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老娘自己爽了就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嘶~王庸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感觉倒是很爽。可是,脑海里却是不可抑制的浮现出了欧阳菲菲的模样。和欧阳菲菲之间的关系,来得很突然,也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但是,本质上的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不负责的人。若是欧阳菲菲要他负责,哪怕是再困难,再不情愿,他也会将那件事情负责到底。当然,若是欧阳菲菲死命不要他负责,也压根就看不上他王庸的话。他自然也是不会死皮赖脸的要强行负责。

    这一切,都是要看欧阳菲菲态度的。在情况未曾明朗之前,他可不想再和迟大警官发生点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否则,之后的生活会搞得一团糟。

    虽然他一直看上去都是很混蛋,很流氓。从根本上而言,他还是一个有自己的理念和坚持的人。

    也是由此,一直以来,即使是纵欲,也会避开那些招惹不起的女人。例如欧阳菲菲啊,方薇薇啊,甚至是迟宝宝这样的好女孩子。他情愿去酒吧,也情愿和蔡书记之类的女人,各取所需,互相不用为对方负责。哪怕是蔡慕云,也只是合得来就合合,合不来,大家就能各奔东西,没有太多的心灵牵挂。

    可是很明显,在欧阳菲菲身上,他是栽了个大跟斗。可既然是栽了跟斗,就要有认栽的觉悟。谁叫自己一不小心把欧阳菲菲吃了呢?

    总不能真的干出那种吃干抹净不认账的事情来吧?

    随着王庸脑子里思绪纷飞,迟宝宝箍住了他的脖子,眼眸之中渐渐迷离了起来。滚烫而漂亮的脸颊,贴在了他的胸膛上,娇喘声渐渐剧烈了起来。就算她凭着王庸,渐渐攀向高峰。寻求那种令她暗暗喜欢,索取着的**时。

    王庸却是动了,双手按住了她胯骨,让她动弹不得。

    “?”那种感觉被中断了,让迟宝宝眼神迷离之中,疑惑的看着王庸。

    “迟警官,我想,我们不能这样的。”其实王庸也很想要,更想把这个身材火辣到极致的妞儿。摁倒在餐桌上,狠狠地蹂躏一番。可是,现在他身上的麻烦已经不少了。前有戚蔓菁,后有欧阳菲菲。戚蔓菁那还好些,估计不会要自己负责娶她。

    但若是和迟宝宝**。一发不可收拾干出点什么事情来的话。那后果,已经是可想而知了。

    迟宝宝眼神开始渐渐燃烧起了火焰,死死的盯住了王庸。这家伙明明是老流氓,明明是喜欢自己的身体喜欢的不得了。平常也没见他唧唧歪歪的。现在一到这关键时刻,他竟然摁住了自己动作,还一本正经的对自己说,我们不能这样的。

    怎么不去死啊?

    迟宝宝悲愤至极。瞪大着俏眸,声音有些沙哑的说:“王庸,你再敢开这种恶俗的玩笑,别怪我发火。”

    “我这不是开玩笑。”王庸也是一阵头大。干笑着说:“我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不管我愿不愿意,都有了一个女朋友了。所以,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对吧?”

    从头到尾。迟宝宝虽然偶尔也会想起如果王庸是自己的男人会如何如何?但是,这种念头通常也只是一闪而逝。不论是从哪个方面来看。这家伙都不符合她真正的择偶标准。

    可是,人都是有自尊心的。她看不上王庸,不代表被某人这么直接了当的拒绝后,心中会没有难受,别扭,甚至是有种被羞辱到的感觉。

    恼羞成怒下的她,直接一把揪住了他的胸膛,脸红耳赤的恶狠狠地说:“王庸,你少在这里恶心老娘。你以为老娘看得是你这种下流,无耻,一无是处的男人吗?”这让她心头第一次,感受到了那种酸酸痛痛的感觉。脑海里不可抑制的,想到了那天在酒店里,他对自己说的那番话,做的那番事。即使是连现在的她,那时候的王庸,还是很有些魅力的。也让她第一次感受到了怦然心动的感觉,哪怕,只是暂时的。

    “呵呵,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王庸如释重负的大松了一口气,笑了起来:“既然这样,你就别调皮了,赶紧从我身上下来。我们继续喝酒吹牛皮。你弄得我太难受了,我怕忍不住把你给吃了。”

    迟宝宝一晕,暗道老娘现在半上不下的,你让我下来?哼,她心中那个酸酸痛痛的,憋得很难受。越看王庸这家伙,越不顺眼。有女朋友怎么了?有女朋友就不能借来用用啦?

    老娘又不是要和你结婚生孩子,白头偕老?难道全天下就你一个男人啊?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可两条腿的男人,一抓可是一大把啊。

    话虽这样,真要让迟宝宝随随便便找个男人去干些这种勾当的事情,她是万万不肯的。

    只是她越想越不甘心,凭啥啊?凭啥你想摸的时候就摸,想玩的时候就玩。现在换老娘想玩你了,你却给老娘装模作样的说不行的,我有女朋友了。

    越想越窝火,一时间,她的脑子也是在愤怒之中,往牛角尖里钻去了。恶向胆边生,又是变戏法般的,把她那把六四佩枪拔了出来,眼神凶恶的抵在了王庸的额头上。

    “嘶!”

    王庸眼泪都快要掉了下来,愁眉苦脸着说:“迟大警官,您,这唱的又是哪一处啊?别玩枪了行不行,当心走火……”他也是很郁闷啊,迟宝宝这丫头,实在太不按常理出牌了,都放假了,身上还藏着把枪。而且,她穿得那么妖娆,性感。连王庸都没有察觉到,她的枪藏着了什么地方?这一招她是怎么练出来的?

    “怕走火就给我老实些,别当我迟宝宝好欺负。”迟宝宝狠狠地说。眨巴着涂了睫毛膏的长长睫毛下的大眼睛,有着一股说不出的狂野性感气息。

    “宝女王,谁敢欺负您啊?”王庸干笑了两声说:“咱有话好好说,先把枪收起来,被人看见了不好。”

    迟宝宝又是变戏法一般的,掏出了个手铐,“咔嚓”一声,直接把他两只手都拷在了椅背上。这才眼神渐渐迷离的看着他说:“我不管,总之,今天我就要。”

    王庸被弄得是哭笑不得,虽然说这椅背是不可能铐得住自己的。那手铐,对自己更加没有威胁。但是,他是真真切切的不想暴露出自己。否则,日后有的麻烦了。会有无数双眼睛,在明里,暗里,死死的盯住他的一举一动。连他如今看起来还算安逸平静,渐渐有些喜欢上了的简单生活,都会被彻底破坏掉。

    罢了罢了,只要她弄得不是太过分,就由她去吧。如果自己现在再竭力抵抗的话,怕是真的会伤了她的自尊心了。

    一把王庸锁上,迟宝宝仿佛一下子振奋了许多。尤其是看着他那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就是一个爽字了得。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样子,让她更有掌控的感觉,好像,渐渐兴奋了起来。

    “王庸,你给我老实点。”

    迟宝宝略显低沉的嗓音之中,透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兴奋感。毫无顾忌的,直接跨坐在了王庸身上。漂亮的脸蛋上,说不出的妩媚和诱惑。尤其是她的一双修长美腿,简直堪称人间极品。

    就这么跨过去,半蹲下,竟然能不碰到王庸的大腿。

    “呜呜~”此时的迟宝宝,索性也是豁了出去。反正已经够丢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在抛却了所有的心理障碍后,她的动作愈发随心所欲,妖娆不已。

    而王庸,也是被她弄得是呼吸渐渐粗重,**膨胀到了极致。

    在这一场别开生面的较量之中,迟宝宝很快就在她的肆无忌惮之中,达到了极致,一连串犹若雌兽般低沉而狂野的娇吟声,从她的喉咙深处爆发了出来。

    她把娇躯,埋在了王庸的怀中,呜呜咽咽的娇喘颤抖不已。许久之后,她才仿佛渐渐缓过了神来,眼神之中说不出的春情激荡,满足后的慵懒感。而王庸,在这整个过程之中,也是被撩拨到了极致。

    尤其是在最后关头,她几乎已经要把王庸都推到了极致的时候,却是率先停住了。这让王庸处在了不上不下之间,眼神之中,仿佛布满了一些血丝,低沉着说:“宝宝,继续。”

    “继续?”迟宝宝眨巴着很无辜的大眼睛说:“继续什么?我已经好了。这下,心里头舒服了。猫挠心的感觉不见了。”

    反正两人都已经这样了,迟宝宝对他说起话来,也是开始没有顾忌了。

    “喂喂,你满足了。”王庸傻眼了,哭笑不得说:“可是我还吊在半空中啊?要不,你给我吹吹。”

    “吹你个死人头,你自己刚才说我们不能这样的。所以,老娘自己爽了就行。”迟宝宝脸颊娇红不迭的,嘴角冷笑着帮他解开了手铐。在他还没扑上来之前,就环抱着双手说:“从现在开始,你要敢碰我一下。呵呵,我就不帮你办事。你就等着,明天坐地铁去吧。走,你不是要查黑客吗,我们这就去。”

    我了个去,这也太残忍了。王庸打心底,呻吟了起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