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四十九章 你还真要我当你二奶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王庸有些下意识的,不敢去看她的脸和眼睛。但是此刻,他却是强迫自己,硬是要自己去看着她的脸,她的眼。

    迟宝宝的脸,如同一张纸一般的煞白。那双原本应该明亮之极的眼睛里,一下子黯淡而无半点光彩。脸上的表情呆呆的,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此时的王庸,也不好说话,更不好去碰她。只好老老实实的,待在一旁,等她默默地消化这个消息。

    过了半柱香的时间。

    她才似乎渐渐回过了些神来,脸色依旧发白不已,娇躯止不住的微微颤抖着说:“王庸,你是来请我喝喜酒的?”

    “呃……”王庸一脸愁苦的摇头说:“不是,我只是觉得。我身为一个男人,应该在登记之前,先给你一个交代。”

    “交代?为什么要给我交代?”迟宝宝的声音颤抖着,缓缓地说:“我们之间又不是男女朋友,为什么要和我交代?”

    王庸倒吸了一口冷气,尽可能的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了许多,摇头说:“不管怎样,我必须来和你说一声。宝宝,事情,我很抱歉,我没办法……”

    “王庸!”迟宝宝脸色一下子愤怒了起来,怒斥着打断说:“你不要以为老娘和你上过一次床,老娘就是你的人了。你给我拎清楚,只是我喝多了,想和你玩玩而已。别以为老娘对你有什么想法。”

    “呃,宝宝。你别激动。”王庸虚站了起来,试图安抚着说。

    “别叫我宝宝,我不是你的宝宝。”迟宝宝娇躯激动的颤抖不已,冷怒的说。

    “好吧好吧,迟警官。”王庸的脸色,也是不太好看。明知道今天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是,身为一个男人,他必须在结婚之前给她一个交代。只是,希望这个交代。尽可能的不伤她的心而已。这是件很有难度的事情,也是很丢人,很尴尬的事情。尽可能的安抚着说:“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我的错,如果你心里难受,揍我一顿,我保证不还手。”

    “揍你?我凭什么要揍你?你要结婚登记,那是你的事情。”迟宝宝咬着牙齿,压抑着强烈的愤怒着说:“还有。就算我要揍你,你还得了手吗?”

    “是是。我打不过你,打不过你。”王庸无奈的点了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后说:“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心里好受些。”

    “所以你才过来帮我收拾屋子?帮我煮粥?帮我捏腿?想让我心里舒服些?”迟宝宝一口一口的将愤怒压到肚子里,只是越压,爆发起来的话,也许会更可怕。冷笑着说:“我说,王庸。你身为一个男人,能不能做点男人该做的事情?娘娘腔。”

    “喂喂。迟宝宝,别人身攻击啊?”王庸也是被那娘娘腔三个字,给惹得有孝毛了。

    “说你是娘娘腔还不认,不就是甩个女人吗?”迟宝宝抱着双手,怒极而笑着说:“你就不能痛快点,利利索索的告诉她,老子不要你。就是不要你。行不行?做那么多事情来铺垫,你吃饱了撑着啊?还是想结婚登记后,再哄骗着老娘当你二奶?”

    “迟宝宝,你这是什么话?”王庸猛地吸了一口烟。怒声说:“老子要真有那打算,没事跑来受你这鸟气啊?你当老子不会哄女人,骗女人啊?我勒个去,老子这也算是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就不应该把事情和你说清楚,然后哄着你骗着你,在我身上不可自拔,最后成为我情人啊二奶什么的是吧?然后拖着拖着,就把你的青春岁月都给拖没了你才开心?”

    “是啊,你是真男人,总行了吧?是老娘自己发骚,勾引你上床的。这原本就不关你的事情。”迟宝宝一滞之后,还是怒容满面的说:“王庸,我对你压根就没什么感情的,就是喝多了酒而已,你不用在这里自作多情。就凭老娘这身材,这脸蛋,还怕没男人要啊?滚,你给我滚出去,以后不准你来我家里,不然就把你当贼铐到警察局里关一夜。”

    王庸抽着烟,缓缓起身,依旧是歉然的看着她说:“迟警官,好好保重。我走了,以后你要有什么困难,随时都可以找我。”说着,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向外走去。

    “滚,滚远一些,以后不要再在老娘面前出现。”迟宝宝拿着靠垫,狠狠地砸向了他的后背。

    王庸后背被砸,嘴角也只是抽搐了一下,继续向外走去。

    刚想拧开房门,走出去的时候。

    “哎哟~”迟宝宝惊呼了一声,啪嗒一下摔在了地上。

    王庸急忙回头看去,却见迟宝宝跌坐在了地上,捂着脚,满脸痛苦之色,眼泪都快要掉了下来。那模样,看得王庸心中是一痛,怜惜之心顿时而起。想狠狠心,离开这里,让她彻底对自己失望。

    可是,一看到她那双眼睛里的痛苦,以及一滴一滴晶莹滑下脸庞的泪珠。王庸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过身去,走到了她面前,俯下身子。

    “你,你干什么?”迟宝宝‘凶神恶煞’瞪着他说:“我让你滚的。”

    “我待会儿再滚。”王庸伸手将她抄起,抱在了怀中。往她房间边走边说:“姑奶奶,劳烦您能不能别挣扎了?我体力有限。”

    “谁要你来做好人?”迟宝宝“震怒不已”的叫道:“你这个流氓,恶棍,下流胚子。”

    “迟宝宝,你要再骂,老子就不客气了。”王庸掀开被子,将她丢在了床上,凶狠地说。

    “不客气?哼,别看老娘瘸着一条腿,对付你这种货色,十个八个不在话下。”迟宝宝昂着头,露出了长长的粉颈,骄傲的就像是只天鹅。眼神不屑的撇着他说:“你打得过我吗?”

    “呵呵,看来不给你露两下子,你就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王庸边撸袖子,边是嗤笑不迭。话音未落,手腕便被迟宝宝擒住,只见她一记反关节擒拿技,将他脸朝下,摁倒在了床上,翻身一跨,就骑在了他的后背腰上。

    两条修长而有劲道的美腿,狠狠一夹,便将他制得动弹不得。

    “啪啪~”王庸仅能活动的一只手,不断在床上拍打着:“喂喂,迟宝宝,不待你这样的。我还没准备好呢,你这是偷袭。重来,我们重……哎呦呦,轻点,轻点行不行?要断了要断了~”

    “少来,我这还没使劲呢。”迟宝宝嘴角挂着一抹冷笑着说:“不过你说得挺对,老娘还是把你的手拧断了拉倒,省得你这流氓到处祸害良家女人。”

    “喂喂,迟宝宝你不能这样,我哪里祸害过什么良家……哎哟”

    “老王,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些?”迟宝宝又是冷笑着用力了几分。

    “是是,我是个祸害,祸害了你总行了吧?”王庸拍着床,倒吸着冷气说:“您老大人有大量,就放我走吧。”

    “放你走?你刚才可是说,我可以揍你,随便揍还不带还手的。我听着倒是挺硬气,很有男人味嘛。”迟宝宝反拧着他的腕关节,看着他那副狼狈讨饶的模样,心中郁闷的感觉倒是消散了许多,嘴角甚至隐隐有了些笑意:“怎么,才这两下就扛不住了?老娘我这还没使劲呢。我问问你,马王爷有几只眼?”

    “呃,呵呵,三只眼,三只眼。就算是马王爷来了,也得拜服在您宝女王的淫威之下啊?”王庸满脸凄苦的回头说:“宝宝,咱有话好好说,好好说行不行?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就是要动手了,怎么着?”迟宝宝一脸骄傲的哼声说:“你又能奈我怎么样?明,不,今天上午你还登记去不?”

    王庸沉默了一下,依旧是点了点头说:“去,答应人的事情,我肯定会去。这是大事,不是儿戏。”

    “哟呵?你还挺有男人的信用和坚持嘛。”迟宝宝脸色发白的怒声说:“那我怎么办?”

    “你刚才让我滚的了……”王庸小声惴惴的说。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就是吃干抹净不认账嘛。”迟宝宝双腿如蛇盘,绞住了他的脖子,反手一拉,将他手臂的关节继续摁住:“你说说看,是不是这个道理?”

    “是,是~”王庸被她光溜溜,结实而弹性十足的美腿缠绞的气都喘不过来了:“你说啥就是啥吧。”

    “明天你继续去登记。”

    还没等王庸脸色一喜,迟宝宝就娇哼着说:“不过是和我去登记。”

    王庸的脸一下子苦到了极致,喘息着说:“不带你这样强抢的。”

    “那我怎么办?被你弄成了残花败柳,你让我嫁给谁去?”迟宝宝面色冷笑着说:“凭什么大家都是女人,你能娶她,就不能娶我?你口口声声说要负责任,我看你就是个吃干抹净不认账的混蛋。”

    “我娶你,不娶她,一样是个混蛋。”

    “所以你情愿娶她,然后对不起我是吧?”迟宝宝忿忿不平的说着,美腿绞杀又用力了些:“你还真要我当你二奶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