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三十二章 老王,你能不能玩点新鲜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菲菲,大清早的,咱不能不说这种丧气话?”王庸点了支烟,很忧郁的看着她:“我知道是我不好,在没看清楚是谁的电话就乱接。可你也不能瞎编这种恐怖玩笑来吓唬我啊?”

    欧阳菲菲抱着双手,眼神冷酷而凌厉的盯着他:“去收拾。”

    “不是吧,难道是真的?”王庸脸颊上的肌肉直抽搐:“菲菲,这玩笑真的不好笑。”

    “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欧阳菲菲面无表情,冷酷的就像是个女杀手。

    王庸这才敢确定,这真心不是一个笑话。只好愁眉苦脸的去冲了澡,刮刮胡子,收拾收拾头发。然后换了衬衣和西服,皮鞋擦得铮亮,再配着手表和领带。

    这一正经打扮起来,王庸还是颇有些成熟男人魅力的。

    而欧阳菲菲,也是好久没见老爹了。尤其这次还是要带“男朋友”回家,自然也是一番梳妆打扮。她的耗时比王庸长的多了,等她出来后,见得王庸已经百无聊赖的边看电视,边抽第二支烟了。

    欧阳菲菲不放心,让他站起来检查了一圈。不得不承认,这家伙虽然长得不是那种小白脸型,却是别有一番气质。尤其是他经常锻炼,身材很好,很是能撑得起西服。

    她就像是个帮老公打理形象的小女人,东拉西扯了一番,还掸了掸他的胸襟,整理了下领子。皱眉说;“老王,见我爸而已。又不是去赴刑场,脸用得着凄苦成这样吗?麻烦你摆出个笑脸来。”

    王庸勉强扯动着脸上的肌肉,露出了个笑脸。

    “喂喂,你这是在笑吗?简直比哭还难看。”欧阳菲菲一看之下,好悬没晕过去,玉指捏着他的脸颊没好气的说:“麻烦你能不能笑得真一些?是去见我爸。不是见老虎。”

    王庸继续咧嘴笑着,暗道,见老虎倒是好了,老子都能打死它。可是见她老爸。尤其是在那一通电话之后,实在是有些尴尬的很啊。在电话里,王庸可是把人当咸湿老头看待的。

    “呃,你还是别笑了。继续装忧郁吧。”欧阳菲菲实在看不过眼去了,再让他笑下去,估计没心脏病,都要给他吓出病来了。挥了挥手说:“走吧。一会你开车,我给你指路。”

    “先去超市买点东西吧。”王庸揉了揉僵硬的脸庞,脸色倒是自然多了:“菲菲。老头爱喝什么酒?抽什么烟?”

    这家伙。倒是比自己想得周到,细致。欧阳菲菲有些小满意的点了点头说:“欧阳老头年轻时候也苦过来的,过日子不奢侈的,喝酒抽烟都不讲究。我们一会看着买就是了。不过老头说奶奶已经来了,我们给她多弄点营养品就好了。”

    “行,这些事情都交给我就行了。”好在王庸也算是个见多识广,经历过很多大场面的人物。见个女朋友老爸而已。相信还是能搞得定的。看了看时间,似乎也不早了,立即拽着欧阳菲菲出发。

    在商场里扫荡了一番话,再经由导航和一番指路后。王庸驾着菲菲那辆红色三系宝马,一路到了一片环境不错的居住区内。在华海市,欧阳菲菲的家里是一个独栋别墅,稍微有些年头了,可看起来却是很幽静,墙体上,也是爬满了藤蔓,各种绿化十分到位。看起来郁郁葱葱,生机盎然。

    “我说欧阳菲菲,你家这套别墅不错啊,按照现在市值算,怎么都得几千万吧?”王庸边停车,边啧啧着说:“怎么还要在外面租房子住?搞得那么凄惨。你不会是给我面试的时候,看中了我的英俊帅气,春心萌动,故意玩了那么一处千金小姐离家出走的桥段,好接近我,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吧?”

    “听说过起点没?”副驾驶座上的欧阳菲菲,眼皮子都没有多眨几下,而是淡淡的看着他。

    “最近上班无聊,经常会上去看看小说,怎么了?”王庸老实回答着。

    一个员工,上班会觉得无聊而去看小说,对欧阳菲菲这个总裁来说,实在是显得工作很不到位啊。欧阳菲菲心下表示,回头一定会就这个问题,好好研究一下的,绝对不能让王庸这种人,有太多在上班时候懈怠的机会。

    “你的想象力挺丰富的,如果去写小说的话,说不定就会大红大紫了。”欧阳菲菲嘴角冷笑着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亏你想得出来,赶紧下车去拎东西。”

    “那我一定要写一个正直,善良的保安故事。然后女总裁觊觎他的身体,用尽了种种邪恶手段去试图得到他,几次三番的差些被她得逞。但是那保安兄弟,却始终坚持着纯洁的心灵,宁死不屈。最终感化了那个邪恶女总裁,让她重新找到了光明。”王庸边开车门,收拾东西,边一本正经的说:“我这本小说,可不是意淫小说。我一定要体现出保安兄弟人性的真善美,与恶势力做斗争时,邪不压正。要体现出人间自有正义在。绝不……”

    “你别yy个没完没了了行不行?”“邪恶”女总裁,浑身上下散发着冷空气,过来掐了王庸一把说:“一会进去时,你给我低调些,别东拉西扯的尽吹牛皮。我家那老头子也是个见多识广的人,什么东西都见过,免得被戳穿了西洋镜而尴尬的很。还有,不准你嬉皮笑脸的,要正经,成熟,我妈妈不喜欢口花花的男人。”

    “哎哟。”王庸惨痛的叫了一声,边在全身上下挂满了东西,边感慨不已的说:“现实就是残酷啊,黑暗啊,往往都是被你这种人,占据了社会主流地位。”

    两人正说着话呢,别墅里出来一个气质不错,面容姣好的中年丽人。迎了过来,笑容满面地说:“菲菲,你总算回来了。”

    她虽然是在和欧阳菲菲打着招呼,但是眼睛,却是始终挂在了王庸身上,含蓄的上下打量着,嘴角露出了一阵笑意。

    不待欧阳菲菲说话,王庸就一个箭步迎了上去,笑容满面地说:“这位一定就是菲菲的姐姐吧?您长得真漂亮,气质也高贵。姐姐你好,我叫王庸,三横王,平庸的庸。”

    “啊?”那中年美妇捂着嘴直笑了起来:“王先生过奖了,不过你这马屁拍得太早了,我可不是菲菲的母亲。”

    “老王。”欧阳菲菲红着脸,急忙贴了过来。一把掐在了他胳膊上,低声说:“别胡说,这位是眉姨,是我们家的阿姨。不过我小时候,爸妈工作忙,都是眉姨带我的。”

    王庸有些小,好在他有足够的厚脸皮。笑容更加灿烂了:“原来您就是眉姨啊?我经常听菲菲提起您。难怪菲菲长得那么漂亮,可都是您的功劳啊。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菲菲从小跟着您,受您美貌与气质的影响,才出落成个大美人的。”

    这话直接把眉姨和欧阳菲菲都哄得挺开心的,尤其是眉姨,看王庸时眼神中充满了笑意,好像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的样子。

    显然欧阳菲菲和眉姨的感情那是非常的深厚,也不顾王庸了,而是凑上前去,拉着她的手撒娇着说话了起来。

    还是眉姨成熟动人,拉着欧阳菲菲的手柔声说:“菲菲,你现在可是有男朋友的人了,可别把人家晾在一边,先进屋里坐下再说话吧,你爸爸都等好半天了。”

    说着,又开始招呼起王庸来了,热情而不失端庄大方,完全看不出是个保姆阿姨的迹象,倒是像极了半个女主人的架势。

    王庸打包拎着小包,身上挂满了东西,像个毛脚女婿一般的进了别墅院子。院子挺大,足足三四百平米,假山池塘,小桥流水,栽着各种花卉植物,很有些江南传统的园林风格味道。

    这在寸土寸金的华海市,还真的是颇为难得。

    也是由此可见,菲菲家里,虽然不是那种顶级豪门之类,却也是家财丰厚的殷实之家了。如果换做和她单独相处,王庸说不定就要调侃几句了。

    大门敞着,又是一个保养极好,仪态优雅雍容,端庄而不失妩媚的美妇站在门口迎接。王庸见她的脸庞,依稀和欧阳菲菲有几分相似之处。便又是快步上前,真挚十分的说:“您一定是菲菲的姐姐了,真是漂亮,气质高贵典雅。我叫王庸,三横王,平庸的庸,见到您很高兴。”

    那中年美妇,脸色丝毫不为所动,似笑非笑的看着王庸。

    欧阳菲菲上去又是狠狠给王庸拧了一把,挽着他胳膊俏脸绯红的嗔道:“老王,你除了这种老掉牙的招数,还能不能玩点新鲜的了?”

    “什么招数?”王庸错愕而摸不着头脑的说:“菲菲,我正正经经和姐姐打招呼呢。菲菲,你不会是说这是你妹妹吧?我看着有些不像啊,怎么着也得有二十七八了吧?应该比你大些……”

    中年美妇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正待说话间。里面传来个威严的男人声音:“都杵在外面干什么,还不快都进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