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三十三章 什么时候结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虽然王庸明显是在拍马屁,可是那句二十七八,还是夸得那中年美妇凤颜大悦。友好的对王庸低声说:“老头子心情不好,你一会儿说话多顺着他些意。”

    “嗯嗯,多谢姐姐指点。”王庸的眼神和腔调异常诚恳,hǎoxiàng打心底就认为这是欧阳菲菲的姐姐,而不是母亲。

    那副好无耻的样子,看得欧阳菲菲是白眼直翻。能拍马屁拍成这样的境界,这老王也算是一朵奇葩了。丢人,实在是很丢人啊。但是事已至此,她也只好勉强对母亲一笑:“妈,您别介意,王庸就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

    “咳咳!”王庸tūránjùliè的咳嗽了起来,眼神之中露出了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像是见了鬼yīyàng,惊骇欲绝的说:“怎么kěnéng?菲菲,你竟然叫她妈?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不带你这样玩我的。你肯定是想让我叫一声伯母,然后跳起来嘲笑我。”

    “王庸,你是真的还是假的啊?”欧阳菲菲俏脸绯红不已:“这就是我妈妈,你爱信不信。”

    甭管是不是马屁话,王庸那夸张的恰到好处的话和表情,让欧阳菲菲母亲心里头很爽,很惬意。身为一个女人,尤其是yǐjīng中年,到zìjǐ芳华即将逝去的shíhòu,总是会tèbié在意这类事情。这种事情,又岂是欧阳菲菲这种风华正茂,年轻靓丽的女人可以体会得到的?

    哪怕明zhīdào那是马屁话,也是听得甘之如饴,暗爽不迭。

    直到此时。王庸才将信将疑的看着她,摇了摇头。依旧有些惊魂不定的说:“阿姨啊,这您要走在大街上。保管没人看得出您超过三十。”

    她笑着说:“小王你这话就太夸张了,老咯,不比当年了,现在yǐjīng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快些进去吧,不然老头子又要发脾气怒吼了。”

    “是是。”王庸显得尊敬无比,和大家一起往大厅里走去。

    也许是欧阳家的风格问题,整个大厅都是呈中式布置,厚重结实的,透着古朴的各种红木家具。彰显着主人的品味和喜好。在客厅里的那一套红木沙发上,主位上端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穿着一身中式服装,怕是有五六十岁的中年男子。虽然年纪有些大了,可显得十分jīngshén抖擞,目光锐利,脸色很平静,却是有些不怒而威的气势。

    rúguǒ换做一般年轻人,也许会受他气势所慑。当场就虚了几分。可王庸这一生,所经历过的事情,是寻常人几辈子都有所不及的。shíme样的大场面méiyǒu经历过?

    何况,他本身就是一个内心极为强大的男人。

    面对他如同鹰隼。fǎngfónénggòu轻易刺穿心灵的尖锐目光,王庸丝毫不为所动,呵呵笑着凑了上去。把身上拎着的。挂着的礼物都放在了一旁,从口袋里掏出了包烟。给他递去:“伯父,早上那个事情啊。实在不好意思。不过我相信您身为一个男人,多半能理解我遇到这种事情shíhòu的chōngdòng。”

    欧阳华冷静的看着王庸的脸,也是丝毫看不出来他被当前的优越环境和zìjǐ的气势所震慑的样子。心中暗暗称奇不已,这小子看来有点门道啊。他也算是见过几个优秀年轻人的了,但是甭管他们多优秀,在他面前,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拘谨的。

    以他这种阅历和身份的人,是不kěnéng用拒绝敬烟这种小事情来表示对人的不满,而是顺势拿过了烟,任由王庸给他点上后说:“小伙子,坐。”

    “你看你,来就来了,还带nàme多东西做shíme?乱花钱。”菲菲的母亲陈茜玉,亲手端上来了一盘切好的水果,笑吟吟的说:“小王,先吃点水果解解渴。”说着,素手捻了块西瓜给他。

    “谢谢阿姨。”王庸急忙虚站起来,笑着接过西瓜。

    而那眉姨,则是端来了茶壶。给王庸斟茶倒水,热情招待着。

    一番客套后,大家都落座了。欧阳菲菲因为早上的事情,和老头子闹了几句,有些不开心。进门后,也没搭理他,直接坐到了陈茜玉边上,亲热的挽着她胳膊,低声说话,直把欧阳华气得老眼直往那边瞟去。

    实际上女儿多数要亲近父亲些,而他们父女两个的感情也是十分深厚的。以前欧阳菲菲回家后,多半会去黏他。现在这种情况,自是欧阳菲菲间接表示一下对老头子的不满。

    “小王啊,目前在做shíme工作?”一杯茶下肚后,欧阳华开始了对王庸的盘问。不过进入状态的他,倒是显得很和蔼,也méiyǒu咄咄逼人的气势了。

    “呵呵,目前在慕氏集团当保安。”王庸对zìjǐ的保安身份,似乎丝毫不以为意,坦然自若的很。hǎoxiàng说的不是保安,而是在担任总裁yīyàng。

    欧阳华一愣,fǎngfó对王庸更是感兴趣了。他可不是刚出道的小青年了,他绝对不会相信拥有王庸这种不惧zìjǐ气场的年轻人,竟然会只是个保安。只是有些qíguài的说:“你怎么会想到去当个保安?”

    陈茜玉和眉姨,也是微微讶异,这年轻人竟然是个保安,这菲菲的口味也实在太特殊了。

    “其实是这样的。”王庸边喝茶,边笑着说:“我这些年也是在国外厮混着,有些累了。就想回国休息一下,走了下老慕的guānxì,准备在他集团里随便担任个闲职混口饭吃吃,没想到碰到欧阳老总这种尽职尽责的总裁,看不惯我这种米虫思想,就一纸调令把我丢到了保安wèizhì上。”

    欧阳华夫妇,包括眉姨,都以诧异的眼神看向了欧阳菲菲。

    “菲菲,你呀,在国外呆惯了,真是不懂人情世故啊。”陈茜玉拉着她的手,眉宇间有些风情万种的埋怨说:“小王怎么说都是zìjǐ人,你怎么能赶他去做保安呢,怎么着也得给个部门经理做做啊。”

    “谁,谁和他是zìjǐ人啊?”欧阳菲菲有些羞恼交加不已,狠狠地白了王庸一眼,哼声说:“你们zìjǐ听听他的口气,竟然能把在公司里混吃等死做个米虫这种事情说得nàme光明正大。我身为总裁,怎么能不去压制住这股歪风邪气?还有,他要能力没能力,要本事没本事,也只能当当保安了。”心下也是气鼓鼓的,原本还在担心他的保安身份,在见到了zìjǐ家人后,会不会有自惭形秽之类的gǎnjiào。还想帮他吹吹牛呢。没料到,这家伙非但承认的痛快,还很理直气壮的告了一状。

    “这孩子,怎么说话的?”陈茜玉白了女儿一眼:“我看小王挺好的,人长得精jīngshén神,回头给他调个工作。”

    王庸看到欧阳菲菲脸上有些委屈了起来,便呵呵笑着说:“阿姨,您就别为难菲菲了。我反正就是随便混口饭吃,当个保安也挺好的,清闲,还不累。再说了,其他工作我还真不一定干的来。”

    “爸爸,你看王庸和妈妈联合起来欺负我,你要为我主持公道啊。”欧阳菲菲嘟着嘴,跑到了老爹那里,趴到了他身后,抱着他脖子撒娇着说。

    欧阳华老脸一板,回头说:“你刚才不是和妈妈挺亲热的吗,都没理我这个糟老头子。怎么,被人欺负了,才想到我这个糟老头子啊?”

    “爸爸,谁叫你早上用nàme恶劣的语气训斥人家嘛。”欧阳菲菲继续黏着他,撒娇着说:“人家心里头总归会有些小生气的喔。”

    见她那般无赖撒娇的样子,王庸也是差点一口茶喷出来。要是把她现在这幅样子拍下来放在公司论坛上,估计会让无数人把眼镜都摔碎。

    “你还敢提这事?”一说起这事,欧阳华就禁不住来气了:“你这谈男朋友归谈男朋友,怎么能……唉,真是败坏门风,我们欧阳家的脸面都给你丢尽了。”

    他这话说得欧阳菲菲俏脸发白,羞愧不已。偷偷地暗地里盯了王庸一眼,都怪这大坏蛋,大流氓啦。

    王庸zhīdào这shíhòu要zìjǐ出马了,急忙站起身来,干笑着说:“伯父,其实这事不怪菲菲,都是我不好。您要是责备的话,就责备我吧。就算是打一顿也应该的。”

    这种及时的表态,主动承担责任。倒是让欧阳一家子,对他愈发刮目相看了起来。连欧阳菲菲,心中都暖洋洋的,王庸这坏蛋,关键时刻还是蛮靠得住的,很维护zìjǐ。

    欧阳华哼了一声,méiyǒu表态,而是抽了一支烟。再喝了一杯茶后,才眼神锐利的紧盯着王庸说:“现在这事情yǐjīng出了,没办法再挽回了。我问问你,你打算shímeshíhòu和我们家菲菲结婚?”

    “噗!”王庸差点一口老血喷出,瞠目结舌的看着欧阳华,结婚,呃,现在提结婚,是不是有些太夸张了?早饭还没吃呢……

    “爸~”欧阳菲菲也是俏脸绯红不已,羞得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顿足不已的说:“您这都是在说些shíme啊?谁,谁要嫁给他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