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体贴入微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王庸啊。”欧阳菲菲轻柔的笑了起来,眼神之中多了一丝妩媚之色:“你忘记了吗?今天你答应我一起去吃烛光晚餐的。”

    “我什么时候……”王庸下意识的回答了半句,却是突然感受到一丝寒意。只见欧阳菲菲那看起来很妩媚,笑得很甜美的眼神之中,隐藏着一丝强烈的杀机。

    “王庸,你再好好想想,身为一个男人,说话可不能不算话。”欧阳菲菲温柔的笑道:“虽然说今晚我也很期待和婉柔一起晚餐,可是,这顿烛光晚餐,我已经期待很久了。”

    在她温柔的笑容之中,就像是藏着一把无形无色的锋利小刀。在王庸的身上割啊割的,让他不自觉间,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秦婉柔眼神之中,一抹失落一闪而逝。有些勉强的笑了起来:“王庸,菲菲。既然你们两个今晚有约会,就去吧,改天我们再聚在一起吃晚餐。”

    “婉柔,真是不好意思?王庸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容易忘事。”欧阳菲菲轻笑着说:“有时候不提醒他一下,他还真是想不起来。王庸,现在想起来了没?”说着,又是很温柔的剜了他一眼。

    “呃,想起来了。”王庸心中,也是微微有些失望。虽然明知道要和婉柔保持距离,可是在内心深处,还是很希望和婉柔一起在一张桌子上吃晚饭的。哪怕,只是非常纯粹的一起吃晚餐,而不掺杂任何其他成分。

    “想起来了就好,王庸,我也只是怕你忘记掉而已。你不会怪我扫你的兴吧?”欧阳菲菲开始开车,先送婉柔和毛毛回家。

    “没什么扫兴不扫兴的。”王庸呵呵笑着说:“反正我们和婉柔住在同一个小区。大不了明天去把这一顿吃回来就行了。明天不行,就后天,大后天……”

    欧阳菲菲笑容一滞,这色胚,还真是挺持之以恒的啊?还今天明天后天呢。不过,考虑到她和婉柔的姐妹情谊,只好牵强的笑着说:“好啊,那过两天我们有空再去吧。”

    “嗯,随时欢迎你们来。”秦婉柔似乎有些不舒服。面色微微发白。

    毛毛眨巴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天真而嗲声嗲气的说:“菲菲阿姨,什么是烛光晚餐啊,很好吃么?毛毛也想去吃。”

    “毛毛,不。不能这么没礼貌。”秦婉柔脸色一变,急忙说:“你这孩子,怎么就那么不乖呢?”

    欧阳菲菲这一下尴尬了,没想到一下子引起了毛毛的好奇心,如果要带毛毛去的话,总不能不带婉柔吧?可是带了婉柔,不就是便宜王庸那家伙了?

    “哇。”毛毛被秦婉柔训斥了一声后。瘪嘴就哭了起来:“妈妈坏,不疼毛毛。呜呜,叔叔,妈妈不要毛毛了。”

    呃。王庸虽然见她被训斥着哭,也是有些小心疼的。换做以前,肯定上当。但是今天开始见识到了这小丫头的人小鬼大,肯定又是在心中。为她妈妈抱不平了,很勤奋的挥舞着小锄头为挖她菲菲阿姨的墙角了。

    现在的小孩子。还真是不能小觑啊。说他们懵懂吧,也的确懵懵懂懂。但是,因为咨询实在太发达了,什么电视啊,电脑啊,动画片啊,游戏之类的。让现在很多小孩子,一个比一个懂得多。

    王庸抱着毛毛,拍着她肩膀安慰了起来:“好了好了,毛毛乖,不哭啊。叔叔和菲菲阿姨一起带你去。婉柔啊,不是我说你,毛毛这孩子挺懂事呢,你怎么能骂她呢?”

    事情到了这一步,欧阳菲菲也只好强作大方的爽朗着说:“是啊是啊,既然毛毛想一起去吃,那就一起去吃吧。王庸,你要多掏荷包了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王庸呵呵笑着说。

    我了个去。

    欧阳菲菲嘴角虽然在笑着,但是纯粹就像是一尊雕像一样的坚硬,心中对王庸直骂了来开。王庸这混蛋,有必要回答的那么快吗?以前和本小姐在一起时,那是小气吧啦的堪比葛朗台,什么事情都要和自己斤斤计较,买个鸡蛋都要签单。

    对婉柔可好,那个各种爽快啊,豪迈啊,掏腰包那个速度可真够快的。

    “既然你都不介意了,那我还有什么好介意的。”欧阳菲菲一大转,就开始转过方向,向市中心开去了,笑得格外温柔:“毛毛啊,菲菲阿姨带你去吃你没吃过的法国菜。王庸,今天难得这么高兴,你不会介意我点两瓶上好的红酒,和婉柔一醉方休吧?”

    呃,这个是不是太狠了些?王庸心头一抽搐。她要这么一搞,岂不是最少几万块钱消失不见了?不过,难得请婉柔吃饭,几万就几万吧,反正也不缺那几个。

    “菲菲,不用了。”秦婉柔面色也是尴尬地说:“法国菜和红酒都挺贵,不要浪费那些钱。不如,还是到家里做饭吃吧。我们几个人,两百块就能吃得很好了。”

    “王庸你说呢?”欧阳菲菲索性把车停在了马路边上,开了双跳,等决定好了再走。

    “婉柔,难得吃一次,没关系的。”王庸对秦婉柔,还真是大方的很。

    这话,惹得欧阳菲菲心头是好一阵不痛快。暗道王庸你在国外打黑工,也许的确是赚了几个还算看得过去的小钱。但是婉柔和你非亲非故的,你这么下血本的请人吃饭,究竟是图啥啊?难不成,还真的因为人家老公不在家,就想趁虚而入?

    “不,你赚钱不容易,不能这么浪费。”秦婉柔此刻,十分坚定而严肃的说:“如果你硬要去,我和毛毛不会去的,我们下车自己回家。”

    “好吧好吧。不过大家难得聚在一起,不如就到小区附近的饭店里吃一顿吧。”王庸呵呵笑着说:“省得再回家做了,还要洗碗收拾什么的。这些天你的学生快要考试了,应该忙得够辛苦了。”

    秦婉柔微微一犹豫,点头说:“嗯,不过说好了,我请。算是谢谢你们两个今天帮着带毛毛。”

    “都是我带的好伐啦。”王庸抱着毛毛,笑呵呵地说:“菲菲能管好自己就不错了,让她带孩子,呵呵。不上班的时候,她自己就是个孩子。”

    “王庸,你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呢?人家本来就是女孩子嘛,要人呵护的,宝贝的。”欧阳菲菲已经被气得不行了,不过在面对秦婉柔那温婉柔美的外表腔调下,似乎感受到了严重的危机,也就是把她傲娇啊之类的脾气都收了起来,反而是娇嗔的对王庸妩媚的白了一眼。

    王庸浑身一激灵,娘的,她突然之间变成这幅样子,还真是有些扛不住。

    “王庸,我有些累了,你来开车吧。我陪婉柔说会儿话。”欧阳菲菲觉得再让他和婉柔沟通下去,她会暴走了。只好装出了一副娇滴滴,弱不禁风的模样。

    换了座位,王庸一路开车到了小区附近。

    “就这家,这家不错,装潢很奢华嘛。”欧阳菲菲指着一家金碧辉煌的饭店。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王庸哼着说:“把钱都用在门面上了,肯定又黑又不好吃。”驾着车,直接扬长而过。

    “那这家不错吧,装修很古朴,很有韵味。”

    “最受不了那种装逼格调了。”

    “那这家……”

    “不行!”

    “王庸,你……”

    “就这家。”王庸直接把车停在了门口的一家小饭店里,装修还算干净,但简朴的很。

    “不是吧?”欧阳菲菲活了一辈子,从来没在这种档次的饭店里吃过饭。

    “你这就不懂了。”王庸驱赶着大家下车,笑呵呵的说:“这种店面,小归小,简单归简单。但是能在华海市这种地方生存下来,肯定有其独到之处。至少,肯定物廉价美。

    欧阳菲菲从小就是个贵千金,现在又有王庸这个移动钱包。对于人间疾苦四个字,理解实在不多。由此哪里懂得王庸的用心。

    倒是秦婉柔,自是能从王庸的点点滴滴中,感受到他的心意。低着头,拉着他袖子说:“王庸,你,你不用这么为我省钱的。”

    “哪是这个原因啊?”王庸呵呵一笑:“这里离小区近,喝多了索性就能把车停这里了。”

    偏生欧阳菲菲耳朵尖,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一愣之下,才想起秦婉柔几乎是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过得肯定很辛苦。正是因为这样,王庸才这个饭店不要,那个饭店不好的,最终挑选到了这个不起眼的小饭店。

    这让欧阳菲菲,心头一下子有些酸酸楚楚的,即是为了婉柔生活艰难不易。又是为了王庸那家伙,竟然对婉柔的心思那么细腻入微,好体贴,又懂照顾到她的自尊心。

    尤其是看着王庸和秦婉柔站在一起的模样,怀中还抱着个孩子,好像真的十分般配。仿佛让她不经意间产生了一股错觉,好像,他们三个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而她,就好像是个横插了一脚的小三。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