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八十三章 悲剧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我这是为了你,为了你才来华海市的。”李逸风狠狠地拍着桌子,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呼哧呼哧的很生气。

    刚好服务员小妹端着盘爆炒蚬子进来,见到这一幕,眼睛看看李逸风,再看看很无辜的王庸,然后一脸暧昧的偷笑,又是跑了出去。

    李逸风一头大汗,嘴角抽搐着坐了下来,很无奈的开始猛灌酒。灌下半斤后,脸膛已经开始有些发红,打着酒嗝说:“这些年,你去哪里了?我托了很多人找你的消息,但是你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不单单是你,还有马卫华,何冲,刘东阳,雷劲他们几个,都消失了。”

    王庸没有做声,而是默默的吃着菜,喝着酒。

    看到王庸如此反应,李逸风也是默然了。同样不再说话,只是喝酒,吃菜。一顿两个人的饭局,足足沉闷了大半个小时。

    当李逸风一整瓶酒下肚后,脸已经像是被掐了脖子般的涨红。眼眸中露出了一抹无奈,愧疚。拿了支烟点上后,狠狠地吸了一口:“我知道,从那天开始,你已经不再把我当兄弟了。”

    王庸也是一瓶喝完了,停下了吃喝。同样抽着烟,眯着眼睛看着他说:“酒已经八成帐了。”

    李逸风一滞,眼眸中挥之不去的一抹苦涩:“我们是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是我们在新兵连第一天就学的东西。”他颤巍巍的看着那双布满老茧的双手,眼眶中有些晶莹的东西在打滚:“那天,那天,是我这辈子用狙击枪打出的最后一发子弹。”

    “你是想让我杀了你吗?”王庸的眼睛里,似乎在克制着某些东西。一口一口的抽着烟,嘴角微微抽搐颤抖着说:“别挑衅我。我忍了你一次,我不知道能不能忍第二次。”

    “好哇,你杀了我吧。”李逸风掏出了佩枪,一把甩到了王庸的怀里,脸色狰狞而悲愤地说:“五年前我就应该死在你手里了,朝着我这里,这里开枪。”

    他把外套一脱,摇摇晃晃的拍了拍胸口说:“你不是早就想打死了我吗?我害死了你妈,我还你一条命。”

    “你欠我的。何止一条命?”

    “咔嚓。”王庸拿着他的枪,冷漠的把子弹上了膛,缓缓举了起来,瞄准了他的心口说。

    “是啊,我欠你的。欠你很多很多。”李逸风脚步踉跄着,呵呵笑了起来:“一次在边境受到伏击,一次在国际特种兵学校里,你总共救了我两条命。我欠你的,欠你三条命。很抱歉,我的命只有一条,只能还你一次。”说着。愧疚万分的看着他,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呵呵。”王庸收回了枪,放在手里把玩着:“老李啊老李,你真的当我是白痴吗?”

    “什。什么意思?”李逸风睁开眼,有些慌张的看着他。

    “我只想知道,当初是谁开的枪?”王庸的眼眸里,透着一丝冷漠寒意。

    “是我开的枪。”李逸风坚定不移的说。

    “滚你的。”王庸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拳轰在了他的下巴上:“就凭你这种当兵十年,连一次禁闭都没有关过的老好人?也敢在那种时候开枪?”

    啪~

    李逸风被打倒在地。晃了晃脑袋,慢慢地爬了起来。吐出了口血沫:“那是我以为有机会解救……”

    “救你妹。”王庸又是一拳把他揍倒在地,冷笑着说:“就凭你这种做事婆婆妈妈的东西,什么时候能那么当机立断了?你说不说,不说我打死你。”

    “你打死我好了。”李逸风摇摇晃晃的又是爬了起来,眼神之中充满了痛苦和愧疚之色:“总之,是我害死了咱妈,我罪该万死。”

    “是我妈,不是咱妈。”王庸一把揪住了他的胸脯,压到了墙上,冷笑着说:“你没资格说咱妈。”

    “是,我没资格。”李逸风呵呵笑了起来,笑得很痛苦:“头,忘掉过去吧。你为了那件事情,已经失去的太多太多了。”

    “忘掉?”王庸的脸色一狰狞,但旋即一闪而逝。露出了笑容,开了瓶白酒,狠狠地灌了一口,呢喃着说:“我也想忘记,但是,有些东西就像是用刀刻在了心里,想忘都忘不掉。”

    李逸风擦了擦嘴角的血,也是开了一瓶酒猛灌,灌了小半瓶后。他放下救,突然一拳朝王庸打去:“怂货。”

    “猝不及防”下,王庸被一拳轰倒了。晃了晃身子,站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呵呵直笑:“你长能耐了啊,学会偷袭了,老东西。”说完,就飞起一脚踹中了他胸口,将他蹬蹬蹬的绊倒了椅子后,撞到了墙上。

    但是,他就像是一只愤怒的狮子一样,吼叫着将王庸抱腰扑倒在地。两个大男人,开始在包厢里扭打了起来。你扭我胳膊,我掐你脖子。和市井流氓没啥区别。

    那个长得还蛮清秀的小姑娘服务员闻声冲了进来,见到那两个大男人衣衫不整的抱在一起,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当场被震得不轻,这一对大叔实在太豪放了,直接在包厢里就开始欢乐了。不对不对,貌似不是在开心,而是打架。

    “不要打了,两位大叔不要打了。”小姑娘开始手忙脚乱的劝了起来:“你们再打,我就报警啦。”

    “呼!”

    两人互相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后,松开了对方,躺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你退步了,这些年来你都在干什么?”李逸风从裤兜里掏出了包皱巴巴的烟,颤巍巍的递了一根给王庸。原本还挺正气的国字脸上,一块青一块红的,衣衫凌乱,气喘吁吁,像是被刚刚蹂躏过的一样。

    王庸拿过烟,舒爽的吸了一口:“没干什么,就是跑国外去打工了。你知道的,我缺钱。不过你好像力量进步了些啊?刚才那一把,掐的我都快喘不过起来了。”

    一说到这个,李逸风微微得意了起来,抽着烟说:“你走了后,我做了两三年头狼。你知道的,如果我不多练练,提高一下自己,是压不住那些小狼崽子的。怎么样,光凭力量已经和你比比了吧?服不服?”

    “服?”王庸冷笑着一骨碌爬了起来说:“我从来就不知道服字怎么写,老东西,起来再练练。”

    “算了算了,我服了还不行吗?”李逸风苦逼的笑着爬起来:“不比当年了,我都三十好几岁了,一把老骨头了。要比,就比喝酒。”

    “哟哟,你不得了了。”王庸摇晃着一屁股坐了下来,打着酒嗝,斜眼瞟着他说:“喝酒你比得过我吗?”

    李逸风爬到了椅子上,不服气的说:“我现在好歹也是酒精考验的革命战士,还会怕你个无业游民?”

    “放屁,我是有正当职业的。”王庸拍了拍身上的保安制服:“我是个保安。”

    “噗嗤。”那个担心了半天的小姑娘忍不住笑了起来:“两位大叔别喝了,赶紧回家洗洗睡吧。咦,枪……”小姑娘看到放在桌子上的枪,被吓了一跳。

    “别担心,我是个警察。”李逸风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了证件,在她面前晃了一下后。急忙把子弹退了膛,收了起来。对那惊魂不定的小姑娘说:“嘘,别说出去,我刚才违反纪律了,要挨领导批评的。”

    “小妹妹,你来评评理,警察,警察有什么了不起的嘛。”王庸指着李逸风说:“还不是一样被揍得满地找牙?现在些警察的战斗力,实在令人堪忧啊。”

    “小妹妹你别理他,这人喝多了就人来疯。”李逸风挥手说:“赶紧出去吧,王庸,我们继续喝。看谁喝趴下就是怂货。”

    “呃,你们慢慢喝。”小姑娘决定不掺和了,急忙离开。

    “老李同志,你打架是这个,喝酒是这个。”王庸先竖了根中指,然后竖了根食指。

    如此挑衅的话,自又是掀起了一场酒桌上的恶斗,两人足足喝到了晚上九点多。白酒喝不动后,就开始喝啤酒。喝完之后,两个神志不清的醉鬼开始搂背搭肩而去,落在人小姑娘眼里,自又是浓浓基情了。

    漫无目的的乱晃了十来分钟后,两人各自吐了一次。

    “华海市你地盘吧?走,找个会所一条龙去。”王庸哈哈大笑着说:“好歹也让我享受一下局长的特权啊。”

    “去,去你的。”李逸风眼睛直翻白了,一屁股坐在了马路边上,打着酒嗝:“我,我身为警察,不,不能执法犯法。”

    “我就说你是个怂货,婆婆妈妈的老东西。”王庸摇晃着鄙夷说。

    “放,放屁。我,我这是守规矩。”

    “就是个怂货。”

    两人一路摇晃着进了个小弄堂找地方撒尿,却没料到这里竟然是红色一条街。一家暗红色店里,几个浓妆艳抹的妹子们,把两个醉得几乎不省人事的醉鬼拉了进去。

    两人一进去,就躺倒在了沙发上,摇摇晃晃不已。王庸说:“老李,还是去酒吧继续喝吧,这种发廊实在没意思。”

    “好!”李逸风眼睛都睁不开了。

    只是那个好字刚刚落下,门口就冲进来了几个警察:“都不准动,警察临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