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六十六章 宝女王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欧阳菲菲见他就像是见了鬼一般的模样,心中顿时一沉,暗道不妙。刚才这几个警察找上门来,还是市局重案组的刑警,一脸严肃的宣称要找王庸时。欧阳菲菲心头已经惊虑交加了。

    在打电话叫王庸来的时候,她把李秘书驱走,亲自招待三个重案组刑警,并试图用言语来探听王庸究竟犯了什么事情?在她来看,应该不是什么大案子,如果是的话,这几个刑警肯定是直接抓人了。而不是通过她这个老总,召见王庸谈话之类。

    可是,尽管她已经使用了很多技巧。但是那三个刑警,却始终是保持了沉默。尤其是那个肌肤呈象牙色,非常漂亮,身材高挑火爆的女警官。除了沉默之外,还用很尖锐的眼神时不时的打量她一眼,还像是在审视些什么。

    如果换做一般人,给迟宝宝如此的打量,说不定就会心中发虚,不敢正眼以对了。但是欧阳菲菲从小到大,在方方面面都是极为优秀的。做任何事情,都会做到最好,从来都是自信心十足的。

    而且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向来行得正,坐得直的欧阳菲菲,对警察那是没有丝毫的惧意。见迟宝宝打量她,她同样,也是以审视的眼神,和她互相往来。

    在王庸未曾来之前,两个女人已经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了。

    虽然对王庸的表现很不满意,甚至是说有些担心。可欧阳菲菲,还是咳嗽了两声,正色地说:“王庸,这位是迟警官和她的同僚。迟警官请你过来,似乎有些事情想要问你。如果你不方便说的,可以先不用说。我已经通知法务部的同事过来了。”

    欧阳菲菲也是担心王庸惹上了什么麻烦,如果被警察一吓唬,说错了些什么话,就不好挽回了。有律师在场。怎么都能帮着挡掉些麻烦。

    尽管有些怒其不争,对他有些不满的心思。但对欧阳菲菲来说,王庸现在再怎么说,都是自己的老公。自己的合法丈夫,当然不愿意看到他有事了。

    没那么严重吧?王庸看着欧阳菲菲一脸严肃无比的样子,心中暗自嘀咕了起来,不会是自己判官的身份暴露了吧?应该不可能。如果是自己的判官身份暴露,就不可能是迟宝宝带着两个小警察来了。而是武警部队啊,反恐部队之类的。将整座大厦包围了。但即便那样。想要抓住自己,也是近乎于不可能的事情。

    其实让王庸真正心虚,真正发憷的不是那个。而是迟宝宝越想越想不开,越想越不甘心。然后杀上门来,和欧阳菲菲讨论一下他们床上的那些过程。如果是那样的话,事情就非常麻烦了。

    欧阳菲菲的话,让王庸也是心头稍暖。朝她点了点头感激着说:“老总,多谢您了。不过,我自信没有触犯什么法律的事情,就不用劳烦法务部的同事了。”

    欧阳菲菲一愣,旋即紧绷的脸色舒缓了许多,起身打了个电话,让法务部的人不用过来了。这才对迟宝宝道:“迟警官,王庸已经到了,你有什么话就尽管问吧。我身为他的领导,申请旁听的权利。”

    话虽如此,但是王庸被重案组的刑警问话,终究还是让欧阳菲菲忐忑不已的。

    倒是王庸,老神在在的给自己泡了杯茶,坐在了沙发上。眼神直勾勾的看着迟宝宝,笑着说:“迟警官,你有什么话尽管问吧。”在经过了一开始的心惊胆寒后,王庸倒也想开了。如果迟宝宝硬要当着欧阳菲菲的面找他算账,他也认了。

    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他做过的事情,做都做了,还怕人杀上门来算账吗?

    迟宝宝脸色冷漠的看着王庸,仿佛和他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抬了抬手后,她麾下的男女警察,年轻的男的叫小张,女的叫小陈。互相对望了一眼后,各自有些忧心忡忡的一个拿出了录音笔,一个拿出了笔录本。

    小张和小陈,多少都是知道些王庸和他们迟队关系的。尤其是小张,几次三番的都是看到他们家迟队,骑在人家身上逞淫威。那个各种凶残啊,霸道啊。一时间,两个小警察开始对王庸报以同情了。

    “王先生,我们又见面了。”迟宝宝冷淡地说:“我想请问一下,上个月四月八号晚上九点四十分左右,你在哪里?”

    王庸一愕,四月八号?虽然过去很久了,但是王庸还是记得很清楚的,那天那点,应该是在和方薇薇一起吃宵夜,确切而说,是在看她吃宵夜。随后,方薇薇差些被一个被特警抓捕的国际恐怖分子挟持,而王庸,自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苦战恐怖分子,随后完成了一次英雄救美的成就。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王庸都算是见义勇为了一番,按理说是要接受嘉奖的,而不是在这里被冷声冷气的问话。

    对了,方薇薇,是和方薇薇在一起。王庸嘴角露出了一丝愕然,顿即明白了迟宝宝的意思。她肯定是透过她的渠道,知道了自己的老婆,就是欧阳菲菲。由此,故意上来找找茬,其实就是给自己添个堵什么的,表达一下她的不满之类。不过,这种手段也太小儿科了些。

    “那天,我在和同事在大学城附近吃宵夜。”王庸点了支烟,老老实实的回答。

    “和哪个同事?叫什么名字?”迟宝宝不依不饶的追问说。

    王庸看了一眼略皱眉的欧阳菲菲,知道这种事情也是瞒不过的,便干脆的招供说:“方薇薇,我们公司的IT部部长。”

    欧阳菲菲的脸色顿即一变,有些严厉的盯向了王庸,心中的气是不打一处来。心中暗自冷笑道,好你个王庸,好你和臭流氓,那天好像是上班的第一天吧?这么快就勾搭上了方薇薇?难怪呢,上次红侠黑客事件中,方薇薇似乎对你很有些情义啊?老王啊老王,你把公司当成什么地方了?猎艳场吗?不行不行,回头一定得好好审讯审讯他,让他老实交代,和方薇薇之间到底怎么了?

    看到欧阳菲菲脸色不好,迟宝宝心中也是隐有小得意,暗忖王庸啊王庸。你把老娘吃干抹净后,和这个女人结婚,以后就这么着想太太平平过日子,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原来迟宝宝在王庸说清楚后,心中悲哀之余,也想和他断绝关系,从今往后一心一意的扑在警察事业上。但是昨天是王庸的登记日子,她心绪不宁了一整天,到了晚上越想越是不甘。至不济,也得看看自己败在何妨妖女手中吧?

    也正好有个由头过来,便堂而皇之的过来了。目的很单纯,就是看看资料中显示的欧阳菲菲,究竟怎么样?二来,自是给王庸的新婚生活,添个堵什么的。

    在她看来,自己这心态也是很正常。凭什么要让他们夫妻两个新婚燕尔,甜甜蜜蜜,卿卿我我的。而她迟宝宝却一个人躲在被窝里黯然神伤?哼,王庸啊王庸,你就准备好晚上跪搓衣板吧。

    迟宝宝的目的,显然也是在此。在听得王庸主动招供出方薇薇的名字后,后面准备敷衍了事一样后就结束了。没料到,正在此时,有人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欧阳菲菲皱着眉头让人进来,没想到进来的,既然是公关部部长周琴。

    只见打扮时尚,风骚入骨的周琴一摇三摆的走了进来,对欧阳菲菲说:“欧阳总裁,我有些工作上的事情要和你汇报。咦?怎么还会有警察同志在啊?呵呵,王大保安也在啊?”

    周琴的眼神闪烁不已,仿佛有些得意。显然是有目的而来的,故意掩嘴着说:“警察同志,我要举报。这个王大保安,利用工作之便,经常对女同事性骚扰,我吃过他很多亏。我建议你们把他抓起来,好好审问审问。”心中暗想不已,王庸啊王庸,你竟敢得罪我周琴,这一次看老娘不对你落井下石一番。

    不过,她更多的是闻讯赶来,欣赏王庸倒霉的。肯定是犯了事呗,否则警察怎么会找上门来?

    一看到这女人烟视媚行,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风骚入骨的模样,迟宝宝就不喜了几分。又听得她竟然堂而皇之的往王庸身上泼脏水,还摆出了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迟宝宝心头好自不爽,冷笑着说:“我们是重案组的,不管这种事情。”

    “重案组,好哇好哇。”周琴一下子兴奋了起来:“王庸,在重案组的同志面前。一定要老老实实交代自己做的坏事啊,坦白从宽。在牢里待个十年八年出来从新做人吧。”她的精神一下子振奋了起来,对王庸,她可是恨之入骨了啊。

    欧阳菲菲对她怒目相视,好你个周琴,竟然这么想我老公去坐牢吗?

    迟宝宝更是心中冷笑不迭,这个风骚女人简直就是蛇蝎心肠,你趁早祈祷别落在了老娘手中吧。

    可怜的周琴,原本是来看好戏解恨的。哪里料到,一下子把总裁和那个迟警官,都得罪惨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