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很纯很天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那句话,犹似一道天雷一般,狠狠地击中了王庸。把他电的是,外焦里嫩,凌乱不已,呆若木鸡。更为可怕的是,对面那个小丫头,不知道啥时候已经把T恤衫扯得露出了双肩,需要狠狠地挤一挤才有的沟沟,若隐若现。短裤的纽扣,也是被她解开,露出了白白小内内的一角。表情一副很傻很天真的可恶模样。

    那句话,就像是突然有根尖刺,在欧阳菲菲那有些迷乱,荡漾的心坎上猛地扎了一下。一下子惊醒了过来,以最快的速度眼神转向了电脑屏幕。玉手,一把抓住了王庸的手腕,避免他毁灭证据。

    刚才还有些许荡漾的美眸,转瞬便清醒了过来,死死的盯住了电脑屏幕上的视频弹窗,看着衣衫不整,眼神清纯的苏舞月。

    时间,仿佛定格在了这一瞬间。三个人的表情,都是完全不一样。

    直到数秒钟后,苏舞月才继续很“天然呆”,“纯纯”的嘟囔问道:“大叔,你刚才不是说,只要我给你看小内内,你就给我看长得很古怪,只有一只眼睛的怪金鱼吗?呜呜,大叔,你是不是在骗人啊?我的小内内都给你看过了,骗人骗人,坏大叔坏大叔。”

    王庸禁不住一阵寒意遍体,对面那个小妖精是个什么德行,他知道的一清二楚。电脑里藏着的,可是被她从一个BT论坛上扒拉下来的所有资源呢。纯以理论知识而言,王庸相信她的修为要远胜自己数筹。各种名词,都能轻而易举的从她的嘴里蹦出来。

    像这样一个妖精,竟然能故意表现的如此很傻很天真,又怎么能让王庸不冒出一身鸡皮疙瘩来?这,这简直就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嘛。

    可是,欧阳菲菲就不会那么想。她虽然见过苏舞月那小妖精的,可是那天的她,化了非主流的妆,浓妆艳抹的恐怕连她妈都认不出她来。卸下妆的她,如果不了解她本性之人,乍一看之下,绝对会以为那是一个涉世未深,单纯纯洁的就像是朵小百花的女孩子。

    她通过外表,表情,姿势,对白等等方面的成功结合。虽然完全没有叙述整个过程,但是落在任何不明真相的人耳朵里,肯定都会遐想连篇,脑补出整个故事。

    现在的欧阳菲菲,也就是一个不明真相的群众。她在刹那间,就脑补出了事情的“真相”。肯定是王庸不知道从哪里欺骗勾搭来了这么一个不谙世事,单纯而漂亮的小女孩。

    然后,再以各种欺骗手段,以试图去满足他那变态而yin邪的内心**。欧阳菲菲一把年纪了,就算再单纯,也是清楚看金鱼,大抵上是个怎么回事。王庸那个无耻,可恶,邪恶,混蛋的家伙。竟然那么不择手段的欺骗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未成年少女,而且,他的电脑里,还播放着爱情动作片。整个过程,怎么看,怎么都透着一股子无比邪恶的味道。

    “王庸。”欧阳菲菲眼神顿时变了,一股子如同万载寒冰般的气息,瞬间向王庸扑面而去。周遭的气温,仿佛也是在那一瞬间,降低了好几度。

    “误会。”王庸朝着显示器中,趁着欧阳菲菲不注意,正在朝着王庸做鬼脸的苏舞月。惹得他是哭笑不得:“菲菲,这是一个美妙的误会。”

    “误会?”欧阳菲菲那张堪称完美无瑕的俏脸,蒙上了一层寒霜般的薄冰,眼神凌厉如猎猎冰风,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了颤抖的声音:“我一直以为,你虽然喜欢玩闹了些,外表看上去流氓了些,说话毒舌了些之外。本质上还是一个好人。”

    “呵呵,菲菲,你这夸人的手法真特别。”王庸尴尬的笑着,试图顾左右而言他:“不愧为斯坦福毕业的社会精英分子,王某佩服佩服。”

    “可是,我错了。”欧阳菲菲没有从王庸身上起身的意思,睡衣下的身躯,紧绷的就像是一尊雕像:“原来,你是一个混蛋,一个真正的混蛋,一个真正的彻头彻尾的混蛋。”

    “呃,菲菲,你一口气用那么多混蛋,读者会骂我骗稿费的。”王庸嘴角牵了一下,强笑着说:“你听我跟你解释,那女孩子……”

    “她只是一个小女孩而已。”欧阳菲菲的眼神之中,出了无尽的寒冰之外,还有出离的愤怒,瑟瑟颤抖着。回头指着显示器中,瞬间又扮起了很傻很天真的小妞的苏舞月说:“你看看她那张脸,恐怕连十八岁都没到吧?你看看她的眼睛,是多么的单纯和无辜。”

    单纯个魂,无辜个屁。在那档子事情上,她懂得可比你多多了?如果说她是个博士生的话,你那方面顶多就是个小学生。这话王庸没有说出来,说出来了也是丢人现眼。

    盖因那小丫头,实在太会装了。估计平常是欺骗长辈,欺骗惯了。她要是扮演起那副单纯的傻样来,换哪个不了解她的人,都以为她是真的。那种水平,真的可以去角逐奥斯卡最佳演技奖了。

    最可恶的是,每次欧阳菲菲回头看她的时候,她都是那副傻傻纯纯,很欠揍的模样。而等欧阳菲菲视线一转移,她又会对王庸挤眉弄眼,尽情嘲讽。

    那副样子,让王庸恨不得一把将她从显示器里揪出来,丢在欧阳菲菲面前让她瞅瞅,这个小妖精绝对不是她想象中的那般简单。

    “王庸,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做?”欧阳菲菲眼神之中,有些悲切,又有很浓重的失望之色。在她看来,王庸虽然有着种种不顺眼的可恶之处,但真的本质不坏。不可能会做出那种大奸大恶的事情来的。

    可是,眼前这一幕,让她对自己的判断力产生了严重的怀疑。王庸这家伙,明明就是一个混蛋,一个无药可救的混蛋。

    “我,呃,菲菲,你真的对我没有一点信任感吗?”王庸只得露出了苦笑之色:“我是被冤枉的。”

    “冤枉?你是说我冤枉你?”欧阳菲菲眼神之中的失望之色,愈发浓重了起来,嘴角挂上了一抹冷意:“还是说那个受到你欺骗,可怜而无辜的小女孩子,冤枉你?王庸,你都做了些什么?你难道就这么需求强烈,迫不及待吗?你知道禽兽两字,是怎么写的吗?”

    “喂喂,欧阳菲菲。”王庸的声音,也是有些激亢了起来:“说两句发泄发泄就好了喔,别没完没了了行不行?”

    “呵呵,你还敢嘴硬?”欧阳菲菲眼神失落而凄凉的说:“王庸,我对你实在太失望了,我真的以为你本质上是一个好人,一个善良的人。谁知道,能禽兽到如此程度,连这种十几岁的小女孩都骗色。你的行为,让我感觉恶心。”

    尤其是到目前为止,王庸的笔记本扬声器中,依旧正在传来嗯嗯啊啊的呻吟声,啪啪啪的撞击声。先前,被这些声音和画面逗得有些春心激荡的她。现在怎么听,怎么看,都是觉得好厌恶啊。

    “嘶~”王庸倒吸了一口冷气,朝着显示器中的苏舞月说:“喂喂,死丫头你还没完没了了,快点给老子解释清楚,把实情告诉我家老总。不然仔细你的皮。菲菲啊,你这丫头其实很爱搞怪,她可不是你眼睛里看到的那种单纯的女孩子。”

    “呜?”苏舞月瞪着王庸,暗道好你个王叔叔。竟然能嫌弃本小姐嫌弃到这种程度,大家都是女孩子,凭啥她有那么好的待遇?对待那个什么菲菲啊老总什么的,那是百般讨好?还有,本小姐难道不单纯吗?可恶的坏大叔。

    当即,她立即装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仿佛很害怕,很惶恐。结结巴巴的颤声说:“漂亮姐姐,我错了。其实刚才是我给大叔发的动作片,也是我主动勾引他的。大叔对你很忠诚,他,他一直都不肯对不起你……呜呜!”

    话虽然是真正的实情,但是因为她那种惶恐,害怕的表情,让她这番话成为了王庸是坏人禽兽的最有利证据。肯定是王庸平常对那小女孩凶恶的很。稍有不从,就会百般欺凌之类。

    “王庸,你,你实在是太禽兽了。”欧阳菲菲义愤填膺了起来,眼神锐利的恨不得要一把掐死那混蛋了事,激动不已的说:“你,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她,她还是个孩子。”

    “苏舞月,你行。”王庸对她很无奈的竖起了个手指头,转而却对欧阳菲菲说:“行啊,我是个禽兽总行了吧?走吧走吧,我要继续对这个女孩子实施禽兽策略了。”

    “你……我不准。”欧阳菲菲还是有着一颗善良的心,当即就是俏眸圆睁的盯着王庸说:“有我在,你休想再欺负那个无辜又可怜的女孩子。”

    “漂亮姐姐,其实大叔是个很好的人,他没有欺负我。”苏舞月继续装萌装天真的说:“大叔会带我做好多好多,好有趣的游戏嘢。”

    有趣的游戏?呜呜,王庸这家伙,简直是……欧阳菲菲脑海之中,不可抑制的想起了那些所谓的有趣游戏,究竟是如何的邪恶至极?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