跑去厨房炒菜,看看电视,喝酒小爽去了。这让她心中愈发的不平衡了起来,一骨碌起身,就这么穿着睡衣,拖着拖鞋啪嗒啪嗒重重地走了出去。

    身材绝佳,气质凛然的她。就算是穿了双拖鞋,也能踩出女神的架势来。走到正在津津有味看着高清记录频道,喝着小酒的王庸面前。她眼神中蕴含着冰冷煞气,神色不善,一双洁白无瑕的藕臂,环抱在**之前。扬着玉润笋尖的俏丽下巴,歪着螓首,狠狠地瞪着王庸。

    “老总还没睡啊?”王庸皱着眉头,看了下手表说:“这都十一点多了。明天礼拜一,要上班的喔。别到了公司,整个人怏嗒嗒的没精神,狂喝咖啡和啊。”

    一见到他情绪,似乎恢复到了正常,又满脸爽过了之后的贱样。欧阳菲菲心头之气,就不打一处来。娇哼着说:“王庸,今天的事情,你做的太过份了,你让我感觉到很恶心。”

    王庸微微沉默了一下,便笑着说:“老总,你不也总是说我这种人,这辈子能娶个媳妇就已经是烧了高香,祖上积了德吗?咱们先不谈恶不恶心,道不道德,我这种要啥没啥的吊丝男,也有解决生理需求的权力吧?”

    “……”欧阳菲菲为之一滞,有些脸红的瞪着他说:“你,你能不能别张口就是需求,闭口就是生理行不行的?总之,去**就是不对,就是恶心,就是下流。”

    “是是,我是恶心,我是下流。”王庸呵呵笑着说:“好吧好吧,那我不**,到处勾搭少女啊,**之类的行不行?这算不算下流?”

    “当然不行了,人家少女没结婚呢,你勾引了人家岂不是害人?”欧阳菲菲就像是看奇葩一样的看着他,没好气的说:“至于**,人家都是结过婚的,你那么做,岂不是破坏人家家庭?”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王庸眯着眼,笑呵呵的说:“那我整天住你隔壁,晚上就开始意yin你,满脑子想着都是和你各种姿势玩撸啊撸,你觉得行不行?”

    欧阳菲菲被他说得是一寒颤,急忙脖子一缩,恶心的鸡皮疙瘩都要冒了出来,杏眸一瞪着说:“你,你敢……你要敢这样,我,我就……”

    “那你总得给我有个去处吧?”王庸喝着小酒,开始继续看起了电视来:“

    “你,你怎么能满脑子都是想的这些东西?”欧阳菲菲有些气急败坏的红着脸说:“你就不能做一个正常些的男人?”

    “但凡一个身体成熟,健康的男性,不想这些事情才叫不正常。”

    “哼,王庸。我就问你一件事情,你今天**了没?”欧阳菲菲也是被气得气无可气了,没好气的星眸一瞪着说。她自己也没感觉到,自己和王庸才生活了短短一个月,连这种话都能毫无障碍的从檀唇了冒了出来。

    “嫖了,好爽啊。全身灵魂都要飘了出来。”王庸眼睛盯着电视机不放。

    “在哪里嫖的?花了多少钱?女的叫什么名字?”欧阳菲菲咄咄逼人的追问着说:“限你三秒钟内回答。”

    王庸有些傻眼了,当即眼珠子开始猛转,胡诌道:“就在我某小区不远处,菜市场后面那条街上,满是发廊的那处。花了四百,外加一百小费。女的,呃,人家出来混那口饭出,又怎么着会告诉我名字?”

    欧阳菲菲嘴角渐渐溢出了一丝笑容,环抱着双手,眼神之中,充满着浓浓的得意:“菜市场后面的发廊一条街我路过几次,我知道。但是今天傍晚去买菜时,我还无意中听到了几个大妈说最近因为来了个新的区领导,还是个女的,新官上任三把火,把辖区内能封的风月场所都给封了。那条街上天天有警察在蹲点,谁都不敢在这种风尖浪口上犯事。老王啊老王,你就算是信口胡诌,也编个像样些的谎话出来啊?”

    王庸一脸谎言被当面戳穿了的尴尬,没好气的瞪着她说:“行了行了,算我被你打败了。我说你一个女人家,还是一家大型集团公司的老总,麻烦你能不能干点正事?听起这些八卦破事来,那么兴奋干什么?”

    “咯咯。”欧阳菲菲到了这个时候,心头才真正的舒爽了起来,就像是吃了蜜糖一般的甜滋滋的。原来这家伙,从头到尾竟然是骗自己的。他没有去发廊**。

    一见的他那副有些懊恼的样子,欧阳菲菲这才得意洋洋的环抱着双手,扬着下巴说:“老王啊老王,其实刚才我也只是见你眼珠子乱转,从最近很流行的微表情判断上来说,是有编故事的迹象。所以,我才胡诌说那个地方被查封了。没想到,你还真的露出了狐狸尾巴。你也不用你那猪脑子想想,今天傍晚我们是一起去买菜的,没有理由我听到了,你没听到吧?”

    王庸目瞪口呆的看着她,无可奈何的点了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说:“行,你行。转眼之间,就能使出这种诡计来,算我栽了。”

    他越是一副颓然样,欧阳菲菲越是觉得心头暗爽不迭,俏眸之中,妙波流转,熠熠生辉:“老王,叫你多念些书你不听,这不过是最基本的谈判策略,你不要以为我这个斯坦福硕士学历是买回来的。从这上面,也能略体现一些,为什么我能当老总,你只能当保安了。”

    “你赢了总行了吧,斯坦福硕士。”王庸没好气的瞪眼说:“这下你心情好多了吧?该去睡觉了,明天别顶着熊猫眼上班。”

    “哼。”谁料欧阳菲菲竟然娇哼了一声后,直接拿了个杯子,坐在沙发上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把玩着高脚杯,抿了一口说:“有些失眠,喝点红酒让自己多些醉意再睡比较好。”此刻的心情,比之前些时候的郁闷,简直犹如天壤之别。芳心之中,一片轻飘飘的舒爽不已。

    王庸见她那副得瑟样,白了一眼说:“那你慢慢喝,我去睡觉总行了吧?”

    “喂喂,姓王的。”欧阳菲菲刚飘飘然的心情,在他这一招下,就忍不住有些小郁闷了,俏眸一横着说:“你就能不能出息一些?像个男人些。一落了下风就跑啊?”

    “呵呵……”王庸眯着眼,摸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好半晌。直把她看得浑身发毛后,才说:“行啊,你是老总,你说了算,想怎么个整法?只要你能划出个道来,我就接招。”

    “那好,我们来点最简单的,石头剪刀布。”欧阳菲菲俏眸之中,战意熊熊燃烧了起来,猛地站起身来,眼神凌厉的盯着王庸:“我输了喝一杯红酒,你输了喝一杯黄酒。”

    “不占你便宜,我输了喝两杯。”王庸冷笑连连着说:“有言在先,别玩了一半就缩。”

    ……

    半个小时之后,欧阳菲菲的双颊酡红一片,红彤彤的像个嫩苹果。那双美眸之中,水汪汪一片,眼神飘来,不知是媚意还是酒意。娇躯已经坐不稳了,摇摇晃晃的靠在了沙发上,声音甜甜糯糯,充满了难以言喻的魅惑:“老王,你出息些,才五瓶黄酒下肚就不行了吗?”

    王庸体质过人,对酒精的抵抗力还是很强的,可在短短半小时内,五斤黄酒下肚。也是头脑一片浆糊,眼神呆滞,摇摇欲坠了。划拳这种东西,在不作弊的情况下,其实还是多少讲究些心理战术的。没想到,欧阳菲菲在这反面颇为厉害,至少占到了六七成的赢面。

    但她也不好受,一瓶红酒喝完了,又是喝了一瓶黄酒。本来这酒就不少了,还是龙虎酒。

    “不行?开玩笑,在我们男人的词典里,没有不行两字。”王庸的舌头都有些大了,看着欧阳菲菲那诱人的脸庞,傲人的身材,不由得微微有些食指大动。

    “那再来,今天本小姐也是豁出去了。”欧阳菲菲媚眸说不出的水润欲滴,战意激昂:“要让你知道知道,我们女人的厉害。”

    ……

    天亮之后,在王庸的床上。欧阳菲菲就像是八爪鱼一般的,娇躯缠绕在了王庸身上。俏脸,舒服的枕在了他的胸膛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