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十二章 阔别已久的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二,二奶?

    这突然之间蹦出来的两个字,让王庸一下子懵了。愣了好一会儿后,他才哭丧着脸说:“婉柔,我绝对没有当你二,不,我是说,不让你。呃,我了个去。我的意思是说,你都结婚了……”王庸的脑子也是一下子乱了起来,这个和她不结婚搭什么界啊?恨不得扇自己一个耳光才好,这乱七八糟的,都是说些什么啊?

    一听到那句你都结婚了,秦婉柔的脸色,也是微微一阵发白。贝齿咬着嘴唇,要拼命才能忍住眼泪不落下来,柔弱的娇躯微不可觉察的轻颤着:“我,我也不会当,当你情妇的。”

    “我没说要让你当我二奶,或者是情妇。”王庸有些恼怒了,但犹自顾忌到毛毛在屋里头玩呢。压低着声音怒容满面道:“秦婉柔,你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以前你的,不是这样的。”

    “我……”秦婉柔一听到了这句话,俏脸上,顿时一阵委屈,凄苦。抿着嘴唇,扭过娇躯不肯说话了。晶莹的泪水,一滴一滴流淌过她的脸颊,向下滑落。

    看到她那副又有些小委屈,又有些倔强的模样。王庸就知道坏菜了,按照以往经验,自己肯定是把她给惹毛了。按照惯例,一个礼拜不睬自己,那是最最起码的。

    “呵呵,婉柔啊,刚才是我不好。”以前的王庸,和她在一起时。一旦碰到这种两个人都开始顶杠的时候,他也会光火,摔门而去之类。但是现在,他却是成熟了许多。收敛起火气,干笑着道歉哄人了起来:“是我脾气大了些,是我说错了话。要不,你捶我两下出出气?”

    秦婉柔却是依旧不理睬他,坐在了沙发上,继续一个人凄凄苦苦,却又很倔强的落着眼泪。

    “呵呵,也是啊,我皮厚肉糙的,你捶也捶不动。”王庸毫不气馁,继续奋战,嬉皮笑脸的凑了过去,把袖子撩了起来,手伸了过去,递到她嘴边说:“要不,你就用咬的,狠狠地咬一口出出气。”

    秦婉柔这下也是发了狠劲了,还真的是檀唇一开,贝齿狠狠地咬在了他的手腕上。仿佛是想把她所有的委屈和心酸,全都释放出来。

    “嘶~”王庸深深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哭丧着脸说:“让你咬,你还真咬啊?还咬得不轻。”

    等她松开嘴后,王庸的手腕上,已经多了两排圆弧形的咬痕。秦婉柔咬是咬痛快了,但是一看到那两道深深的齿痕,就不免又是心疼了起来,撅起樱桃小嘴,轻吐香风,帮他吹了起来。

    带着她温婉香气的风,吹拂在了他的手腕上,仿佛将他的心,都融化了开来。看着她那双咬完之后,很是心疼的眼神。王庸的心口,忍不住揪了起来。

    尤其是看她那蹙眉,柔弱的样子。王庸真的是恨不能将她立即搂在怀中,好好地安慰,呵护一番。只是,两个人的关系,却是让他不得不强行克制住这个想法。

    “对,对不起。”秦婉柔也是惊觉不对,急忙放开了他的手,俏脸发烫,红着脸说:“王,王庸。我,我不是故意的。”

    “呵呵,没事。”王庸见她如此,心情也是稍微放松了些。有些不自然的扭了扭身子,点着烟抽了起来。继续把银行卡塞给了她说:“你别误会,我真的只是单纯的想让你和毛毛过得不要那么辛苦。”

    “我,我不能要。”秦婉柔脸红的拼命推着。

    “让你拿你就拿着。”王庸火气又是冒了出来:“大不了,我来当干爹好了。”

    秦婉柔表情一僵,顿时红霞都飞到了耳根边上,俏眸之中逸过了一丝慌乱的娇羞,不敢抬头看他,轻啐着说:“你,你流氓。”

    王庸一怔,哭笑不得的看着她,干爹和流氓,又有什么联系了?哦,恍然之下。王庸拍了拍额头,整张脸都苦了起来:“你现在脑子里都想些什么啊,怎么会想到让你来认我做干爹呢?你都这把年纪了。”

    “你……”饶是秦婉柔的好脾气,也是被他这句话气得不轻,红着脸俏眸一瞪。

    “瞅瞅,瞅瞅我这张嘴,笨啊,呵呵。”王庸一脸虚笑着,给自己嘴上来了一下,满是谄笑着说:“你还年轻着呢,在我心中,你永远是那个梳着辫子,清清纯纯的女孩子。我的意思是说,我来做毛毛的干爹。干爹让女儿过好一些,也是情理之中的。”

    秦婉柔眼眶一酸,又是忍不住涌起了一滴滴的泪水。他的脸,他的眼,和以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可是,他那对自己的好,却是一如依旧。王庸啊王庸,你,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呢?

    好想,好想扑到他的怀中,狠狠地痛哭一场。可是,残酷的现实。让她不得不将那些冲动,努力的克制了下来。娇躯颤抖着,眼泪扑簌簌的往下直落。

    看着她那副模样,王庸真的是心疼到了极致,心一横,天塌下来也不管了,直接把烟掐了。狠了狠心,直接探出双臂,揽住了她的香肩,往怀中一搂。

    “王,王庸,我们不能这样。”秦婉柔慌乱之极,娇躯紧绷的挣扎了起来,眼泪不断落下。贝齿狠狠地咬着嘴唇,都快要被她咬破了。

    但是王庸的力量,又岂是她可以反抗的?不可控制的,被他用蛮力搂在了怀中。在他力量下,她就像是一只怎么都反抗不了的柔弱羊羔。

    “呜呜~”秦婉柔也不敢大声,害怕惊动了正在房间里看电视的毛毛。只得压低着声音,苦苦哀求了起来:“王庸,我们真的不能这样……”

    “好了好了,别乱动,我就是抱抱,抱抱而已。”王庸重重地把她搂在了怀中,声音又是霸道的不容置疑,却又透着无限的温柔感。

    他这么一说,秦婉柔的心头一颤,犹豫了一下后,也是不挣扎了。任由他将自己搂抱在了他的怀中,瑶鼻里嗅着他身上的男人气息,也是让她不免心神摇曳,有些迷乱了起来。

    脸颊绯红不已,而难以自控的,将螓首深深地埋在了他的怀抱深处。那种被呵护的感觉,刹那间占据住了她心灵深处。好温暖,好安全。真的好想好想,这辈子就这么的藏在他的怀中,永远不要再起来。眼泪,依旧在她的眼眶中,不断的向外涌出,沾湿了他的衬衣。

    “婉柔,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王庸抱着她的时,酸甜苦辣,一齐涌上了心头。情绪也是变得很激动,身躯一下一下抽搐着,声音有些嘶哑。

    “呜呜~”秦婉柔娇躯一软,藕臂也是深深地穿插过了他的肋下,拼命的,紧紧的将他抱住,低声颤道:“王庸~我,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啊。五年了,你足足五年没有任何一点音讯,我好怕,我真的好怕。”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王庸那双有些沧桑的眸子中,泪水也是忍不住流出:“婉柔,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伤害了你,更是我害了你。我好后悔,后悔当初不听你和妈**话,跑去当兵了。”

    “呜呜,王庸。”秦婉柔死死地抱着他,眼泪更是汹涌而出了:“我不怕你被你伤害,我只想你能快乐,能开心。不要再和那时候一样了,我看着会很心疼,很心疼的。”

    “不会了,不会了。我的心已经变得坚强了许多。”王庸的心头,就像是被狠狠地揪住了一样,剧痛难忍。却是依旧装出了一副没事的样子,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抚摸着她的秀发,声音嘶哑道:“婉柔乖,婉柔不要哭了。你是我心目中的宝贝,永生永世都是。”

    “呜~”秦婉柔的心,在这一刹那,仿佛都要彻底融化了一般。脸颊贴在了他的胸膛上,一抽一抽的流泪。但是心坎深处,却是充满着浓浓的温暖感。

    两人就这么抱着,一直的抱着。

    王庸轻轻的嗅着她乌黑如同瀑布般秀发上的香味,不断柔声安慰不已。虽然怀中抱着的是自己深深爱着的女人,但是此刻的他,却是没有半点邪念,心灵纯净之极。好像,两人又是回到了那个天真而单纯的年龄。

    “婉柔~”

    过得片刻之后,王庸用手指头,勾起了她的下巴,将她那张因为娇羞而发红发烫的脸轻轻抬了些起来。

    缓缓地,他低下了头去。而秦婉柔那双原本就有些迷离的美眸,顿时一阵忐忑惊慌,娇躯紧绷而僵硬不已。想推开他,却又不舍得。颤悸之下,她紧紧地闭上了双眸,长长睫毛的眼睑,不可抑制的颤动了起来。

    她的那张皮肤晶莹柔嫩,吹弹可破的脸蛋上,浮满了诱人的红晕,红彤彤的,就像是是一只熟透了的苹果。尤其是她那副闭着眼睛,仿佛任君采撷的娇羞模样,让人心动至极。

    王庸的嘴唇,轻轻的落到了她沾惹了几根潮湿秀发的额头上。

    一阵如同触电般的感觉,顿时袭遍了秦婉柔的全身。让她不经意间,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娇吟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