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四十章 判官再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哎哟,大叔你够嚣张的,小混混不放在眼里。”苏舞月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着王庸,嘿嘿说道:“不过,我喜欢。既然大叔不想拿那些小混混试试手,我手头上倒是有个好去处。”

    苏舞月拿着电脑,连上了网络,到了她的私人秘密基地下载了些自己编程制作的工具。再经由得一番折腾后,竟然连接上了一些摄像头,把笔记本往王庸那边转了一下后说:“大叔你看看这个。”

    王庸仔细一看,那是一个高清摄像头下的画面,正对着一个装修格调很高的大厅。有些像是高档酒店,又有些像是会所。来来往往的人不多,但男的多半是西装革履,女的多妖娆妩媚。

    “这是坐落在城郊的一个高档的私人会所。”苏舞月表情很不爽道:“私人会所的话,大叔你也懂的。不就是些有钱,有权的人玩乐的地方,各种权钱交易之类的肮脏黑幕我都懒得说了。”

    王庸吃着瓜子说:“这个会所怎么得罪你了?你不会是想让我去扫黄吧?有些丢份哟。”

    “大叔,你是不知道。”苏舞月恨恨地说:“这个私人会所很恶心的,原来我对这个地方是不关注的。但是在班上有个漂亮的女同学,被人下了药,拍了照,栽在了那个会所里。只因为那会所里有个重要的客人,喜欢玩处女女学生。现在的她,已经自暴自弃,被学校开除后就一直在那里待下去了。哼,我黑了这个会所的服务器,偷偷在他们的监控服务器中下了木马,收集了很多不利于这个会所的证据。并打包传给了公安局,大叔,你猜结果怎么样?”

    各种凄惨的事情,王庸见得太多了,尤其是在中东和非洲待得那段时间里,早已经把他对于此类事情的心智,磨得有些铁石心肠了。继续嗑着瓜子说:“这种事情,有些数不胜数了吧?而且这种高档的私人会所,后面的保护伞都是很硬的。你要想通过正当渠道搞垮他们,几乎不现实。”

    “哼~”苏舞月脸色有些小小的不好看:“要不是我还有些其他的顾忌,我就把这些东西全部发到网络上了,我有的是办法绕开种种限制。大叔,要不,你去把这个会所扫一下吧?也好给我出口恶气。”

    “这种破事情有什么好干的……”王庸有些不情愿:“为了这种事情,出一次手,不值当。”

    “大叔,你是不知道。”苏舞月挽着他胳膊,恨得牙齿直痒痒着说:“如果纯粹都是些你情我愿的**交易,虽然肮脏龌龊,但我也不会那么愤怒的。可是,你知道他们是怎么去收集那些不愿意做那种事情的女孩吗?以各种谈男朋友啊之类的欺骗,然后用毒品去将她们控制,逼迫她们……大叔,这个会所就是个渣啊。”

    一说到毒品,王庸的脸色就有些冷漠了起来。对于这种东西,他的厌恶程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不管是父亲,还是母亲。都是直接,或间接的死在那些人手中的。而自己又有多少生死兄弟,因为和毒贩子战斗而牺牲的?

    仿佛是感受到了王庸身上的震怒,苏舞月又是调用了其他的摄像头,开始给王庸寻找一些特殊的画面。虽然每次看到那些画面,她都会感觉十分厌恶,但是只要有机会能扫掉这个毒瘤,她便什么都不顾了。

    “等等,把刚才那个摄像头调回来,走廊里的那个。”王庸那一直半闭半睁的眼睛之中,掠过一丝精光。

    现在的苏舞月听话的很,立即调回了那个摄像头。画面中出现了三个男子,两个西装革履,很有派头。但是其中一个,却是坐在了轮椅上。后面还有一个打扮清纯的高个女孩,推着轮椅。

    随着苏舞月定格了一下,将他们几个的脸放大后。王庸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们两个竟然搅和到一起去了。”

    这三人中,王庸认识其中两个。其中一个,便是欧阳菲菲的那个很有作为的师兄戴英明,据说资产早已经上亿,是个钻石王老五。而坐在轮椅上的那个,王庸也是认识的,公司里某个股东的儿子,刘哲刘公子嘛。

    那家伙曾经试图打欧阳菲菲的主意,还派了两个小混混玩跟踪。惹得王庸还以为是有人准备对欧阳菲菲下手了,便私下偷偷摸摸的出手了一次。结果对那家伙审讯了一番后,发现竟然是那姓刘小子的私人行为。他的目的也很单纯,只是觊觎欧阳菲菲的美艳,看看有没有什么特殊机会弄上手而已。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王庸最终只是弄了个小小的手段,将他的腿弄折了而已。当然,还顺便拍了一下这货和周琴的录像。

    没想到,这货还真是个难得的色胚。推断了还能那么的不安分,和人一起跑会所去潇洒。

    至于那个戴英明,王庸对他的印象一般,应该是个挺能干的人。至于去会所,好色也好,公关也罢,原也不关王庸的事情。但是他和刘哲搞到了一块,就值得玩味了。

    至于另外一个,王庸不认识。只是随便看了两眼,却发现这人恐怕不简单。站立的姿势很标准,可是王庸却能看得出来,他的眼神很锐利的在摄像头上扫了一下。而且从身形和动作来看,他像是随时处在了警戒状态之中,就像是一头野兽,即使是吃东西喝水,都不忘警觉的。在那种高级会所之中,即便有摄像头,安装的位置肯定也是非常隐蔽的。那人能一眼瞄到,显然不是等闲之辈。

    这人应该是个高手,王庸对他建立了第一印象判断。至于高到什么程度,王庸就不好估算了,只有交过手才知道。

    “可以了。”王庸不动声色的说道:“转其他摄像头。”

    苏舞月飞快的操作着笔记本,一个个的摄像头的调用过去,或是走廊里,或是直接就是在某些房间里,演绎出一幕幕yin秽而不堪入目的场景。

    “大叔~房间的话,只有少数几个特殊房间,才有非常隐蔽的摄像头。”苏舞月解释着说:“估计是用来抓人把柄用的,而且,自从上次我暗暗搜集资料举报后,他们的安保系统已经重新升级过了。我费了好久功夫,才重新入侵成功,留下后门的。就算这样,很多关键性位置的摄像头,也和网络系统分开了,我给你看些以前我搜集的证据。”

    随着苏舞月的展示,那些怵目惊心的画面,一一在王庸面前掠过。其实在王庸在国外游荡的这些年,什么样的罪恶没有见过?尤其是那些超级大都市里,往往表面光鲜,实则暗处污秽横流。

    他从来就不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只是对毒贩子和恐怖分子这两种人,有着异常强烈的憎恨。

    “大叔,你看看这份月结单,感冒药这一项,其实就是毒品。去年十二月份时,这个会所中,总计消耗了六千多克。”苏舞月狠狠地挥舞着拳头说:“那些真正有钱有势的人,是不会消耗这种东西的。不是那些不可救药的堕落分子消耗,就是里面的女孩子消耗的。她们之中有很多染上了瘾后,不得不任人摆布,赚来的大多数钱,也都花在了购买那些东西上。等过了两年,身体垮掉后,就会被随便给点钱打发走。但是,她们这辈子已经完蛋了。”

    苏舞月身为一个豆蔻花季女孩,对于这些东西尤其憎恶,尤其是还掺杂着一些私人感情在内。

    ……

    两个小时后,一辆可爱卡通风格的mini,静悄悄的停在了市郊的一处偏僻之地。苏舞月拿着台笔记本,正在飞速操作着。通过耳麦,不断提示着王庸的行动:“判官,根据摄像头显示,有两个警卫人员正向你方向巡逻,请小心。”

    而与此同时。

    在会所某个装饰奢华的大房间内,一个大腹便便,肠肥脑满的中年男子。正在猥亵玩弄着一个长相清纯,估计还不到十八岁的小女孩。

    那个女孩,满脸苍白恐惧,嘤嘤哭泣,不断苦苦哀求着。

    “处女,老子喜欢玩的,就是你这种小处女。”猥琐的中年男子,平常肯定是个西装革履,道貌岸然之辈。但是在这一刻,他却是卸下了所有的伪装,将他扭曲的兽性完全展露了出来。

    恶心的舌头,在清纯女孩的脸上舔着。猥琐的手,恣意侵犯,**着她。那个女孩越是求饶,哭泣,他就越是兴奋,越是满足。到了极致时,忍不住一个饿虎扑食的压了上去,正想提枪上马时。

    “砰”得一声,窗户玻璃被砸开。一个身穿皮质风衣,身上散发着无限冷漠感的男子一跃而进。他的脸上,戴着一张古青铜色,狰狞而凶悍的面具。让人一见之下,心中便下意识的恐惧了几分。

    “你,你是谁?”中年男子惊出了一身冷汗,强压住心头的恐惧,色厉内荏的怒斥。

    王庸没有说话,而是无比冷漠的看着他。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