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八十二章 兄弟?敌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哎哟,哎哟。”王庸苦瓜着脸,低声惨叫着说:“菲菲你轻点,你要把我耳朵都给拧下来了。”其实他也是故意不躲闪的,这女人羞怒交加,傲娇之中呢。得顺着她些,事情才能平息。何况,这件事情貌似的确是自己做的不对,有些愧对欧阳菲菲,更是愧对秦婉柔。

    果然,一看到王庸那副凄惨模样,欧阳菲菲果然气顺了许多。嘴角微微翘着,洋洋得意了起来,冷笑着说:“你刚才不是挺厉害的吗?平常没少惦记着婉柔吧?也没少在她身上下苦功夫吧?半夜三更的,她又给你送粥,又亲你一口,你心里很得意吧。”

    一想到这事,欧阳菲菲心中的醋意就不免又是激荡了起来。虽说听起来秦婉柔好像是事出有因,也是为了她欧阳菲菲着想。但亲了一口,却始终是亲了一口。

    而且这姓王的,在整个过程中,竟然只是哼哼唧唧的抵抗了几句,就从了。

    哼,嘴里说着不要,其实心里想的要命吧?不然像他这么一个力量很大的大老爷们,哪里会被柔弱的秦婉柔亲到?

    “不得意,一点也不得意。”王庸一副满心都是为她着想的表情说:“菲菲,时间不早了,明天你还要上班呢,赶紧休息吧。”

    “少在那里给我转移话……唔~”欧阳菲菲忽而周身一轻,竟然被他霸道的横抱了起来,急忙疾声低呼着说:“姓王的,你干什么?”

    “嘘,轻点,别吵醒了毛毛。”王庸轻轻松松的,将她抱到了陪护床上。

    “你,你少拿毛毛当尚方宝剑。”话虽如此。但欧阳菲菲的声音还是小了许多。脸红的挣扎不已的说:“你,你放我下来。不准你再耍流氓了。我,我要回家。”

    “别闹了,你虽然洗了一下,但是你胸口湿漉漉的,你怎么回啊?”王庸早就看穿了她,将她往被窝里一塞。

    欧阳菲菲一阵脸红,其实也正是因为这个理由,她才没有一走了之的。就算现在是半夜,只要到了停车场里就能驱车走人了。但以她的个性。还真是做不出来。刚才去找茬,纯粹就是有些赖着不想走了。

    “这还不都是要怪你?”欧阳菲菲气恼交加的狠掐了他一把,但是旋即又惊怒交加的低声说:“王庸。你干什么?不,不准你脱我衣服。”

    “这衣服都被你洗的湿一半了,呃,还有味道没洗干净,难不成你还穿着睡一晚啊?”王庸这下没理她。而是强行摁着她帮她脱衣服,一脸正色的说道:“穿着湿衬衣睡觉,要生病的。你放心,就安安心心睡觉,不会侵犯你。”

    “把你外套给我。”欧阳菲菲坚决不从,脸红耳赤的阻挡着他的手说:“我要信你这个。还不如信大灰狼改性吃素了。”

    其实说起来,现在的王庸,还真是没有那心思和**了。顶多就是想欣赏一下妙曼春色而已。还是纯欣赏。见她实在抵抗厉害,便从了她。把丢在椅子上的外套给了她。

    欧阳菲菲二话不说,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脸红着往洗手间而去,她的心中,其实也是心如鹿撞。忐忑不已。其实,按照道理来说。和王庸发展到了这一步。睡一张床上还是已经能勉强接受了。

    但是如果让她光溜溜的和他睡,那就太挑战她的心理极限了。穿着王庸的外套睡,虽然不舒服。但总比穿着湿衣服,或是赤条条的睡好了千百倍。

    王庸看着她有些狼狈的身影,也是忍不住的会心一笑了起来。虽然和她结婚,多少有些随遇而安的心思在内。但却也是不得不承认,在公司里气势凛然的欧阳菲菲,私底下生活中,还是颇有些小可爱的。

    说起来,他的内裤也是湿漉漉的,捂在身上好半天了。对他来说,这种事情没啥好难为情的。直接脱了扔在凳子上,然后钻进了被窝。等过会儿,吓她一跳。有时候看看她气急败坏,囧然不已的可爱模样,也是件挺有趣的事情。

    不多会儿,就在王庸满心期待着她钻进被窝时的窘样时。欧阳菲菲的确是拧着洗手间的门出来了,但是穿着王庸外套的她,脸色却是如同寒冬腊月一般的冰冷。眼眸中无喜无悲,而是一股说不出的冷然。手上拿着王庸的手机,往床上一丢,态度漠然的说:“王庸,我回家睡了。”说着,踩着高跟鞋转身就走。

    “不是吧?”王庸惊愕不已。刚才那一出,虽然看似很尴尬。但是实际上,让两人的关系往更深层次迈进了一大步。至少,让她今晚在这里陪睡一晚,估计问题不大了。

    谁知,这前前后后才过了五分钟,她就变脸了。难不成……

    王庸急忙拿起手机一看,只见上面显示着一条阅读短信。上面写着,老同学,你说好了今晚要陪我的呢?这可算你食言哦。算了算了,听说你刚结婚,好好陪陪老婆吧。想你,好想抱着你一起睡。但估计你已经抱着老婆睡觉了,那晚安,做个好梦。

    不消说,上面的署名是老同学三个字。

    这叫什么个事情嘛?戚蔓菁啊戚蔓菁,你是诚心的还是故意的?

    王庸一拍脑袋,掀起被子就追了过去,一把拉住了欧阳菲菲的手腕,干笑着低声说:“菲菲,我那老同学就是喜欢开玩笑。她听说我结婚登记了,就故意发这种短信来戏弄一下我呢。你不会是连这种拙劣的计谋都会中吧?”

    “放开我,臭……”欧阳菲菲冷着脸回头,突然见到了王庸已经赤身**了,连最后一丝遮羞布都给他扯去了。虽然是惊鸿一瞥,但貌似自己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的……

    如果没有刚才那条短信,估计她也就是娇羞一下。可是现在怎么想,怎么都觉得憋屈,难受。尤其是这家伙在上床之前,口口声声说就是睡一晚而已。却是趁着自己去换衣服的当口,连内裤都脱了。

    这分明就是不怀好意,耍流氓的节奏啊。

    这男人的话,还能信吗?嘴上说的是一套,但实际上做的却是另外一套。

    一想到那个,欧阳菲菲有些想要哭的冲动。猛地一甩开他的手说:“王庸,我看你还是找你的老同学过日子去吧。”这一下,不再故意走慢点,让他找自己解释了。

    王庸想追出去,可是一看到自己赤身**的。饶是他脸皮再厚,也是干不出这种事情来。只得急忙回头,把外裤穿了起来。一路追到了停车场后,欧阳菲菲已经发动着车子,扬长而去了。

    他也不好丢下毛毛,直接追回家去。只得无奈的拍了拍脑门,算了,今晚就不折腾了,明天再说吧。回了病房,裤子也不敢再脱了,直接躺着睡觉。第二日,在陪着毛毛吊了两瓶盐水后,她的烧已经基本都退了。

    把病房什么的退掉后,王庸先是给秦婉柔去了个电话说毛毛出院了,他带着一起上班去了。

    毛毛生病初愈,挂了好多的盐水,精神不是太好。王庸趁机给欧阳菲菲发个短信,说明下情况,借她的休息室一用。刚好,也能缓解一下和她的矛盾。

    果不其然,欧阳菲菲答应了那个要求,但是当王庸把毛毛哄睡过去后。欧阳菲菲二话不说,也不给他半点解释的机会,就直接轰人。而且还不是她自己轰,而是把李秘书给叫了进来轰。

    李秘书奉了御旨干这事,自然来劲了。扬言如果他不走的话,就直接报警了。

    避免把事情闹大,也想等欧阳菲菲再消消气,王庸这下老老实实的离开了,反正就是回值班室打游戏而已。打了不多会儿后,便有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但是王庸一接,喂了半天对方也不说话。

    刚想挂电话时,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颤抖着说:“头,是我,老李。”

    王庸脸上的表情,一点点的消失,变得冷漠无比了起来。但是仅仅几秒钟之后,他却是呵呵笑了起来:“你的反应变慢了,我都回来快两个月了。”

    ……

    半小时后。

    一家偏僻,却挺干净的小饭店包厢里,王庸和他面对面的坐着。王庸一身保安制服,而李逸风,却是一身便装。

    桌上堆着半桌子丰盛的菜,两人面前各自竖着两瓶一斤装的二锅头。

    “老李,麻烦你不要用这种猥琐的眼神看着我。”王庸的眼神凶狠的一瞪:“刚才那个窃笑着跑出去的服务员小姑娘,都以为我们是好基友了。”

    李逸风的脸色,有些激动,连手有些抑制不住的颤抖着。拿起酒杯,狠狠地灌了一整杯后,才苦笑着说:“知道为什么我转业的时候,要来华海市吗?”

    王庸沉吟了起来,也是灌了一整杯酒。呵呵笑着说:“华海市漂亮妹子多呗。不过说好了,这顿你请,你堂堂一个局长,总不会还要我这个吊丝保安掏钱吧?对了,喝完之后,找个场子带我玩玩吧。”

    “放屁。”李逸风暴怒的站了起来,一副要吃人的凶相。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