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七十二章 夜话病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菲菲,毛毛病了,我去帮忙。”王庸直到冲出门后,似乎才想到了家里还有个欧阳菲菲呢。回头冲着里面喊了一句后,又是朝楼下飞奔而去。

    惹得欧阳菲菲为之气结,本来按照道理来说。毛毛生病,而婉柔老公又不在家。身为朋友,邻居,帮忙也是应该的。但是你老王的表现是不是也太过了?急火缭绕的,好像是天要塌下来了一般?

    就算是要找机会讨好婉柔,王庸你就不能矜持些?也别视我欧阳菲菲如无物好不好?虽说越想越气,但欧阳菲菲也是很喜欢毛毛的,多可爱,多萌的一个小女孩啊,听得她生病,心下也是有些着急。便咬了咬牙,立即拿了包包,紧追而去。生王庸的气归生他的气,但是和毛毛无关。

    等欧阳菲菲跑到婉柔家楼下时,王庸已经抱着毛毛下楼了,而秦婉柔则是面色有些仓惶的紧跟其后。

    “王庸,情况怎么样?”欧阳菲菲也是急忙凑了过来,关切的问。

    “烧得比较厉害,菲菲你抱着孩子,注意别让她吹着风了,对,就站在楼道里,我去把车开过来。”王庸吩咐了两句后,就又一路狂奔着去开车了。

    也许是因为王庸来了,本来有些着急的秦婉柔,仿佛找到了依靠一般,心下安定了许多。又见眉宇间似乎有些忿忿之色,便对欧阳菲菲歉然道:“菲菲,实在不好意思了。刚才我接毛毛回家后,就觉得她额头发烫,又没精打采的,就给她吃了些退烧药。谁知道晚饭后,就越烧越厉害了。心下一急。就打电话给王庸了,希望你别介意。”

    欧阳菲菲的确是有些生气,但那是气王庸呢。和秦婉柔,毛毛都没有关系。连忙说:“婉柔你千万别这么说,你一个女人,老公常年不在家。一个人既要上班,做家教,还要带孩子,实在是很辛苦。以后有什么事情。就尽管开口。尤其是家里有重活累活什么的,自己千万别勉强着去干,就直接指使我们家老王好了。反正他这人也没别的本事,就有一把子力气,还能修修电路。换个水龙头什么的。”心下却是在暗忖,估摸着婉柔要是叫他干点活,估计屁颠屁颠就来了。

    不行不行,回去还是得再敲打敲打。对婉柔家帮忙那是可以,她一个女人家也挺不容易的,是应该多帮帮。但是得绝了他脑子里的那些龌龊念头才行。趁着帮忙,占人便宜可不行。

    两女也就是说了一小会儿话。王庸就很速度的开了车过来了。然后去了附近的一个大医院,挂号啊,问诊,取药吊盐水之类的事情。都是王庸一个人在忙里忙外的跑。

    虽说他身为一个男人,这么跑倒也是应该的。只是看在欧阳菲菲眼里,心中多少还是泛起了些酸溜溜的滋味。这家伙,对婉柔的事情。还真是挺上心的。不过诊断结果,也是让大家都松一口气的了。是小孩子中常见的发烧,而不是什么手口足病之类的。

    事都给王庸一个人干了,她们两个女人倒是闲着了,多半时间都是在聊天。毛毛也是乖巧,对王庸很依赖,在他的鼓励之下,就算是吊盐水戳针,都没有哭闹。

    王庸还特地给她寻摸了个独立病房,比较安静。

    等护士走后,王庸就搬了个凳子,在一边陪着她,给她讲故事。

    “叔叔~”毛毛眨着水汪汪的眼睛,脸蛋还是有些红彤彤的说:“公主和小矮人的故事,那是没上幼儿园的孩子听的,咱们能不能讲些不那么幼稚的故事。”

    惹得王庸尴尬之极,摸着鼻子搜肠刮肚了起来。让他讲些成人笑话,估计能编出一本来。可是小孩子听的童话故事,也就知道那么可怜的两三个。绘声绘色讲得正起劲呢,却被毛毛嫌弃了。

    “咯咯~”在沙发上安慰婉柔,陪她聊天放松的欧阳菲菲忍不住捂嘴娇笑了起来:“王庸啊,你都不知道现在的孩子多厉害了。和我们小时候不一样了。”

    “笑什么笑?有本事你来讲?”王庸没好气的瞪眼过去。

    这话让欧阳菲菲一滞,要让她板着脸训斥一下人没问题,可是讲故事,还真心不擅长。不过对王庸可不能示弱,环抱着手,扭过头去说:“我和婉柔聊皮肤保养呢,对了,婉柔。你生了孩子,身材是怎么恢复的这么好的?你的皮肤也不错,好嫩,好白……”

    “呃,毛毛你是要听不幼稚的故事是吧?”王庸疼爱的摸了摸她的额头,笑着说:“那叔叔就给你讲个真实的故事,可是亲身经历的喔,很惊险,很刺激。”

    “真的?太好了。”毛毛萌萌的脸蛋都微微发红了,紧张的睁着大眼睛看着王庸,满是期待:“叔叔快讲,快讲。”

    “话说那年,叔叔才二十出头,很年轻的时候。在部队里当兵呢,有一次,叔叔扛着枪,和兄弟们一起巡逻时。”王庸开始抑扬顿挫,会声会影的讲了起来:“那天,夜很黑,伸手不见五指。风很大,吹得树林是哗啦啦的响。到处都是黑影重重,远处,还有狼在嚎叫,啊呜啊呜啊呜~~~”

    王庸学狼叫学的是那个像啊,配合着他阴森的口气,营造出来的气氛,好像让病房里的温度都低了好些。连欧阳菲菲和秦婉柔都不聊保养之类的话题了,开始屏息凝神的听着王庸讲故事。

    那一声声狼嚎,听着很凄厉,让人心头发毛,惶惶的。欧阳菲菲摩擦了一下裸露的手臂,寒颤了一下说:“王庸你能不能别瞎扯,你在什么地方当兵啊?这年头还有狼啊?”

    “别打岔。”王庸挥了挥手说。

    “是啊是啊,菲菲阿姨你别打岔。”毛毛紧张的都捏紧了小拳头,水汪汪的眼睛里忽闪忽闪的:“好紧张,好刺激。叔叔,然后呢?狼扑出来了?“

    “要扑出来就好了,叔叔一枪托砸死它,然后晚上的宵夜就有着落了。”王庸唉声叹息的说,仿佛很惋惜的样子。

    “切,死吹牛。”欧阳菲菲满是不信的撇嘴说:“如果真有狼扑出来,你早就吓得屁滚尿流,弃枪逃走了。”

    “喂喂,欧阳菲菲,是你讲故事还是我讲故事啊?”王庸没好气的说:“女人家家,边上去聊你们的化妆品吧。男人的浪漫,你不懂。”

    欧阳菲菲很不服气,坐到了毛毛的病床上,又朝秦婉柔招呼着说:“婉柔你也来,我们听听什么叫男人的浪漫。”

    秦婉柔微微一脸红,偷偷看了一眼王庸,感觉他好像没生气。这才搬了个凳子凑了过去。两大一小,三个女的都开始眼巴巴的看着王庸说故事。

    “突然之间,茂密的树林里一道黑影一闪而过,风哗啦啦的猛吹,呜呜呜的声音不断传来,鬼哭狼嚎一样的。”王庸一脸严肃和神秘地说着:“我就大声喊,谁?谁在那里装神弄鬼。给我出来,不然就开枪了。但是,树林里,那些呜呜呜的声音越来越多,黑影也越来越多,好像到处都是。把我们五个人,团团围在了中间。这时候,隐隐约约的,传来一阵哭声,一个女人的哭声,呜呜呜呜~声音飘飘荡荡的,说什么,我死得好惨啊~~”说到这里的时候,王庸还学着吊死鬼的样子,呜呜呜的叫了起来。

    “王,王庸。”欧阳菲菲已经脸色发白,紧张的抓住了秦婉柔的手:“你,你别讲了。这,这是鬼故事啊,晚上不兴讲这些的。”

    毛毛却是好兴奋的瞪大了眼睛:“叔叔你继续讲,好好听,然后呢?是不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飘了出来?然后把头发一撩开,原来没有脸的。”

    “啊!”欧阳菲菲惊呼说:“毛毛,不准你乱讲。婉柔,你平常都给小孩子讲些什么故事啊?”

    “我没讲这种故事。”秦婉柔委屈的说:“不知道她从哪里听来的。”

    “的确是窜出来了几个披头散发的家伙。”王庸满脸诡异的笑着说:“那些人,都穿着黑色,白色的衣服,脸惨白惨白的,舌头伸出了那么长。手里还拿着哭丧棒,鬼哭狼嚎着说,阎王要你三更死,岂能留你到五更?”

    “哇,我知道了,是黑白无常。”毛毛也是听得又害怕,又紧张,抓住了王庸的手说:“叔叔,我不要他们抓你。”

    “毛毛放心,叔叔好好地坐在这里呢,当然没有被抓走了。”王庸呵呵一笑:“当时叔叔就冲了上去,拿枪托猛地就把一个白无常砸到在了地上,我说,兄弟们,我们是军人,军人是不信鬼神的。一场恶战后,我们就把那些黑白无常啊小鬼什么的都抓住了。竟然还有几个人抬着一口棺材。我打开一看,里面躺着一个皮肤惨白,很漂亮的女人,猛地睁开了眼睛……”

    “女鬼!”毛毛兴奋的叫了起来:“太刺激了。”

    “王庸~”欧阳菲菲真的是被弄得又惊又怕的,直接拉住了他的胳膊说:“不准你再讲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