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九十五章 你好大的官威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花都十二钗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要说起来,蔡慕云很少与人争斗,官誉很好。加之她背景非常浑厚,很多人都不会去无故的得罪她,让她有些超然于物外的洒脱。何况,她寡居nàme多年,在私生活方面向来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由此,怕是只有吃过她苦头的王庸,才zhīdào她那端庄又有些许威严的外表下,究竟潜藏着一颗shíme样的心?

    更让王庸惴惴不安的是,蔡慕云这么热情的和欧阳菲菲jiēchù交流,私底下打得究竟是shíme鬼主意?这让王庸开始暗下揣摩,是不是要寻个由头,把欧阳菲菲弄回去再说。

    一看到她们两个相谈甚欢的模样,王庸心头就直打鼓,深怕蔡慕云一时不慎,在欧阳菲菲面前露出马脚来。那样,事情就有些难以收场了。

    好在蔡慕云是官场中人,言语把握分寸感极强,所聊的多半都是些关于慕氏集团业务拓展,内容改革的杂事。而且问的还很仔细,提出很多问题也是一针见血。

    “欧阳总裁不愧为斯坦福的高材生,做事魄力十足。”待得半个多小时后,蔡慕云也是由衷的佩服道:“你对慕氏集团这种传统大型私企的问题看得非常透彻,rúguǒ在当今业务方面不jìnháng改革,在现今越来越jīliè的竞争之中,会逐步失去竞争力。被更加年轻,模式更加先进的企业所取代。但是但凡改革,势必会引发阵痛,以及既得利益阶层方面的强力反弹。欧阳总裁,希望你能在逆境之中坚持住。让我们的纳税大户慕氏集团重新焕发第二春。”

    “蔡shūjì说的不错。”在区区半小时的shíjiān内,欧阳菲菲也是几次对蔡慕云有了全新的改观。说实话。她对国内官员们的感官向来不是太好。原因不必多说,众所周知。可这蔡慕云。却是给她带来了很大的感触。对于经济的理解,对于私企的优势和弊端,都是非常清晰明了。正色说道:“现代社会的节奏越来越快,rúguǒ不能为慕氏开辟出一条新路来,吃咋有一天,强如慕氏,也会在时代的变化中无法适应而轰然倒塌。可惜,部分保守的股东和既得利益阶层们,并不愿意冒险。”

    “任何改革。势必会引发各类冲突。”蔡慕云指点着说:“欧阳总裁你在公司层面上,也许能扛得住压力,抵得住反对。但是在其他层面上,得多注意下私人安全。我们国内还是有很多商人,在碰到一些问题的shíhòu,尤其是利益受到极大侵犯时,会喜欢用一些非常规手段来铤而走险。不过你放心,区委和区政府,都永远是你们慕氏集团的坚强后盾。rúguǒ你碰到无法解决的问题。可以直接来找我。在我能力范围之内,国家法律范围之内,我会尽kěnéng的支持帮助你。”

    “嗯,多谢蔡shūjì的提醒支持。”欧阳菲菲真心实意的感谢道。顺带一提道:“shíjiānyǐjīng不早了,不知蔡shūjì是否nénggòu拨冗赏脸吃顿午饭?”

    “欧阳总裁邀请,我当然是却之不恭了。今天和欧阳总裁所谈甚欢。学到了许多东西。吃饭的shíhòu,可以更加深入的讨论些问题。”蔡慕云非常爽快的答应了下来。不过那边的陆秘书。却是脸色微微一变,凑过去低声说:“蔡shūjì。您中午有约,是大德实业的董事长……”

    “给我推了,就说我临时有事。”蔡慕云毫不犹豫的说。

    陆秘书脸色犹豫着还想说些shíme的shíhòu,蔡慕云似乎有些不悦了,冷着脸说:“小陆,我zhīdào大德是走你路子来的,你觉得这件事情很难办吗?”

    “不难,不难办。”陆秘书惊出了一声冷汗,不敢再多言,急忙谄笑着说:“蔡shūjì,我刚才也是想着如何说理由呢。”

    王庸很无语的看着陆秘书,这也忒没抵抗力了,还有méiyǒu点男人的尊严啊?在王庸看来,两人聊nàme半天,yǐjīng够让人心惊胆寒的了。rúguǒ边吃饭边聊的话,岂不是更加糟糕?

    但她们在不在一起吃饭这件事情上,王庸同样méiyǒu发表意见的权力。

    两女起身,又是各自安慰了一番被丢一旁很久了的戴英明后,就开始一路直赴饭局。当王庸准备紧跟着步入包房时,却被早就暗暗对他很不爽的陆秘书很礼貌的拦住了:“小王啊,你和我们司机李师傅就在楼下大厅里用餐吧。”

    按照常理来说,陆秘书的安排也是正常。领导们吃饭,司机shíme的都会另行安排一桌。但这次怎么说也是欧阳菲菲请客,怎么个安排,自然是要客随主便的。陆秘书此举,明显有越俎代庖的嫌疑了。

    而对王庸来说,哪里吃饭其实都无所谓。只是对于蔡慕云和欧阳菲菲,rúguǒ不在pángbiān看着点的话,心里实在不太踏实。何况,他可不是欧阳菲菲的司机,而是她老公。哪有老婆陪客人吃饭,他去坐小桌的道理。

    陆秘书在做这件事情的shíhòu,欧阳菲菲和蔡慕云就在前面,闻言就各自站定着,眼神之中不约而同的闪过一丝不悦。但是,她们都没说话,而是冷冷地看着这一幕,想看看王庸是怎么解决的。

    “陆秘书。”王庸不动声色地说:“就五个人吃饭,还要开两桌的话,是不是有些太浪费了?两位女领导饭量都不大吧,我和李师傅正好能多消灭些。”

    “王庸,你这是shíme态度?”陆秘书看王庸早就很不爽眼了,冷着声打着官腔说:“这不是浪不浪费的问题,是我们蔡shūjì不太习惯和陌生人一起吃饭。

    “你们蔡shūjì就因为不习惯三个字,就要浪费我们纳税人的血汗钱吗?还是你个人认为,蔡shūjì是父母官,地位高,和我们这种保安啊司机之类的同桌吃饭丢人?小陆啊,我们可是先进的社会主义国家,大家都是为人民服务,分工不同而已。”王庸叼着烟,很严肃的拍了拍他肩膀说:“你脑子里的官僚思想很严重啊,这是要不得滴。再者说,你和蔡shūjì是公务员,通俗些说就是人民公仆,是为我们人民服务的,希望你能好好的端正一下zìjǐ的态度,不能有高高在上的官僚态度。”

    陆秘书傻眼了,一个**~丝保安而已,竟敢这么不把zìjǐ放在眼里?要zhīdào,他身为区委shūjì的秘书,平常多得是人对他各种马屁。就算是那些区长,副shūjì之类的高官,平常看了他都是客客气气的。

    谁想到,竟然在这里被一个破保安拿出了一套大道理训斥了一番,还当的是蔡shūjì和欧阳菲菲的面。这可把平常优越感强惯了的陆秘书气得不轻,回头瞧瞧的打量了一下蔡shūjì的表情。

    果然,蔡shūjì的脸色也有些阴沉,眼神中似乎有些不善。看来,她也是对王庸这番“忤逆”的言论听得很不爽。只不过是碍于身份,不便发作而已。

    身为秘书,自然是要揣摩领导心意,为领导排忧解难的了。

    当即,陆秘书的气场就强硬了起来,愤慨的指着王庸说:“王庸,你这是shíme意思?你是不是对政府不满?你的思想很危险啊我告诉你。身为一个男人,没能力,没事业yǐjīng是够丢人的事情了。不去好好自我反省为shíme混的nàme差,却来阴阳怪气的讥讽政府。”顿了一下,他又是把眼神放到了欧阳菲菲身上,撺掇着说:“欧阳总裁,我有些不理解你们这么大的一家公司,为shíme要让这个保安来开车?像他这样目无纪律,目无尊卑的人,我觉得留着他在慕氏集团,只会影响你们集团的形象。”

    在正常情况下,陆秘书说话还是非常有权威的。宰相门房七品官,何况他是一把手的秘书?在如今的官场里,他就是红人,很多企业主,小官员们争相巴结的对象。

    但是这正常情况,却是并不包括欧阳菲菲。她对国内的一些官僚作风,本就是看不太惯。能邀请蔡shūjì一起吃饭,那是她觉得蔡shūjì和一般官员不太yīyàng,扭转了许多她对官员的成见。

    但是这陆秘书的作风,却是让欧阳菲菲眉头直皱。这个陆秘书,凭shíme有资格对王庸训斥?凭shíme有资格安排王庸在外面吃饭?别说今天来得是王庸了,陪zìjǐ来的是公司里任何一人,她都不会分开吃饭的。

    何况王庸再怎么不争气,也是她欧阳菲菲的老公。当即,欧阳菲菲冷漠的声音飘了起来,毫不客气的说:“陆秘书,你好大的官威啊。我们慕氏集团如何用人,还轮不到你来插嘴。还有,正如王庸所说,五个人开两桌纯属浪费。你要不愿意和我们这些老百姓同桌,还请自便。”

    陆秘书顿时傻眼了,一个普通集团公司的老总,竟然敢这么不客气的和zìjǐ说话?为的,还是区区一个**~丝保安?她难道不zhīdào,zìjǐ随便给慕氏集团下点绊子,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了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