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三十章 宝贝,起床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她的动作,让王庸身躯一紧,有些懵了。这,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上床陪她躺一会儿,她想干什么?他也是有些莫名其妙不已,直接一把抓住了她柔嫩光滑的手,苦着脸说:“菲菲,你想干嘛?身体不舒服着呢,别乱吃豆腐啊?”

    其实换做平常,她真要邪性大发,王庸也乐得享受一番,任由她去了。只是今天,实在是被折腾的有气无力了,先是和蔡慕云来了两次。之后,又是被她们联手挑起了性子,结果掀起了一场酣战。

    别说这些日子积攒的**,全部都倾泻了出去,还在短短时间内,透支了许多。

    欧阳菲菲一愣之后,气得直颤。这坏蛋还想捉弄自己到什么时候啊?惹得她贝齿直痒痒,啊呜一口,就咬在了王庸的胳膊上,把他咬得嗷嗷直叫。

    “从现在开始,不准动,不准再说话。另外,把手举起来。”欧阳菲菲娇羞不已,狠狠地凶了起来。对这家伙,她也算是看明白了,就是个喜欢欺负人,喜欢让她害羞难为情的家伙。明明知道是怎么回事,却从头装到尾。明明自己心里想要的要命,却还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不就是想看自己主动吗?

    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欧阳菲菲也索性豁出去了。反正不论横竖都是一刀,索性就快点解决掉这事好了。拖来拖去也不是个事情。

    王庸见得她螓首抬起,双颊绯红而眸子春意盎然,心中微微一动。不过,心中却是苦笑了起来。今天这姑奶奶,难不成在家看了不该看的片子?以至于色心大发,实在忍不住要拿自己解馋了?

    在她凶眸威胁之下。王庸还是老老实实举起手来。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免得触怒了这大小姐,又要被狠咬一口。还别说,她这牙口不轻,刚才这一口咬得王庸生疼不已。

    看着他那副不情不愿,就像是被地主恶霸调戏的良家少女模样。欧阳菲菲心头就一阵来气,可恶的家伙,就是喜欢干这种事情。罢了罢了,算他赢了。

    欧阳菲菲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支撑,打算豁了出去。主动就主动吧,谁叫自己欠他的。葱白玉指,笨拙的。花费了足足几分钟后,才解开了他的皮带。

    但是到了这一步,她却又做不下去了。主动去扒一个男人的裤子,还包括内裤。这是她有生以来想都不会去想的事情。都怪,都怪这家伙了。

    羞赧交加之下。直把螓首埋在了他的小腹上,眼睛不敢看,手忙脚乱的往下褪。

    王庸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到了现在,他才恍然大悟明白了过来。原来她是这个意思?汗然,她要是不做。王庸自己都已经忘记了。今天,他在蔡慕云和迟宝宝那里,遭受的冲击。实在太大了些。

    这要换做没心的时候,王庸倒还是觉得没什么。只是以为欧阳菲菲想满足一下吃吃豆腐的心思。可是,一旦想到了欧阳菲菲竟然帮自己做那种事情,他就淡定不起来了。一时间,有些小小的激动不已。

    这可是自己争取了好久。拼死拼活后,才弄回来的一次男友福利。也亏得欧阳菲菲似乎还记得此事。否则。王庸就会错失这次机会了。

    随着欧阳菲菲的一阵胡乱扒拉,王庸的内外裤都被剥到了近膝盖处。而欧阳菲菲的螓首,却是紧紧的贴在了他的小腹上。滚烫的脸颊,**的呼吸,仿佛也是一下子让王庸的心都荡漾了起来。

    暗想若是黄勇,黄大队知道了自己和欧阳菲菲私下里的赌注竟然会是这个的话,他肯定悔得肠子都青了,当初绝对会把演习用枪,换成真枪实弹的和自己拼命。

    蓦然,就在欧阳菲菲娇羞到了极致,一毫米一毫米的向下挪去时。王庸的脑海里却是突然浮现出了蔡慕云和迟宝宝来。蔡慕云姑且可以不算,毕竟她是个有孩子,有家庭的成熟女子,大家更多的只是彼此信任和**的互相满足而已。但是迟宝宝,甭管是什么原因,都是自己硬拿了人的一血。

    而此时,王庸的脑海里也逸过了她那种有些苍白而失魂落魄,流淌着眼泪,却还要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随着和她接触的时间越长,王庸也开始多多少少的对她的性格渐渐有了些了解。

    那是一个和秦婉柔截然相反的女人,婉柔的性子,外柔内刚,看似柔弱,可是一旦倔强起来,连王庸都会怵之三分,绝难让她改变主意。

    而迟宝宝,却是恰恰相反。外表刚硬,坚强,甚至身手高强到许多男人都望尘莫及。可是随之几次深入的接触下来,却是发现她的内心细腻而敏感,甚至很柔软,脆弱。

    一想到不久前迟宝宝有些凄凄惨惨,可怜巴巴的眼神。王庸暗自后悔不已的同时,心中有些酸痛了起来。一时间,刚刚被欧阳菲菲撩拨起来的**,消褪的干干净净。

    叹了一口气,伸手拉住了她的香肩,向上一拖。将她摆到了自己并排的位置。用手指头勾起了她因为娇羞害臊,涨得通红不已的玉颜下巴。

    看着她那双眸娇羞迷离的模样,王庸缓缓摇了摇头,温柔的说:“菲菲,算了。这件事情对你来说,实在有些困难,我不想太勉强你。”

    “王庸……”欧阳菲菲震了一下,眼眸反而更加温柔而迷离了起来,原来这家伙,还是蛮关心自己的。犹豫了一下,贝齿咬着嘴唇低声说:“没,没关系的。我,我也不想看到你太难受。虽然很困难,可是我会学。如,如果我做的不好,你,你多教教我就是了。”

    王庸汗然间一阵沉默,好一会儿后才问:“菲菲,为什么你愿意替我……”

    “愿,愿赌服输,我,我一定会遵守诺言的。”欧阳菲菲羞涩的将螓首贴在了他的胸膛上,不知为什么,她特别喜欢靠在他胸口上,瑶鼻间轻嗅着他身上男人的气息,有些温馨,又有些强烈的安全感。

    “呵呵,如果你仅仅是因为我们之前的玩笑话而当真的话,就实在没有这个必要了。”王庸说。

    欧阳菲菲一愣,旋即以一阵狐疑的眼神,在他脸上扫来扫去不已的说:“王庸,你不会是在外面偷吃过了吧?所以……也对啊,你今天怎么会回来那么晚?到底去哪里了?”

    俏脸上的红晕微微消褪,眼神有些不好了起来。在上网搜索那些东西的时候,欧阳菲菲总是会接触到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例如女人不把男人喂饱的话,他在外面打野食的几率会高出许多。

    其实,这也是为何欧阳菲菲肯信守承诺的另外一个砝码。她知道的,如果放任着他不管的话。他在**的积攒下,迟早会干出那种勾当来。

    “汗,菲菲你别胡思乱想啊。”王庸见她一下子变了脸色,心下一颤之余,急忙扯谎了起来:“就是答应了it部新认识的朋友小胖,一起出去喝酒了。不信你打个电话给小胖。”

    欧阳菲菲轻嗔着说:“王庸你在胡说些什么呢?我,我怎么打电话去核实啊?”

    “那,要不你摸摸,精神得很呢,没泻火。”王庸又生出了一计,但心中却直发虚。

    最后几个字说的欧阳菲菲是俏脸一红,没好气的横了他一眼说:“谁,谁会模你?哼,算你老实。”就又靠在了他胸膛上。其实也是她没经验,不知道该怎么检查。就算她检查,估计也是检查不出个什么名堂来。

    这一把,倒是被王庸轻易的糊弄了过去,让他暗自庆幸不已。如果换做戚蔓菁啊,蔡慕云之类的女人,这一趟要想瞒过,几无可能。

    就在王庸庆幸的准备闪人时,欧阳菲菲是红着脸说:“王庸,其实我发现你这人挺好的,也挺肯为我着想的。不过,我总觉得心头好像亏欠了你什么。”

    王庸其实也是不敢让她吹什么的,毕竟今时不同往日。只好琢磨着说:“如果你想奖励些什么的话,今晚就陪我睡吧。”

    “王庸,你……”

    “就抱着睡睡而已,又不做些什么?”王庸插科打诨着揽住了她的香肩,抱在了怀中:“喂喂,欧阳菲菲你满脑子都是些什么淫秽思想啊?”

    “王庸,你又欺负我~呜呜,我不要抱着睡~”

    “好了好了,和你开个小小玩笑而已。”王庸将她搂得紧紧地:“睡了睡了,反正以后总要习惯的。”

    “谁以后……呜呜~不准你亲……”

    “你要是再不老实,我不但亲,还要摸了。快点睡觉,大家都累了。”

    这句话后,欧阳菲菲一下子就老实了起来。

    ……

    阳光,透过窗户射进来。

    床头柜上的手机,嗡嗡嗡的震动不已。王庸迷迷糊糊一把抓起,手指一划接通了。

    “小宝贝,起床没?”电话那头,一个有些上了年纪的男人声音,猥琐的传了过来。

    王庸一阵莫名其妙,没好气的说:“老头,打错电话了吧?问也不问就叫宝贝,恶心不恶心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