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三十五章 决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欧阳菲菲的这话一出,让王庸顿遭雷劈。原本在他估算之中,欧阳菲菲起码会继续软语哀求一会儿。再让老头子退退底线什么的,接受让两人再慢慢谈谈恋爱。

    如果有那么一两年时间的缓冲,说不定他也会渐渐接受这个决定。

    可是,他自己也是万万没有料到。欧阳菲菲竟然说出了这番话。

    她的话,让王庸很震惊。可是,却让欧阳华愣了一下后,很开心。脸上的寒霜尽去,老怀开慰的拉着欧阳菲菲的手说:“菲菲,我的宝贝女儿。爸爸从小就了解你,爸爸就知道你绝对不是个随便的女孩子。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已经决定和小王结婚了,才会被那臭小子半哄半骗得手的。算了算了,这事爸爸也不怪你。宝贝,我就不去摸小王的底细了,爸爸相信你的眼光。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那索性就早些结婚吧,也好了了我一桩心愿。”

    “爸爸~”欧阳菲菲话虽硬着头皮说了出来,但终究还是个脸皮薄的女孩子。一想到结婚后的种种事情,那白皙而粉嫩的脸颊上,也是红霞密布,晶莹的耳垂也是发烫不已。

    “呵呵,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欧阳华见她那副娇憨的小儿女模样,笑着说:“这又有什么好害羞的?”

    “可是,人家老王还,还……”欧阳菲菲那对星眸,有些幽幽的瞄向了王庸,其实这个决定对她来说虽然仓促,但未必就不是代表着她有那么一些真心实意。

    “这个……”欧阳华眼神一下子严肃了起来,注目看着王庸,好半晌后才说:“小王,我们爷俩到书房里喝茶聊会儿吧。”

    王庸自是不会驳斥他这个小小的要求。亦步亦趋的紧随他到了二楼的书房内。

    欧阳华是个很注重传统老男人,这书房内,各种传统的中式装饰不提,还透着一股浓浓的书卷气息。他亲自招待王庸坐下后。煮水沏茶了起来。惹得王庸不得不摆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两人对面而坐,欧阳华给王庸倒了一杯茶,语调平淡的说:“小王啊,有件事情我必须和你说在前头。希望你别介意。”

    “伯父请说。”王庸对他的态度还是很恭敬的,微微颔首着说。同时掏出烟,给两人都点上了一支。面对面的,边喝茶边吞云吐雾了起来。

    “其实。我已经从老慕那里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下你。”欧阳华毫不讳言着说:“不过老慕那人,你也了解的,口风很紧。不是愿意和我说太多。”

    王庸呵呵轻笑了起来:“伯父。我不介意的。人做过什么,没做过什么。除了自己知道外,还有天在看着。我王庸仰能对天无愧,俯能对地无悔。又有什么好怕人知道的。”

    “好,好。”欧阳华老眼之中,露出了欣慰之色:“看来,老慕没有看错你。菲菲也没有看错你。你果然就像是老慕说的,绝对是个有担待,有责任,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是个英雄般的人物。”

    “伯父过誉了,王庸至始至终,都是凭着一颗本心做事而已。”王庸对此夸誉,也是表现出了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英雄谈不上,只不过是不想做只狗熊而已。”他也是这才明白了,像欧阳华这样的人物,又怎么可能会真的贸贸然把自己女儿,随便嫁给一个他半点底细都不知道的男人呢?

    淡蓝色的烟雾,在他指尖缭绕飘渺,妖冶的舞动着。让他凭添了几分沉重,凝实。一句不想做狗熊而已,其中究竟蕴藏着多少艰难困苦,也唯有他和其少数人才清楚。

    “其实老慕能给我说的事情也不多。”欧阳华对王庸愈发欣赏了,背靠在一张雕工精致的大叶紫檀太师椅里,笑着说:“老慕只是说,原来你是在边境一个缉毒部队里的,当时在边境巡逻的时候,救了他一条性命。对于这个救命之恩,他可是一直惦记得很啊。所以也是一直把你当兄弟的。”

    “呵呵,记得他当时是去买翡翠原石的,不过原石没弄到,结果招惹了一帮毒贩子,逃的很狼狈。”王庸也是笑着回忆起了当年的事情:“我救他,也是职责所在,顺手为之,亏他还一直惦记着。其实,之后那些年里,他可没有少帮我。”

    “嗯,老慕和我说过,他和你是忘年兄弟。只要你有需要,即便是让他倾家荡产,都愿意帮你。”欧阳华深深地看了王庸一眼:“我想,这已经绝对不是区区一次过了很多年的救命之恩能够产生的动力了。小王,如果不是你的为人,能征服老慕,他是不可能会说得出那番话来的。你也知道,老慕那是出了名的吝啬。不过他这人眼光好,我相信能让他如此看重的人,肯定不会差。”

    王庸默默地抽着烟,没有说话。而是坦然自若的看着欧阳华,相信他还会继续说下去的。

    “小王,我欧阳华这辈子做事,也是兢兢业业,同样是仰不愧天,心中坦荡荡。”欧阳华的神情,也是坦荡而肃然:“我告诉你这些,是不想你产生误会。以为我欧阳华,是看重了你什么,才主张把菲菲嫁给你。”

    顿了一下,他那有些苍老却很深邃的眸子里,浮现出了一些温柔:“我只有菲菲一个女儿,从小就是捧在了手心里当做宝一样的呵护着,爱护着。只要她愿意的,她要的,就算是天上的星星,我都会想办法去摘下来给她。好在菲菲她也是非常懂事,虽然我溺爱,可她从小就乖巧,无需太过操心。越大,越省心。”

    王庸抽着烟,赞同的点了点头。父亲和女儿,本就会比较合得来。他如果有一个女儿的话,也是肯定当做绝世宝贝一样的。蓦然,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毛毛那可爱而萌萌的模样,心里头不免掠过一阵暖意,对于毛毛,王庸也是极为疼爱的。唯一稍稍可惜的是,毛毛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所以,王庸也非常理解欧阳华的感受,甚至,他只有比自己感触更深,更重。

    “小王,其实菲菲能选择你,我也觉得非常意外。”欧阳华深深的看着他,有些感慨地说:“我给他介绍过很多优秀的年轻人了,他们每一个,在我眼里都很不错。但是,我向来尊重她的选择。既然她选择了你,肯定有她的道理和计较。王庸,我以一个女孩父亲的身份,在这里恳请你。如果你真的想对菲菲负责的话,就好好爱她,呵护她,守护她。”

    “伯父,您这话言重了。”王庸也是急忙说:“其实我对菲菲,绝对没有抱着玩玩的心思,负责原本就是我要做的事情。今天之所以拒绝,那只是因为消息来得太突然了,没什么心理准备。”

    欧阳华老怀开慰的说:“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先登记吧,婚礼之类的事情倒是不急在一时。”

    结婚登记?王庸猛抽着烟,有些尴尬了起来。说起这事,今天还真是没有心理准备。

    “小王啊,既然你是个肯负责任的人,早点登记和玩些登记,又有什么打紧的呢?”欧阳华笑呵呵地说:“早点登记,也能让我们这些老人心定一些,不再跟着飘忽了。除非,小王你还抱有些别的心思,想始乱终弃。”

    王庸闭起了眼睛,仔细的思考了起来。脑海里浮现出了欧阳菲菲的形象,不得不承认,欧阳菲菲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的几个女人之一。而且,漂亮并非是她单一的元素。她能力很强,对待工作也非常负责任。在生活上,她也有娇憨可爱的一面,单单纯纯的,心地善良,惹人心动。

    除了一些大小姐的傲娇脾气,偶尔会有些小小的强迫症外,还真是没有什么缺点。

    最重要的是,他和菲菲之间,已经发生了那档子的事情,拿了她的一血。如果要自己负责的话,压根就没有推卸责任的理由。

    可是,他的心头又是浮现出了秦婉柔来。那个他曾经一直以为,自己会非她不娶的女人。可是一想到她早已经嫁作人妻,他就忍不住心头有些郁郁和绞痛感。只是事情到了那一步,已经莫可挽回了。以王庸对秦婉柔性格的了解,她是不可能会做出离婚之类的事情来的。

    现实毕竟是现实,理想,也只是理想。

    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完全掌握住自己的命运。何况,王庸自认为只是庸庸碌碌之辈。

    至于迟宝宝,王庸也是在心中叹息了一下。和她之间,其实更加没可能,先不说自己已经和欧阳菲菲在前。仅凭自己的身份,仅凭自己以前做过的那些事情,如果被那性格有些嫉恶如仇的迟宝宝知道了,会不会原谅自己还两说。

    王庸也是个决断之人,在欧阳华殷切期盼,又有些惴惴不安的眼神下。王庸心一软,终于说了一句:“好,我娶她。”

    ……<>……

    欧阳菲菲的这话一出,让王庸顿遭雷劈。原本在他估算之中,欧阳菲菲起码会继续软语哀求一会儿。再让老头子退退底线什么的,接受让两人再慢慢谈谈恋爱。

    如果有那么一两年时间的缓冲,说不定他也会渐渐接受这个决定。

    可是,他自己也是万万没有料到。欧阳菲菲竟然说出了这番话。

    她的话,让王庸很震惊。可是,却让欧阳华愣了一下后,很开心。脸上的寒霜尽去,老怀开慰的拉着欧阳菲菲的手说:“菲菲,我的宝贝女儿。爸爸从小就了解你,爸爸就知道你绝对不是个随便的女孩子。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已经决定和小王结婚了,才会被那臭小子半哄半骗得手的。算了算了,这事爸爸也不怪你。宝贝,我就不去摸小王的底细了,爸爸相信你的眼光。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那索性就早些结婚吧,也好了了我一桩心愿。”

    “爸爸~”欧阳菲菲话虽硬着头皮说了出来,但终究还是个脸皮薄的女孩子。一想到结婚后的种种事情,那白皙而粉嫩的脸颊上,也是红霞密布,晶莹的耳垂也是发烫不已。

    “呵呵,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欧阳华见她那副娇憨的小儿女模样,笑着说:“这又有什么好害羞的?”

    “可是,人家老王还,还……”欧阳菲菲那对星眸,有些幽幽的瞄向了王庸,其实这个决定对她来说虽然仓促,但未必就不是代表着她有那么一些真心实意。

    “这个……”欧阳华眼神一下子严肃了起来,注目看着王庸,好半晌后才说:“小王,我们爷俩到书房里喝茶聊会儿吧。”

    王庸自是不会驳斥他这个小小的要求。亦步亦趋的紧随他到了二楼的书房内。

    欧阳华是个很注重传统老男人,这书房内,各种传统的中式装饰不提,还透着一股浓浓的书卷气息。他亲自招待王庸坐下后,煮水沏茶了起来。惹得王庸不得不摆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两人对面而坐,欧阳华给王庸倒了一杯茶,语调平淡的说:“小王啊,有件事情我必须和你说在前头,希望你别介意。”

    “伯父请说。”王庸对他的态度还是很恭敬的,微微颔首着说。同时掏出烟。给两人都点上了一支。面对面的,边喝茶边吞云吐雾了起来。

    “其实,我已经从老慕那里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下你。”欧阳华毫不讳言着说:“不过老慕那人。你也了解的,口风很紧,不是愿意和我说太多。”

    王庸呵呵轻笑了起来:“伯父,我不介意的。人做过什么,没做过什么。除了自己知道外。还有天在看着。我王庸仰能对天无愧,俯能对地无悔。又有什么好怕人知道的。”

    “好,好。”欧阳华老眼之中,露出了欣慰之色:“看来,老慕没有看错你,菲菲也没有看错你。你果然就像是老慕说的。绝对是个有担待,有责任,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是个英雄般的人物。”

    “伯父过誉了,王庸至始至终,都是凭着一颗本心做事而已。”王庸对此夸誉,也是表现出了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英雄谈不上,只不过是不想做只狗熊而已。”他也是这才明白了。像欧阳华这样的人物,又怎么可能会真的贸贸然把自己女儿。随便嫁给一个他半点底细都不知道的男人呢?

    淡蓝色的烟雾,在他指尖缭绕飘渺,妖冶的舞动着。让他凭添了几分沉重,凝实。一句不想做狗熊而已,其中究竟蕴藏着多少艰难困苦,也唯有他和其少数人才清楚。

    “其实老慕能给我说的事情也不多。”欧阳华对王庸愈发欣赏了,背靠在一张雕工精致的大叶紫檀太师椅里,笑着说:“老慕只是说,原来你是在边境一个缉毒部队里的,当时在边境巡逻的时候,救了他一条性命。对于这个救命之恩,他可是一直惦记得很啊。所以也是一直把你当兄弟的。”

    “呵呵,记得他当时是去买翡翠原石的,不过原石没弄到,结果招惹了一帮毒贩子,逃的很狼狈。”王庸也是笑着回忆起了当年的事情:“我救他,也是职责所在,顺手为之,亏他还一直惦记着。其实,之后那些年里,他可没有少帮我。”

    “嗯,老慕和我说过,他和你是忘年兄弟。只要你有需要,即便是让他倾家荡产,都愿意帮你。”欧阳华深深地看了王庸一眼:“我想,这已经绝对不是区区一次过了很多年的救命之恩能够产生的动力了。小王,如果不是你的为人,能征服老慕,他是不可能会说得出那番话来的。你也知道,老慕那是出了名的吝啬。不过他这人眼光好,我相信能让他如此看重的人,肯定不会差。”

    王庸默默地抽着烟,没有说话。而是坦然自若的看着欧阳华,相信他还会继续说下去的。

    “小王,我欧阳华这辈子做事,也是兢兢业业,同样是仰不愧天,心中坦荡荡。”欧阳华的神情,也是坦荡而肃然:“我告诉你这些,是不想你产生误会。以为我欧阳华,是看重了你什么,才主张把菲菲嫁给你。”

    顿了一下,他那有些苍老却很深邃的眸子里,浮现出了一些温柔:“我只有菲菲一个女儿,从小就是捧在了手心里当做宝一样的呵护着,爱护着。只要她愿意的,她要的,就算是天上的星星,我都会想办法去摘下来给她。好在菲菲她也是非常懂事,虽然我溺爱,可她从小就乖巧,无需太过操心。越大,越省心。”

    王庸抽着烟,赞同的点了点头。父亲和女儿,本就会比较合得来。他如果有一个女儿的话,也是肯定当做绝世宝贝一样的。蓦然,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毛毛那可爱而萌萌的模样,心里头不免掠过一阵暖意,对于毛毛,王庸也是极为疼爱的。唯一稍稍可惜的是,毛毛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所以,王庸也非常理解欧阳华的感受,甚至,他只有比自己感触更深,更重。

    “小王,其实菲菲能选择你,我也觉得非常意外。”欧阳华深深的看着他,有些感慨地说:“我给他介绍过很多优秀的年轻人了,他们每一个,在我眼里都很不错。但是,我向来尊重她的选择。既然她选择了你,肯定有她的道理和计较。王庸,我以一个女孩父亲的身份,在这里恳请你。如果你真的想对菲菲负责的话,就好好爱她,呵护她,守护她。”

    “伯父,您这话言重了。”王庸也是急忙说:“其实我对菲菲,绝对没有抱着玩玩的心思,负责原本就是我要做的事情。今天之所以拒绝,那只是因为消息来得太突然了,没什么心理准备。”

    欧阳华老怀开慰的说:“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先登记吧,婚礼之类的事情倒是不急在一时。”

    结婚登记?王庸猛抽着烟,有些尴尬了起来。说起这事,今天还真是没有心理准备。

    “小王啊,既然你是个肯负责任的人,早点登记和玩些登记,又有什么打紧的呢?”欧阳华笑呵呵地说:“早点登记,也能让我们这些老人心定一些,不再跟着飘忽了。除非,小王你还抱有些别的心思,想始乱终弃。”

    王庸闭起了眼睛,仔细的思考了起来。脑海里浮现出了欧阳菲菲的形象,不得不承认,欧阳菲菲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的几个女人之一。而且,漂亮并非是她单一的元素。她能力很强,对待工作也非常负责任。在生活上,她也有娇憨可爱的一面,单单纯纯的,心地善良,惹人心动。

    除了一些大小姐的傲娇脾气,偶尔会有些小小的强迫症外,还真是没有什么缺点。

    最重要的是,他和菲菲之间,已经发生了那档子的事情,拿了她的一血。如果要自己负责的话,压根就没有推卸责任的理由。

    可是,他的心头又是浮现出了秦婉柔来。那个他曾经一直以为,自己会非她不娶的女人。可是一想到她早已经嫁作人妻,他就忍不住心头有些郁郁和绞痛感。只是事情到了那一步,已经莫可挽回了。以王庸对秦婉柔性格的了解,她是不可能会做出离婚之类的事情来的。

    现实毕竟是现实,理想,也只是理想。

    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完全掌握住自己的命运。何况,王庸自认为只是庸庸碌碌之辈。

    至于迟宝宝,王庸也是在心中叹息了一下。和她之间,其实更加没可能,先不说自己已经和欧阳菲菲在前。仅凭自己的身份,仅凭自己以前做过的那些事情,如果被那性格有些嫉恶如仇的迟宝宝知道了,会不会原谅自己还两说。

    王庸也是个决断之人,在欧阳华殷切期盼,又有些惴惴不安的眼神下。王庸心一软,终于说了一句:“好,我娶她。”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