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二十六章 “受尽折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蔡慕云今儿个酒也不少,又是和王庸经过了一场初战,结果被迟宝宝打断,尚未尽兴。这使得她那妙曼娇躯之内的欲火,本就未曾真正消褪。而她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和另外一个女人,一左一右共抱着个男人,这种旖旎之极的场面,让她的内心,更是躁动不安了起来。

    白皙的脸颊上,抹上了一层殷红,更显娇媚动人。

    她的个性,绝对是个不服输的性子。面对来自于迟宝宝那一次次的挑衅,让她怎肯就此偃旗息鼓?

    蔡慕云那性感柔美的玉唇,轻轻吻在了王庸的脸颊上。而她那坚定而自信的眼神,此刻却是微微扬起,挑衅一般的看着迟宝宝,仿佛在问她,敢不敢跟?

    迟宝宝看着她那柔若无故,妩媚多情,双眸如同一汪春水般的涟漪四起,竟然在那里亲王庸的脸,那个骚劲十足啊。更可恶的是,那家伙触电一般的抖了一抖,眼中有些微享受的感觉。

    哼哼,可恶的家伙,你抖什么抖?很刺激,很爽吗?用得着这样吗?

    堂堂宝女王,当然是更加不惧怕任何挑战和挑衅。哪怕心中忐忑不已,又有些羞羞酸酸感,却也是被熊熊燃烧着的战斗火焰,给压制住了。当即,她毫不犹豫的作出了和蔡慕云一模一样的动作,带着些狂野性感的嘴唇,吻在了王庸的左脸颊上。

    两个女人,一左一右各自亲着他的脸。各自不同的气息,混合而交织着钻入他的鼻孔,撩拨着他的心灵。强烈的刺激,让他的血液,也是随之火热了起来。呼吸,变得急促之极。

    只是,如果和蔡慕云,他倒是要无所谓一些,毕竟是个成熟的女人,她还有一个女儿,而不必要真的负责啊什么的。但是迟宝宝,却始终让他顾忌不已。强压制着**,艰难的用低沉的嗓音说:“迟宝宝。你别闹了,回家。”

    “女人间的事情,你这个男人别插嘴。”迟宝宝不服气的哼了一声,俏眸一瞪着说:“你要再啰嗦,我。我就堵住你的嘴了。”

    王庸只好暂时闭嘴,表情有些小委屈。不过老实说。这些东西,他也是打心底喜欢的很。算了算了,让她们继续折腾吧。这两女人要是到了实在没底线的时候,自己再出来阻止。至于这手铐,呵呵,对王庸来说。与玩具无疑。

    蔡慕云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冷艳着做她的动作,抬起一条修长的美腿,若有若无的搭到了王庸小腹上。轻轻磨蹭了起来。她的皮肤非常好,白皙之中,光洁如玉,又似能一把掐出水来。与此同时。她那柔软香舌,轻轻向后撩去。进攻起王庸的脖子,耳垂来。

    一**如同触电的感觉,掠过了他的身体。让他全身的肌肉,也是为之猛的一阵紧绷,喉咙深处,发出几声犹如野兽般的低吟声。

    落在迟宝宝眼里,顿时一阵好不服气,王庸你这头大色狼,有那么爽吗?一个狐狸精,就能弄得你欲死欲仙吗?真的是没底线啊没底线。气鼓鼓的迟宝宝,贝齿咬着嘴唇,狠了狠心,又是接受了挑战,学着蔡慕云的全套动作。

    不过,她还穿着靴子和长裤呢,如此动作,狂野是狂野了,却是没有半丝性感,反而惹来了蔡慕云的几声不屑的嗤笑。

    迟宝宝原本就是个冲动型的女人,尤其是被这么一个情敌嗤笑,更是没办法接受。火性一上来,直接把靴子蹭蹭蹬掉,紧接着又是把皮带一解开,将她长裤和袜子,悉数褪掉,露出了一对白花花,修长而完美至极的美腿。

    她的那对美腿,完美而无暇,白润之中,透着些微象牙色,在暧昧的灯光下,显得如同玉石雕琢而成的艺术珍品。

    唬~

    她的长腿微微一抬,摆出了个一字劈叉。小腿肚向下弯去,脚尖玉趾紧绷。轻轻点在了王庸的胸膛上,一寸一毫的,不住向下滑去。撩过了他的胸膛,他的小腹,直至她那光滑的大腿侧面,若有若无的虚按在了王庸的小腹上。膝盖,与蔡慕云的紧紧相抵。

    蔡慕云也是吃惊的看着这一幕,刚才的那套动作,可不是普通女人能做得出来的了。至少,自认为经常玩瑜伽,身材柔韧性还不错的蔡慕云,估计自己要是做出这套动作来,就实在太过勉强了。哪怕勉强施为,怕也是多半弄出个画虎不成反类犬的笑话来。

    而且,迟宝宝的美腿,非但修长。而且还很结实,弹性极佳,这让蔡慕云眼睛大亮之时,心中暗暗羡慕不已。好在她的美腿也不差,较之相比,优势在于更加白皙,细腻,柔滑。那是属于另外的一种美感,和迟宝宝那双美腿,算得上是春兰秋菊,各有胜场。

    可却是苦了王庸了,被这么两个堪称绝色的美女夹在中间,如此的诱惑,如此折磨,欲火自然是蹭蹭蹭的直往上窜了。但是,偏生他现在还要压制着,否则事情就会失控了。

    “迟宝宝,蔡青天。”王庸的声音有些低沉而嘶哑:“你们两个玩够了没?差不多了,散场吧。”要知道,那散场吧几个字,王庸说的是艰难到了极致。

    在王庸生命中,双飞什么的也是有过的,但那多是从酒吧里直接泡回来一夜情的女人。天亮之后,这辈子也不可能会见第二次了。由此,大家才能肆无忌惮,才能尽情发泄。

    但是这两位,一个是政府高官,一个是重案警察。真要是发生了那件事情,后续的种种麻烦,就会接踵而来。由此,王庸宁愿不要这种艳福。

    “闭嘴。”“这里面没你的事。”

    两女齐齐回眸,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转而互相又是对眼到了一起,眼神之中擦起的火花,越来越烈。显然,随着两人的交锋越剧烈,两人的火气,似乎也上升到了一定程度。

    什么叫这里面没我的事?王庸也是一下子有些晕了,你们两个,明明是以我为中心展开了争斗,竟然还说没我啥事?

    “嗯,啊!”蔡慕云见几次三番的,没办法压制住迟宝宝。便开始施展起狠招来了,檀唇直接凑到了王庸耳边,用那**蚀骨的声音浅浅呻吟了起来。与此同时,纤纤素手,指尖在他胸膛上,以画圈的方式,来回拂动着。腰肢轻颤,酥胸向前挤压到了他胳膊上。勾压在了他身上的大腿,绕圈磨蹭着。

    她倒是极守规矩,始终是专供王庸半侧身体。而仿佛是故意,把另外半边留给了迟宝宝。

    如此必杀技下,王庸哪里吃得消?眼神中的**,越来越重,越来越浓。恨不得将蔡慕云那个噬魂荡魄的妖精,掀翻后,压在身子底下,狠狠地蹂~躏肆虐一番。喉咙里,也是忍不住发出了一连串如同野兽般的呜呜低吼。

    这样的情动模样,看得蔡慕云是一阵得意不已。但是迟宝宝,却是暗恼不已,暗骂王庸你还真是禁不住诱惑啊,就这么两下子就扛不住了啊?

    认输,输给一个狐狸精,她当然是不肯的。虽然蔡慕云的那个动作,异常**。但是迟宝宝,却依旧学了个十足十,凑在王庸耳边学着呻吟了起来,用身体的各部位,不住的来回摩擦。

    迟宝宝一开始还有些生疏,但是她学习能力和天赋都不错。反正蔡慕云怎么干,她就怎么学,时不时的,还能推陈出新一些招数。

    这种情况,哪怕只有一边,王庸就绝难忍受了。何况,这是足足两边被人同时进攻诱惑。而且还是两个风格不同,却俱是人间难得极品的大美人儿。

    一时间,在这房间里,演绎出了一出婉转清啼,此起彼伏的两重奏。

    “喂喂,行了吧行了吧?”王庸只觉得自己即将控制不住了,便又是想中断她们的争斗:“老子都快要控制不住了,你们别后悔啊。”

    可是,没有人理他。各自的动作,反而更加剧烈了起来。也不知道是谁先起得头,她们两个,竟然已经在开始攻略起王庸的重点部位了。

    这一下,惹得王庸真正开始有些兽性大发了。诚然,他的确有些控制力。但是,有控制力并不代表着他就是个圣人。就算是圣人,也有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时候。

    “吼~”胸膛之中,仿佛有一团剧烈的火焰在燃烧了起来。王庸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就在两女想趁此机会,一决高下,看看王庸会被谁诱惑住的时候。王庸被铐着的手腕,被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方式褪了下来。咔嚓咔嚓两声,迟宝宝和蔡慕云的手腕,被铐在了一起。

    “啊?”两女齐惊,原来以为王庸被铐着后,怎么都是没有反抗余地的。谁料,这一转眼,王庸非但脱了身。还把她们铐着了。

    王庸看着有些花容失色的她们,娇躯衣衫凌乱,透着无限的性感。当即,小腹中的浴火燃烧到了极致,再也控制不住的,低吼一声,猛扑而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