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淡淡的温暖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她那眼神之中,流露着一些恐惧,惊慌,甚至是不知所措。这完全不是她平常那种雷厉风行,做事干净利落的女神风范。反而是看着很脆弱,娇柔,楚楚可怜。

    这让王庸,看得是心中微微一痛。歉疚感油然而生,把满脸匪气一收,凑上前去,轻轻揽住了她的香肩,柔声细语的说:“菲菲啊,这件事情呢,是我不好,昨晚我不应该和你拼酒,害得你出了事情。你要打要骂,想怎么样都行。如果你一时没想好,可以慢慢想怎么处置我。总之,只要你觉得痛快了就行。”

    其实这件事情说到错,欧阳菲菲也不是没错。但是,王庸是个男人。平常闲来无事,口花花的欺负欺负她没事。一旦真要碰到了什么事,他是不会退缩的,更加不可能把责任和错误,推到一个女人身上。毕竟归根究底来说,男人在这件事情上终究是占了便宜,而她是吃了大亏。这点点风度,王庸还是有的。

    更何况,欧阳菲菲不是那种不洁身自好的女人。她平常强势归强势,可非常的传统而保守。不然,也不会到了这般年龄,还未真正谈过恋爱,一直冰清玉洁着。

    难得听到王庸这番温柔细语,声音低沉而又有些沉稳好听。这让她紧绷而茫然的芳心,稍稍一松,僵硬的娇躯也是微微柔软了些。只不过,她依旧气这家伙刚才自己疼得要命时,还对自己冷嘲热讽,尽显毒舌之能。

    而且自己维持了二十几年的一血,竟然就在稀里糊涂间,不明不白中,就那么没了。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男人。他又把自己弄得那么痛,直至现在,下面还在一丝一丝,抽搐着疼痛,那种有些钻心的疼痛,是她这辈子从未体验过的。

    “呜呜~”欧阳菲菲悲戚感从心头涌起,加上那股子她从没有过的钻心剧痛又是袭来。忍不住抓住了他的猪肘子,狠狠地朝着他手腕一口咬去。

    “嘶!”

    她咬得有些狠了,连王庸那皮厚肉粗的人,都嘶声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过心中还是对无意之间,把她一血拿下而觉得很愧疚。便强自忍住了,还很体贴地说:“菲菲,稍微咬轻些。不是我怕疼,而是怕我皮厚,磕了你的牙。”

    “呜呜!”欧阳菲菲呜呜咽咽中,松开了嘴。这家伙,说起话来怎么一下子那么中听?虽说王庸那可恶的坏家伙,平常会因为一些事情要求道自己头上来,也会用那种奸佞小人般讨好的神色来哄自己,来达到他的目的。但是,那种哄,和现在的感觉,是完全两样的。欧阳菲菲能清晰的感受到,他言语之中,那股子发自内心肺腑的温柔细致,以及体贴。

    听在耳朵里,落在心坎上,有些暖暖的,酥酥的,很舒服。

    欧阳菲菲抬起螓首,看着这个眼前这个虽然长得不帅,但脸庞线条硬朗,别有一番男人阳刚气息的男人。这,就是占有自己的男人吗?

    话说,哪个少女不怀春?虽然她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但是也有春心萌动过,也曾迷恋过一些电影中,很帅气的男影星。更也是会在不经意间,幻想一下自己未来的男人,未来的丈夫,究竟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一个英俊潇洒白马王子?还是一个成熟稳重,风度翩翩的绅士?亦或是,一个满是才华,桀骜不羁的浪子。

    但是无一例外,那些脸,都是模糊的。

    但是在这一刻,她仿佛拨开了心中的神秘黑雾,窥见了未来人生的一角。不论哪个形象,那张脸,在她心中渐渐地清晰了起来。和眼前这个男人,长得一模一样。

    他虽然虽然不像那些偶像派电影明星一样,长得很好看。可是细细品来,却是非常的耐看,很硬朗,也很耐看。尤其是他认真起来时,脸庞很正气,眼神之中,有些难以言喻的深邃感,流露出一些忧郁的沧桑,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独特魅力。

    又看到他有些黝黑而粗粝的手腕上,那两道被自己咬出来的弧形齿痕,似乎咬破了皮,隐隐有些血渍渗出来了。这让她不由得心中微微一难受,忍不住低声说:“我,我咬得太重了。”

    “没事,你解气就好。”王庸无所谓的笑了笑说:“我说过,我这人皮厚肉糙,挨得住疼。”蓦然,他又看到了她眉头微蹙,面无血色,似乎还在疼时。便急忙又温柔的说:“菲菲啊,你疼得这么厉害,今天就别去上班了。在家好好休息一天吧。”

    一念及此,王庸也是忍不住苦笑了起来,自己这他娘的都干了些什么破事啊?昨晚充什么大尾巴狼?竟然敢和欧阳菲菲拼酒,结果酿出了这桩悲剧,摊上了大事。

    更让他连自己都无语的是,昨天下午在茶室里,刚整出了一场悲剧。以为和老同学戚蔓菁,仅仅是一次互相慰藉,互相解决需求的欢爱。结果,就捅破了一些不该捅破的东西。那件事情因为欧阳菲菲之故,还没来得及处理呢。只是偷偷摸摸给她发了个短信,隐晦的慰问了一下。至于后面还有没有后遗症,亦或是事情该会怎么发展,王庸自己心中都没底。

    谁料,这才隔了半天,自己和欧阳菲菲突然就搞出了这么一出大事。这事情远比和戚蔓菁要严重的多。毕竟人戚蔓菁虽然是处~女,但至少表面是结过婚的,是死了老公的寡妇。而且她还凭着那关系,继承了一大笔遗产和控制了一家集团公司。正常而言,她是不会来揪着自己一定要负责,和她结婚之类。

    可欧阳菲菲却是不同了,她能把一血一直保存到昨日昨时,显然在骨子里是个非常传统的女性。而她一直都冰清玉洁,从未谈过男朋友。从头到尾,她就是个正经到不能再正经的女人了。

    在以前,因为吃过些亏。像这样注重名誉,注重传统的名门闺秀,王庸向来是敬而远之的。因为一旦沾惹上了,就真的是摊上大事了。

    不过,真要摊上了事。以王庸的性格,也是不会逃避的。

    听到王庸的话后,欧阳菲菲心头再是一暖,但是眼神却是渐渐倔强了起来,摇了摇头说:“今天周一,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处理,我必须要去公司。我们的事情,回头再说,我要去穿衣服。”虽然说身体很痛苦,也是给他占了大便宜。可是,对欧阳菲菲来说,还是第一次从他身上不断感受到了淡淡的温柔和细细的温暖。

    这让她的心,很熨贴,很舒服。这家伙,一旦认真起来,心思还是很细腻的。

    王庸眉头微微一紧,低声说:“那你扛得住吗?这样吧,我帮你去拿衣服。”

    “不用,我自己去穿。”自己的衣柜中,有很多自己的**级内衣。那些东西,她怎么能毫无所谓的让王庸看见?当即,坚强的从床上下来,脸红耳赤的扯过那条大毛巾毯。想迈步走道时,她顿即又是觉得小腹偏下一阵牵扯般的钻心疼痛。

    这种疼痛感觉,是她这辈子从未有过的。不由又是瑟瑟发抖,面色惨白了起来。就在她想强忍着疼痛,往房间走去的时候。却是突然觉得身体飞了起来。只见得王庸,用他那对强而有力的双臂,轻轻松松的将她横抱起来,皱着眉头温柔的说:“我先抱你去房间,你慢慢穿衣服。如果还疼得厉害,我送你去医院。”

    王庸见她疼得如此厉害,心中也是不免微微疑惑,有那么夸张吗?不过他却相信她现在肯定不是装的,毕竟每个女人的体质都不同。只得边把她往小房间抱去的时候,边对自己暗骂,王庸啊王庸,你真是个混蛋,昨晚酒后,肯定是以为又是那些夜店里泡回来的女人了,对她肯定没有丝毫怜悯,尽情蹂躏和发泄了。

    如果是那些久经开发的女人,疯狂一些,猛力一些。只会让大家更加过瘾,刺激。可是,欧阳菲菲昨晚处女一枚,依照自己和那些女人发泄时的凶残的话,她又怎么可能吃得消?

    一念至此,王庸更是觉得对她颇有些愧疚了。虽然是酒后,大家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的事情。但是王庸却从来不会为自己做过的真正错事来找什么借口,以减轻心中的愧疚感。

    将她轻柔的放在了衣柜前,又是贴心的给她搬了张凳子,让她坐好了慢慢穿。这才柔声说:“我去煮碗面,摊两个鸡蛋。我们不着急,慢慢吃过后再去公司。”

    “唔!”欧阳菲菲乖乖的点了点头,虽然身体很不舒服,但心中却很舒服。

    王庸那家伙,只有心情极好时,才会做一顿早餐两个人吃。可见,他今天真的是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开心了。

    待得王庸出去之后,欧阳菲菲心头也是打翻了五味瓶,看着镜子之中,芳容有些苍白,憔悴的自己。不由得喃喃自语的说:“菲菲啊,以后你就是女人了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