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这小妖精还能再妖孽些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啪~”王庸满头大汗,实在忍不住的给她屁股上又是来了一巴掌。

    “哎哟~”苏舞月吃痛的惨叫了起来,回过头来,委屈着眼泪汪汪的着王庸:“大叔,你是不是打上瘾了?好痛的。”

    王庸瞪着眼睛说:“别瞎嚷嚷,谁让你乱扭屁股的?再敢瞎扭,老子就戳进去。”

    “大叔,你太恶心了,太邪恶了。”苏舞月把头埋进了懒骨头沙发里:“呜呜,你自己涂药膏涂得那么坏,还要怪伦家乱扭。呜,大叔你满脑子都是好变态好吟邪的思想啊。”

    我了个去,王庸都快要把她拎起来从窗户里丢出去,一了百了了,这个小妖精,真是个妖孽啊?再折磨折腾下去,怕是真的会扛不住,把自己底线给破了。

    王庸也懒得慢慢擦了,索性将药膏打在了手心里,双手搓了一下。直接两把抓,一左一右抓住了她的两瓣屁股蛋子,直接揉搓了起来。

    “啊!”如此强力的疼痛和刺激感,让她几乎要蹦了起来。却没料到被王庸顺势用双肘,摁住了腰腿,想要挣扎都挣扎不出。边是抹着,边说:“我你就是欠抽,好声好气的对你吧,给老子整幺蛾子。”

    “大叔,你摸的伦家好痒啊,好,呜呜~好痛,好麻,这,这是什么感觉……”

    “啪~”

    又是一下不轻不重的打屁股声响起,当然。这种力度和用皮带抽那是完全两个概念。打完这一下后,王庸直接把她抱了起来,往懒骨头沙发上一丢,她整个人都凹陷了进去,只有后背和屁股,光溜溜的露在了外面。

    “大叔,坏大叔,你,你要怎么样?不要啊。舞舞不要**啊。”他的动作太粗暴了,也太吟邪了,直让她一下子又紧张,又羞愧。

    “**你个魂。”王庸实在没好气的骂了一声:“你好好地躺一会儿,等稍微晾干了些再穿内裤。”说着。去拿了纸巾,擦了擦手。点了支烟。

    原来,原来不是大叔兽性大发啊?呜呜,这究竟是这大叔定力实在太好,还是本小姐实在真的没有吸引力啊?一想及此,她就像是只鸵鸟一般的埋在了懒人沙发里,把屁股又撅了起来。轻轻摇着说:“大叔,这样晾干太慢,不如你帮我吹吹。”

    “咳咳。”王庸差点一个跟斗摔死,烟也呛了一口。这小妖精还能再妖孽些吗?一句话,一个姿势,都惹得他开始遐想连篇了起来。虽然屁股小了些,但还是挺翘的。尤其是她内裤半褪。若隐若现的模样。

    让王庸生出一股要扑上去,狠狠将她蹂躏一番的冲动。好在。他的神智还算清醒,暗暗掐了自己一把。让疼痛的刺激,将脑海里那些杂七杂八不健康的念头全部驱除,不断地对自己做心理暗示,王庸啊王庸,你是个正常人,有正常的性取向,不是个恋童癖,绝对不是个恋童癖。这丫头身无二两肉,除了脸蛋漂亮些,小屁股翘了些,也没啥好的,千万不能做禽兽啊。

    “滚。”王庸直接狠狠地抽了一口烟,跑到了窗户边上开始起了外面的夜景。没好气的说:“你自个儿在那里慢慢晾着吧,抽完这支烟,我就要走了。”

    “哼,坏大叔,凶大叔,肯定是个同志,一定是……”苏舞月虽然对他的坚持好像心里有些小佩服,可自己都摆出那种娇滴滴的模样,任君采撷了,他却竟然还能忍得住不兽性大发。呜呜,难道舞舞真的那么没有魅力吗?

    苏舞月气鼓鼓的站了起来,忍着疼,走到了窗户边上如夜之寒。装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眼巴巴的着王庸。

    “喂喂,你又想玩什么花样?”王庸眼睛一凶着说:“别惹我啊,我可不是什么善茬。”

    “大叔,其实,我想说的是。”苏舞月那双清清纯纯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着他说:“虽然你着满脸横肉,蛮横霸道,冷酷无情,凶神恶煞,好色下流,卑鄙无耻,吟邪恶毒……”

    “打住,打住。”王庸的脸,渐渐地黑了起来:“虽然个没完没了了是吧?速度跳过这些,直接开始但是。”

    “但是……”苏舞月的眼神之中,出现了些小羞涩,小妩媚:“我直觉,你是个好人。”

    “好人?”王庸嘿嘿直笑着说:“丫头,你对好人的定义,实在是和现实主流逻辑有很大的违和感啊。还有,别乱给我发好人卡,我承受不起。何况,我今天那么凶你,揍你,你竟然还觉得我是好人?难不成,你真是屁股痒,欠抽?”

    “大叔,说话太毒舌没女孩子喜欢的要。”苏舞月鼓着小嘴,气鼓鼓的着他。

    “好吧好吧,我是好人。后话快说,我这根烟抽完了就走。”王庸实在有些受不了她的那副嗲劲了。

    “总之,谢谢你来陪我过生日。”

    “呃,谁会知道今天是你生日啊?早知道我明天来了……”

    “谢谢你帮我擦药。”

    “那是交换的条件好不好?”

    “大叔,谢谢你。我想在你临走之前,抱一抱。”也不待王庸反对,她就张开了双臂,眼巴巴的着王庸,泪水在眼眶里不断的打转:“就算你代替我爸爸,来我。来教教我做人的道理。谢谢你,大叔。”那副表情,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王庸也是有些沉默了,也许是感同身受吧,自己从小就没有父亲。多少,也是能感受到她心中那副凄苦样子。犹豫了一下说:“好吧,我给你一个拥抱。以后,做个乖孩子,不要辜负了你爸爸在九泉之下对你的期望。”

    “大叔~”苏舞月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伏在他的胸膛上,轻轻抽泣了起来。两条细细嫩嫩的胳膊,把他抱得很紧。

    “好了好了,人生没有迈不过去的坎。以后好好地,多些上进心,别把自己打扮的像个妖精。更加不要用黑客技术去欺负那些无辜的人。我相信你爸爸如果活着,也是不愿意见到的。”王庸仿佛也是能感受到她身上的悲惨气息,忍不住同情心起,轻轻抱着她,拍着后背。

    “嗯,大叔。谢谢你,不过你以后这么慈眉善目的教育我时,能不能不要顶得我那么疼啊。”苏舞月的眼泪突然就止住了,水汪汪,很无辜的抬头着王庸说:“这样好邪恶好邪恶哟。”

    “呃……”王庸一脸黑线,呆若木鸡。

    “原来大叔你不是阳痿,这样我就安心了。”

    老子本来就不是阳痿好不好?再说了,老子不是阳痿,你安心个屁啊?额头上开始冒汗着说:“丫头,你是不是屁股又痒了。欠抽?”

    “我就知道大叔你喜欢玩这个。向我这种高中女生,柔柔弱弱的,最好欺负了。”苏舞月直接很“单纯”的转过去,楚楚可怜的说:“为了满足一下大叔你的特殊癖好,舞舞就牺牲一下吧。”

    “我了个去,谁会有这种癖好啊?谁要你来牺牲这个?”王庸在考虑,是不是要朝着她屁股上来上那么一脚,直接把她从这个窗户口踹出去拉倒,狠狠地说:“老子要是生出你这种女儿,早点打死了干净。”

    “哎呀呀,原来大叔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变态呀帝国的黎明最新章节。”苏舞月“吃惊”的捂着小嘴,眼睛瞪得大大的,回头纯纯的着他说:“原,原来你刚才在打我屁屁的时候,还在意吟我是你的女儿?呜呜,这,这也太坏了。人家不要啦,你把伦家的世界观都要毁掉了。太,太邪恶了。伦家的小心脏,有些小小的接受不住啊,爸爸。”

    “喂喂,别没完没了啦?”这地方,王庸待不下去了,后背上汗水都冒了出来:“好吧好吧,你赢了,再见。”

    “爸爸,难道你就这么走了?丢下舞舞就走了?”苏舞月回头,挽住了王庸的胳膊,眼泪汪汪了起来:“不要生气嘛,不要丢下舞舞嘛。大,大不了,舞舞陪你玩,陪你玩爸爸和女儿的游戏好了。不要生气了嘛,你打舞舞两下小屁屁出出气好不好?”

    娘亲啊。

    王庸心底呻吟了起来,倒底是哪个奇葩的女人,生出了这么一个妖孽一般的女儿啊?她还能再奇葩一些吗?没法待了,再待下去,自己的世界观要给她弄塌方了。

    “你自己一个人慢慢玩吧,我要回去睡觉了。”王庸挣脱了她的手,拎着包直接开始去爬窗户准备闪人。

    “爸爸,爸爸你不要跳啊,这里是三楼。”苏舞月急忙拉住了王庸:“舞舞不调皮了,一定乖,一定听话。爸爸你想怎么样对舞舞都行。”

    “苏大小姐,大叔我怂了,放过大叔吧。”王庸苦着脸回头说:“一大把年纪了,心脏扛不住。”

    “大叔,你这样走不太好。”苏舞月开始正常了起来,眼神之中有些胜利后的小得意了起来。

    “我在络上到过,你那样子走,对身体不好的。”苏舞月眼神清清纯纯的着他说:“要不,坐会儿,撸一管再走?”

    王庸一脚跨在窗台上,摇摇欲坠。

    ……<>

    ……

    “啪~”王庸满头大汗,实在忍不住的给她屁股上又是来了一巴掌。

    “哎哟~”苏舞月吃痛的惨叫了起来,回过头来,委屈着眼泪汪汪的着王庸:“大叔,你是不是打上瘾了?好痛的。”

    王庸瞪着眼睛说:“别瞎嚷嚷,谁让你乱扭屁股的?再敢瞎扭,老子就戳进去。”

    “大叔,你太恶心了,太邪恶了。”苏舞月把头埋进了懒骨头沙发里:“呜呜,你自己涂药膏涂得那么坏,还要怪伦家乱扭。呜,大叔你满脑子都是好变态好吟邪的思想啊。”

    我了个去,王庸都快要把她拎起来从窗户里丢出去,一了百了了,这个小妖精,真是个妖孽啊?再折磨折腾下去,怕是真的会扛不住,把自己底线给破了。

    王庸也懒得慢慢擦了,索性将药膏打在了手心里,双手搓了一下。直接两把抓,一左一右抓住了她的两瓣屁股蛋子,直接揉搓了起来。

    “啊!”如此强力的疼痛和刺激感,让她几乎要蹦了起来。却没料到被王庸顺势用双肘,摁住了腰腿,想要挣扎都挣扎不出。边是抹着,边说:“我你就是欠抽,好声好气的对你吧,给老子整幺蛾子。”

    “大叔,你摸的伦家好痒啊,好,呜呜~好痛。好麻,这,这是什么感觉……”

    “啪~”

    又是一下不轻不重的打屁股声响起,当然,这种力度和用皮带抽那是完全两个概念。打完这一下后,王庸直接把她抱了起来,往懒骨头沙发上一丢,她整个人都凹陷了进去,只有后背和屁股,光溜溜的露在了外面全能贴身高手。

    “大叔。坏大叔,你,你要怎么样?不要啊,舞舞不要**啊。”他的动作太粗暴了。也太吟邪了,直让她一下子又紧张,又羞愧。

    “**你个魂。”王庸实在没好气的骂了一声:“你好好地躺一会儿,等稍微晾干了些再穿内裤。”说着,去拿了纸巾,擦了擦手。点了支烟。

    原来,原来不是大叔兽性大发啊?呜呜,这究竟是这大叔定力实在太好,还是本小姐实在真的没有吸引力啊?一想及此,她就像是只鸵鸟一般的埋在了懒人沙发里。把屁股又撅了起来。轻轻摇着说:“大叔,这样晾干太慢,不如你帮我吹吹。”

    “咳咳。”王庸差点一个跟斗摔死,烟也呛了一口,这小妖精还能再妖孽些吗?一句话。一个姿势,都惹得他开始遐想连篇了起来。虽然屁股小了些,但还是挺翘的。尤其是她内裤半褪,若隐若现的模样。

    让王庸生出一股要扑上去。狠狠将她蹂躏一番的冲动。好在,他的神智还算清醒,暗暗掐了自己一把。让疼痛的刺激,将脑海里那些杂七杂八不健康的念头全部驱除,不断地对自己做心理暗示,王庸啊王庸,你是个正常人,有正常的性取向,不是个恋童癖,绝对不是个恋童癖。这丫头身无二两肉,除了脸蛋漂亮些,小屁股翘了些,也没啥好的,千万不能做禽兽啊。

    “滚。”王庸直接狠狠地抽了一口烟,跑到了窗户边上开始起了外面的夜景。没好气的说:“你自个儿在那里慢慢晾着吧,抽完这支烟,我就要走了。”

    “哼,坏大叔,凶大叔,肯定是个同志,一定是……”苏舞月虽然对他的坚持好像心里有些小佩服,可自己都摆出那种娇滴滴的模样,任君采撷了,他却竟然还能忍得住不兽性大发。呜呜,难道舞舞真的那么没有魅力吗?

    苏舞月气鼓鼓的站了起来,忍着疼,走到了窗户边上。装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眼巴巴的着王庸。

    “喂喂,你又想玩什么花样?”王庸眼睛一凶着说:“别惹我啊,我可不是什么善茬。”

    “大叔,其实,我想说的是。”苏舞月那双清清纯纯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着他说:“虽然你着满脸横肉,蛮横霸道,冷酷无情,凶神恶煞,好色下流,卑鄙无耻,吟邪恶毒……”

    “打住,打住。”王庸的脸,渐渐地黑了起来:“虽然个没完没了了是吧?速度跳过这些,直接开始但是。”

    “但是……”苏舞月的眼神之中,出现了些小羞涩,小妩媚:“我直觉,你是个好人。”

    “好人?”王庸嘿嘿直笑着说:“丫头,你对好人的定义,实在是和现实主流逻辑有很大的违和感啊。还有,别乱给我发好人卡,我承受不起。何况,我今天那么凶你,揍你,你竟然还觉得我是好人?难不成,你真是屁股痒,欠抽?”

    “大叔,说话太毒舌没女孩子喜欢的要。”苏舞月鼓着小嘴,气鼓鼓的着他。

    “好吧好吧,我是好人。后话快说,我这根烟抽完了就走。”王庸实在有些受不了她的那副嗲劲了。

    “总之,谢谢你来陪我过生日。”

    “呃,谁会知道今天是你生日啊?早知道我明天来了……”

    “谢谢你帮我擦药。”

    “那是交换的条件好不好?”

    “大叔,谢谢你。我想在你临走之前,抱一抱。”也不待王庸反对,她就张开了双臂,眼巴巴的着王庸,泪水在眼眶里不断的打转:“就算你代替我爸爸,来我。来教教我做人的道理。谢谢你,大叔。”那副表情,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王庸也是有些沉默了,也许是感同身受吧,自己从小就没有父亲超级兵王最新章节。多少,也是能感受到她心中那副凄苦样子。犹豫了一下说:“好吧,我给你一个拥抱。以后,做个乖孩子,不要辜负了你爸爸在九泉之下对你的期望。”

    “大叔~”苏舞月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伏在他的胸膛上,轻轻抽泣了起来。两条细细嫩嫩的胳膊,把他抱得很紧。

    “好了好了,人生没有迈不过去的坎。以后好好地,多些上进心,别把自己打扮的像个妖精。更加不要用黑客技术去欺负那些无辜的人。我相信你爸爸如果活着,也是不愿意见到的。”王庸仿佛也是能感受到她身上的悲惨气息,忍不住同情心起,轻轻抱着她,拍着后背。

    “嗯,大叔。谢谢你,不过你以后这么慈眉善目的教育我时,能不能不要顶得我那么疼啊。”苏舞月的眼泪突然就止住了,水汪汪,很无辜的抬头着王庸说:“这样好邪恶好邪恶哟。”

    “呃……”王庸一脸黑线,呆若木鸡。

    “原来大叔你不是阳痿,这样我就安心了。”

    老子本来就不是阳痿好不好?再说了,老子不是阳痿,你安心个屁啊?额头上开始冒汗着说:“丫头,你是不是屁股又痒了。欠抽?”

    “我就知道大叔你喜欢玩这个。向我这种高中女生,柔柔弱弱的,最好欺负了。”苏舞月直接很“单纯”的转过去,楚楚可怜的说:“为了满足一下大叔你的特殊癖好,舞舞就牺牲一下吧。”

    “我了个去,谁会有这种癖好啊?谁要你来牺牲这个?”王庸在考虑,是不是要朝着她屁股上来上那么一脚,直接把她从这个窗户口踹出去拉倒,狠狠地说:“老子要是生出你这种女儿,早点打死了干净。”

    “哎呀呀,原来大叔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变态呀。”苏舞月“吃惊”的捂着小嘴,眼睛瞪得大大的,回头纯纯的着他说:“原,原来你刚才在打我屁屁的时候,还在意吟我是你的女儿?呜呜,这,这也太坏了。人家不要啦,你把伦家的世界观都要毁掉了。太,太邪恶了。伦家的小心脏,有些小小的接受不住啊,爸爸。”

    “喂喂,别没完没了啦?”这地方,王庸待不下去了,后背上汗水都冒了出来:“好吧好吧,你赢了,再见。”

    “爸爸,难道你就这么走了?丢下舞舞就走了?”苏舞月回头,挽住了王庸的胳膊,眼泪汪汪了起来:“不要生气嘛,不要丢下舞舞嘛。大,大不了,舞舞陪你玩,陪你玩爸爸和女儿的游戏好了。不要生气了嘛,你打舞舞两下小屁屁出出气好不好?”

    娘亲啊。

    王庸心底呻吟了起来,倒底是哪个奇葩的女人,生出了这么一个妖孽一般的女儿啊?她还能再奇葩一些吗?没法待了,再待下去,自己的世界观要给她弄塌方了。

    “你自己一个人慢慢玩吧,我要回去睡觉了。”王庸挣脱了她的手,拎着包直接开始去爬窗户准备闪人。

    “爸爸,爸爸你不要跳啊,这里是三楼。”苏舞月急忙拉住了王庸:“舞舞不调皮了,一定乖,一定听话。爸爸你想怎么样对舞舞都行。”

    “苏大小姐,大叔我怂了,放过大叔吧。”王庸苦着脸回头说:“一大把年纪了,心脏扛不住。”

    “大叔,你这样走不太好。”苏舞月开始正常了起来,眼神之中有些胜利后的小得意了起来。

    “我在络上到过,你那样子走,对身体不好的。”苏舞月眼神清清纯纯的着他说:“要不,坐会儿,撸一管再走?”

    王庸一脚跨在窗台上,摇摇欲坠。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