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七十四章 老公~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两人之间的力量对比,好比是一只蛮牛和小绵羊。任凭欧阳菲菲如何羞愤欲绝,如何的挣扎。都是被王庸霸道的捏住了肤若凝脂的下巴,吻在了她的玉唇上。

    “咛~”

    随着火热的唇终于印在了一起时,欧阳菲菲娇吟了一声后,娇躯一颤后开始发软。

    天呐,又被他吻了。除了那一次未明真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和王庸有过的一晚上外,两人之间如此亲昵的机会也是不多的。无可抵御的力量,若有若无的男性气息,如同一道微弱电流,向全身涌动。

    他的吻技,也是相当不错的。舌尖蛮横霸道的,一次次的撬开了她的贝齿,钻入到了她的芳腔之中。卷住了她的香舌,贪婪的吸允着,享受着那甜美的丝丝香诞。

    随着那一**令她酥麻的感觉袭遍全身,她的抵抗力量越来越弱。鼻息里,不断哼出了似有似无的媚音娇吟。到了最后,俏眸紧闭着,长长的睫毛,不住的微微颤抖,两抹羞红,如红霞般的染在了她细腻柔白的肌肤上,直蔓延到了耳后根。

    炽热而技巧性十足的吻,让她陷入到几近窒息的状态。最让她羞涩,却又全身发软的是,自己的小腹处被一个坚硬如铁之物顶的有些难受。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只觉得轻飘飘的如在云端漫游一般。几乎是在本能的驱使之下,她开始回应了起来,技巧那是相当的笨拙。

    王庸那强壮而粗糙的大手,以及摸到了她的后背上。顺着她的脊背,一步步的向下滑落,即将到她那**的凸翘之处时。欧阳菲菲螓首一歪。从亲吻状态中脱离开来。有气无力的伏在了他肩膀上,低声颤道:“王庸,不要。”玉手向后转去,想阻止那坏蛋忒流氓的动作。

    “这,这是在医院!”欧阳菲菲奋力的抵挡着王庸的魔爪,轻吟娇喘的呢喃哀求说:“毛,毛毛还在外面呢。婉,婉柔买,买水也很快回来的。被。被撞见了多尴尬?”

    王庸凑在她耳边轻语着邪笑说:“欧阳菲菲,你刚才不是挺牛的吗?还想让我建后宫,收婉柔的吗?怎么,才这两下子就怕了啊?”王庸一下子捉住了她的嫩手,用手指头在她掌心中轻轻刮了起来。

    “好了好了。算我说错了。”欧阳菲菲伏在王庸的肩膀上,娇躯几乎没有了半丝力气。心中很怕婉柔突然回来,那就实在太丢人了。娇滴滴的柔声撒娇说:“王庸,不要玩闹了好不好?”

    “要叫老公。”王庸的手指头,一下子撩到了她的翘臀上,手指头在她的西装裙上刮过去。让她紧绷酸麻感油然而生,忍不住咛嘤一声的呻吟了起来。

    换做和他生气。埋汰的时候。欧阳菲菲倒是叫过几声老公,但那多半是故意损他,欺负一下的。这要让她正正经经的叫一声老公,还真是话到嘴边。难以喊出口来。

    “王,王庸。要不,要不回去后,我。我叫。”欧阳菲菲心中是娇赧万分,但此时还真是对王庸无可奈何。比力气吧。不是对手。比脸皮吧,更是差了不知道十万八千里。

    “我是无所谓。”王庸轻轻吻了一下她发红的耳垂,刺激的她一激灵后。坏笑着说:“你不叫最好,我可以趁机过过手瘾,到时候就算是被秦婉柔撞到了,我也不会觉得难为情。你可要想清楚了,我要耍流氓手段了,一会儿被摸得走不动道,被秦婉柔看出些端倪来,就别说自己丢人。”

    晕,刚才那些还不算是流氓手段啊?欧阳菲菲几欲晕厥,还有更流氓的手段啊?她那些有限的“课外知识”,是上次上网查获的。对此方面,她还真的比一张白纸好不了多少。

    一旦涉及到了这方面,欧阳菲菲通常连招架之力都没有。再说了,就算是报警也是无济于事的。先不说她的脸皮怎么可能把这种事情宣扬出去?再者说,两人是夫妻,国家法律都承认的合法关系。就算把警察招来了,人家也管不了这破事。

    “老,老……”欧阳菲菲几次张嘴,可就是没办法这么正正经经的直呼王庸老公。之前的几次,那是在心情激愤下,脱口而出的。

    “行,不叫是吧?”王庸嘿嘿伸手向她翘臀抓去。

    咔嚓。洗手间门外,隐约传来病房门被拧开的声音。以及秦婉柔有些奇怪的声音:“毛毛,你王叔叔和菲菲阿姨呢?”

    “妈妈,她们去洗手间说悄悄话了。”毛毛奶声奶气的说:“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看电视,咯咯,肯定是叔叔要亲毛毛不亲阿姨,挨训了。唉,叔叔真可怜。”

    毛毛的话,让洗手间里的王庸和欧阳菲菲,俱是愣住了。不是吧?现在的孩子,被电视和电脑都催熟成什么样子了?听着她那副小大人的口气,哪里是个上幼儿园的孩子啊?王庸当初,就算是三四年级的小学生,似乎也没那么厉害吧?

    “啊?”秦婉柔俏脸一变,急忙低声说:“毛毛,别乱说话,菲菲阿姨肯定和王叔叔是有事情要商量。”

    “老,老公。”欧阳菲菲实在扛不住了,这要再折腾下去,红着脸出去的话,肯定要被怀疑在洗手间里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了。虽然说眼前的这些,对她来说已经算是见不得人了。

    只得颤巍巍的,喊了那么一句。那声音,嗲嗲甜甜,酥软甜脆,又有些羞涩的娇嗔,让王庸的内心一颤,一下子就像是酥麻到了骨头里。

    不过他倒也是说话算话,一下子就放开了她。

    欧阳菲菲娇躯不稳,一踉跄后,靠着伏在了盥洗台上,才娇喘吁吁的站稳了脚跟。羞红着脸,没好气的对正在邪笑的王庸一嗔,娇滴滴的说:“你这下满意了?坏蛋,还不先快滚出去。”

    “好了,你慢慢恢复。”王庸笑眯眯的欣赏着她那副动情的模样,不待她发飙,闪身出了卫生间。关门之后,佯装刚发现秦婉柔回来了一样,讶然说:“婉柔,买水回来了啊?”

    “嗯!”秦婉柔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低着头递过去了一瓶矿泉水,略有担忧的问:“你,你没事吧?”其实她也是知道的,王庸被拖进洗手间里挨训,应该不是毛毛的缘故。而是她,最后她那一下本能的反应,估计让欧阳菲菲误会了。

    “没事,菲菲也就是外表凶了些。”王庸挤着眼睛低声笑着说:“其实人还是挺好的。”

    “嗯。”这话,秦婉柔可不敢搭腔了。只是低着头歉然道:“王,王庸。对不起,刚才引起菲菲误会了。”

    “呵呵。”王庸无所谓的摇了摇头,喝着水对毛毛说:“小宝贝,好些了没?”

    “叔叔,看动画片好没劲啊。”毛毛吃了些药,挂着盐水。精神已经好了许多,嘟囔着嘴说:“毛毛要听叔叔讲故事,讲鬼故事。”

    王庸也是非常疼爱毛毛的,这可不仅仅是爱屋及乌的问题。而是总感觉到,毛毛和自己特别亲昵,好像是上辈子就认识的缘分一样。听得她这要求,就凑了上去坐在她身边,摸了摸她额头说:“讲故事倒是可以的,鬼故事就算了。一会儿你菲菲阿姨要听了觉得害怕,叔叔又要挨批评了。你家菲菲阿姨,可是很凶的。”

    “王庸你少在背后说我坏话,玷污我的名声。”欧阳菲菲在洗手间里,略作整理后,也是不敢多逗留,便很快就出来了,脸颊还是有些红晕未消。便故意借佯怒来掩饰一下了:“我很凶吗?走,跟我去走廊里好好聊聊这个问题。”

    毛毛看了看王庸,又瞅了瞅正在发脾气的欧阳菲菲。小大人般的叹息着,摇了摇头说:“叔叔,阿姨那是爱你才对你严厉的,就像红太狼对灰太狼一样。叔叔,你以后乖一些,菲菲阿姨就不会凶你了。”

    王庸为之气结,捏了捏她的小脸蛋说:“好你个毛毛,这么快就变节了啊?小叛徒。”同时也是心下感慨不已,现在的小孩子,还真是早熟的可怕。

    “喂喂,老王你不准欺负小宝白。”欧阳菲菲得意的凑了过来,护着毛毛说:“你看看,连毛毛都看出你不乖才挨训的了?长这么大个人了,连毛毛都不如。”

    “叔叔,讲故事。”毛毛催促的说。

    “不讲,你帮着菲菲阿姨,让她给你讲去。”王庸翻着白眼说。

    “菲菲阿姨,叔叔不肯讲故事,呜呜,还凶毛毛。”毛毛也不在意,反而直接求助欧阳菲菲。显然,人小鬼大的她,拎得清谁才是一家之主。一脸委屈的告着刁状说。

    “老王,你怎么回事啊?都快三十岁的老男人了,还和个幼儿园的小女孩较劲呢?”欧阳菲菲环抱着双手,冷笑着训斥说:“快过来,讲故事哄毛毛睡觉,时间也不早了。”说话时,已经拿出了公司老总的派头,一副气场很足的女王架势。

    “行,你够厉害。”王庸凑上去,故作凶恶的对毛毛一瞪:“叔叔就给你讲一个漂亮女皇的故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