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大叔,你是同志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

    王庸今天的火气本就没泄,一看到这副模样,也是忍不住食指大动。不过,他这人还是颇有些底线的。有些事情,是怎么都不可能会去做的。上去狠狠的拍了一下她的屁股,恶狠狠地说:“丫头,你再这样扭屁股勾引我,别怪我实在忍不住拿你泻火啊。”

    “哎哟。”苏舞月刚才那三十下,是强忍下来的。抽完之后,一股气早就已经泄掉。现在突然之间被王庸又是用手掌打了一下,还是打在了裸露出来,已经涨红的皮肤上。

    疼得她是惨叫了起来,叫完之后,趴在了桌子上,呜呜呜的不断哭了起来:“坏人,坏蛋,你打死我算了。我,我不要活了。呜呜,你说好了只抽三十下的。你,你说话不算话。”

    王庸也是颇为尴尬,要说骂他无耻啊,下流啊,邪恶啊。他都无所谓。但是的确说过除了第一下试试手感之外,就抽三十下,绝对不多抽一下的。

    “呵呵。刚才是我手痒,不好意思。”王庸干笑了两声,道歉着说:“刚才那一下的确不应该抽的,不过麻烦你能不能不要再扭屁股了?虽然你那豆芽菜身材实在没啥意思,但豆芽菜也是菜啊?对一个饿坏了的人来说,还是会忍不住要吃的。”

    王庸的道歉,本来让她的心,略舒服了些。但是后面那一摞子的话,却是让她边哭边气的说:“你还有完没完了?别整天用豆芽菜,干瘪,微乳什么的来形容我行不行?”

    “行了行了,你也别倔了。”王庸笑着过去,帮她解开了绳子:“老老实实投降不就好了,非得和我斗。你可别真惹毛了我啊,你要再敢胡来。那些照片我真的会发出去的。”

    一想到那些照片和视频会被散布出去,苏舞月就又是寒颤了一下。手脚被松开后,自由了,好不容易站了起来。急忙站稳了身子。提了一下内裤,却是又哎哟一声叫了起来,内裤和屁股的摩擦,让她疼得叫唤了起来。

    眼泪。那是止不住的哗啦啦直往下淌,委屈的哇哇直哭。活了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挨揍,还被打得那么惨。这屁股。得多少天不能坐板凳啊?

    “行了行了,别哭了。”王庸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从旅行包里把早就准备好的一支药膏拿了出来:“喏。这是全世界最好的疗伤药膏。专治皮外伤,消炎镇痛,活血化瘀。自己回头每天擦两次,保你三天后就能活蹦乱跳,屁股不疼。”

    “你,你这是打个巴掌给颗甜枣吃。”苏舞月瞅了一眼那药膏,呜呜呜的直哭了起来:“别当我是小孩子那么好哄骗。本,本小姐不会上你的当呢。”

    “哟哟,你还真是不得了呢。你要是不想要,我就收回了,这药膏可是很金贵的,好心被当成驴肝肺。”王庸笑了笑,拿回了药膏:“年纪不大,鬼心思却不少,还喜欢做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不知道你老爸是怎么教你的?怎么没被你气死。”药膏金贵,倒是没有瞎说。干王庸以前那行当的,训练也好,执行任务也罢。都是有可能受伤的,由此,用的所有药材,都是全世界最先进,最好的,绝大部分都是没有量产的。价格自然昂贵。

    “哇~”苏舞月闻言,却是直接飞奔了两步,趴着埋进了她的软骨头沙发里,哇哇哇的痛哭了起来。比之刚才被王庸打了最后一下后,哭得还要伤心,肩膀不断耸动。

    见状,王庸也是有些傻眼了,这丫头还真是古怪,自己貌似也没有说错话吧?摸了摸鼻子,走上前去蹲下来说:“喂喂,你别哭个没完没了了。喏喏,药膏还是送你了。”

    见她还是在哭,理都不理他,王庸也是有些扛不住了,便把药膏放在了地上说:“得了,我的事情也做完了。你慢慢哭吧。药膏我给你放这,一天擦两次,最好是洗澡之后擦。你这爱哭鬼。”

    刚起身抬头准备走时,苏舞月含着泪水,猛地抬起头来冲着王庸大喊说:“你才是爱哭鬼呢,我,我,我爸爸早就死了。你这坏人,要我爸爸还活着,早就揍死你了。呜呜~”说着又是埋头下去,呜呜咽咽的大声哭了起来。

    王庸一怔,脚步停了下来,表情略有些变化,有些沉默了起来。回想起这丫头最初见到自己的时候,正在哭,还误以为自己是她爸爸,猛地扑到了自己怀里哭个不停。

    略作犹豫后,还是停下了脚步。重新蹲下身子,然后拍了拍她肩膀说:“喂喂,丫头,和你商量件事儿。”

    “呜呜,干嘛?又要拍照?”苏舞月气鼓鼓的昂起身,泪水莹莹的恨恨说:“你这坏蛋,我告诉你我豁出去了,你就算是把我照片散出去,我也不怕了。你等着,我要把你的照片合成艳照,发到全世界。总之,大家同归于尽好了。”

    “喂,你有没有长脑子啊?就算要那么干,也得我走了行不行?”王庸笑着,伸出了手指头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你就不怕惹怒了我,回头让你变成一具艳尸。”

    “艳尸就艳尸,反正我也不想活了。”苏舞月哼哼唧唧的说:“这里到处都有你的指纹,我们之间还有过冲突矛盾。警察肯定会抓住你,把你枪毙。”

    “哟,这么狠呐?”王庸倒是来兴致了,笑着坐在了她的懒骨头沙发上,后面直接凹进去了一大块,嗯,似乎还挺舒服的:“我们两个之间,真的那么仇深似海吗?你要是死了,你妈妈怎么办?她会不会伤心?”

    苏舞月那泪水汪汪的脸上,颜色微微一变。但依旧是撅着嘴不爽的说:“我妈妈她才不会在乎我呢,她只知道要工作,工作。今天是我生日,她原本说好了要陪我的。结果,呜呜~”一想到伤心处,她的小嘴又是嘟着,哭个不停了起来,边哭还边说:“人家生日没人陪,本来就很惨了,坏大叔你还要来欺负我,欺负的我好惨好惨。”

    “呵呵,你这就叫惨了啊?”王庸又把身子靠得更舒服了些:“你这沙发不错,回头我也去买一个,在哪里买的?多少钱来着?”

    “喂喂,大叔。说我惨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转移话题?”苏舞月见他注意力竟然放到了沙发上,心中之气,不打一处来。

    “嗯,好吧好吧,那继续听你说惨,刚才说到哪了?”王庸转了身子,笑呵呵的看着她说:“对,说到被我欺负来着,被抽了鞭刑,还被拍了艳照,威胁着要变艳尸。嗯,貌似的确很惨,值得同情。”

    一想到刚才那些事情,苏舞月除了觉得自己好惨外,更是有些愤怒不已,恶狠狠地看着王庸想骂几句出出气。蓦然,她眼珠子一转,一个诡计上了心头来。

    抹了一把眼泪,盯着王庸说:“大叔,你是不是个很有原则的男人?”

    “呃,这得看情况。”王庸也是狐疑她突然就变掉的眼神,感觉似乎有诡计在酝酿。

    “哼,果然,男人都是说一套做一套的下半身动物。”苏舞月撇了撇嘴不屑的说:“就像是刚才,说好打三十下,结果兴头来了就玩追击。”

    “我麻烦你就这么破年纪,黄毛丫头一个。”王庸哭笑不得的说:“麻烦你别男人怎么样怎么样的行不行,你这辈子拢共才见过几个男人啊?这年头,单纯的少女嘛,都喜欢装成熟,装阅历多。可真正阅历多的女人嘛,却偏偏喜欢装单纯,好像连根男人手指头都没碰过的一样。”

    王庸摇头不迭,这里躺得很舒服,最近烟瘾越来越重了。又是掏烟抽了起来。

    “大叔,你是同志吗?”

    苏舞月眨巴着无辜的水汪汪大眼睛,突然之间就冒出来了这么一句。

    “咳咳。”王庸正在吞云吐雾,却被烟狠狠地呛了一口。连连咳嗽着坐起身来,没好气的瞟着她说:“姑娘,你的思维跳跃程度是不是太大了些?我这也是看你哭得可怜巴巴,就好心好意哄你两句,麻烦你不要得寸进尺的好不好?很郑重的告诉你一句,我不是同志。我喜欢的是女人,不过不是你这种豆芽菜一样的小女孩。”

    “那样我就安心了。”苏舞月拍了拍胸脯,清纯靓丽的眸子眨啊眨的说:“那你刚才说,绝对不会侵犯我的,还算不算数?”

    “侵犯你,呃,别开玩笑了。你就那豆芽菜一样干瘪瘪的,你就算给我钱,我都不干。”王庸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对未成年少女没兴趣。”

    这也太打击人了,苏舞月心中一阵咬牙切齿。但是脸上,却益发的无辜单纯了起来:“大叔,原来你真的是个好人。这样吧,你帮我做一件事情,我们之间的所有矛盾,就一笔勾销了。”

    “什么事?先说来听听。”王庸一脸警惕的说。

    苏舞月挣扎着爬了起来,转过身去,用她那小巧的翘臀,轻轻摇动了起来。回头一脸“单纯”的看着王庸说:“大叔,我不会擦药,你帮我擦。”

    “噗!”王庸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