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天呐,我变妇女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她睡得很恬静,很安详,就像是一个睡美人一般。王庸这么一个体格健壮,肌肉弹性十足的男人。可远比她平常所用的抱枕舒服的多了。而且脖子枕在了他的臂弯里,好像很舒服,很有安全感。

    当清晨的一缕清澈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射在了她的脸上,长长的睫毛上。让她的眼睑微微波动了起来,妙眸缓缓睁开,迷茫之间,左右瞅了瞅,朦朦胧胧之间,一时还搞不清状况。

    修长的葱白玉指,正好搭在了王庸的另外一侧胸膛上,不经意间抚摸了一下。咦?一粒小疙瘩?那是什么?

    “呜?”欧阳菲菲登时俏眸圆睁,感觉到了极大的不对劲。依旧有些茫然的俏脸上,瑶鼻微微耸动,一股很熟悉的男人味,轻轻钻入她的鼻息。这个房间,这个男人……

    待得欧阳菲菲娇躯一震,刚本能的想嘶声裂肺的凄叫一声,大声质问王庸你,你对我做了什么的时候?

    却听得一声浑厚的男人惨叫声响起,王庸就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般,从床上猛地坐起身来。眼神之中,充满了不敢置信的惊恐,死死盯住了她:“欧,欧阳菲菲,你,你对我都做了些什么?”

    欧阳菲菲秀目圆睁,愣愣在了那里,被他先声夺人下,脑子一片空白。只是脑子迷迷糊糊间,隐约觉得不对,似乎台词被抢了。

    “这是怎么回事?”王庸就像是见了鬼一般的,面色惨白的说:“欧阳菲菲,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床上?”

    欧阳菲菲这才一激灵。丢掉的魂儿好似一下子就回来了,也是反应过来的一把抢过了一半被褥,将她犹自穿着睡衣的娇躯遮掩了起来。面色同样惨白的盯着王庸,怒声说:“王庸,这话应该是我来问你才对吧?你,你究竟对我做了些什么?”

    一激动下,她的螓首一阵头疼欲裂,宿醉的后遗症发作了。与此同时,芳心之中满是怒火在中烧不已。这家伙。竟然敢叫的比自己还早,叫的比自己还惨,好像出了这种事情,吃亏的是他老王一样,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等等。大家都先别急,让我来捋一捋。”王庸有些惊魂不定的从床头上拿了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后,精神才略定,分析着说:“应该是昨晚都喝醉了酒,你走错了床……”

    “等等,凭什么说是我走错了床?”欧阳菲菲怒容满面的说:“为什么就不是你喝醉了酒。强拉我上了你的床?”

    “呃,这事先放一边。不管怎么说,先确认一下情况。看看我的内裤还在不在?”王庸狠狠地吸了一口烟,伸出颤巍巍的手。往被子里摸去。咦?这是?光滑溜溜的,好嫩,好细腻的脚。

    欧阳菲菲玉足被他一摸,娇躯顿时一紧。愤怒而没好气的抬腿一脚:“王庸你往哪里瞎……摸……啊!”她柔嫩细滑的玉足,踢开王庸的手后。自然下落,落到了他的小腹之下。

    赤~裸的玉足,能清晰无误的,感受到一片毛绒绒所在。更可怕的是,那片毛毛的地方,藏着,藏着一个软绵绵……

    没见过猪爬树,也吃过猪肉。她立即反应过来,自己的脚碰到了什么东西,这让她就像是被一道雷电打中了一般,周身直颤,面色惨白无比的尖叫了起来:“姓王的,你,你卑鄙无耻,你下流龌龊。”

    王庸其实已经从她玉足那毫无间隙的接触下,知道了些什么。但还是不死心的往下一摸,顿时也是面色一变,如丧考妣的发白了起来:“怎么会这样,怎可能?这不应该啊……自己竟然真的,内裤不知道去了哪里?”

    若是对欧阳菲菲恶作剧一番,逗逗她,吓唬吓唬她一番,王庸倒是只会觉得挺有趣儿。如果真的把她给吃了的话,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啊。自己这辈子,就彻底完蛋了。

    一想到未来那昏暗无光的日子,王庸就生生的打了个寒颤,好像冬天,已经距离自己不远了。

    其实,欧阳菲菲也是惊得芳心乱颤,有些六神无主。可是,一看到他那副眼神惊惧,好想见到了世界末日一般的表情,顿时让她的火气,蹭蹭蹭的往上涨。脸色一阵红,一阵青的怒声说:“姓王的,这要真出了事,吃亏的貌似也是我吧?”

    王庸被她说的,也是一激灵,当即脑袋中灵光一闪,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我记得我有裸睡习惯,也许是不自觉间把内裤脱了。我们之间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快,检查一下你的内裤,你大概没有裸睡的习惯吧?”说着,开始毛手毛脚的准备伸过去摸了。

    欧阳菲菲脸一红,急忙抬起秀腿,把他的贼手给踹开了:“被妄想趁乱吃豆腐,我,我自己来。”说罢,她颤声连连的,将小手往下伸去。心中直祈祷,一定要在,一定……

    “呜~”欧阳菲菲俏眸一滞,悲从心来,眼泪都忍不住流了下来,小内内,不见了……

    “不是吧?你要不要检查检查清楚?”王庸伸出手来,猛地一拍脑袋。愕然发现,欧阳菲菲的那条白色蕾丝边内裤,竟然被他的手指头从被窝里带了出来。这一拍,竟然拍在了脸上。这让他顿时一愣,下意识的捏住了内裤的一角,一脸苦瓜状的,将它递了过去。干笑了两声说:“还你。”

    欧阳菲菲眼泪都快要掉了下来,羞愤交加的一把抢了过来,急忙就在被窝里给自己穿上。随后,将一半的被子,连带着她的香肩,都裹住了。绝色面容凄凄惨惨的盯着王庸,加上她有些凌乱的秀发,苍白的面孔,那副表情,就好像是个刚被蹂躏过的妇女同志一样。

    那头的王庸,也是在床上一通乱找,最终在凌乱的枕头底下,发现了自己的内裤。急忙穿上后,就坐在了床沿上,闷声不吭的抽着烟。一根接着一根,两三根后,王庸才恶狠狠地把烟蒂往烟缸里一插。猛地站起来,在欧阳菲菲那凄惨而像是要杀人的眼神中,一脸心虚的说:“那个,老总啊。您不是说,您,您是那个吗?不如您先下床,我们再检查检查。”

    “检查什么?”欧阳菲菲悲愤欲绝怒声说:“王庸,你今天要不给我个交代,我,我就……我就……”

    “先镇定,镇定好不好?”王庸额头虚汗直冒:“这种事情,我也不想发生啊。如果万一真的发生了,那我们也得想办法解决啊?乖,先下床,我们检查检查床单,看看有没有落红?”

    “落,落红!”一股被强烈羞辱的感觉,从她心中油然而生。如果现在手头上有一枚手榴弹的话,她会毫不犹豫的拉响后,朝他丢去。哪怕同归于尽,也是在所不惜。这种词汇,就是对女性同胞们的侮辱。

    王庸也是被她瞪的是心头直颤,无可奈何的说:“老总啊,您先别瞪了行不行?瞪得我也是心惊胆颤的啊。这可是事关我们两个,未来的命运啊。”

    就在王庸准备去掀被子的时候。欧阳菲菲急忙叫了一声:“等等,不准掀。”

    “老总啊,您这又是闹哪般?”王庸也是紧张之极,就像是一个赌徒,倾家荡产孤注一掷时,准备去看底牌。看是生是死,全在这一铺的时候,欧阳菲菲却叫了停。

    这让他就算有着不错的心理素质,也是难受得紧。

    “你,你紧张。我,我比你还紧张啊。”欧阳菲菲一张俏脸,煞白之极,娇躯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弱弱地说:“老,老王。你,你说,万一,万一这要是真的……真的怎么办?我,我没做,做好心理准备。”说着,眼泪就扑簌簌的往下掉。

    王庸微微有些沉默,脸色也渐渐肃然了起来。虽然说,这的确不是他喜闻乐见的事情。但是一想到欧阳菲菲,应该的确是比自己还吃亏的那个。一想及此,他的脸色就格外沉重了起来,这时候,该体现一下男人的阳刚气息了。有些温柔的,将她的香肩搂住,柔声说:“菲菲,如果,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发生了。我王庸真不是个不负责任的人,我娶你。”

    欧阳菲菲玉肩一颤,僵硬的娇躯渐渐柔软了起来,泪水也渐渐止住了。脸色微微恢复了些血色。拿玉指狠狠地掐了他胳膊一把:“这,这岂不是太便宜你了?”芳心之中,也是不可抑制的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这,这个男人,难道将来真的是自己老公吗?

    “老总啊,长痛不如短痛,你下床。我来揭开被子。”王庸将她抱下了床,此时的欧阳菲菲,在王庸猛地掀开被子的刹那,俏眸紧闭了起来。

    王庸的眼睛在床上一扫,顿时,全身的肌肉一下子紧绷了起来,微微颤抖着。

    感受到王庸身体变化的欧阳菲菲,眼前也是一黑,念头里直闪过一句话:“天呐,我变妇女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