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迟警官,您这是要闹哪般?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那个年轻的男警察叫小张,本就是迟宝宝的组员。上次在酒吧里,就是他和另外一个女警察小陈,配合迟宝宝行动抓毒贩的。自然而然,是认得王庸的。

    上次他对王庸的印象也是十分的深刻,那副可怜巴巴,被迟队压在了酒吧桌上,狠狠猥亵和蹂躏的男人,想对他记忆不深刻都难。

    只不过,上次是被迟队摁在了酒吧桌上玩弄。而这一次,迟队文明了许多。仅仅是以很霸道的姿势,坐在了人家大腿上,双臂紧紧勾住了他的脖子而已,就是,眼神太炽热了。

    可惜,迟宝宝不会读心术。否则肯定会跳着脚破口大骂,小张,你哪一只眼见看到老娘的姿势很霸道的?

    “呃……”王庸之前其实也就是想逗她玩玩,顺便小小的报复她一下。谁叫她刚才竟敢很没义气的说对他去地铁站很喜闻乐见的?他也不是神仙,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种情况,一番笑闹后,她坐在了自己大腿上。

    而此时,还有服务员出现。

    “我们不需要加菜。”王庸对那个连门都没敲就闯进来的服务员冷声说。

    “是是,我这就走。”小张压低着嗓音,急忙点头哈腰的向外退去。可惜,他低估了迟宝宝对他声音的熟知程度,原本她是又恼又羞的状态,却是娇躯一下子紧绷了起来,回头一瞪眼。却见得那个正在落荒而逃的服务员,竟然是自己的组员小张。

    “小张,你给我站住。”迟宝宝脑子一晕,厉眸圆睁地叫了起来:“我给我回来。”

    摄于迟宝宝平常的淫威之下,小张听话的很,颤抖了一下。然后就哭丧着脸转了回来。为了避免被人看热闹,偷偷把门关上了。

    如此惊变,让迟宝宝忘记了应该从王庸身上下来了。双臂依旧是将他的脖子紧紧箍住,凌厉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了小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完了完了,这下彻底把迟队惹火了。上次在酒吧里,已经把她给惹毛了一次。现在,竟然又亲眼目睹她如饥似渴的欺负那个可怜的男人。估计要被赶出重案三组了。

    额头冒着冷汗,结结巴巴的说:“迟,迟队。我,我是被逼着来的。同事们都很想知道,迟队的男朋友长啥样?”

    男朋友?迟宝宝心情极度不爽的看了王庸一眼后。冷声说:“有什么好看的,他不是我男朋友,只不过是个普通朋友。”

    小张有些晕,暗道迟队啊,你这不是男朋友,吃着吃着饭,就开始按捺不住的坐到人大腿上了。如果是你男朋友。还不给你立马把人生吞活剥了?

    当然,这话他可不敢说出口。总之,迟队说什么就是什么。哪怕那个男人再可怜,也不能对他同情。就算她老人家说那是外星人。都得立马点头哈腰的说是是是。

    “是是是,是您的普通朋友,普通朋友。”汗水滴滴答个流淌的不停啊,满是心虚。

    “还有。我,我这是不小心跌倒在他怀里的。”迟宝宝脸上发烫不已。继续恶狠狠地说。

    “是是是,我亲眼看到的,迟队您是一不小心,跌到他怀里的。”小张脸色发白,牙齿打颤的指天发誓说:“绝对不是故意坐到人怀里,吃人豆腐的。我发誓。”

    迟宝宝一晕,好悬没从王庸的身上摔下来。自己说实话,怎么就没人信呢?再说了,就算是误会。凭啥这幅样子下,是自己吃人豆腐,而不是王庸这坏蛋吃自己豆腐呢?

    不过今天这事,她就算是全身长满了嘴都说不清的了。只好再度凶神恶煞的说:“小张,总之今天的事情。我要是在同事耳朵里听到半句风言风语。你知道后果的,哼哼。走吧,该干活就干活去,别趁着老娘放假就一个个给我翻了天。还不快走,等我请你喝酒呐。”

    “是是是,我这就走,这就走。迟队,您,您慢慢享用。”小张脸色发白着,急忙落荒而逃。逃到门口时,还不忘给王庸递去一个万分同情的眼神,还很贴心的帮他们把门关上。免得迟队玩到兴头上,被打扰了。

    等那小张走后,迟宝宝这才眼神冰冷的转到了王庸脸上,声音仿佛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般:“老王,今天的事情你说咋办?你害得我那么丢人。”

    “呵呵,意外,意外,我就是想开个玩笑的。”王庸举手干笑着说:“你说咋办就咋办好了。不过,能不能先从我身上起来?”

    “凭什么要起来?”迟宝宝继续保持动作不变,眸子之中喷着火说:“我觉得这样挺好啊,你不是挺喜欢的吗?”

    “不喜欢,呵呵,不喜欢。”王庸也是被她的眼睛瞪得心头直发毛,这迟宝宝要是真的发起飙来,气场还是满强烈的。

    “不喜欢你用那根东西顶着老娘好玩哪?信不信老娘拿刀把它割了?”迟宝宝凶神恶煞的说,不过双颊连带着耳朵梢,都隐隐发红,发烫了起来。两人之间的这种事情,倒不是第一次了。上次在酒吧里,无意之中,比这玩的还出位。

    “喜欢,喜欢总行了吧?”王庸被她是弄得哭笑不得了起来,举手投降说:“别闹了,喝完就赶紧办事去。我家老总只给了我一天时间。搞不定那黑客,老子名头就得去坐地铁。”

    其实,在迟宝宝活了这二十几年中。总有些春心萌动的时候的。不过,她这女人精力充沛。总是喜欢各种运动和搏击。但凡出现那种令她心头猫爪子挠挠,春心荡漾感觉的时候。她总是会用大量的运动来折腾的自己筋疲力尽,这就不会去想了。

    由此,在她过往的人生之中,纯洁的就像是一张真正的白纸。这点,恐怕绝大多数女人都没法和她比的。

    但是,和王庸在酒吧里那次后。仿佛就像是打开了她心中**的一道闸门,让她在无意之中,尝到了刺激,尝到了甜头。虽然当时的她,羞怒交加之下,几乎想拔枪把王庸给枪毙掉。

    可是等过了几天,心情稍微平静些后。晚上睡觉时,一想到上次那旖旎而刺激到极致的场景时。总有一种猫爪子挠心的感觉油然而生,成熟的身体,空虚的灵魂,让她隐隐约约间生出了一丝渴望,渴望被抚慰,渴望那种美妙的感觉。而不是像平常一样,没心没肺的一躺到床上就开始呼呼大睡。

    无关乎其他,这只不过是一个身体成熟的女人,女性荷尔蒙刺激下产生的作用而已。这让她很难受,试图和以前一样,通过剧烈的运动,耗尽所有的体力。

    的确,第一次她成功了,第二次也成功了。但是,随着那种感觉,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剧烈时。终于有一天晚上,她再怎么锻炼,也抹不去心头的那股极度燥热,失控之下,做出了很多未嫁女性,都会脸红耳赤,偷偷摸摸做的事情。

    那种从灵魂飘飘然之中,得到释放,得到解脱的感觉。让她一下子,再度尝到了在酒吧里的那一次差不多的感觉。只不过,总觉得稍微少了点什么。很多事情,有过了一次之后,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她旺盛的精力,除了搏击之外,终于又有了一个新的去处。这也使得她,对王庸的感觉非常奇怪。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自己唯一那么接触的男人,是第一个了特殊关系的男人。

    她愿不愿意承认,他虽然没有和自己真的做那档子事情。却已经是类似于第一个男人这种关系了。否则,今天就算是李局长再威逼利诱,她也不会忍受花一个多小时,任由小莉帮着自己化妆,穿得很性感,很妖娆的来赴宴的。

    坐在他身上,感受着他身上那熟悉的男性气息,让她心头的炽热,渐渐燃烧了起来,那种让她砰然心跳不已的感觉,再度降临。甚至比那一个个夜静无人时候的感觉,更加猛烈,炽热。

    她终于明白,相比较于自己时,那种莫名的缺失感是什么了。

    直爽的性子,外加一些酒精的影响。让她双眸之中,燃烧起了一阵阵**。比之一般女孩子,她无疑少了许多弯弯绕的复杂小心思。很多事情,喜欢就是喜欢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老王,我要和上一次酒吧里一样。”虽然有些害羞,但是迟宝宝还是红着脸直接说出了要求。和王庸之间,她还真是没有太多的顾忌。毕竟,两个人已经搂搂抱抱过好多次了。

    “和,酒吧里一样?”王庸傻眼了,瞪着眼珠子,吃惊的看着脸蛋微微泛红了起来的迟宝宝。不是吧?这可是在饭店里,怎么突然之间就提出了这种要求?呃,还这么直接,霸气,不容置疑。

    不待王庸说啥,迟宝宝在酒精和个性的影响下,遵从了**的驱动。自己扭动着娇躯,寻找到了最合适的位置,轻轻的,开始扭动了起来。

    不是吧?迟警官,您这是要闹哪般?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