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五十六章 “水深火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到欧阳菲菲那强压抑着的羞怒交加,显然已经发现了王庸的窘态。惹得戚蔓菁心中暗自得意不已,忖道,王庸啊王庸,这下看你怎么办?哼,闷声不吭的就和人结婚了,还想要追欧阳菲菲?

    而她看欧阳菲菲,似乎还对他真的有些意动了。不然,也不可能单独和一个保安相处那么久。而且,说话的那种种口气,搞得好像很熟稔,吩咐泡咖啡泡茶,简直就像是自家人一样。

    这自是让醋劲很足的戚蔓菁,心头好一阵不痛快。暗想,就算王庸你看上了欧阳菲菲,也得给你制造些难度,哪能让你如此轻松如愿?

    那头的王庸,看看戚蔓菁,又瞅瞅欧阳菲菲,表情各异,各怀心思。虽然不能将她们此刻的想法完全揣透,但也能猜个**不离十了。

    他的脸皮向来堪比城墙,连子弹都打不破的。现状之下,索性将双腿绷直了,腰杆子也猛地一挺,站出来了个最标准的军姿。

    只是如此一来,原形毕露无疑。

    如此明显的状态,展露无遗的落到了两女的眼帘之中。

    戚蔓菁没料到王庸的胆子竟然那么大,顿即气息一滞,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而欧阳菲菲的反应却极大,星眸圆睁,瞠目结舌的看着他,玉脂柔白的俏脸一下子绯红一片,又羞又恼,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拉倒。别过脸去,顿足娇嗔着说:“王庸。你,你干什么?”心中暗道,完了完了,这下在戚妖精面前脸都丢光了。而且天知道会不会惹出戚妖精的怒火,别看她平常和她相处时,一副色迷迷的荡~妇模样,很勾魂。

    可是,欧阳菲菲却是知道她在此等事情上是何等的保守?迄今为止,已经有不知道多少个对她心怀企图的男人,被弄得凄凄惨惨戚戚。

    “启禀老总。是您让我站直喽,挺直腰杆子的。”王庸面无异色,正正经经的回答着。

    这话可把欧阳菲菲气得不轻。话虽如此,但是你顶着那玩意干什么?明知道自己不妥。还那么听话干什么?分明是故意怄气。丢人,这人都丢到姥姥家了。何况,她还隐约间为王庸有些担忧。戚妖精可不是好想与的,万一惹恼了她,被她视作是猥亵的话。天知道她会弄出点什么事情来?

    看到欧阳菲菲那副窘样,戚蔓菁着实有些忍不住的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媚眼朝王庸一瞟:“菲菲,你这是从哪里招来这么个有趣的保安啊?貌似还挺服从命令的啊?”那服从命令几字,被她下了重音,何止一语双关。

    见戚蔓菁没有翻脸。欧阳菲菲心中暗松一口气。脸红着轻啐说:“王庸,还不快坐下?”

    “是,老总。”王庸面色平静如水,仿佛丝毫没有尴尬。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重新给两位美女沏着茶。呵呵笑着说:“两位美女请恕罪啊,这个孔夫子有云,食色性也。面对两位美女,一下子有些控制不住。失态了,见谅见谅。”嘴上说的谦虚,可是表情中,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有意思,实在有意思。”戚蔓菁似笑非笑的看着王庸说:“你的脸皮可不是一般性的厚啊,难怪,能哄得你们家老总很开心嘛。”

    “蔓菁,你,你胡说些什么?”欧阳菲菲耳根发烫,顿足娇嗔不已的说:“我,我们只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说话间,一阵心虚。

    “只是普通的关系?”戚蔓菁悠悠的品着茶,饶有兴致的看着她说:“既然你们关系普通,那我就不客气了。”

    “唔?”欧阳菲菲一愕,不明所以的看着她。暗自嘀咕,难道这戚妖精看王庸很不顺眼,准备想办法收拾他一通?不行,这可不行。虽说她心中看王庸也很不爽,也想拎着他耳朵好好训斥一番。

    可是不管怎么说,王庸都是她的老公。就算他做错了事情,也是只能自己回家训,可不能叫戚妖精没轻没重的欺负了。一时间,眼神也是渐渐严肃和凌厉了起来:“蔓菁,话可不能这么说。他是我的员工,就算关系再普通,我也不能叫人欺负了他。”

    “咯咯,菲菲你误会了。”戚蔓菁娇笑不已,媚眸中妙波流转道:“我只是觉得他很有趣,反正你和他关系也很普通,不如让他到我集团里上班。我刚好缺一个贴身保安。”说到贴身保安几字,她那美眸之中的春意,不自觉的又是浓郁了几分。俏丽的脸庞,看上去更显狐媚了几分。

    欧阳菲菲捂着嘴,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她当然听得明白戚蔓菁话中所指,其实在女子会所中,也经常会听那些有钱的富婆提及类似的事情。可戚蔓菁以前甭管干了多少好事坏事,对敌人如何的下手狠辣。但是在这方面,她倒是向来没有绯闻。反而时常又会听到,某某男人,因为觊觎戚蔓菁的美色,结果招惹了很大的麻烦。

    可是,今天的她怎么一下子突然转性了?她是想借故欺负王庸?还是真的看上了王庸?只是不管是这两个结果的任意一个,都不是欧阳菲菲所能接受的。

    但是同样,她也暂时不想暴露和王庸之间的夫妻关系。

    欧阳菲菲能有今时今日地位,固然有家世的缘故。可也不乏她的努力,她的聪明。心中一凛,顿时警惕了起来。淡笑着说:“蔓菁啊,你可别乱开玩笑了。王庸只是一个普通的保安,又怎么能担得起贴身保护你的责任呢?据我所知,你现在身边的几个男女保镖,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就别来寒碜人了。”

    “我这人呢,最重眼缘了。高手不高手我不在乎,最重要我看他挺顺眼的。菲菲,我们可是闺蜜好姐妹哦,你不会是连这点点小事都不答应我吧?”戚蔓菁莞尔一笑的同时,心中暗自冷笑了起来,菲菲啊菲菲,平常看你清清冷冷的,浑似对男人半点兴趣也没有。没想到,竟然和我戚蔓菁喜欢上了同一个男人。好姐妹啊,果然是好姐妹,连口味都一样。

    她现在故意提及此事,一来是想试试能不能直接把王庸弄到自己身边去。二来,也是想看看,王庸在欧阳菲菲心目中的地位深浅。结果看来,位置还不低。

    “蔓菁啊。”欧阳菲菲微笑着说:“不是我不答应,可是现在不是古代啊。老板和员工之间,也只是雇佣和被雇佣的关系。王庸虽然是员工,但是我得尊重他的独立人格和尊严。这样吧,我问问他的意见,他愿意从慕氏集团离职后加入你的集团,那我也没意见,绝对不会阻拦这事。”

    说着,欧阳菲菲就对他很和蔼的微笑着说:“王先生,刚才的那番话你也听到了?请你表个态吧。你要愿意走,没关系,我绝对不会阻止你。”心中没好气的暗自恼怒,王庸这坏东西,刚才趁着自己不在的那五分钟里,对戚妖精都干了些什么?怎么会让戚妖精如此一反常态?莫非,是因为她最近被初恋情人狠狠地伤害了,结果性格发生了强烈的扭曲?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喔。

    她的话,说的是前所未有的温柔。可是王庸却能从她的话中,感受到一股凌厉的冷漠和威胁,让人不经意间,打心底冒出了一阵彻骨寒意。

    王庸完全可以预想到,只要自己说出答应两字,估计明天上午她就会在民政局等自己。若是换做以前他的性格,结婚也好,离婚也罢,都是毫无所谓的事情。

    然而一想到母亲对自己的遗愿。以及和欧阳菲菲那么多日来的相处,从相互抵抗,到渐渐融洽,再到彼此习惯对方的存在。那种淡淡的温馨感,也是促成王庸这一次下定决心和她登记结婚的主要理由之二。

    心中没好气的对戚蔓菁狠狠一瞪,暗道戚姑奶奶你瞎添什么乱?再这样下去,今晚的洞房花烛夜估计都会泡汤。当即,咳嗽了几声,郑重的说:“承蒙欧阳老总看得起,在我最需要一份工作的时候收留了我。戚总,你的欣赏和好意,王庸只能心领了。”

    欧阳菲菲心头一松,暗自得意了起来。

    倒是戚蔓菁,虽然对王庸的拒绝早有预料。但是心头却依旧还是好一阵不爽,翻着美眸暗自冷笑,好你个王庸,有了老婆,有了我戚蔓菁不算。还真要一门心思的把欧阳菲菲勾搭上啊?

    一时间,她重整旗鼓,后腰靠在了沙发上。两腿交错着,紧身长裙的裙摆顺着她的肌肤滑落而下,露出了一双玉白美腿,若有若无的对王庸勾着,勾魂摄魄的妩媚轻笑:“你的重情重义让我钦佩,贴身保安不用你当了,不过,今晚一起出去喝一杯没问题吧?”

    那副诱人的姿态,**蚀骨的动作和靡靡之音。让王庸看得是几欲喷血。摇摇欲坠,恨不得将她从窗户中丢出去拉到,戚蔓菁啊戚蔓菁,你是想把我往死里坑呐?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