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二十四章 和宝女王的交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我叫你躺到床上去,你听到没有?”迟宝宝步步紧逼而来,她的身材,本来就高窕出众,一百七十好几公分。而她穿的是军靴,鞋底较厚。再加上女人本就要看高些。

    这让她走起路来,体态格外撩人,气势极为逼人。

    宝女王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便是连王庸,都是觉得有些被压制住的感觉。

    “不!”面对强权,王庸的立场依旧很坚定,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不上去。”

    迟宝宝的气势更是一盛,直逼到了他的面前,眼神凌厉的盯着王庸,不服气的说:“我长得不漂亮?身材不好?”

    “很漂亮,身材很好。”王庸下意识的打量了她一下,其实第一次见到她。他就已经看出她的身材极好了,几乎达到了完美的境界,火爆到了极致。

    顿了一下后,王庸才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艰难的说:“可是我负不起这责任。”

    “?”迟宝宝眼神一滞,有些不明白的看着他。

    “宝宝。”王庸的脸色一下子变得严肃而深沉了起来,伸出手来,轻轻的勾起了她那张充满野性,却非常漂亮的脸蛋下巴。柔声说道:“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好女孩子。说实话,我对你很有好感,也很想占有你的身体。可是,我并不是一个什么都无所谓,完全凭着自己的冲动去做事的小男孩了。有些代价,我负担不起。”

    他一说到占有身体之类的话时。迟宝宝的俏脸明显的一红,眼神些微柔软了起来。随之他后面的那些话出来,却仿佛在她芳心深处,激荡起了一阵涟漪,好像撬动了她那从未真正开启的心扉。

    在此之前,她对王庸的感觉。多半是建立在一些身体的接触,以及同病相怜上。但是现在,她芳心深处,却是软软的,酸酸的。原来。这家伙并不像他表面上所展现的那样肆无忌惮和流氓,他也有着坚持和底线。她的眼神,明显迷离了许多。

    王庸将她傲人的娇躯。轻轻揽到了怀里,捋了捋她的秀发。拍着她的后背,软语低声说:“你今天酒喝多了,有些容易激动。乖乖回家,好好地洗个澡。睡一觉。等你明天起床后,就一切都会忘记了。我们两个,并不是一路人。你真的是个好女孩,我不想毁了你,害了你。”

    迟宝宝那坚硬的脸庞,渐渐融化而甜美了起来。微微嘟起了小嘴,竟有些女孩子撒娇般的娇憨可爱。王庸的这番话,仿佛就像是最动人的情话一般。熨贴的她心头暖洋洋的,灵魂轻飘飘的,就像是要飞了出来一般。

    而且,她今天酒也的确是多了。刚才虽然是在装醉,但实际上。七八分醉意已经是有的了。冷静和意志力,当然远不如平常。

    蓦然。她娇躯一紧。脸上那些软弱的表情,一下子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狂野,洁白贝齿咬在了王庸的耳垂上,狠狠地说:“如果你说这番话的时候,能不用坏东西顶着我的话,效果会更好一些。”

    王庸也是被她突如其来的袭击,弄得是犹似一道电流袭遍全身,一颤之下,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她恶狠狠地一下子推倒在了床上。不好在她面前显露身手的王庸,被她一跃之下,直接骑在了身下。

    居高临下的她,修长的脖子下,那一对饱满之处,显得格外波涛汹涌,澎湃不已。尤其是从王庸这个角度看去,简直是要了他的老命。好在在此之前,已经被蔡慕云压榨过两次了,**不是太过旺盛。这才让他还能稍微淡定些,免于直接中了诱惑之光。

    “那个,我说过。”王庸闭着眼睛,尴尬地说:“我是很想占有你的。那是本能上的冲动,并不代表我没理智,控制不住。迟宝宝,麻烦你从我身上下来,我禁不住这样诱惑的。”

    “你刚才不是说的挺伟大,挺无私的吗?”迟宝宝嘴角露出了一丝嘲讽讥笑:“说到底,也不过是有色心没色胆而已。”不过,心中的那一抹异样之感,又是从心头泛滥而起。

    尤其是现在的王庸,浑身上下什么都没穿,仅是围了一条浴巾而已。他健壮的身躯,完全展现在了她的眼帘之中。蓦然,瞳孔一缩。她的眼神,在他身上扫来扫去的,那纹理分明,爆发力十足的肌肉,那一道道狰狞可怖,触目惊心的伤疤,都像是针一般的刺着她的眼。

    刚才的她,情绪是在太过激动,没有留意到他身上的状况。

    尤其是他的右臂,那一只活灵活现,眼神冷漠而孤傲的狼头,更是让她的芳心陡然一惊,低呼了起来:“王庸你是混黑道的?”眼眸之中,一下子露出了警惕之色。

    他身上的伤疤,换做别的女人,也许看不懂。但她却是个警察,一个专业素养很高的警察。一眼就能看出,有些是枪伤,有些是刀伤。而且有好几处,都是致命伤。她难以想象,他在受了那么多伤的情况下,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

    任何一道致命伤,能活下来一次,就已经是万幸之事了。

    王庸张了张嘴,想解释。却是在电光火石间,却是没有否认,呵呵笑着说:“迟警官,我说过,我们不是一条道上的人。怎么,你的眼神很凶啊,是想抓我?”

    “你……”迟宝宝震惊之极的看着他,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了起来,嘴唇也是有些颤抖,眼神恨恨地说:“王庸,你知道我最恨什么人的。”诚然,她在感情方面,似乎比较单纯。然而,在案件的侦查上,她却有着相当专业的知识和经验。王庸身上的这些伤疤,绝对不是简简单单打架斗殴就能留下的。

    如果他是混黑社会的,也绝对不会是个简单的小混混。

    “迟宝宝。”王庸的眼神,也是逐渐冷漠了起来:“你恨什么人和喜欢什么人,和我无关。”

    “你……”迟宝宝的眼神一凛,被这句话弄得是羞恼成怒了起来:“王庸,你真是一个混蛋。”说着,便开始很冲动的又掏枪起来,将枪口抵在了他的脑袋上,颤声说:“你是想死吗?你知道我爸爸是怎么死的,你知道我最恨的就是罪犯。”

    “罪犯?”王庸眯着眼睛,对她那把枪丝毫不以为意。不说她是不是故意没开保险,亦或者是忘记开保险了。即便是她的枪,已经开了保险。在如此近距离下,王庸也有足够的把握,在她扣动扳机的那一瞬间,将她的枪夺下。声音平淡的说:“迟警官,你是一个警察,不是法官。是没资格宣判我是个罪犯的。如果你有对我不利的证据,倒是可以称呼我为嫌疑犯。”

    迟宝宝一滞,眼神之中压抑着异常强烈的愤怒之火,沉声说:“王庸,你倒是对这些东西挺在行的嘛,是不是警察局的常客了?难怪,你对警察的态度,一直都很无所谓的样子。”

    “迟宝宝,你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王庸倒是被她的执着弄得哭笑不得了起来,估计再折腾下去,她怕是要真的把自己当做罪犯来处理了,例如抓到警察局里去之类。想了一下,只要摸着鼻子苦笑了起来:“这个逗你玩呢,其实你应该看得出来。我这个纹身,不可能是黑社会啊。”

    “唔?”迟宝宝表情一变,急忙又是仔细的观看起王庸胳膊上的那个狼头了起来。果不其然,狼头上面,有王庸的拼音字母,以及一连串编号。这让她顿时捂住了嘴,秀目吃惊的看着王庸说:“你,你这是军队里的纹身?王庸,你曾经当过兵?还是特殊兵种?”

    “其实这种事情,我也没啥好瞒你的。”王庸知道今天有些事情是躲不过去了,就故意老实交代了一部分说:“以前当过兵,不过退伍了。这个纹身,就是一帮兄弟们瞎整的。退伍后就当个保安混饭吃。迟警官,当保安混饭吃总不犯法吧?”

    “那你之前装模作样个什么劲?”迟宝宝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没好气的狠拍了一下他的胸膛,恼羞成怒的说:“你害得我差点以为你是穷凶极恶的罪犯了。”

    “喂喂,公正的说一句,并不是每个警察都是好警察。也并不是每个犯罪的人,都是穷凶极恶的。”王庸一脸正经的说:“还有,你见过一个穷凶极恶的罪犯,在面对送上门来的女人还往外推的吗?”

    迟宝宝俏脸顿时一红,倒是有些娇羞不迭了起来,傲娇的嗔怒道:“王庸,你说谁是送上门来的女人?我,我不过是……”说到此处,心中不由得一虚,按照刚才的实际情况来看,自己倒是的确有送上门来的嫌疑。不过话又说了回来,他这家伙能在自己失控的情况下,还保持理智,强忍着**,坚决不受诱惑,只是为了不伤害自己。一想及此处,迟宝宝心头倒是有些温暖的感觉油然而生。

    蓦然,她忽而脸色又一变,怒声说:“王庸,你骗我。”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