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二十七章 一血拿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由于两女被铐在了一起,加之默契极差。手脚凌乱下,又哪里躲得开王庸的饿虎扑食之势?率先被扑住的,竟然是身手很好的迟宝宝。只见她修长的娇躯,被王庸压在了身子底下,奋力挣扎不已。但是怎奈王庸的力量极大,岂是她能挣脱开来的?

    而且,她一只手还被和蔡慕云一起铐着。另一只手,被狠狠摁住,压根就使不出劲道来。只得恶狠狠地说:“王庸,你想干什么?还不快放开我?”

    此时的王庸,被她们两个齐心合力的将**撩拨到了极致。何况,今天他的酒本来也不少。现在哪里还能按捺得住?嘶啦一声,就把她那身紧身绿t恤连带着某些碍事之物,一股脑儿的都撕扯的粉碎。

    一下子,她那空无一物的上身,毫无遮掩的展现在了王庸眼前。果不其然啊,眼睛猩红的王庸,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一幕。她的淡淡象牙色皮肤,应该是天生的。即便是娇躯上,亦是这种难得可贵的色泽。

    更为难得的是,她的皮肤一点也不粗糙,反而十分细腻,柔嫩。纤纤细腰上,没有一寸多余的脂肪,呈现出了流线型结构的细腰。

    让王庸无法转移视线的是她那一对酥胸,宏伟而挺拔,极为不易的是。即便是她躺着,凹陷下去也不多。依旧是如同两尊玉女峰一般耸然挺立。

    那形状,那模样,那大小。让此刻的王庸,哪怕是拿着支枪抵在他脑袋上,眼睛也是不肯挪开了。虽然对此他早有心理准备,也早就暗暗估猜过多遍。但是当真正见到时,仿佛比想象之中,更为震撼,更为诱人。

    即使是同为女人的蔡慕云。在度过了一开始的惊慌失措,在见到了迟宝宝的本钱后。也是忍不住微微一滞,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眼神。原来的她,虽然绝无可能将自己的本钱展现给别人看,但至少也是引以为傲的。

    可是。和迟宝宝这一比,似乎就稍差了一筹了。至少,在坚挺程度上,她也不得不承认要稍逊一筹。站在那里当然没问题,依然挺拔如笋。但是平躺在那里的话,就绝无可能像迟宝宝那样了。

    不会是假的吧?蔡慕云故意暗暗嘀咕腹诽不已。不过她也知道,以这么会儿和迟宝宝接触下来。这个女人在感情上单纯到可怕。自然不存在身材还会去作假的可能。

    到底是年轻啊,哼,真是令人羡慕,我要是年轻个十岁。也不会比你差的。蔡慕云心底下,哼哼唧唧了起来,尤其是幽怨的眼神,不服气的盯着王庸。瞅着他那副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的死样子。她就忍不住暗暗来气。

    刚才明明是她更加卖力,更加妩媚的。凭啥他这情绪一失控。第一个扑住的是迟宝宝?哼,男人啊,果然都是些喜新厌旧的动物。自己的滋味,他刚才已经尝过。而迟宝宝,对他来说,可是个绝对新鲜货啊。

    看他那副差点连口水都要流出来的猪头样,蔡慕云就知道,王庸真的是没吃过她。早先,也绝对不是在说谎。

    对迟宝宝来说,虽然很满意王庸的眼神。而的她身体,也是因为种种原因而处在了极度渴求的状态之中。可是,在第一次面对他真正如同野兽一般,侵略性十足的眼神时,她的内心掠过一阵惊慌失措的感觉,耳根发烫,脸红耳赤的怒斥:“王庸,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是在袭击一个警察,你会……该死的!”

    迟宝宝忍不住脸颊更红,歪着螓首啐了一口。因为在她说起他是在袭击一个警察时,她惊愕的发现,他一瞬间,更加兴奋了。那让她娇躯,忍不住一阵酥软了起来,芳心深处,也像是微弱电流在不断涌动,激荡不已。

    上一次的迟宝宝,是将王庸铐住,取得了绝对统治权后,才将女王本性完全演绎出来的。但是,这一次的她,却是被王庸控制着,那种感觉截然不同。

    就在迟宝宝还想叱喝两声的时候,王庸已经俯下身子,重重地压在了她修长而妙曼的娇躯之上。嘴唇直接吻在了她的香唇上。

    嘤~咛

    迟宝宝的鼻息之中,哼出了一声**的呻吟。那对略显迷离的清澈眸子,刹那间睁得滚圆,震惊而呆滞。

    “呜呜”

    迟宝宝奋力挣扎了一番,却是丝毫无法挣脱王庸的压制。此刻的他,就像是一头完全被激发出了**的野兽一般,炽热的双眸之中,透着血红之色。

    在他本能熟练的挑逗下,仅仅是十来秒钟的时间,迟宝宝那性感狂野的娇躯,便开始进入到了动情状态。

    “啊~”

    一声凄厉而略带痛苦的惨叫声中,王庸已经挺入到了她的娇躯之中。而另外一旁的蔡慕云,见得这一幕,震惊之余,双颊也是酡红一片。

    仅在半个小时之前,她做梦也料想不到,自己竟然还能亲眼目睹一场活春宫。种种复杂的情绪之下,她很想逃离此地。可惜,她的手腕和迟宝宝铐在了一起。这玩意先前,正是她们用来调戏王庸的最佳道具。结果她们两个,算是自作自受了。

    就在蔡慕云以为自己能置身事外,紧闭着双眸,绯红着脸颊,想熬过这一段时。却不料王庸的大手,一下子就摸了过来。

    “王庸,你干什么?”蔡慕云羞愤交加不已,红着脸怒声说:“你把我当成……呜呜~”

    一时间,满室春色。

    各种呻吟声,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

    两小时之后。

    两张沙发上,已经重新把自己整理完毕的蔡慕云,依坐在了上面。翘着腿,环抱着双手,双眸冷然不已的盯着王庸。而迟宝宝,则几乎是摆出了一模一样的姿势,坐在了另外一张沙发上。

    可怜王庸,经过了一场彪悍的发泄之后,终于从之前那种失控的状态之下恢复了过来。表情有些尴尬,如同一个做错了事情,正在挨老师训斥的小学生一样,乖乖的站在那里。

    最委屈的,恐怕要数迟宝宝了。可怜的她,调戏不成反被虐。而且这一把虐得是实在够彻底的。非但一血被王庸摘了去,人生第一次爱爱,竟然还是和另外一个女人一起的。

    她的t恤,已经被近乎于狂化状态下的王庸,彻底撕碎了。由此,她身上穿的,是王庸的那件白色衬衣。虽然宽大了些,竟然还有些别样的韵味。

    她的眼睛,也是有些红彤彤的,事了之后,可是没少哭。心里头那是各种委屈啊,不甘心啊。王庸也没少哄,可是那根本不得劲。到头来,还是蔡慕云看不过眼了,只好强按着想揍王庸一顿的冲动,先把迟宝宝哄停了下来。

    这不,就现在造成了眼前的这一幕。

    王庸眼神心虚不已的看了迟宝宝一眼,对蔡慕云干笑着说:“云云啊,您看这事,都怪我一时糊涂,一时失控了。您这要打要骂,我都认了。别不说话啊,这眼神盯得我毛毛的。”

    “失控?哼,你这借口刚才已经用了很多遍了。”蔡慕云眼神冰冷的横了他一眼:“这种事情你说给谁听啊?你这分明就是色胆包天。”

    “是是,我这色胆包天,包了天。”虽然说王庸心头也是觉得很委屈,明明是你们两个玩游戏玩得太过火了,把老子的邪火挑到了极致,这才**失控的。再说了,刚才双飞的时候,你后来不也是挺嗨,觉得异常刺激吗?

    等事了之后,大家的情绪都消褪了,便开始翻脸不认人了。

    当然,这话也就是在肚皮里酝酿酝酿而已,要真敢说出来。估摸着刚刚情绪稳定了些的两个女人,又会蹦了起来,联手对付他。

    “这事弄得。”蔡慕云一想到那一场几乎维持了一个半小时的各种**。脸颊也是忍不住发红发烫不已。顿足娇嗔不已:“你可真是胆大包天了,我们一个是政府高官。一个是重案警察。你都敢这样,还有没有王法了?”

    “政府高官?”

    王庸还没表态时,那边的迟宝宝,却是诧异而惊愕的看着她。

    “宝宝,不好意思。”蔡慕云也是尴尬至极,红着脸对她说:“之前一直瞒着你,其实,我就是最近调来我们区的那个区委书记,我叫蔡慕云。和你的上司李逸风,李副局长,也是认识的。”

    “蔡,蔡慕云……”迟宝宝几乎要晕了过去,开什么玩笑,她竟然是蔡慕云?名气那么大的蔡慕云,她当然是听过很多次了。有些瞠目结舌而不敢置信的看着她,怎么也不敢想象,在她眼里,有些不正经的狐狸精,竟然是一个区委书记。

    其实,迟宝宝对蔡慕云,也是久仰得很,听说很能干,是个难得的女强人。只是两人之间,一直都没有交集。这才使得她无缘拜见而已。

    迟宝宝一拍昏沉沉的脑袋,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她刚才竟然和一个区委书记,一起和王庸那个挨千刀的可恶家伙,双飞了一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